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缠绵入骨君无情》乐夏顾璟伦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3544

monsoon 6月前 132


缠绵入骨君无情

结婚两年,忍辱负重的乐夏以为她的默默付出会换来顾璟伦回眸怜爱,直到顾璟伦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取走了她的骨髓,乐夏才顿然醒悟……


《缠绵入骨君无情》YY小说书号:13544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354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6月前
1
腊月清晨,冷风瑟瑟的潜入街头巷尾。

乐夏走出新城医院,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就在刚刚,护士递给她一张化验单,上面清楚的写着:早孕六周。

这是她与顾璟伦的孩子,她仰望天空沐浴着阳光,心里暖暖的。

结婚以后,他们的关系很差,这个孩子的到来能否让他们的婚姻起死回生?

一回到家,她看到顾璟伦斜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机上回放的女子排球比赛,家里少有的灯火通明,夹杂着电视机的声音,乐夏觉得这种氛围才像个家。

“璟伦,今天下班真早!”

闻声,顾璟伦关了电视机,家里突然静的可怕,一米八的他突然挡在了乐夏身前,乐夏抬眼看他,犀利冷峻的眼神令她手足无措。

“乐瑶回国了!”

乐夏整个人呆住了,这五个字使她背后一凉。

“你当初为了嫁到顾家不惜要撞死自己的亲妹妹,现在竟然还可以心安理得的做顾太太,你不觉得太便宜了吗?现在她查出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你欠她的也该还了!”

顾璟伦步步紧逼,乐夏抓着衣角后退了几步,缩了缩身体,和顾璟伦相比,更显得孱弱娇小了许多,原来这才是顾璟伦早回家的目的。

“我……我没有害过她……”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事实!”

结婚两年以来,乐夏解释过无数次,顾璟伦也否认了她无数次,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乐夏。

“璟伦,乐瑶她是我妹妹,我真的没有害她,你相信我好吗?”乐夏眼含希望,纤细的手指拽着顾璟伦的衣服,看着他冷漠的背影。

顾璟伦像没有听见乐夏的话一样,他一字一句的铿锵说道:“明天去做骨髓配型检查,如果合适,你的骨髓移植给她用!”

“我不同意!”结婚以来她从没有违抗过顾璟伦,这是第一次!

她刚刚发现怀孕,一直盼着有个孩子的她怎么能去做那样的手术!

顾璟伦像是被激怒的野兽一般转身掐住乐夏的脖子:“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不是因为药物过敏损伤了根本,她怎么会得白血病?这都是你当初的嫉妒心造成的!”

乐夏呼吸困难,艰难的从喉咙处挤出了几个字:“我……我怀…怀了…”顾璟伦冷笑一声,手掌的力道更重了,他眉心紧紧的簇拥在一起,恨不得掐死乐夏。

“你终于承认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坏—透—了!”顾璟伦松了手,乐夏摔倒在地,干咳不断,嘴唇发白。

“要不是乐瑶劝我放过你这个亲姐姐,你以为你凭什么可以留下这条贱命!”

顾璟伦很不屑的看着地上的受惊的乐夏,他不但误会了她,而且还曲解了她的话,她百口莫辩,眼泪在眼圈打转,是啊,她的丈夫不爱她,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孩子而回心转意?

“我不会答应的!”

“由不了你,骨髓是你欠她的!”扔下这句话,顾璟伦高大的身躯从乐夏身旁走过,留下乐瑶代言过的香水味儿。

冷风从门缝溜进来,乐夏抱着胳膊蜷缩在角落里,她觉得好冷,身上冷,心里更冷,眼泪不自觉的滑落下来。

那个心里只有妹妹,刚才恨不得掐死自己的男人,她爱了十年。

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她羞涩的将暗恋顾璟伦的秘密分享给了妹妹,第二天,妹妹就做了顾璟伦的女朋友,她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她当初打算把对顾璟伦的爱意永远藏在心里,可她却莫名的因那场车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他们三人之间开始了无尽的纠葛。

所有的人都误解了她,所有的人都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决不会听信陌生人给她的纸条,穿着婚纱去顾璟伦和妹妹的订婚仪式上自取其辱,她宁愿躲在角落里看着顾璟伦宠爱妹妹,也不愿他恨自己,他的恨意像一把利剑刺进了乐夏的心。

