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神品医少》宁飞扬夏晴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4831

monsoon 5月前 100


神品医少

一场事故让宁飞扬得到了奇遇,从此开始了绚丽多彩的都市生活,金钱、美女、权利、只要他动动手指,一切都是轻松得来……


《神品医少》YY小说书号:1483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83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5月前
1
华夏,南阳市!

烈日炎炎,天空好像降火一样,柏油马路被炙烤的快要化了。

301国道上,没有一个人影,确切的说,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唯有一辆圣托里尼黑的进口路虎在路上飞驰,车主把速度飙到了极致!

就在某一刻,天空陡然窜出几道闪电,几秒钟之后,便是震耳发聩的雷声。

轰隆!

伴随着天雷的声音,瓢泼大雨随之落下。

疼!

宁飞扬脑袋好像炸开了一样,喃喃道:“难道说,我还没有死?”

他努力睁开眼睛,听到耳边呼呼风声,身体正从数百万米的高空急速坠落。

他嗅到了熟悉的气息,顿时来了精神,心里震撼不已,没想到又回到了南阳市。

四年前,宁飞扬即将大学毕业,谈了四年恋爱的女友,嫌弃他买不起房子,找不到好工作,跟了一个纨绔富二代,无情与他分手。

他的心像死了一样,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边,没日没夜地做实验,不慎引起药品大爆炸,穿越到了一个仙侠的世界,他为了生存,开始修炼,厮杀。

人间四年,但是在那个仙侠的世界里,却已经足足过了四千年!

在这四千年里,他从一个无名小卒,最终成修炼仙,在争夺神位的时候,与雷神恶战,就在他要击杀雷神的时候,遭到了诸神联手攻击,最后不慎陨落。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

宁飞扬身负重伤,如果这么跌落下去,必死无疑,他努力凝结体内的元气,发现只剩下了最后一缕。

“不管如何,保命要紧!”宁飞扬动用了最后一缕元气,将自己包裹住了,降落的速度也变慢了很多。

不幸的是,在距离地面三十米的时候,他体内的元气还是用光了,坠落速度再次暴增。

雨也越下越大。

路虎车主视线一片模糊,立即打开了雨刮器,而就在下一秒钟,听到了砰的一声。

嘎吱!

路虎车主来了个急刹,马路上留下了长长的黑色印记,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潇潇,怎么回事?”路虎车子后座上,传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

“没事,爷爷,我好像撞到了一个人……”柳潇潇忽然意识到,这么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旋即改口道:“应该撞到了一只野兽。”

“下去看看。”柳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柳潇潇回过头来,脸上满是焦急,开口说道:“爷爷,您的身体要紧,我必须把您尽快送到医院,要不然会耽误最佳治疗时间的。”

“万一是人呢?赶紧下去。”柳老的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

柳潇潇皱了皱眉头,爷爷脑血管堵塞,她不能再惹老人家生气,只能从车子上走了下去。

说也奇怪,刚才电闪雷鸣,这才短短三分钟不到,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艳艳高照,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地。

柳潇潇在马路边上随意瞥了一眼,以为并没有什么人呢,刚准备返回,听到了水沟里剧烈的咳嗽声,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国道旁边的沟壑中,躺着一名披散着头发的年轻人,身着长袍,浑身带着血迹,生死未卜。

“啊!”

纵横商场的柳潇潇,面对数亿巨资谈判的时候,都未曾皱一下眉头,但是看到水沟里的男人,却失声叫了起来。

“是不是撞到人了?”柳老的声音再次传来,“赶紧送到医院!”

