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兵雄风云》叶轻魂苏蕊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4770

monsoon 9天前 58


兵雄风云


《兵雄风云》YY小说书号:14770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77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4)
monsoon 9天前
1
“小可爱,别乱摸,我可要生气了哦!”

“老实点,把两腿叉开!”

“干嘛啊,你不就是人长得美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嘛?”叶轻魂很生气道。

如果只是简单摸一摸,他可以忍。

关键是,眼前这位女同志在身上乱摸一通。

现在更过分,居然让自己叉开腿?

大庭广众,那么多人看着,还有没有点羞耻?

就算你不害臊,老子还要顾及颜面呢。

“你这人屁话怎么这么多?”

美女红着脸,将手中电动棒放在胸前,呵斥道:“任何人过机场安检都得这么检查,要不然,你别做飞机啊!”

是的!

此时,并不是什么不可描述的场面。

叶轻魂正在过机场的安检,而红着脸摸他身体的正是例行检查的机场工作人员。

“先生,我们怀疑你身上携带了危险品,请你将外套脱掉,接受检查!”

一个男性工作人员走来,语气不善道。

“危险品?”叶轻魂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他们说的危险品,自己有什么危险品?

“抱歉,我没有在公共场合脱衣服的习惯,恕难从命!”叶轻魂拒绝道。

“如果你执意不配合我们工作,那只有请您到机场的警卫室坐坐了,如果耽误了航班,我们概不负责!”

工作人员态度十分强硬。

“我要是警卫室也不去呢!”叶轻魂眯起了眼睛。

“刘队,立刻带着你的人过来,这里有人涉嫌携带危险品,拒不配合我们工作!”工作人员也不废话,直接朝对讲机说道。

很快,几个机场的安保人员赶了过来。

由于是国际航班,等待安检的旅客很多,无数双眼睛都注意到了叶轻魂这里的情况。

“怎么回事?”一个穿着警服的安保人员问道。

“刚才这小子过电子门的时候,就查出他身上有不名金属,扫描棒也滴滴乱响,我让他脱掉衣服检查,他不配合,根据我的经验,里面十有八九是危险品,甚至,有可能是……炸弹!”

工作人员的语气也凝重起来。

“炸弹?”

安保人员立刻炸毛,掏出枪指着叶轻魂喊道:“不许动,立刻把手举起来。”

这一画面,立刻引起了现场旅客们的骚动。

众人或是紧张,或是退避,反而让吵嚷的环境瞬间安静下来。

无数目光同时看向叶轻魂。

“呵呵,你们的想象力可真丰富!”

叶轻魂被气笑了,摇摇头道:“配合你们可以,但,当众让这么多人看我的身体,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如果一会你们什么也检查不到,又当怎么说?”

“如果是我们的工作失误,那我们会向您道歉。”工作人员道。

“道歉?我不需要道歉!”

叶轻魂摇摇头,随即目光落在一旁,那个长相不错的美女身上。

“这样吧,她之前摸了我那么久,作为补偿,一会让我摸她一下就行。”

“你……你流氓!”美女面红耳赤,直接骂道。

“小蕊,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先稳住他,肯定能查出东西的,仪器和我的经验不可能出错,一旦查出问题,你放心,我会好好安排他的!”

那个男员工小声安慰道。

他追求身旁的美女很久了,一直都没成功。

今天,却眼见着自己心中的女神被一个小白脸调戏,如何忍?

等下真相大白,他会把叶轻魂拖到警卫室,好好伺候他的!

“脱!”

男员工给一旁的安保人员使了个眼色。

其中两个最魁梧的大汉,上前就要扒叶轻魂的衣服。

“等等!”

叶轻魂面露不悦。

“我不喜欢你们,让她来!”

叶轻魂的目光看向了那个美女。

“我?”美女简直要被气疯了。

真是流氓!

彻头彻尾的混蛋。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羞辱我!