乐夏不是冷血无情的人,倘若她没有怀孕,让她舍命去救妹妹都行,可现在她肚子里有了小生命,他绝不会答应顾璟伦。

想到此,乐夏一把抹掉了眼泪,振作了精神,取下挂钩上的棉衣外套,走出大门。
monsoon 6月前
2
门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冷风无情的撕扯着乐夏的皮肤,她裹紧了棉衣,将手机塞进了外衣大口袋。

妹妹回来了,乐夏打听到她住在乐家,由家庭医生负责照顾。

两年前,乐瑶因为那场车祸受了伤,被顾璟伦送往M国医治。顾璟伦不许乐夏去找乐瑶,连打电话都不行,在顾璟伦的心里,乐夏就是一个随时都能伤害到乐瑶的毒妇。

她什么都没做,却被顾璟伦直接判了死刑,她不甘心。

乐家别墅内!

梅清如一看到乐夏,就怒不可揭的冲过来。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梅清如一手端着汤药,一手推着乐夏往门口走去。

“妈,乐瑶回来了,我要见她!”

“你这个害人精,害的乐瑶还不够吗?有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再伤害她!”

乐夏结婚以后很少回家,从小母亲就偏爱乐瑶,那次车祸后,母亲就更视乐夏为仇人了,乐夏不明白,同样是女儿,不管谁嫁给顾璟伦都能完成商业联姻,为什么她嫁到顾家后,母亲反应会那么强烈。

“妈,是姐姐回来了吗?请她进来吧!”房间内乐瑶纤细虚弱的声音传出来,梅清如心疼的答应了一声,回过头瞪着乐夏,使了个同意看望乐瑶的眼色。

“姐姐来了,快过来坐!”乐瑶比两年前消瘦了些,她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瑶瑶,听璟伦说你得了白血病……”乐夏怜惜的看着妹妹,握住了她的手。

“还不都是你造成的,我们乐瑶怎么会有你这样恶毒的姐姐,早知道你会跟乐瑶抢男人,我当初生下你就该活活掐死!”梅清如一字一句都是在维护乐瑶,乐夏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这样的话,但她现在看到母亲厌恶自己的样子,还是会戳心的难受。

“妈,姐姐现在是顾家的人,看在璟伦哥的份上,少说几句吧!”乐瑶咳嗽了几声,大口喘着气,梅清如推开了乐夏,坐在床边的拍着乐瑶的背,十分心疼。

“哼!嫁到顾家又能怎样,顾璟伦拿她当妻子了吗?”

梅清如用瞧不起的眼光看着乐夏,乐夏的心猛然揪住,她何尝不知,顾璟伦从来没有向别人承认过自己是他的妻子,结婚了也几乎不回家过夜,他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遥遥相望,却得不到心的陌生人罢了。

乐夏常常会想,在顾璟伦心里,自己究竟算什么?

“妈,让我跟乐瑶单独待一会儿吧!”乐夏虽然同情妹妹的病,但她来的目的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你抢了乐瑶的男朋友,当了顾家少奶奶,一切都如你所愿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件事已经成了梅清如和乐夏之间难以解开的心结。

“我是为了骨髓移植的事情来的!”

梅清如的絮叨噶然停止,她和乐瑶互相看了看,她在乐瑶耳边小声交代了些什么,此时的乐夏看起来完全像是一个外人,她已经不记得母亲上一次和她亲近是什么时候了,也许从来都没有过。

她摇了摇头,和孩子相比,这些都不重要。

乐瑶凝神看着她,像等待一个重大的决定,乐夏似有不忍,但终于说出口:“乐瑶,姐姐对不起你……”

“姐姐,我理解你,为了占有自己爱的人难免会做错事,我已经不怪你了,妈她……”

“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来的,我没有害过你,当年车祸的事我一无所知!”听到这句话,乐瑶眼里略过一丝诧异。

“我不能捐献骨髓给你,乐瑶,对不起!”乐夏的眼圈红了,妹妹得了重病,她心里也不好受。

乐瑶早想到乐夏不会轻易答应此事,她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问:“是因为璟伦哥爱的人是我,姐姐你才不愿意的吗?”乐瑶盯着乐夏的脸,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是因为我怀孕了,我怀了顾璟伦的孩子,骨髓移植要化验打针吃药,药物会影响胎儿发育,所以姐姐不能答应这件事!”

