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总裁禁爱:小妻欢宠无度》时小念顾南城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4913

monsoon 7月前 145


总裁禁爱:小妻欢宠无度

18岁,她无意中跟舅舅搭在了一起…… 19岁,她在舆、论的压力中仓皇而逃。 多年后—— 时小念再遇见顾南城的时候,他身边站着温婉的妻子。 而她却牵着一个钟灵敏秀的小姑娘。 后来,时小念的耳边不断盘旋着这人低沉缱绻的嗓音:念念,我想你的一切。 她还来不及回应,就已经看见这人牵着妻子举案齐眉。 她终究还是那个见不得光,藏在深处的小侄女…… 最后,丰城炸了锅,这一段恋情猝不及防的曝光。 这一次,顾南城却牵着她的手,从容不迫的向世人介绍:这是我的妻子。


《总裁禁爱:小妻欢宠无度》YY小说书号:14913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91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7月前
1
深秋的丰城,凉的有些渗骨。

时小念扼腕的看着面前的停车位,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没办法把车倒进去。

再看着前面霸道的路虎,时小念瞬间有了骂人的心,忍了忍,她又努力的倒了两把。

最终,她的车子还是没能倒进车位,还顺带把车屁股给撞到了墙壁上。

“这么多年,倒车水平还这么差?”温润的声音传来,不咸不淡的,却带了几分的戏谑。

一句话,让她猛然僵直了身形,透过后视镜,看见了站在一旁的男人。

黑色西裤,白色衬衫,堪堪的把完美的身材包裹紧实性感,浸染了墨色的眸光,微微抬眼,眉眼里的戏谑显而易见。

高挺的鼻梁,薄唇似笑非笑的冲着自己,双手抄袋,修长笔直的腿,手工打造的小牛皮鞋——

在月色里,白色衬衫上黑色镶钻的袖口熠熠生辉,格外醒目。

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微微抿起的唇,那是一个居于高位的男人才有的不怒自威的威严感。

时小念的心跳,猝不及防的加速。

握在方向盘上的手,骤然收紧,手心已经微微渗了薄汗,却仍然倨傲的挺直了脊梁骨。

猫瞳忽闪,也不回避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但只有她知道,她心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恐慌。

“下车。”顾南城的声音很淡,却不容任何人拒绝。

“小舅舅,这是我的车,凭什么让我下车?”时小念低眉垂眼的笑了笑,态度很好,微扬的眉眼里,却是不羁,还带了一丝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复杂。

清脆悦耳的声音,顿了顿,忽然就变得意味深长:“我和小舅舅,好像也没很熟。”

“不熟?”顾南城半笑不笑,脾气很好。

“挺不熟的。”时小念冲着顾南城笑,笑的嫣坏。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个车窗,说着话,不咸不淡的。

偶尔,一阵秋风吹过,只穿一件低领单衣的时小念,被吹的抖了一下。

下意识的,她怨恨的看了眼站在面前的顾南城,为什么同样是一件衬衫,这个人却一点都不冷!

蓦然,她想起了多年前,这个人的胸膛,暖暖的,在冬日里,自己依靠在他的胸口,一寸寸的入了骨。

而后,很多年,她却是种一个人,冰冷的过完了每一个冬季。

“下来。”顾南城的口气生硬了起来,带着几分的矜贵疏离,更多的是警告,“这里是时家,不怕闹出点什么事吗?”

“你!”时小念的小脸被气的煞白煞白的。

就几乎是在瞬间,原本还和自己保持了一个车窗距离的男人,却忽然伸手打开了门锁,逼迫到了自己的面前。

灵敏的像一只猎豹,直接跳上了驾驶座。

狭窄的位置,薄薄的衬衫,不可避免的,两人紧紧相贴。

时小念胸前的绵软,就这么贴着顾南城坚实的胸膛,肌理分明的紧实线条就这么暴露在月色下,好闻的海洋味的须后水,如同多年记忆里一般,莫名就撩的人心猿意马。

尤其,那一道灼热的眸光,点点逼近——
monsoon 7月前
2
迥劲的大手掐上了时小念的下颌骨,微微用力:“谁准你穿的这么暴露?”

