发新帖

相见难往夕残

爬爬 12天前 10



相见难往夕残(书号:9231)
频道:男
类型:总裁豪门

简介:他与她,在少华年头青涩时光相遇,相知,然后相恋,随后分手。 多年后,他却主动出现在海外归来的她面前,深情地对她展开怀抱:欢迎归来,我的女孩!才知道,原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内,而且,还是她的一生。

点击阅读《相见难往夕残》

最新回复 (1)
爬爬 12天前
1

南方D城国际机场。

一行严装素裹的黑衣男人跟随在手提公文包的一男一女身后,一男一女前面还有一个手提着电脑包肩背着大大的双肩包,另一只手拉着大大的行李箱的小助理,助理个子虽小拿的东西也是这些人中最多的,但是脚下的步子依然不远不近的追随在身前的女人后面,虽然她的小脸上从刚才下机到现在已经有些微红,可是她比谁都清楚,这是属于她的工作,如同身后这些跟着的近十来个人一样,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专属工作,而除了她身后的一男一女兼任最前面的人的特助之外,那些黑衣的男人,全是专门负责前面那人安全的保镖。

这样一行人,目不斜视目的明确,举动之间莫不带着风厉雷行之气,尤其最前面带领着这样一行人的人,竟还是个女人。

过长的黑发卷成一个个大大的波浪卷披散着,随着女人举步行走间拂动生姿,白色的职业装和修身长裤在领口袖口露着的蓝色蕾丝花边衬衫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修身干练,又不显单调乏味,一双高有8公分的高跟鞋踩在脚下更让她有着无与伦比的高贵气质;白皙的笑脸略施脂粉,整张尖尖的小脸上被一副白银细边的大墨镜罩着,只露了半截光洁的额头和小节挺翘的小鼻子,以及一张嫩嫩润润的小嘴巴在外边;依稀可见那墨镜下的精睿眼眸,再往深看却再看不清其中究竟是一汪清泉,还是望不见底的深潭泥沼了。

这样气质出众品貌不凡的一定是哪个大明星海外归国吧?可任旁边的乘客行人怎么好奇探究就是记不起这位明明感觉很熟悉,不凡的女人,究竟是当今哪位大明星;于是,纠结纠结,他们就错过了那样的身影,只得呆呆的转着头凝望,无法回神;一路走来,一路如是。

似乎是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她身边的人无人觉得这样的状况有什么异常,步子依然进行着,他们的工作依然进行着。

他们没有看错,这位是当今声名大噪的大明星,不过这位明星与别的明星有所不同,明星可以不只是银幕上的明星,但,鲜少有明星可以在短短的几年内,有她这样一般的成就。

而那明星一行人,如同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一样,脚下不停着,进行着的工作还远远不止她身后负责安全工作的那些人,包括她这个美丽的老板。

“确定都安排好了吗?”

她的声音轻盈嘤嘤如灵鸟出谷,但说出的话却从来没有人敢再怠慢。

“是!住处是和施先生不是太远的‘沁园山庄’,小姐和小少爷归国的时间也已经公布,公司的事施先生完全由小姐的时间配合,在小姐和小少爷‘归国’之前,国内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小姐提前回来。”

回答她的正是那个苦命却甘之如饴的助理,难得在累的脸红心跳的情况下还不会气喘吁吁。

“那些细线呢?我可不要等到收网的时候会出现丝毫的纰漏。”

“小姐放心,该安排的钉子都安排了,该布的线都布好了,就等小姐的计划展开。”

这次回答的却是后边跟着的精干女特助,前面的女子头也未回,满不在乎的勾起唇角,本是很冷酷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她看不清晰的如玉脸蛋上,竟是看不出丝毫的冷酷,反倒有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甚至令人心魂荡漾,却不觉得有亵渎与她的气质和美丽,是那种乏着自信和解气的丝丝嘲笑。

“呵呵!那我们就回去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养足了精神再来和艾家的施家的那些老狐狸、贵千金们斗智斗法吧!所有人都是。”

她慢悠悠的强调,身后的人隐隐已经有了斗志,略带兴奋的恭敬回应。

“是!”