乐瑶愣住了,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原来是这样,那恭喜姐姐了,姐姐终于如愿以偿了!”

“姐姐一定会帮你找到合适的骨髓的!”

“谢谢姐姐了!”

乐夏说完以后如释重负的走出乐家,她走后,乐瑶狠狠的抓住床头抱枕扔在地上,药碗也被碰翻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梅清如冲了进来:“我的心肝儿,又怎么了?”
monsoon 6月前
3
梅清如收拾了地上的碎片,捋了捋乐瑶的头发,乐瑶的愤怒久久不能平静。乐夏怀孕,拒绝手术,这对她来说那是两重打击。

“妈,你去找一趟顾璟伦办公室,就说乐夏不同意骨髓移植,跑到乐家大闹……”乐瑶坐在化妆镜前拿起刷子,直到他的脸色像受惊后的煞白,她满意的勾唇一笑。

两个小时后,顾璟伦到了乐家。

乐瑶一看见他就委屈的扑过去缩在了他怀里,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顾璟伦微微露出愁容,扶着乐瑶的肩膀:“乐瑶不怕,你告诉我,她对你说什么了?”乐瑶看了梅清如一眼,梅清如点了点头。

“没有,姐姐什么都没说,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姐姐生气!”

“你别帮她说话了,自己亲妹妹得了这样的病,她不但不帮忙,还让乐瑶离你远一点,我怎么会生下这个没人性的畜生!”梅清如气的咬牙切齿:“我们瑶瑶怎么这么命苦,生了大病,又摊上这么个姐姐!”

顾璟伦扶着乐瑶坐在了床上:“你放心,她不敢不同意!”

“可是……姐姐她怀孕了!”乐瑶直直的看着顾璟伦的眼睛。

“怀孕?”顾璟伦的眼睛很冷,甚至还有一些怒气:“谁允许她怀孕的!”

乐瑶对顾璟伦的反应很满意,她继续说道:“璟伦哥,姐姐很在意这个孩子,要是姐姐不愿意骨髓移植,就……就算了,就让乐瑶去了吧……”乐瑶挤出了几滴眼泪,更加的楚楚可怜。

“乐瑶你安心休养,别说傻话,她没资格拒绝,这是她欠你的!”

顾家别墅内。

乐夏在客厅里翻看新买的育儿书,门突然被用力推开,冷风的吹翻了书页沙沙作响,一双颀长的腿迈了进来,乐夏立刻就变得不安起来,他回来的这么早,莫非……

“你去找乐瑶了?”顾璟伦说的话不带有一丝情感:“你对她做了什么?”

乐夏呆立在客厅中央,顾璟伦从不主动找她说话,每次一开口都是为了乐瑶,他喜欢乐瑶,当初又为什么娶她进门,难道就是为了折磨她吗?

“我去找了她,我告诉她我不同意捐献骨髓……”

“啪”的一声,顾璟伦一巴掌扇过来,乐夏重重的摔在沙发上,眼泪瞬间崩了出来。

“我给过你解释的机会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冥顽不灵,我告诉你,你的不同意不作数!”顾璟伦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斜瞪着乐瑶,拳头紧紧的握住。

他不情不愿的与她结婚,婚后,他总不搭理她,她的婚姻像一个被流言包围的牢笼,为了爱他,她可以不在意别人的质疑。

她爱他,所以她一再的退让,却让顾璟伦更加的变本加厉,她摸了摸小腹,扭过头,眼泪已打湿了额前的秀发。

“我怀孕了!”乐夏颤抖着,顾璟伦面无表情的脸上增添了几分狠劲。

“打掉!”

“这可是你的孩子!”乐夏用期盼顾璟伦怜悯小生命的眼神看着他。

“那又怎么样!”

乐夏苦笑一声,是啊,早该想到,顾璟伦不爱她,又怎么会爱她的孩子,无助,失望,然后到绝望,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中滋味。

她就是傻,明明知道顾璟伦不会因为孩子而在意她,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得到顾璟伦的垂怜,但结果却比预料的更加意外。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同意的,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顾璟伦跨步走到乐夏跟前,手掌插进了乐夏的发间,狠狠的拽着乐夏的头发。

“你不配!”

“这是你亲生孩子,顾璟伦你不能这么狠心!”