“小蕊,大局为重,你放心,我马上替你报仇!”男员工咬着牙劝道。

无奈之下,苏蕊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去脱叶轻魂的衣服。

好在对方只穿了一件衬衫,扣子很好解。

她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贴在上面,一点点,一颗颗的将叶轻魂的衣服解开。

“小蕊啊,你弄得我好痒啊!麻烦快一点好吗,我都快受不了了!”叶轻魂一脸坏笑道。

苏蕊满脸羞红,刚想开口呵斥,可目光落在叶轻魂坦露的胸口,美眸一下子就定格了。

她看见了什么?

小麦色的肌肤。

棱角分明的肌肉。

凹凸有致的六块腹肌。

和身上纵横交错,犹如巨龙盘绕一样的伤疤!

“嘶!”

不光是苏蕊,在场很多人都看清了叶轻魂的身体。

那繁复的伤疤,彰显着无穷的男人味道。

完美的肌肉和充斥着无限美感的线条,好像一件浑然天成的艺术品,又或是,古希腊传说中,战争之王的雕像。

再配合叶轻魂那阳光帅气,还带着点小坏的长相,简直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好Man啊!”

“好想上去摸一把,咬上一口啊!”

无数女性旅客双眼发直,面带桃花,心中更是七上八下。

“检查出来了,是他体内残留的弹片没被取出来,并无危险。”

立刻有工作人员汇报道。

“什么,弹、弹片!”刚才那个男员工立刻傻眼。

而更多的人则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男人到底经历过什么?体内居然会有弹片!

这个结果,为叶轻魂本就迷人,充斥着浓浓男性荷尔蒙的形象,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好了,既然真相大白,那就兑现之前的承诺,让我摸吧!”

叶轻魂迅速穿上衬衫,指着苏蕊道:“妹子,配合我摸!”

什么?

配合?

他……他这是要摸哪?

所有男人心中都在骂叶轻魂是流氓,但他们直勾勾的目光,却出卖了心中的强烈好奇。

他们也想看叶轻魂怎么摸苏蕊。

见状,苏蕊美眸含泪,但刚才答应过的事情,她不可能反悔,不然以眼前这个流氓的素质,肯定会告到机场领导那里去,到时工作没准都保不住了。

所以,她只能忍受屈辱的站在叶轻魂面前。

“嘿嘿,你这么配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叶轻魂嘴上这样说,邪恶的咸猪手却毫不犹豫的朝苏蕊的伸去……
monsoon 9天前
2
咔的一声,将门反锁。

“你应该知道我哪里的扣子开了吧?”

里面空间并不大,刚好能容得下两个人贴身而站。

陈莎莎此时的问话,更像是开启战斗的号角。

“猜得出,你36E的尺寸,确实自己很难系上扣子!”叶轻魂直言不讳道。

闻言,陈莎莎俏脸不免一红,娇羞道:“那还不快点帮帮我!”

“好!”叶轻魂作势就要从陈莎莎的前面,蹭到后面去。

然而,就在这时,陈莎莎娇艳的俏脸,忽然一凝,娇嫩的手掌一番,一把锋利的小刀便出现在掌心中。

随后,她动作飞快的就要朝叶轻魂的身下刺去。

然而这时。

叶轻魂原本的笑容也是一凝,反手忽然握住陈莎莎拿着刀的手,另一只手从后面扼住陈莎莎的脖子。

“我没猜错,你果然别有目的,包括那个吴刚,你们都是演员!”叶轻魂眼睛微眯,声音冷得发寒。

“你、你居然猜出来了!”陈莎莎脸色瞬间一白。

“说,谁派你们来的?”叶轻魂喝问道。

“呵呵,龙王果然不同凡响,起初,我还怀疑领导的决定是错误的,现在看来,你确实有料!”陈莎莎冷笑一声,原本的妩媚勾魂气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军人般的干练。

“你是华夏军方派来试探我的?”叶轻魂眉头一皱。

“我是陆军上校陈嫣,隶属于朱领导麾下的特别行动部门,也是这次与你达成归国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陈嫣正色道。

这事,只有极少数的人知晓,叶轻魂不用审问也知道对方的身份不会有假。

“靠,你们华夏军方办事太差劲了,老子裤子都要脱了,居然跟我来这套?”