然,当他们走出机场时,外面的灯光闪烁,以及那在灯光闪烁处最前端,那个倚在漆黑奥克莱斯车门前穿着黑西服,两边唇角还呈愉悦弧度上弯的男人;这些,包括哪些比他们人数更庞大的安保人员,都不在他们任何人意料之内的,尤其,更不在女人的意料之内。

她几乎是处于惊吓状态迅速取掉脸上的墨镜,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那墨镜拿下后赫然露出的是双灵动睿智的漂亮眼眸,整个人给人一种令人无法不为之心动的美感,加上她此刻身上所附加的光环,令现场想要再维持原来的平静都难了。

顾不得周围的惊呼和闪光灯的方向已经积聚到自己身上,施希宁震惊的看着那个盯着她看,笑的如狐狸,眼底却如深海深不可测的男人。

“是施希宁,真的是施希宁呢!”

“席宫墨竟然在妻子大摆结婚纪念日当天不管家里的妻子公然来接自己多年后秘密归国的旧情人?这是什么状况?内幕,一定有内幕!”

“还是巨大内幕!不然预定月底归国的明星中的明星为什么会提前了几天在这样的日子回来呢?”

“这一次追踪真是超价值呢!报出去绝对会是明日八卦版上的头条。”

“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施希宁当时是被甩掉才愤然出国深造的,多年不曾归国才国外如鱼得水,一直以女神的姿态铸就现在的成就,怎么会还和曾经那么伤害她的男人有关系呢?一定不是,一定有什么误会。”

有兴奋挖掘到大新闻的,也有追随偶像自认有一定的了解不愿相信的,更多的是凭借眼见的情形大胆揣测真实情况的。

而他们议论的女主角比他们更摸不着头脑,还因为发现现在的状况越来越难以解释,多年来已经练就不动如山的心境,给那男人有意的恶质笑容挑唆的烦乱惊骇起来。

这不是真的,她也希望是这样,刚回来第一个见面的熟人是谁都比这个男人要好,她甚至骗自己这只是个巧合,他或许是来接别的人的,毕竟自己归国的消息,在国内就连她的哥哥她现在都还隐瞒着呢!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巧,在她出机场时就赶到呢?可是回头左右看看,压根没有一个他要等的人的样子。

看他那个样子,是在她出机场的前一刻才到的吧?还嚣张的霸占在门口中间的位置,所有旅客都要绕道而行,这男人,让他不惹人瞩目估计比让他去死都难吧?

她还在惊愕中,旁边的人还在喧杂的猜测兴奋中,那个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的男人已经有所行动了。他举止优雅,向她伸出两只插在口袋里的手,温柔的深情呼唤。

“欢迎归来,我的女孩!”

没有等到第二天,随即就有人现场直播起来,于是,在初寒乍现的D城十月,曾经险些步入婚姻殿堂,如今各有所成的两人,席宫墨施希宁暗度陈仓多年如今公开关系的消息,沸沸扬扬的在大城角落里炸开。

“……众所周知,席氏集团总裁席宫墨与施希宁在几年前不欢而散后,施希宁愤而离过一直在国外发展事业,八年期间从未踏回国内半步,而今日归来也是秘密提前;席宫墨竟不顾家里正在举办结婚纪念日的妻子,准确的在旧情人下机前一刻到达接机,若说意外巧合,这绝对无人相信,何况,席总裁还深情款款,毫不避讳的当众拥走旧情人,这不免让人怀疑,这些年他纵使婚后依然流连花丛的真实目的……”