柳潇潇壮了壮胆子,喊了几声,但是水沟里的人依旧没有反应,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把对方从水沟里拉出来,拖到了车子边上。

“还有气息。”柳潇潇开始把这个男人向车内拖去。

宁飞扬努力睁了睁眼,刚要开口说话,忽然感到到一团柔软压了过来,直接把他的嘴给堵住了。

朦胧间,他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冷若冰霜,眼眸中透射出一股凌厉。

他拼尽全力要张嘴,但是那团柔软在他的嘴上动啊动的,压得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柳潇潇正在全力拖着宁飞扬,忽然感到胸口一阵麻酥感传来,下意识地哼了一声,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低头发现这个男人的嘴,居然碰到了自己的身体。

她身为柳氏集团的总经理,别人从来不敢靠近她半分,这个男人可倒好,居然敢占她便宜。

柳潇潇盛怒之下,突然改了方向,把他给扔到了后备箱里,这才驱车离开。

宁飞扬再次遭到撞击,头脑昏昏沉沉,直接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清醒过来。

“刚才……好像有个女人。”宁飞扬努力回忆了起来,好像自己与那个女人接触一下。

纯阴体?

宁飞扬捕捉到了接触柳潇潇的感觉,绝对是纯阴体散发出来的,眼神里不由地流露出欣喜。

他是纯阳体,体内阳气过剩,在仙侠世界修炼的时候,还能依靠元气、丹药压制,但是回到了南阳市,空气污染严重,根本凝结不出元气,只能吸收纯阴体内的气息,才能压制阳气不爆发。

如果不然,纯阳之气充满身体,必将发生大爆炸,经脉断裂而亡。

与之相反,阴阳气息结合,还能产生出元气!

宁飞扬想到这里,勘查了一下身体,发现体内出现了一缕元气,正是刚才接触柳潇潇,从她体内吸收的阴气,中和自身的阳气凝结而成的。

他立即运转这缕来之不易的元气,快速修复自己的身体,尽管没有完全恢复,但好歹保住了性命。

就在这个时候,路虎车子停了下来,宁飞扬的身体也跟着剧烈晃动了起来,身上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发出撕裂般的疼痛。

如果不是他修炼了四千年,铸就了这般强硬的身体,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既然没死,我就一定要好好修炼,重新杀回去,把那些陷害我的家伙都杀死。”宁飞扬心中产生了紧迫感,“眼下只能依靠那个女人,从她身上汲取阴气,凝结出元气,这无疑是最快的。”

还有,当初药品大爆炸,他总感觉有些蹊跷,配方完全正常,怎么会引起爆炸呢?

“说不定遭人陷害,既然我回来了,那就要查个清楚!”宁飞扬在心中说道。

车子已经到了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柳潇潇在路上就联系好了医务人员,下车之后,直接招呼相关人员把爷爷放在病床,就在她刚要跟上去的时候,浓重的血腥味从身后传来。
monsoon 5月前
2
柳潇潇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心里一紧,当即转过头来,当看到宁飞扬就站在后面,脸色大变。

“你……你没事吧?”柳潇潇努力保持镇定。

“人都被你撞了,把我关后备箱就没事了?”宁飞扬反问道。

他趁机观察了一下柳潇潇,这个女人身着职业套装,把身材紧紧地包裹住了,衬托的更加曼妙,看起来非常干练,浑身上下散发着女强人的气质。

这种女人,就像是猎物,让人不自主地升腾起征服的欲.望!

柳潇潇自知理亏,尤其是看到宁飞扬浑沾满了血迹,就开口说道:“我刚准备把你放出来呢,跟我到里边检查一下吧。”

放出来?