叶轻魂气的牙痒痒,旋即,恶狠狠道:“不管,反正都在这里了,干脆先斩后奏,日后再说吧!”

“你……你要干什么?”

陈莎莎花容失色。

……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漫长旅途,飞机终于在华夏的玄武机场落降。

陈莎莎下了飞机之后,就匆匆离开,徒留下叶轻魂兀自回味。

当然,两人在飞机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日后会详细讲到。

而现在要说的,是叶轻魂归国之后的任务,和即将到来的,那场更加精彩的艳福。

“还是祖国的车尾气闻着舒服啊!”

叶轻魂刚走出候机大厅,就展开双臂,对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神经病吧,差点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几的,还有钱坐国际航班?”

路人纷纷侧目而视,一副看不起叶轻魂的样子。

见状,叶轻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与同龄人相比,他的确很自卑。

当别人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迎接高考金榜题名的时候,叶轻魂却在战火燎原的非陆,欧陆带领小队成员厮杀,感受着杀戮与被敬畏所带来的痛苦。

当别人大学毕业准备找工作,为了理想奋斗的时候,叶轻魂却已经赚够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佣金。

他迷茫,他困顿。

那是一种被孤立在雪山之巅,找不到朋友的痛苦。

“8年了,也不知道爸妈的日子过的怎么样了!”

叶轻魂想起父母,嘴角才挂起一抹暖心的笑,拦了辆出租车,径直往家的方向赶去。

金陵很大,从机场开到市区最快也要40分钟,而叶轻魂的家位于金陵市老城区,位置要更偏一些。

一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片斑驳破旧的老楼前。

“谢了师傅,钱拿好,剩下的给你当小费!”

叶轻魂掏出一张粉票递给司机,轻松的走下车。

“这年头傻吊真多,带你转圈圈还谢我,活该你被人坑!”

司机看着后视镜中走远的叶轻魂,得意的弹了下钞票,刚准备放进钱袋里,眼角余光却瞥见计价器上的金额居然是182元。

“艹,这小子耍我!”司机破口大骂,然而转头看去,哪还有叶轻魂的影子。

“也不知道一会爸妈看到我,会不会激动的哭出来。”

叶轻魂满怀期待朝家走去。

然而刚走到门口,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你有心脏病?老子还有狂犬病呢,赶紧让开,别以为岁数大了就能玩碰瓷,老子不吃那一套!”

“你们住手,叔叔和阿姨欠的钱我替他们还,再给我们几天时间!”

“你说给就给啊,你算哪根葱?”

六七个体型魁梧的壮汉,正在从屋里往外抬家具,一个身穿OL制服的长发美女试图阻拦。

狭窄的楼道中,挤满了看热闹的街坊邻居,场面乱作一团。

叶轻魂眉头一皱,这里的人除了那个OL美女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其余的人他一概不认识。

莫非记错地方了?

“大娘,这里出什么事情了?”叶轻魂对一个围观的广场舞大妈问道。

“还能什么事,仗势欺人呗,老叶两口子在外面欠了不少钱,人家上门来要拿房子抵债呢!”

“这房子的主人是叫叶建国吗?”叶轻魂又问道。

“对啊,你认识老叶?说起这老两口也怪可怜的,8年前儿子死了,他老伴听说之后心脏病发,在医院抢救了半个月差点没挺过去。”

“这些年老叶靠在外面回收废品过日子,好端端的却把人家豪车给撞坏了,听说,被车主好一顿揍,现在人家还要赔偿,警察都管不了,这老两口真是命苦啊!”

大妈们七嘴八舌,很快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

“哎,小伙子,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其中一个大妈盯着叶轻魂,面露疑色。

“叶建国是我爸!”