当席家别墅的大厅里的电视墙上爆出这样的消息时,让企图借结婚纪念日的机会大办宴会,表示即使几日后那个光环已远在所有女人之上的女人回来,她艾家二小姐的地位依然毫不受影响的艾娜正在宾客香槟间倩笑流转,那样一副自家老公拥着很久前的旧情人呵护离开的超大画面,以及报道记者声情并茂的臆测结论,自然让她在所有宾客面前大失颜面;虽然自称为席家少奶奶以及席氏的总裁夫人以来这男人这种状况不断,但因为今天的女主角,她精心画好的妆和维持的风度,都彻底因为她摔碎的一支价值不菲的高脚杯而瓦解。

同一时间,同样的消息,也让难得聚在杨骐别墅里做客的众多好友大惊失色。

“……而相对,施希宁在国外除了奋斗事业外,是否真的和国内的旧情人有没有过联系也待人考量,毫无疑问的是,这两人将正在举办结婚纪念日的艾家二小姐置于何地,从没有人去顾忌……”

“那个人真的去接希希了?希希今天回来连我们也是现在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最先震惊出声的是如今已经的M·N旗下不可缺少的两大天王之一的艾丰,同样和他并列,却以温柔著称的另一天王季天宇边听着大厅电视中报道的新闻,边看着手上拿着的财经报,一点不意外的说着。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些年那个男人背地里所做的勾当又不是不知道,他能完全的掌握希宁的日程,知道她今天今天归国也就不意外了。”

“不过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这样对希希示好,他倒是真的问心无愧还是失意了,再或者另有阴谋?”

同样为M·N旗下的女星,如今已经打算自立门户转行小老板的西拉。

和她一起,一样也在看着财经报的文诗倒是不冷不淡。

“老板那样的人你们又不是不清楚,毫无利益的事自然不会去做,现在就是不知他现在的行为带给他的倒是利益多些还是阴谋更多。”

“第一挂牌姐夫,你难道一点也不担心吗?”

艾丰有点坐不住了,突然转向那个一直被一堆文件包围着,不动如山的在他们这些吵杂的人堆里办公的冷漠男人。

那人一身居家柔软的棉质休闲服也低不了一身冷硬的强势男人,他明显要长他们一些年纪,但是已经三十出头的男人,依然掩不住的魅力无限,与身边的这些如今炙手可热的大明星相比,只会光芒更胜而不会让人觉得无色。

他的眼睛不离放在腿上的文件,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支金色的笔,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白金的细小戒指,他是已经结婚的艾家入赘女婿,却早在几年前明目张胆的和曾经的恋人公然住在一起的男人,也是刚才绯闻女主角的哥哥,全权处理艾氏大小事务的总经理,也是施希宁在国内事业发展的经营人,在D城无人不晓的强人,施希安。

听艾丰这么说,他带着金框眼镜的眼睛并没有从文件上移开,另一只空着的手端起傍边放置的咖啡,抽空饮了一口才回答他。

“希宁已经不是八年前还需要保护的小女孩了,她知道怎么对付那些黏上她的男人。”

“席宫墨不是别的男人,他为达目的可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姐夫,你可以相信希希的智慧,你能信任一个压抑了八年的男人在见到所恺视的女人的理智吗?我可是亲眼看见他为希希所准备的那栋别墅里的布置的,我可不认为这些年他是真的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身上下过功夫。”

给他这样一说,男人手上放杯子的动作顿了下来,接着不急不缓的继续放下,不过已经将腿上旁边的文件收在了一边,随即就要起身,却被刚端着点心出来,气质风华都不在在座的其中两位女星之下的女人给按住。

所有人目光看去,女人,也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施希安最终的恋人,现任情人,M·N的资深舞蹈教师杨骐。

她温柔一笑,一点也不担心的安抚情人,也安抚着在场已经有些坐不住的人。

“急什么?个人劫,个人解,我们就算能压制得了一次,还能管得了他们一辈子不成?就人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老师!你对自己的学生也太放心了吧?”

艾丰的一张阳光般耀眼的脸垮的有些扭曲,而他们那位美丽的老师,笑的却依然温柔和蔼,在落日的夕阳中,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点击继续阅读《相见难往夕残》(书号:9231)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