宁飞扬听到这三个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体内有元气修复内伤不假,但是这外伤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到医院包扎一下最好不过了。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身无分文,加上这个女人的特殊体质,必须要赖上她。

柳潇潇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尤其是看到宁飞扬走路正常,就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爷爷的身上。

“这是我的银行卡,你拿去刷就行了,回头到重症病房找我,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柳潇潇拿出一张卡,直接递给了宁飞扬,并且补充说道:“密码是六个八。”

她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赶紧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

宁飞扬也没有客气,他从仙界坠落了不假,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开车超速,把他给撞了,他现在也不至于那么惨。

而就在此刻,后面驶过来一辆黑色的宝马X6,坐在后排的年轻男人,刚好目睹了这一切。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和潇潇在一起,而且好像很亲近的样子?”年轻男人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没等车子停稳,就已经推门下去,快步走进了医院,目光很快落在了宁飞扬的身上,不由地闪现出一丝怒意。

宁飞扬警觉性非常高,当即感应到了,余光瞥了那名年轻男人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他挂号之后,便默默地去诊室排队。

年轻男子一直跟着宁飞扬,当看到对方走进了诊断室,便拨打了一个电话。

宁飞正在等待治疗,却看到医生接起了电话,扬微微皱眉,暗想这个医生也太不负责了吧,就在医生关门的瞬间,他看到了跟踪自己年轻男子的身影,心里升腾起不详的预感,立即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周医生,等下你给那个人治病的时候,把他的伤口弄得更惨一些。”年轻男子低声说道。

“宫少,这是在医院,这……”周医生医生有些难为情,毕竟这关乎他的职业前途。

被称作宫少的年轻那人变了脸,冷哼一声说道:“周医生,别忘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我们宫家给你的,随时可以拿走,再说了,在医院之中,医疗事故也是有的嘛,放心吧,我会替你打点,不让你有任何问题的。”

周医生从大学时代就是宫少的狗腿子,知道宫少喜欢玩女人,就暗地里帮忙勾搭,残害无辜少女,助纣为虐。

他也获得了不菲的报酬,毕业四年就买车买房,还谈了个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他自然不想被夺走这一切!

“是,宫少!”周医生想到了这里,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然后返回了治疗室。

宁飞扬不明白那个宫少为何会对付自己,随意瞄了一眼,发现周医生把清洗伤口用的双氧水,替换成了腐蚀极强的浓硫酸。

浓硫酸这种东西,是非常危险的化学品,别说是肌肤了,就算是木板钢材,也能腐蚀的渣都不剩。

周医生的手段,何其歹毒!

“周医生,这个是什么?”宁飞扬指着对方手中的瓶子询问道。

“双氧水,清洗伤口用的,赶快把胳膊伸出来吧,你受伤比较重,要先清洗,然后用碘伏消毒,最后才能包扎。”周医生面不改色地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道貌岸然,俨然一副妙手回春,华佗在世的表情!

宁飞扬打了个激灵,要知道这里可是医院,周医生身为医生,穿着白大褂,在众人的眼中,那可是天使的化身,谁能想到这幅道貌岸然的外表下,居然隐藏了那么一颗肮脏的心。

为了巴结宫少,抛弃了救死扶伤的医德,蓄意害人,其心可诛!

“一意孤行,那就别怪我了!”

宁飞扬猛地伸出手,直接挑翻了瓶子,浓硫酸不偏不倚地倒在了周医生的身上。

滋滋!

浓硫酸迅速蔓延,白大褂直接被碳化,变成了黑色,连带着肌肤都腐蚀了一块,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不仅如此,周医生的头上也沾染了一些,那撮头发瞬间就没了,头皮也灼伤了一片。

“啊!”周医生失声惨叫了起来,这种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住的,“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要废了。”

周医生迅速拧开水龙头,把胳膊伸到了下面,用水不停地冲了起来,这才缓解了些许疼痛。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双氧水怎么这样啊?”宁飞扬看到周医生的样子,心里甭提多痛快了,“周医生,你的头上也有,必须要把头也冲一冲。”