叶轻魂面无表情的推开了围观人群。

没人注意到,他棱角分明的拳头已经紧紧握住,掌心已然握出了鲜血。

“我求求你们别搬了,阿姨有心脏病,你们这样闹下去会出人命的。”沈碧晨娇躯站在大门口,通红着美眸乞求道。

“老子管她是死是活,欠了雷爷的钱,天王老子也得还!”壮汉骂骂咧咧,粗糙的大手野蛮的朝沈碧晨胸口抓去。

见状,一滴晶莹在沈碧晨眼圈里打转。

她告诉自己不能屈服,如果,连他的家人都保护不了,又怎能对得起,那个男人当年为自己付出的一切。

然而,正当大手要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身旁突然寒风一扫。

紧接着,咣当一声。

那大汉接近二百多斤的魁梧身体,就像水桶般径直倒飞出去五米多远,挂在了两层楼之间的栏杆扶手上。

静!

原本嘈杂的楼道死一般寂静。

围观的人群甚至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到壮汉飞了起来,而且是倒着飞,很厉害的样子。

“爸,妈,儿子回来了!”

叶轻魂无视众人惊呆的目光,转头看着屋内阔别多年的父母,二老两鬓霜白的样子,仿佛比8年前老了几十岁。

叶轻魂眼圈湿润了。

铁汉也有柔情日,龙王亦有落泪时。

“你、你是……”

房门口,叶建国正蹲在地上搀扶着脸色霜白的老伴。

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年轻人,表情从最开始的诧异,再到困惑。

再到最后,那难以描述的震惊与喜悦。

“你是轻魂,你是我儿子?”

叶建国激动的嘴唇都在颤抖,饱经风霜的脸上勾勒出复杂的褶皱纹理。

在别人眼里那是岁月的痕迹,而在叶轻魂眼中那是父爱,那是温暖,那是家。

噗通一声!

叶轻魂双膝跪地,用膝盖挪到父母身前,颤声说道:“爸,妈,我是轻魂啊,你们的儿子还活着,我回来了!”

闻言,双眸紧闭的母亲申丽娟艰难的睁开眼睛。

她先是慢慢的将手伸到叶轻魂脸庞,随后激动的抱住他失声痛哭,“儿子,你真的还活着,我不是在做梦吧!”

家人重逢的一幕,感动了现场所有街坊邻里。

但,人渣们的心却远没有那么善良。

“你是这两个老东西的儿子?”

“那正好,父债子偿,你死鬼老爹欠了我们雷爷60万,把钱给了我们立刻走人。”

“现在恐怕不是60万那么简单了,打伤了我们的兄弟,再拿40万医药费吧,否则,今天我保证你躺着被抬出去!”

五个壮汉敲打着手中的钢管,一脸狰狞的围了上来。
monsoon 9天前
3
“不、不要打我儿子!”

母亲紧紧的抓住叶轻魂的胳膊,想要把他护在身后。

然而,她此时的状态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阿姨的心脏病随时可能发作,必须立刻送到医院!”沈碧晨及时提醒道,目光在叶轻魂身上流转了不知多少次,最终还是强行平息下来。

“麻烦你先送我父母到最近的医院,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叶轻魂扶起母亲,完全无视这群混子。

作为一代兵王,传奇佣兵小队战龙之主。

他有一百种办法,可以瞬间秒杀这5个人渣。

有一千种办法,让他们生不如死。

但作为儿子,他无法承受在父母面前杀人的压力,更加担心母亲的身体会出现意外。

“儿子,房子给他们吧,他们是雷爷的人,你斗不过的!”叶建国一瘸一拐的上前劝慰道。

“放心吧,爸,我不跟他们斗,我还钱,这些年我在国外也赚了一些小钱!”叶轻魂淡淡说道,然后便和沈碧晨搀扶着二老朝楼下走去。

这群混子听见叶轻魂说有钱,便也没拦着他们去医院。

毕竟真要是闹出人命,他们也得背锅。

“来来来,坐我的车吧,去最近的市二院!”

