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唯独对你伤了心》乔微霍东扬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6340

monsoon 2月前 97


唯独对你伤了心

结婚两年,乔微被迫离婚。离婚的当天,乔微迅速且低调地再嫁。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乔微和一个相识到不到一个小时的男人扯证。乔微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我觉得我们还是离婚吧?太荒唐了。”男人说:“或者我们才是最合适,何不一试?”本以为又是一段荒诞的婚姻,却收获了满满的幸福。后来的后来,乔微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他真的不是普通人!他是为了复仇回来,手握着跨国集团,雷厉风行,众人敬畏恐惧,本想利用乔微,却唯独对她上了心。---------------“我攒足了一生的好运,只为在对的时间遇见你,乔微!”“这辈子,我最幸运的事就是没有错过你,霍东扬!”


《唯独对你伤了心》YY小说书号:16340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34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月前
1
“乔微,还没找到吗?”一声突兀且充满磁性的嗓音蓦地打破了一室的沉寂。但是声音尽管动听却透着一股令人寒蝉的冰冷。

随着男人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弯膝跪在矮桌旁的乔微倏地抬头看向他,同时额头上的汗水顺势沿着她的两颊滚落下来,顺着锁骨直接流进了她的衣服里。

乔微快速地低下了头,没有直接回应丈夫的问题,而是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部倒在了矮桌上。

身旁戴着墨镜的高挑男人抱着胳膊来回走动着,带着阵阵闷热暖风的同时还不忘催促着她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而他正是今天准备跟她离婚的丈夫——云奕衍。

从进民政局到现在云奕衍的视线几乎没有一刻是离开过手表,尤其是在乔微没有及时拿出证件的时候,他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起来。

面对云奕衍焦躁的催促声,乔微充耳不闻。她胡乱地翻动着桌上的东西,从手机到钱包再到护照……偏偏关于离婚需要用的东西却都不见了。

“可能我真的忘记带了……”乔微盯着桌上的东西只觉得眼睛一阵的发涩发酸,一股控制许久的湿意快要抑制不住了。

可是面对不争的事实,她只能告诉云奕衍,证件也许是真的忘记带了。

云奕衍不耐地看了她一眼,终于忍无可忍地摘下了墨镜,精致魅惑的五官在这一刻几乎要团簇在一起,他一手攥着墨镜,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乔微,你要是不想离婚就早点说,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不是的……”乔微倏地站了起来,慌忙地拦住了想要离开的男人,“我上飞机之前检查了好几遍,我确定东西都带上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不见了。”

她现在是各种状态都不好,她也不想让云奕衍误会自己更多。

“你开玩笑吧?带了,这会却没了?难道他们会长翅膀费飞了?”云奕衍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对于眼前这个跟他保持两年夫妻关系的女人,他几乎可以用“毫无印象”来形容。

乔微,虽说是A市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大亨的长女。可惜她个性沉闷,长相平凡,属于那种扎进人堆里就完全找不到的平庸之色。

要不是因为当初所谓的商业联姻,他决不可能娶这么一个既平凡又无趣的女人。简直就是倒胃口。

“我不是故意的。那么我们另外再约时间?”乔微抱着自己的手臂往后退了一步,说话的同时已经弯腰收拾桌上的东西。

原本是毫不经意的动作,可在男人看来却成了乔微对他的挑衅。看来这个无趣的女人还不想离婚,还是占着云家二少奶奶的位置,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云奕衍倏地转过身来,一脸的愤怒似乎也达到了极点。要不是看在这里是公众场合,他要保持形象,他真的会直接发飙。

乔微看了云奕衍一眼,她也累了。这样无爱且痛苦的婚姻还是早点结束的好。本来她想好聚好散,可是现在不可能了!