周医生头上溅到的浓硫酸并不多,大都被头发给挡住了,不过他自己看不到,听到宁飞扬这么说,立即把头伸到了水龙头下面,开始冲洗了起来。

宁飞扬早已经把水池子堵住了,看到周医生把头伸进去,向前走了一步,直接把他的头按进了水里,并且顺势拿起了那瓶双氧水,还有其它的一些药品,全部都倒进了水池中。

周医生极力挣扎了起来,只是他刚要抬起头,便会被按进去。

“你……你要干嘛,你放开我,放开我!”周医生吐字不清。

“周医生,不要担心,我也略懂医术,这双氧水是消毒的,对你有好处,再说了,你头上被腐蚀了,要多浸泡一会才行。”宁飞扬冷笑着说道。

咕咚,咕咚,咕咚……

周医生哪里有宁飞扬的力气大,根本挣脱不了,不知道喝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直到头昏脑胀,才被猛然丢开。

宁飞扬看都没看周医生,自顾冲洗伤口,消毒,包扎,弄好之后推门离开。

“必须要多汲取点纯阴气,才能让伤势恢复的更快些,这样才能尽快找到当年陷害我的人。”宁飞扬加快了脚步。
monsoon 5月前
3
宁飞扬出门之后,左右扫视了起来,就是没有看到那个宫少,也就没有继续寻找,打算身体恢复之后再对付那家伙。

南阳市就是华夏影视基地,每天受伤看病的演员也有很多,所以他一身长袍,也没有招来多少异样的目光。

宁飞扬路过二楼急诊部的时候,看到不少人正在忙碌,一次推来了十几名病人,身上全部沾满了鲜血,医生护士手忙脚乱。

“怎么会有那么多病人?”宁飞扬随意拉了一名护士询问道。

“特大车祸!”护士回答之后,飞快离开了。

宁飞扬刚要离开,就听到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快,这里有一名孕妇,快不行了……”

他当即止住了脚步,回转过身,发现病床之上的孕妇已经脸色煞白,气息微弱。

“快,快来人呢,救救我老婆,求求你们了……”中年男子大声地喊道,额头上的青筋暴出。

“先生,你先等一下,我们的西医已经忙不过来了,中医院的医生马上就会过来支持。”护士出言安慰道。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孕妇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转而僵住了。

“让我看看。”一名老医生从后面赶了过来,当查探了孕妇的情况,无奈地摇了摇头,“母子都没了气息。”

“老婆,老婆,我的孩子啊,孩子……”那名看似坚强的中年男子,精神瞬间崩塌了。

急诊部的通道内,气氛相当阴沉,死亡的气息再次蔓延开来。

宁飞扬看到护士要把病床推走,当即走了过去,银针滑落到了手中,阻止道:“我试试!”

他不等众人开口,已经涌动了体内仅有的一缕元气,把针稳稳地扎在了孕妇的身上。

孕妇的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淤血从嘴里排出,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始呼吸了起来。

宁飞扬拔出银针,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没有看错吧,这是……还阳针?”老者被震撼了一下,他很想追上宁飞扬,询问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人命关天,只能继续施救。

四周的人还处在震惊之中,刚才的一切好像做梦似地,太不真实了,已经宣判了死亡的人,居然被一针给救活了。

宁飞扬倒是想留下来继续救人,不过刚才的还阳针,已经耗尽了他的元气,留下来也是无益。

他几经打听,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柳潇潇正在手术室门口不停徘徊,满脸犹豫,显得很是着急。

宁飞扬准备上前还卡,突然从后面窜出来一个人,不偏不倚,刚好撞到了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肯定会被撞倒在地。

更可恶的是,那家伙连句道歉的话都没说,直接跑到了柳潇潇的面前。

“潇潇,你没事吧?”那名年轻男子关心地询问道。

“宫方彬,谁让你来的。”柳潇潇没好气地说道,不耐烦地警告:“还有,以后不要叫我潇潇,叫我柳潇潇。”

被称作宫方彬的男人不以为然,笑着说道:“我听说你在医院,特意赶过来的,你没事就好。”