好心的邻居把车开到楼前,一群人将父母抬上车,很快开走了。

“麻烦你去医院先照顾一下我父母!”叶轻魂转头看向沈碧晨,他觉得对方越来越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走了,你怎么办?”沈碧晨不是不担心二老的身体,但她更在乎眼前的男人。

沈碧晨担忧说道:“你就算有钱也没用,他们在打叔叔阿姨这套房子的主意,要不然,报警吧!”

闻言,叶轻魂摇头笑笑。

如果报警有用,哪会出现今天抄家的惨剧。

“没关系,我可以找个人跟他们讲道理!”叶轻魂淡淡说道。

“什么?你要跟这群无赖讲道理!”沈碧晨无语了。

“不,讲道理是上帝的事情!”叶轻魂嘴角勾出一抹冷酷。

“什么意思?”沈碧晨不解。

“我送他们去见上帝!你就放心,回头我去医院找你们。”言罢,叶轻魂转身朝那群混子走去

沈碧晨怎么可能放心?

那可是一群刀尖上舔血,毫无人性可言的流氓啊。

看着叶轻魂跟混子们重新走进楼内,沈碧晨一咬牙,拿起电话选择了报警。

虽然,她知道报警只能解决眼前的问题,但也好过叶轻魂被人打。

“小子,挺特么凶啊,一上来就打我弟兄,知不知道爷爷们的身份?”

房间内,一个混混走上前去用手指猛戳叶轻魂胸口。

一下,两下……

当他还要戳第三下的时候。

咯嘣,咯嘣。

“啊,我的手!”

两道清脆的断骨声,伴随着杀猪般的哀嚎突兀响起。

混混捂着自己的右手,食指与中指就像两条烂肉一样无力的耷拉着。

“这货有两下子,一起上!”

其余四人见状,立刻拿起铁棍,抽出腰间匕首,从四个方向合围叶轻魂。

你不是能打吗?

你不是很强吗?

再强,能空手打过拿家伙的!

再强,能1个人打4个?

混混们无比狰狞,心中更是杀意滔天。

但,他们永远不会理解,蝼蚁与猛虎的差别并不是体型大小。

一群金陵地界上的小混混,如何能知道令整个世界地下势力为止战栗的兵王龙魂有多么恐怖。

咔咔咔咔!

在混子们喊打喊杀冲过来的时候,叶轻魂终于动了,闪电般的踢出四脚,踩在四个混子的小腿胫骨上。

清脆的骨裂声仿佛死亡交响曲,在简陋,凌乱的房间里流转。

“啊,我的腿!”

“啊,断了!”

混子们倒地痛呼,比用刀子捅进身体还要痛苦一万倍。

叶轻魂静静的站在原地,冷声说道:“鉴于我还赶时间去医院照顾我妈,我给你们3分钟,把家里的一切东西归回原位。  再用1分钟时间,向我解释你们口中的雷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一刻,房间里好像在上演一场,神与凡人的对话。

而这一切,正好被跑到外面,通过门缝往里看的沈碧晨目睹。

她的玉手紧握,娇躯止不住颤抖,美眸早已热泪盈眶。

封闭了8年的心门在这一刻彻底敞开。

他回来了!

那个男人回来了!

……

紫兰汇位于金陵市中心,是本市为数不多的高档私人娱乐场所。

能来这里消费的人,必须提前办理面额50万以上的贵宾卡。

如此高昂的消费,却也阻拦不了金陵上流人士的热情。

原因无他,这里的幕后老板,正是雄踞金陵,人脉极广的雷震,雷爷。

雷震专属套房中,一个凤眼含光,面容绝美,身材也是无可挑剔的美女正被人反绑着双手。

“雷震,你这是绑架,立刻放我走,不然林家不会放过你的。”美女寒声说道。

她是金陵市有着冰火双骄之称的女神之一,林氏集团总裁,林如霜。

“林小姐别生气啊,雷某虽然在金陵颇有些势力,但,也不敢无端得罪身为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雷震身穿一袭灰色唐装,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雷震品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轻笑道:“可是,林小姐的美丽实在太让人垂涎了,以至于有人让我把林小姐请来这里,共度良宵,林家虽然背景不俗,可跟那人比起来也还是不够看,所以……只能得罪了。”