而且此刻,她的身体状况也不好。膝盖莫名地一软,身体一倾的同时毫无预兆地跪在了地上,肚子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了矮桌的尖角上,而她手里的包直接掉在了云奕衍的脚边,收拾好的东西再次散落了一地。

云奕衍见此双目快速地扫视了一遍之后,果然没有在那堆东西里找到离婚需要的相关证件。

云奕衍皱眉,还真的没有带来,果然就是故意的!

“乔微,结婚两年,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就是一个虚伪到极点的女人。也对,云家二少奶奶的身份让你脸上有光,你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云奕衍阴鹜地笑了笑,怒不可竭地将手里的墨镜奋力往地上一甩,显示着自己的怒气。

“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这个婚,我和你离定了!”

然而就在云奕衍准备迈脚离开时,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立刻握住了手腕,霎时间整个人被甩了回来。

云奕衍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眼底顿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本子,同时还有其他证件。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云二少,私下居然是这么一个烂人!”随着一声轻蔑,那些云奕衍需要的证件就这么劈头盖脸地直接地摔在了他的脸上。

同时也一下子就激发了云奕衍早已积存的怒火。

“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居然被说是烂人!刚扬到半空中的手臂却被来人当场给拧到了背后。

“捡起来!给你十分钟,马上离婚!”突如其来的男人身形高拔,气宇轩昂,低沉且慑人的声音从口而出的一瞬间几乎不给人一丝抗拒反驳的机会。

乔微胆战心惊地看着两个男人险些扭打在一起,立刻冲了上去将他们两个分开,同时捡起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奕衍,别闹了!你要离婚,我们现在就去!”她咬紧了嘴唇忍着眼眶中的液体,将云奕衍一把拽了进去。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两人便彻底结束了婚姻关系。

拿到离婚证的云奕衍愤愤地剜了一眼这个令人发指的男人,刚想发火,却碍于一通电话而不得不离开。
monsoon 2月前
2
目送云奕衍离开之后,乔微彻底瘫软了身体坐在了办事处大厅的沙发上。

几乎同时她的眼泪一下子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她放声嚎啕大哭起来,丝毫不顾自己的形象。然而哭了一阵之后她才猛然想到了什么。

乔微轱辘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那个给她送证件的人到现在还没有离开,甚至还站在一旁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她。

他盯着她看了良久,在确定乔微不会继续哭之后才迈开步子走到她跟前,顺势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乔微接过纸巾的同时还看到了另两样东西,一个户口本,另一个是男人的身份证。

“你是……什么意思?”乔微有些错愕,完全不懂男人的意思。一下子也没有反应,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男人扬了扬唇角,“这是我的身份证跟户口本,刚才趁你哭的时候问了一下工作人员,现在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来得及领证。”

“你什么意思?”乔微身体一震,赫然觉得有些不妙。这个男人脑子没有问题吧?自己跟他就是一个陌生人,居然说要和自己领证?!

男人抬手按了一下太阳穴,笑容越发的意味深长,“结婚呀!是我表达的有问题吗?”

乔微顿时懵圈了,这是什么情况?领证结婚?

“反正我最近也有结婚的打算!”男人笑着说。“今天刚好到了这里,顺便办了!”

“先生,你是认真的吗?我和你根本就不认识!”乔微握紧自己的手。

难道在他的眼里,婚姻可以这么儿戏吗?随便拉一个人就可以结婚?

男人脸上带着笃定的笑容,“我觉得我们刚好合适。与其跟刚才那个禽兽一起,不如选择我,起码我没有打骂女人的嗜好!”