“我爷爷在手术室呢,你高兴了?”柳潇潇正憋着火呢。

“爷爷在里边呢?不好意思,潇潇。”宫方彬察觉对方不高兴,就说道:“柳潇潇,我们两个已经订婚,马上就要结婚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怎么对我还冷冰冰的呢,老爷子身体不适,我也着急。”

“滚一边去,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订婚我也不在场,根本不算数。”柳潇潇说话毫不留情。

宫方彬脸上不高兴,但察觉到柳潇潇正在气头上,也就压制住了怒火,没再往枪口上撞。

宁飞扬这才看清楚了,原来这个叫宫方彬的家伙,就是刚才跟踪自己,并且指使周医生陷害自己的人。

他从宫方彬和柳潇潇的对话中,也大致明白了过来,为何这个家伙会对付自己了,肯定是误会了他和柳潇潇的关系。

金丝边眼睛,白色衬衫,西裤皮鞋,看起来完全就是成功人士,谁能够想得到,这个家伙仅凭自己的臆断,就要胡乱陷害人。

如果不是宁飞扬听到,恐怕真的就被周医生得手,现在身上的伤势,肯定会更加严重。

“还你的银行卡,刚才总共花了三百五十八,这是票据。”宁飞扬一并递给了柳潇潇。

柳潇潇收了起来,心里对宁飞扬高看了一眼,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不大,不过考虑的还挺周祥,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他是谁?”宫方彬大声质问道,他刚才让周医生对付宁飞扬,没想到上了趟厕所,回到诊室之后,发现躺在地上的是周医生,甭提多恼火了,这才匆匆赶了过来。

“关你什么事。”柳潇潇态度依旧冰冷。

“好啊,柳潇潇,你不把我这个未婚夫放在眼里,对我冷冰冰的,原来是外面有了野男人。”宫方彬气急败坏地说道。

柳潇潇刚要发怒,但旋即压制住了,上前走了一步,揽住了宁飞扬的手,说道:“没错,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嘶!

宁飞扬郁闷了起来,敢情柳潇潇这是拿他做挡箭牌呢,他刚要抽开胳膊,却感受到了柔软的东西,加上涌来的丝丝凉意,让他体内的元气也在不断增加。

他当即放弃了反抗,趁势汲取气息,开始修复内伤,还指望靠着这个女人提升修为,重新杀回去,找那些联手对付他的人报仇呢。

宫方彬本以为柳潇潇会解释,现在看来,还真是验证了他的猜想。

“包养小白脸,啧啧,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爱好,身上还穿着袍子,恐怕是个跑龙套的吧,一对狗男女。”宫方彬开口骂了起来。

柳潇潇脸憋得通红,商业谈判她从来不犯怵,但是骂人这种事情,她还真开不了口。

宫方彬看到占据了上风,开口威胁道:“柳潇潇,我警告你,我们宫氏集团马上就要上市了,产品也稳压你们,到时候我要让你们集团破产!”

柳潇潇不停地喘着粗气,泼妇骂街根本不是她的专长。

宫方彬心里敞快了,紧接着把矛头对准了宁飞扬,冷笑着说道:“玛德,看什么看,你好歹也是个男人,居然想着吃软饭,真是给男人丢脸,用女人的钱是不是很爽啊?”

宁飞扬继续汲取纯阴气,刚才施展还阳针,让他走路都有些打晃,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自然不能错过,对于宫方彬的叫骂,并没有及时反驳。

“像你这种人,恐怕也不知道尊严两个字的意思吧,要不然的话,我给你一千块钱,你现在就趴在地上,学两声狗叫,怎么样?”宫方彬说到这里,还真拿出一千块钱,直接扔在了地上。
monsoon 5月前
4
宁飞扬体内凝结了两股元气,看到宫方彬如此猖狂,再也忍不住了,瞳孔陡然放大,猛地瞪了对方一眼,怒斥道:“骂谁呢?”