“小舅舅。”时小念气极反笑,“前面叫我下自己的车,现在管我穿衣服?小舅舅,你会不会管的太宽了点?”

“我管我女人,很正常,不是吗?”顾南城不咸不淡的反问。

然后他就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低低的笑了,眉眼里的风情辗转,眸光中不知是戏谑还是嘲讽。

葱白的手指就这么轻轻搭上了顾南城的肩头,指尖弹了弹根本不存在的灰。

红唇顺势贴了上来,就这么紧紧的贴着顾南城的耳蜗,轻轻的呵着热气,妖娆的身形动了动,又恶劣的向下猛然一坐。

脊背堪堪的抵靠在方向盘上,时小念整个人已经横跨在顾南城的双腿上,这样的动作,暧昧到极致。

贴着红唇的肌肤,若隐若现的出现了唇印,还有那绵软入心,却字字嘲讽的话语:“小舅舅,六年前,你对我唯恐不及,我却把你给睡了,六年后,你倒是主动送上门?最近您是欠睡?”

“嗯,挺欠你睡的!”顾南城眼睛都不眨的承认了。

时小念有些气恼,愤恨的想甩开这人,却莫名的被顾南城掐的更紧:“撩了我,就想走?”

“噢——”时小念见自己动弹不得,干脆也懒得挣扎,口气都跟着懒散了起来,“小舅舅,不是要我下车,我只是很顺从的听话而已。”

说着,红唇又似笑非笑的扬起:“哪一次不是小舅舅让我滚,我就滚了?”

这一次,顾南城的脸色变了变,时小念却皮笑肉不笑的推开这人,直接越过驾驶座,从容不迫的坐在了副驾驶位上,看都懒得看这人一眼。

顾南城失笑的看着自己起反应的某一处,再看着爱理不理的时小念,最后无奈的摇摇头。

这样的无奈里,更多的是宠溺。

很快,他重新挂挡,从容不迫的把时小念的车子倒入了停车位。

时小念顺着眼角的余光,看着专注倒车的男人,这个角度,顾南城的五官越发的立体分明,高挺的鼻梁,眸光里的专注。

衬衫的挺括,骨节分明的大手熟练的把握方向盘。

她太清楚顾南城对自己的诱huò,尤其是这人专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让时小念产生一种想扑上去,狠狠的睡了这个男人的欲念。

最初,时小念觉得自己总是一个端正优雅的淑女。

可是这样的端正优雅在遇见顾南城以后就喂了狗。

甚至,把两人的关系抛之脑后,无所不用其极的追上了顾南城,半强迫的睡了他。

年少轻狂的脸,总是那么义正言辞的开口:“小舅舅,我爱你,我只要能在你身边就可以,我不需要名分,不需要光明正大,我也不介意外人的眼光。”

这样的回忆,让时小念心口一沉。

甚至,车子已经熄了火,她都不曾发现。

“想什么?”顾南城低沉缱绻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我要下车了,谢谢小舅舅帮我倒车。”时小念敛下了情绪,变回了那个举止得礼的人。

很淡很淡的,在两人之间拉开了距离。
monsoon 7月前
3
“怎么谢?”顾南城没打算这么放过时小念,很随意的调整了椅背,双手枕在脑后,似乎在假寐。

“……”时小念有片刻无语。

六年前,对自己避如蛇蝎的男人,在六年后却忽然变得激进。

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时小念甚至来不及回神,刻意压低的磁性嗓音就这么出现在她的耳边,很淡却很性感:“我喜欢你这样谢——”