雷震朝身后两个女侍者招了招手,说道:“去房间里,帮林小姐更换那套女仆装,等药劲上来之后,那位也该过来了!”

“雷震,你不得好死!”林如霜凄楚喊道。

“果然是块寒冰,可惜,老子的金枪没机会开火。”

看着美人被抬进房内,雷震有些患得患失的起身,想要找个替代品发泄一下。

虽然,没机会品尝这道极品美味。

但,如果能把那人伺候高兴了,自己今后的地位必然更上一个台阶。

砰!

就在雷震往外走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

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滚了进来,低头一看,居然是自己派去收债的手下阿彪。

“你特么又吃药了?我的房间你也敢闯?”雷震破口大骂,一脚踢在阿彪后背上。

“雷、雷爷,有人要见你!”阿彪支支吾吾,一边说话,一边从嘴里往外喷血。

雷震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不对劲。

阿彪身上看不出有什么伤,但整张脸已经肿成了猪头,满口白牙早就不知去向,说话酷似公鸭子在叫,吵得人心烦。

“出什么事情了?我雷震的手下也有人敢动?”雷震大怒,一把将阿彪从地上提溜起来。

“看来没走错房间!”

这时,一道轻笑从门外响起,叶轻魂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
monsoon 9天前
4
闻言,雷震猛地一抬头,发现对面只有一人,而且十分年轻。

“是你动了我的人?”雷震问道。

“当然不是,雷爷的名号整个金陵市谁不知道,我哪敢招惹您啊!”叶轻魂笑嘻嘻的说道。

雷爷一怔,有些摸不清对方的套路,又问道:“那他的伤是怎么弄的?”

叶轻魂看着被打成人形猪兽的阿彪,一脸无辜的说道:“哦,你说这个啊,这位兄弟估摸是眼睛有些瞎,好端端的路不走,净往我拳头上撞,结果就撞成这样了!”

“你特么耍我!”雷震大怒。

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敢取笑自己的绝对不超过三个人。

而眼前这个小白脸绝对不在其中。

“雷爷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敢耍您呢?这分明是正大光明的玩弄你啊。”叶轻魂纠正道。

“你特么……好,我希望你一会还笑的出来,人呢,给我弄死他!”雷震朝门外大声吼道。

紫兰汇是自己的大本营,常年驻扎二三十号兄弟,各个都是精英,这小子头铁敢进来,就别想活着出去。

然而,雷震前一刻还自信满满的笑容,在经历三秒的沉寂之后变得有些铁青。

人呢?

难不成,自己的手下都出去吃饭了?

“爷,这小子一进来就把兄弟们全都给撂了!”阿彪强忍着脸上的剧痛说道。

闻言,一排细密冷汗从雷震头顶沁出。

一个人就干掉了自己二十多个精英手下?

来者不善啊!

他眯着眼睛重新打量叶轻魂,语气有些缓和:“道上有句老话,多个朋友多条路,小兄弟既然来找我,那就请划出道道,只要不过分,雷某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审时度势,懂进退,是雷震成名的根本。

他不知道叶轻魂的来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时局面,自己最好不要惹对方。

叶轻魂点了根烟说道:“雷爷既然这么客气,那我也就不掖着藏着的了,这次来,主要是替我爸还债的!”