宫方彬再怎么也没有想到,宁飞扬居然敢还口,而且语气之中充满了杀气,让他不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他好歹也是宫氏集团的未来掌舵人,还是有点气魄的,很快就回过神来,开口说道:“骂你又如何,我还要骂你,狗男女,骂的就是你们,你还敢打我不成?”

宫方彬完全把宁飞扬当成了怂包,说话的时候,还主动把脸伸了过去,显得极为嚣张。

啪!

宫方彬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两眼发黑,脑袋也晕乎乎的。

他在霸道的攻击之下,身体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地上,嘴角也溢出了丝丝血迹。

宫方彬吐了一口,发现鲜血中还带着白色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掉了两颗牙齿。

“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打我,你……”宫方彬怒不可遏,噌地站了起来,这就要对着宁飞扬冲去。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宫方彬再次倒在地上,这次又掉了两颗牙齿。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颗牙齿。”宁飞扬声音冰冷,然后紧紧地搂住了柳潇潇的曼妙腰肢,补充道:“告诉你,做小白脸,也是需要资质的,像你这样的软蛋,根本不配!”

强势,霸道!

柳潇潇也有些窒息,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出手如此狠毒,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比起商业中的她,气势丝毫不逊。

甚至于,她都忘记了,这个家伙的手,还搂着她的腰肢呢。

“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宫方彬知道不敌对方,爬起来就要走。

“站住!道歉!”这句话并不是宁飞扬说的,而是出自后面的老者之口。

“你有什么资格乱吼,敢当我的路,信不信我打死你。”宫方彬转头之后,看清楚了来人,脸上的狠色顿时消失,开口说道:“林老?”

“哼,亏你还认识我。”被称作林老的老者不满地说道。

宫方彬解释说道:“林老,刚才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冲您发火的,只是刚才有人不开眼对我动手,我当然不会罢手了。”

“不是让你跟我道歉,跟他道歉。”林老指着宁飞扬说道。

道歉?

宫方彬脑袋有些发懵,感觉思维都跟不上了,反问道:“林老,你是不是搞错了?让我给这个小白脸道歉,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好,如果你不道歉的话,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以后不会做你们宫氏集团的顾问了。”林老这就拿出了手机。

“不是,林老,这个家伙不过是小白脸而已,你干嘛要帮他说话?”宫方彬着急了。

林老冷哼一声,说道:“这是我一个至亲,谁让你污蔑他的,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林老不再说话。

他之前在重症监护室帮柳老诊断,并没有拿出有效的方案,听说外面有特大车祸,性命危急,所以才出去救急,没想到返回这里,刚好看到了刚才一幕。

宫方彬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前的林老,可是中医界响当当的人物,华夏中医药协会的会长,泰山北斗。

自古中医保健不分家,他们宫氏集团的保健品,就是靠着林老这个名誉顾问,才迅速打开市场的,如果林老撤销这个职位,他们集团损失肯定会非常惨重。

甚至,能不能顺利上市都是个未知数!

“你是林老的亲戚?”柳潇潇错愕。

“算不上,只见过一次面。”宁飞扬也认出来了,刚才他施展银针救人的时候,这个老头貌似就在旁边。

柳潇潇就更是惊讶了,当初柳氏集团也曾找过林老,准备让他做集团的名誉顾问,并且许以重金,但是都被林老给拒绝了。

她后来也听说了,林老之所以去了宫氏集团,并不是因为钱的关系,而是因为林老欠了宫方彬爷爷一个人情,这才勉强答应的,并且对产品提出了极为苛刻的条件。

林老在圈子里的脾气也非常怪,从来不做走后门的事情,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不惜与宫家翻脸,让宫氏集团未来的掌舵人给宁飞扬道歉。

“对不起!”宫方彬说过之后,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滚吧,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宁飞扬摆了摆手说道。

宫方彬转身离开,表面上虽然道歉了,但是内心依然愤愤不平,准备找机会报复对方!