“哼!亲生孩子?!那也要看孩子的母亲是谁,有你这个杀人凶手做妈妈,我宁愿不要!”顾璟伦冷眼瞪着乐夏,逼近乐夏的脸庞,直到俩人鼻息交缠。

“在你心里,乐瑶真的那么重要吗?比你的亲生孩子还重要?”

“既然你想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比你重要,你满意了吗?”顾璟伦一把推开了乐瑶:“用你孩子的命去换乐瑶的命,也算他死的有意义了!”他的语气那么坚定,不给乐夏喘息的机会,他的命令总是那么冷冰冰的。不容拒绝。

“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出门,不许去找乐瑶!”顾璟伦摔门而去,乐夏终于支撑不住瘫软在地上。顾璟伦为了乐瑶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要,他就那么爱乐瑶吗?乐夏的眼泪低落下来,原来她十年前就已经输了。
monsoon 6月前
4
窗外仍旧是白雪皑皑,新城的冬天还要很久还会过去,这种持久的寒冷就像乐夏尘封在心底的郁结一样,乐夏不知道春天什么时候会来,也不知道顾璟伦什么时候才会相信她是无辜的。

都是宿命!

十年前,乐夏第一次看见顾璟伦的时候就被他的笑容深深迷住,从那以后,顾璟伦的一举一动,一悲一欢都在牵绕着她的心。

命运将她推到了顾璟伦的身边,做了他的妻子。她知道,顾璟伦喜欢的人是乐瑶,她不过是乐家献出的替补队员而已,但她痴痴的想,只要她对顾璟伦好,一心一意的待他,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她的心意。

两年了,就算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也该捂热了。可顾璟伦对她还是那般无情,不管她怎么奉承,不管她多么精心的照顾他的起居,他永远都是面无表情。

那次车祸乐瑶受重伤以后,顾璟伦的笑也跟着丢了。

乐夏自嘲的笑了笑,她因为顾璟伦的笑容而恋上他,后来的顾璟伦却再也没对乐夏笑过,这难道是老天在惩罚她吗?乐夏想,如果是惩罚,那么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乐夏艰难的坐起来,她不能屈服,不能任由顾璟伦去拿她的骨髓给妹妹。

就算她死,也不能让他们伤害到孩子。

她也想救妹妹,但天然的母性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她抓住胸口默默的想,乐瑶有顾璟伦和父亲母亲的爱,顾璟伦和乐家一定会为乐瑶找到合适的骨髓。

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孩子。

她想到了逃,她要逃到一个顾璟伦找不到她的地方,她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每一步都在提醒自己,要救孩子,要跑的远远的。

拉出了行李箱,乐夏慌乱的给箱子里塞满衣服,她很害怕,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怕顾璟伦突然回来发现她要逃将她关起来吗?如果真是那样,乐夏就彻底绝望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一定要快,赶在顾璟伦回家之前离开!

她换好了衣服,拉着行李箱推开了门,突然,她睁大眼睛愣住在大门口。

“姐姐,你这是要去哪里?”乐瑶站在门口,她来了,为什么不敲门呢,乐瑶看起来比那天的气色好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她出门必化妆的原因,还没等乐夏反应过来,乐瑶已经走了进来,她扫视了一圈,贪恋的看着顾家这栋别墅,眼神很复杂。

“你怎么自己跑来了?我……我要去……”乐夏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姐姐不会是想逃走吧,璟伦哥已经知道你怀孕了,他似乎不喜欢这个孩子,他想让你打掉孩子!姐姐都知道吧?”

乐夏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但乐瑶重复一遍“打掉孩子”的话,乐夏的心又痛了一次。

“乐瑶,顾璟伦在新城势力那么大,他一定会帮你找到其他办法的,你不会逼姐姐的对吗?”乐夏一刻也等不了了,她要离开这里。

“我不逼你!”乐夏听完,扔掉了行李箱,抱住了乐瑶:“谢谢你,我会……”话没说完,乐瑶推开了乐夏。

她脸上的笑逐渐变得可怕:“这都是璟伦哥的意思,新城这么大,他却只想要你的骨髓,可见他多么不把你当一回事,你在他心里一文不值,居然还妄想生下他的孩子,他不喜欢,这孩子也不过是个没人要的野种而已!”乐瑶不屑的看着乐夏,她伸手摸了摸右耳一颗银光闪闪的钻石耳坠。

“野种?”