“刮花我劳斯莱斯的那个老头,是你父亲?”雷震想了想,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对于叶建国,他多少有些印象。

一个回收废品的糟老头子,那天自己酒后开车,不小心发生了事故,好像还踢了对方几脚。

后来一问,那老头住在老城区,正好有一间面临拆迁的房子。

金陵这些年,靠拆迁补偿款一夜暴富的可大有人在。

所以,他才让阿彪带人把事情闹大,反正白白赚了几百万,苍蝇虽小也是肉。

但雷震万万没想到,一个靠捡破烂为生的糟老头子,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够胆的儿子。

不过,雷震也暗自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年轻人只是个身手不错,但没什么背景的愣头青。

“原来是这点小事啊,我雷震虽然不是什么富豪,但区区60万在我眼里也不值一提,钱的事就算了吧……”雷震挥了挥手,脸上轻松,心中却在想,回头怎么搞死叶轻魂一家。

而话音刚落,却见叶轻魂摇摇头,“雷爷,你又误会了,我来算的是你的手下之前撞我,和你开车撞我父亲的债。”

叶轻魂曲直一弹,烟头准确落在两米外的烟灰缸里,接着说道:“之前,你撞了我父亲一下,踢了他6脚,你这几个眼瞎的手下一共撞了我26下,还有我妈好像也被撞了几下,按照你的规矩,撞一次60万,你现在一共欠我1920万。”

叶轻魂抬起头,笑道:“鉴于雷爷的名号和江湖地位,我也很想结交像你这么有身份的朋友,所以就打个折,零头抹了,你给我2000万就行!”

“草。”闻言,雷震额头青筋暴起。

又玩我!

把老子当猴耍!

老子管你是过江龙,还是格斗高手,今天别想出去!

“你特么给我去死!”雷震大吼一声,转身从茶几下方的暗格里掏出一把勃朗宁,转身对准叶轻魂。

咣当一声。

还不等他开枪,只见原本在三米外的叶轻魂,整个人犹如鬼魅般闪了过来,抄起桌上一个烟灰缸,铛的一下,就砸在雷震的面门上。

咔!

雷震感觉自己鼻梁骨塌陷了,鼻孔不断的喷出血,眼前天晕地转,站都站不稳,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但,这还不算完。

只见,叶轻魂反手夺过勃朗宁,先是观赏性的看了一眼,嗤笑道:“几十年前的老古董,打个鸡儿都费劲,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叶轻魂冷笑一声,反手提着枪把子,用枪身咣咣咣朝雷震的手掌砸去。

咣!

“啊!”

咣咣!

“啊啊!”

咣咣咣!

“啊啊啊!”

富有节奏的敲打与悲号声此起彼伏。

不得不说,雷震这人对于音乐的韵律感极强。

一通旋律走完,正好十根手指全都软趴趴的断掉。

整个人更似半死不活的菜鸡,在晕厥与惊痛之间,被折磨了不知多少个来回。

叶轻魂坐在雷震身旁平易近人的问道:“我撞了你10下给你减600万,还欠我1400万,十天之内还清,有困难吗?”

此时的雷震不光身体剧痛,连灵魂都在颤抖。

雷震发誓,在道上混了二十多年,绝没见过比眼前的年轻人还要狠的。

他不光残忍,而且好像无所畏惧。

雷震甚至觉得,自己现在有命活下来,都是对方格外的恩赐。

雷震强提着一口气没晕倒,畏惧说道:“没、没问题,我给,我给!”

叶轻魂表示遗憾的摸了摸对方的脑瓜儿,说道:“你看看,早这么通情达理,我也不会这么粗鲁啊!哦,对了,最近美刀贬值的厉害,这1400万就给欧元吧!”

“啊?”雷震几乎气绝。

“啊你妹啊!”叶轻魂又是一拳,直接把对方打晕。

叶轻魂朝地上的阿彪投去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训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你老大叫救护车!”

“哦哦!”阿彪点头如捣蒜。

解决完事情,叶轻魂起身就要走,却突然听到里面一间房里,传来女人的呵斥声。

“滚开,别碰我,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呈的!”

《雄兵强卫》YY小说书号:14770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77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