“唔——”时小念瞪大了双眼,所有的话语都被吞没在忽然而至的吻里。

顾南城吻的很凶,也很野蛮,薄唇贴着她柔软的唇瓣,见她不张嘴,直接用力的咬了下去。

时小念吃疼的松了口,来不及骂人,这人的舌尖已经趁势而入,卷住了她的舌尖,重重的拖出来,一点怜惜都没有。

唇齿之间的纠缠,越发的凶狠,似乎带了沉沉的压抑,一点点的逼的人无路可逃。

迥劲的大手扣着时小念的腰身,让她紧紧的贴着自己,另外一只手托住脖颈,一点喘息的空间都不曾给予。

这样的吻,直达深喉。

一直到两人的呼吸不畅,顾南城才松开了时小念,刚毅的下颌骨就这么抵靠在她的发丝,粗重的呼吸。

时小念白皙的小脸滚烫滚烫的烧着,柔软的唇瓣彻底的红肿,因为过大的力道,白皙的肌肤还出现了点点红痕。

“小舅——”时小念才开口,缓和过来的男人再一次的吻了上来,最后的话语彻底的吞没在了如同狂风骤雨的深吻里。

一寸寸,攻城掠池,最后大抵不过弃械投降。

一直到顾南城满足了,他才松开时小念,任她在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她海藻般的栗色长发,绵长却又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萦绕:“念念,这六年,我很想你,想你的所有——”

时小念僵直了身形,半天没了反应。

她的眼眶微红,鼻头微酸,抬着眉眼,看着眼前的顾南城,任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擦拭过自己的双颊。

就在顾南城要再度吻上来的时候,时小念却微不可见的推开了这人。

所有的情绪,都一瞬间不见了踪影:“小舅舅,我看见小舅妈出来了。”

几乎是时小念滑落的瞬间,一个钟灵敏秀的女子款款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似乎在找着谁,那眉眼里的恬静和温婉,是可以一眼就让人喜欢上的。

时小念收回自己的视线,声音很淡很淡:“不管以前我和小舅舅什么关系,那都过去了,我想,小舅妈也不希望知道小舅舅曾经和自己的外甥女有过不伦恋。”

一句话,让顾南城的脸色变了变,薄唇微动,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时小念已经顺势下了车,盛媛媛也看见了时小念和顾南城,恬静的朝着两人的方向走来。

“我想你就是念念吧,姐姐提了你好几次,你真的很漂亮。”盛媛媛一点都不吝啬对时小念的赞美。

时小念笑的有些勉强:“小舅妈好。”

几乎在同时,顾南城也下了车。

盛媛媛看见顾南城的时候,眉眼里都是笑。
monsoon 7月前
4
盛媛媛很自然的走上前,搂住了顾南城的手臂:“南城,姐夫他们都在找你呢。”

“嗯。”顾南城应的很淡,却没阻止盛媛媛挽着自己的手。

时小念低着头,透着月光和路灯,看着眼前鹣鲽情深的两人,红唇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上一秒,还在和自己说,想她的男人,下一秒就可以牵着娇妻,举案齐眉。

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时小念有些安静。

盛媛媛却很主动,一路上都是她好听温柔的声音,但诸多说的也都是顾南城的事情。

她的眉眼里,满满的都是顾南城。

时小念看了很久,而后收回了自己的眸光,乖巧的跟着两人,一起进了唐家别墅。

毕竟六年前,她也是这样,带着崇拜和爱,一瞬不瞬的看着这个男人,甚至不顾伦理,只想和顾南城在一起。

结果呢?

……

时光流转,六年前——

——

凌晨,丰城的绕城高速,几辆改装过的跑车,装着低音炮,动感的音乐,刺耳的引擎声,还有刻意抓地的轮胎摩擦声——

躁动的人群,不断的在找寻着刺激感。

一辆黑色的路虎,沉稳的开在绕城高速上,对周围的嘈杂,一点反应都没有。

骨节分明的大手把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的路况,另外一只手搭在车窗上,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忽然,轻快的女声,带着调侃,就这么传了进来:“大叔,车开的这么慢,你是不是不行了?”

大叔?

顾南城觉得自己的脑门更疼了,年仅二十八岁,他就能被人称为大叔?

下意识的,顾南城的视线,微微看向了窗外,分给了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张浓妆艳抹的小脸,遮盖了原本的面色,却在这样的深夜里显得异常的妖娆。

海藻般的波浪长发,随意的扎了一个圈,漂亮的双眸,流转的是醉人的风情,微扬的眉,处处皆是不羁和挑衅。

也就是一眼,顾南城就收回了自己的眸光。

再怎么风情万种,却也这样不了年龄的劣势。

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良少女,年龄怎么都不可能超过二十岁。

这样的小姑娘,顾南城连搭理都显得费劲。

偏偏就是这样眉眼里的不屑和嘲讽,让时小念一脸的不甘。太过于顺风顺水的生活,让她从来没被人这样漠视过。

就算这个男人长的再好看又怎么样!