“瑶瑶你在说什么?”

乐夏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懂事贴心的妹妹说出的话,眼前的女人如此陌生,乐夏愕然的后退了几步,一动不动的看着乐瑶。

“所以姐姐还是识趣点,乖乖听璟伦哥的话!”乐瑶的手搭在了乐夏的肩膀上:“不光是璟伦哥,就连爸妈也觉得你必须得救我!”乐瑶看着乐夏被吓的默不作声,骄傲的一笑。

“不……”半晌,乐夏终于开了口:“乐瑶,姐姐求你了,姐姐什么都不要了,只想要这个孩子……”

“当年要不是我替你挡了疾驰开过的汽车,你怎么还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那今天得白血病的就应该是你,姐姐你好狠心,为了一己私欲就全然不顾妹妹的性命……”乐瑶凄楚的看着乐夏。

乐夏整个人都懵了。

“你替我挡车?乐瑶,那是意外,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再说一次,那件事跟我无关!”乐夏在脑海里反复咀嚼这句话,这句话深不可测啊!

“既然你知道那是有人蓄意要害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乐夏怔怔的看着乐瑶。

乐瑶哼了一声,修长的腿踩着高跟鞋在客厅里走了一圈,乐夏看着她,完全不相信眼前一脸心机的女人就是她的亲妹妹,她是什么时候变的?十年前?两年前?还是回国后……

乐夏走上前拽住了乐瑶的袖子:“你快说呀,你为什么明知是阴谋却不告诉我!”

乐瑶掰开了她的手,悠悠的走到厨房拿起一把水果刀,乐夏吓得大喊一声:“乐瑶,你要做什么?”

乐瑶将水果刀抵在自己脸上,微笑着冲着乐夏说道:“姐姐,我们来做个游戏,看看璟伦哥会相信谁?”

说完乐瑶就咬牙用水果刀在自己脸上划了一道口子,瞬间鲜血顺着脸颊瀑流而下,乐瑶脸色铁青,鼻血也流了下来,她踉跄的站在原地,最后瘫倒在地,血顺着厨房流到了客厅!

乐夏大喊一声:“你有白血病,乐瑶你疯了……”
monsoon 6月前
5
乐夏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乐瑶浑身沾满了血,煞白的脸上也变得血迹斑斑,地上的血渐渐的浸湿了地毯边缘,开出了一朵娇艳的花。

乐夏想到了一种魅惑邪恶的花,那便是罂粟!

她慌张的在客厅的抽屉里翻出了一个医药盒,因为太过慌乱,抽屉里的东西七零八落的掉下来。

就在她抱着医药盒想挪步到乐瑶身边的时候,乐瑶用尽了全力将水果刀扔到了乐夏脚下,吓得乐夏后退了一步,再看乐瑶时,乐瑶咬唇瞪着乐夏狡黠的笑了笑。

几乎是同一时间,顾璟伦走了进来。

“乐瑶你怎么了?”顾璟伦看到倒在血泊里的乐瑶,瞬间乱了神,他跑到乐瑶身边,抱着乐瑶的半个身子在怀里:“怎么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出来做什么?”顾璟伦抚摸着乐瑶的脸,眼圈红了。

看到顾璟伦心疼乐瑶,乐夏心痛了一下,但立刻收起了情绪,蹲在乐瑶身边,拿出棉签沾了酒精要替乐瑶脸上的伤消毒,棉签还没有接触到皮肤,顾璟伦一把拽住乐夏的手腕,恶狠狠的看着乐夏。

“她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一个男人的咆哮声。

“我……”乐夏的心里乱七八糟的,她不知该从何说起,她的手腕被抓的生疼,她掰开了顾璟伦的大手:“是她自己……”

“璟伦哥,你别怪姐姐……都是乐瑶不好,姐姐不愿意捐骨髓,乐瑶不逼姐姐,姐姐她约我到顾家,我就来了,没想到姐姐说我勾引你,说我是狐狸精,要毁了我的脸……”乐瑶缩在顾璟伦怀里一阵接一阵的啜泣。

乐夏盯着乐瑶,终于明白了乐瑶的用意。

眼前的这个看似娇弱的女孩还是自己的亲妹妹吗?虽然父亲冷漠,母亲偏心,但妹妹总是那么体贴懂事,她从来没有事情瞒着妹妹,乐瑶背后一凉,是啊,她把什么心事都毫无保留的讲给妹妹,但妹妹的心事她一无所知,妹妹现在要抢她的丈夫,她之前也一无所知。