林老刚要上前说话,一名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林主任,那边有病人情况不稳定,还要请你过去诊断。”

“带我过去。”林老二话没说,直接扭头离开了。

“摸够了没有?”柳潇潇看到林老离开,沉声说道。

宁飞扬把手放了下来,笑着回答道:“我这不是帮你打掩护,让效果更加逼真嘛。”

柳潇潇听到这里,态度好了些,开口说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宫方彬那个男人度量比较小,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你要小心点。”

“不怕,除非他的牙齿都不想要了。”宁飞扬淡然一笑,他会怕区区一个凡人?

柳潇潇还想说什么,手术室的门刚好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两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

“马主任,我爷爷的情况怎么样?”柳潇潇着急地询问道。

被称作马主任的老医生,摘下了口罩,微微摇头说道:“潇潇,你爷爷的状况不是太好,前些年还能够靠药物冲一冲,但是现在柳老年龄大了,加上脑血管阻塞越来越重,恐怕……”

柳潇潇听到这里,眼泪倏地流泪下来,然后冲进了重症监护室。

“爷爷,爷爷,你可不能有事啊。”柳潇潇哭着说道。

宁飞扬也跟着走了进来,随意扫视了一下柳老,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刚才靠近柳潇潇,体内已经恢复了些许元气,可以动用神识检查柳老的身体,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柳老的脑血管阻塞非常严重。

众所周知,人的脑部是最为复杂的,想要在里面动手术,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这是对凡人来说,但是对于宁飞扬这种高手,曾经的仙医,根本不算什么问题。

“可不可以让我看看?”宁飞扬主动开口。

“你懂医术?”柳潇潇愕然。
monsoon 5月前
5
宁飞扬点了点头,说道:“以前跟别人学过几年中医,略懂针灸疗法,或许对柳老的病情有帮助。”

柳潇潇打量了一下宁飞扬,心里有些拿捏不准。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医生也走了进来。

“年轻人,你师出何门?”马主任开口询问道。

宁飞扬不过是想和柳潇潇搞好关系,才想着把柳老医治好,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谁知道这个马主任居然如此认真。

他也不是傻子,马主任既然这么问,肯定对中医圈子里的人了解,想要试探一下。

“这个……不方便说。”宁飞扬打起了马虎眼。

“哼,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装医生,那还要我们干嘛?”马主任身后的一名年轻人站了出来,语气相当不善。

宁飞扬看到了来人,不由地乐了起来,此人居然是周医生,这家伙换了身衣服,不过头上和胳膊上都缠上了纱布,脸色煞白,看起来非常狼狈。

宁飞扬淡淡地说道:“我只是说略懂针灸之术,并没有装医生,也没有必要去装,这件事情的决策权在柳潇潇的手上,而不是你!”

“马主任都说治不好,你还要试,不是逞能又是什么?”周医生依然不甘示弱。

他在诊断室想要陷害宁飞扬,熟料被对方戏耍,惹得一身伤,而且还被宫方彬痛骂一顿。

他简单包扎处理之后,就开始搜寻了起来,刚好在重症病房这边碰到了宁飞扬,而且听说对方要治病,自然不会错过羞辱对方的机会。

“周医生,我劝你还是回炉重造吧,双氧水和浓硫酸都分不清,有资格教训我?”宁飞扬冷哼一声说道。

周医生被戳痛了伤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尤其是想到在诊断室之中的惨状,无明业火噌地升起,怂恿道:“马主任,这个家伙穿成这个样子,破破烂烂的,根本就是招摇撞骗,不能相信他。”