时小念觉得自己每一根逆鳞都已经被这个男人彻底的挑了起来。

再看着当着自己的升起的车窗,她笑了,葱白的小手把握着方向盘,忽然就这么用自己的车头贴向了路虎的车身。

金属碰撞的声音,甚至擦出了火花,险象环生。

顾南城显然没想到这个不良少女能恶劣到这种地步,那眼神微冷,冷静的操控着性能卓越的路虎,很快就和时小念拉开了距离。

“哼!”时小念重重的哼了声。

不服输的小性子让她卯足了劲,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和别人飙车,忘记了失败的人要学小狗叫。

她只想挑衅眼前的男人!
monsoon 7月前
5
结果,时小念很快就发现自己根本拿这辆黑色的路虎没办法,每一次要得手的时候,黑色的路虎已经灵敏的闪开。

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时小念气不过,直接对着紧闭的车窗吼了起来:“你躲着做什么,有本事比一场啊!”

顾南城拧眉看着叫嚣的小姑娘,根本不理睬。

这种把戏,他早就已经不玩了。

只是让顾南城惊讶的是,丰城什么时候开放到现在这样的地步,连小姑娘都加入了飙车的队伍?

是他真的老了吗?跟不上时代了?还是在国外呆久了?

“大叔,你是不是不行啊?”时小念继续不甘心的挑衅着。

脚的油门又加重了一步,紧紧的咬着路虎,两辆车就这么并肩开在丰城的绕城高速上。

路虎的隔音性能很好,但偏偏时小念的话,却不偏不倚的让顾南城通过唇语读到了。

男人的劣根性几乎就在瞬间发挥到了极致。

没有哪一个男人希望被人说“不行”,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床下,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姑娘。

顾南城只觉得自己的脑门疼的发紧。

就连车内的空气,都跟着让人窒息了起来。顺势,顾南城降低了车窗。

“大叔,来一场怎么样?”时小念见顾南城降低了车窗,莫名的兴奋,一脸卯足了劲,“当然,你要不行就算了。”

又是不行?

顾南城的薄唇微微上扬,忽然就勾起了一抹笑,这样的笑意却不带一丝的温度。

冷漠的眸光终于分给了时小念,那若有若无的一瞥,竟然意外的看着时小念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甚至把握方向盘的手,都不自觉的抓紧。

这个男人太危险!

这是时小念下意识的反应。

在豪门里出生长大,时小念太清楚每个眼神代表的含义。

她开始后悔自己先前对这个男人的挑衅,下意识的,她产生了退缩的心理。

危险的东西,能不碰触就不碰触,尤其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她时小念是好玩,但是可不想赔上自己的玩。

偏偏,顾南城就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下一个环岛见。”

说完,顾南城没给时小念任何反应的机会,忽然提速,路虎就如同离弦的箭,飞快的驶离,和之前的匀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时小念愣住了,一直到尾气传来,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自己被顾南城反挑衅了。

之前的危机意识,在这样的挑衅里消失殆尽,漂亮的双瞳微眯,那桀骜不驯的眼神一闪而过,下一秒,她的车子跟着提速,飞快的追着眼前的黑色路虎。

时小念根本不相信,那个看起来正儿班级,穿着白衬衫,一脸闷骚的老男人,在飙车上可以赢得过自己。

就算,这个男人的男色真的很蛊惑人心。

结果——

30分钟以后,时小念就知道自己错了。

不管她用什么方式,她都没能超越眼前的黑色路虎。路虎就和她卯上了一样,永远只和她保持了两个车身的距离。

一直到距离环岛还有5公里的时候,路虎却快速精准的甩下了自己,稳稳的停靠在环岛边上。

《总裁禁爱:小妻欢宠无度》YY小说书号:14913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91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