她就是个傻子,被乐瑶玩弄于股掌之间却浑然不知。

从这一刻开始,她终于认清了妹妹的真面目。

她不能由着乐瑶诋毁她却默默受着:“璟伦你听我说……”正当她想辩解的时候,“啪”的一声,只觉天旋地转,脸上火烧似的疼。

“乐瑶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痛下毒手?乐夏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没有……脸是她自己划的!”顾璟伦那一巴掌逼得乐夏眼泪直下,那一个字一个字的逼问像在她耳边想起了一声巨雷。

她想起了两年前那场车祸,同样的诬陷再一次上演。她拼尽了全力嘶吼着:“顾璟伦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要害她……”同样的解释,同样的苍白无力,她已经预感到了顾璟伦不会相信她。

顾璟伦怀抱着乐瑶,看乐夏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夹杂着血腥味儿,乐夏直觉心里像堵了一块巨大的石头。

“我真的没有要害乐瑶,我没有我没有,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我……”乐夏抓住顾璟伦的衣袖,跪坐在地上痛苦的嚷求着。

顾璟伦不耐烦的一把甩开了她,手指直直的指着乐夏。

“我进门的时候,那水果刀就在你脚底下,乐瑶躺在这里浑身是血,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璟伦,我……”知道顾璟伦不相信她,但她还是想为自己的清白争辩:“顾璟伦你可以报警,可以让警察来查指纹,要是有乐瑶的指纹就可以……”

“你闭嘴,要是乐瑶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他又为了乐瑶呵斥了她,他既然与乐瑶心有灵犀,为什么要娶她进门,这样做夫妻不如陌路!

乐夏泪痕已干,心痛过后,她异常的冷静,她小心的捡起刚刚那把水果刀藏在了抽屉里。

顾璟伦摇着乐瑶,救护车在赶来的路上,乐瑶已经昏睡过去两次,“乐瑶,乐瑶”,顾璟伦拍打着她的脸,小声唤着她,终于乐瑶再次睁开眼睛。

“璟伦……哥,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乐瑶十分虚弱。

“乐瑶别说傻话,你会好好的活着!”顾璟伦的眼神很温柔,他帮乐瑶整理了额前的秀发。

“我生了大病,可能……可能再过不久……不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舍不得……舍不得爸妈还有你……”乐瑶肩膀耸动,更显得我见犹怜。

“不会的,骨髓移植手术后,你就会好起来的!”顾璟伦瞪着远远站立在一边的乐夏,他视乐夏像地狱的囚徒般可恶。

乐夏摸了摸小腹,她后悔自己没有早早的一走了之,她要是走了,就不会被乐瑶陷害,她要是走了,就不会看到他们在这里亲亲我我,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亲妹妹,他们到底要置乐夏于何地?

事已至此,乐瑶仍然不放过她。

乐瑶气息微弱的说:“璟伦哥,我……我求你一件事,姐……姐姐她想要远走高飞,你就……就放她走吧!”乐瑶看着顾璟伦怒火马上就要再次燃烧的表情,她偷笑了一下,她在心里说,好戏即将上演。

地上躺着行李箱,乐夏整齐的穿戴,顾璟伦明白了,原来乐夏不愿意捐献骨髓,想要逃走,她敢?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进来,救护车赶到了顾家别墅门外,顾璟伦抱起乐瑶朝门外走去,乐夏望着地上的行李箱,她不能再等了,要逃走的想法已经暴露,乐瑶也“赌赢了”,她再次获得了顾璟伦的怜悯,乐夏又一次被扣上了罪人的帽子。

乐夏趁着客厅空无一人,悄悄的走到了后门,打开这个门,外面是一条巷子,出了巷子就能打到出租车去机场。

去哪儿都行,决不能留在新城。

吱呀一声,门开了,门外情况令乐夏吃了一惊,就在她开门的时候,两个黑衣保镖迎了过来,一左一右牵制住了乐夏。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夫人,顾先生吩咐你哪里都不可以去!”两个黑衣保镖拖着乐夏扔在了二楼卧室,房门被牢牢的定住。

乐夏陷入了无尽的恐慌。

《缠绵入骨君无情》YY小说书号:13544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354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