“你倒是人模狗样的,但是办过人事儿吗?”宁飞扬回击道。

“你……我懒得跟你废话,我要报警把你抓起来。”周医生这就要掏出手机。

“既然你说我无法治好,不如我们打个赌,假如我治好了,你给我十万块,反之我给你十万,如何?”宁飞扬开口说道,他现在是一毛钱都没有。

既然这个家伙对他穷追不舍,他也要从对方身上捞点好处。

宁飞扬使出这么一招激将法,也是不想把警察招过来,消失四年重新回来,被警察审问算是轻的,如果让科学怪蜀黍带回去切片,那可就麻烦了。

“好,我答应你。”周医生当即应了下来,十万块顶他大半年的工资加奖金了,他也认定了宁飞扬傍上了柳潇潇这个富婆,手里肯定有钱。

“年轻人,这里是医院,我们要为病人负责,不是你说治病就治病的。”马主任呵斥道。

他对于宁飞扬的举动,也是相当不满,他刚才都说治不好了,这个家伙还大言不惭,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马主任,难道你们治不好,就要让柳老一直躺在这里?”宁飞扬看出了马主任的心思,针锋相对地说道。

“你……不管如何,就是不能治!”马主任冷哼一声,“我是医院的副主任,我有这个权利!”

“马主任,我想尝试一下。”柳潇潇不愧是女强人,很快权衡利弊,做出了最佳判断。

她非常清楚爷爷的情况,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她阅人无数,自认还是有些判断能力的,从宁飞扬的样子来看,应该不会信口开河的。

马主任依然不想答应。

柳潇潇再次开口说道:“宁飞扬是林主任的亲戚,应该不会胡来的。”

林主任的亲戚?

马主任听到这里,微微有些动容,他在医院之所以没有坐上正主任的位置,就是因为有林老的存在。

他也一直找机会,想要把林主任弄走,奈何对方没有任何把柄可以抓住,这让他郁闷了很久,如果能够在这件事上做做文章,或许有戏!

周医生趁机走上前去,附在马主任的耳边,低声说道:“马主任,这个家伙一看就是装出来的,肯定是想在女人面前表现一下,恐怕也没有什么多大本事。

既然他想出名,那咱们就成全他,等到他治不好,咱们就报警抓他,给他个教训!

再说了,他是林主任的亲戚,如果出现差池,那岂不是给了咱们理由,到时候……嘿嘿,马主任你就能换办公室了!”

“既然潇潇答应了,那我也无话可说,潇潇,你在这张纸上签个名就行了。”马主任松了口,拿出了免责书,周医生最后一句话,的确打动了他。

主任的位置,他可是觊觎很久了!

众人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宁飞扬的手中就多了几枚银针,快步朝着柳老走去。

“等等,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吗?”柳潇潇看到这里,心里也有些打鼓。

“如果我在施展银针的时候出汗,希望你帮我擦一下。”宁飞扬回答道。

柳潇潇满脸黑线,真是个荒唐的要求。

宁飞扬已经用元气给银针消毒,根本没有仔细看,二十公分的银针已经刺到了柳老的头部,在他的手指捻动之下,迅速向里面没入。

一根。

两根。

三根。

宁飞扬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短短半分钟之内,就下了十五根银针。

嘶!

不单单是柳潇潇震惊了,就连马主任也说不出话来,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周医生也是讶然,且不说宁飞扬有没有那个本事治好,能够如此娴熟运用银针,单凭这点,就堪比那些专业的老中医。

宁飞扬没有理会他们的表情,他这一手炎火银针,足足修炼了数千年,融入身上的至阳之气,闭上眼睛也能施展出来。

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轻轻地在银针上一一弹了起来,那些银针便开始晃动,每当银针要停下来,他都会在上面弹一下。

治疗看似简单,其实他体内元气消耗严重!

柳潇潇本以为宁飞扬之前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家伙的额头上,脸颊上,的确满是汗水。

她为了爷爷的安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出湿巾帮他擦拭了起来。

宁飞扬元气所剩无几,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柳潇潇的接触,让他汲取了不少至阴之气,体内又源源不断产生了元气。

他在接下来的治疗中,变得轻松了很多。

倒是马主任与周医生,额头上渗出了一层汗珠!


《神品医少》YY小说书号:1483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83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