“不行!”乔微马上摇头。她虽然现在身体不是很舒服,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

“难道你就甘心这么被刚才那个男人看扁吗?难道你就不想证明自己没了他会过得更好吗?”男人眯起眼对乔微进行循序诱导。

乔微觉得如果两年前的莽撞导致了今天的婚姻失败,那么今天的莽撞可能让她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此时车内的冷气吹得她浑身发抖,然而从窗玻璃照射进来的阳光却足以让她脑子发懵。冰凉的汗水顺着她精致白皙的鼻尖滚落下来,一度落进了她湿冷的手心当中。

从上车到现在她几乎是绷紧了身体,手心里那本被她捏到褶皱的小册子上隐约能看到三个字——结婚证。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就这样毫无征兆地从云太太变成了霍太太。她以为,今天结束的只是一场延续两年的荒唐婚姻,却没想到还开始了一场更加意外甚至说荒唐的婚姻。

霍太太?!这个新的身份让她完全不知道该去怎么适应。

乔微蹙了蹙眉,小心翼翼地打量起了身边这个男人来。

男人的身材修长伟岸,麦色的皮肤看上去相当健康。五官立体的不像是东方人,棱角太过鲜明,薄厚均匀的唇一张一合都透着一股强烈的男性魅力。

尤其是他现在的着装打扮,一身帅气名牌西装杠正说明了他的身份。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乔微的视线,突然掏出了一串钥匙放在了她的手上。

“我先送你回家,这是家门钥匙。”冷硬的声音低沉磁性,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

乔微攥着手里的钥匙,立刻低下了头,面对手中这串钥匙,她觉得金属质感的光泽晃得她眼睛有些睁不开。

她偷偷地吸了口气后下意识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然而一抬头却不偏不倚对上了男人那双深邃的蓝灰色眼睛。

她全身一怔,恍然间才反应过来,这个叫做霍东扬的男人是她刚刚扯证结婚的新婚丈夫。然而,她对他却没有丝毫的了解。

“怎么了?”她动了动有些干涩的唇,明亮的眼眸中毫不经意地透露出一丝畏惧来。

“我一直都在跟你说话,你好像没有听见?”霍东扬稍稍放缓了语速,开车的速度也减缓了不少。

乔微没有犹豫,低下自己的头,小声地说,“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

在她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霍东扬倏地踩了刹车、熄火,同时半个身体往她身边靠了过来,温热的鼻息扑面而来是轻微的薄荷味道,吹拂在她脸颊上时,让她忍不住红了脸。然而下一刻男人的手直接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宽大的手掌上透着温暖的热度,触摸到她额头的一瞬间,反而让她的紧张感瞬间消失不见了。
monsoon 2月前
3
霍东扬的动作很温柔,细腻的指腹轻按在她额头上,探了很久,然后才喃喃地说,“似乎没有发热,还是说又胃痛?”

乔微闻言,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同时警惕地看向霍东扬,“你怎么知道我胃痛?”

“这些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霍东扬突然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容,当即发动车子调转了方向。车子驶出去的一瞬间,乔微立刻拽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你要带我去哪儿?”声音带着少许的紧张,似乎觉得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她不想去的。

“医院!”霍东扬挤出两个字的同时,车速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要不是乔微绑着安全带,身体肯定要撞在车窗上了。

不过车子还没开多远,乔微咬着牙让他停下,“不,我不想去医院,只要不去医院上哪儿都行!”

也许是乔微的态度太过强硬,霍东扬再次倏地踩了刹车,与此同时两人的身体都忍不住往前倾了一下。

车子停下后,乔微惨白着一张脸,死死地攥紧了男人的袖子,“不是说带我回家吗?那就回家好了!”

男人盯着她煞白的脸看了很久,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当即搓了搓双手,然后不顾乔微的同意,直接解开了她衬衫的扣子,将掌心贴在了她的胃部。起初乔微还有些反抗,可当胃部接触到这份温热的时候,她却放弃了挣扎和抵抗,人也跟着冷静了下来。

“真不去医院?”霍东扬试探着。不过看着她如此执拗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不想去,不得已之下,只好重新发动了车子往家的方向去。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男人下车买了些东西。重新上车后才知道他是去给她买了几片暖宝宝,“先贴在衣服上,家里有胃药。”

乔微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接过暖宝宝之后却没有动。男人见此,随即替她撕开了袋子,从里面拿出了暖宝宝贴在了她的衬衣上。很快,暖意就从那一张小小的贴片上传到了胃部,这才稍稍缓解了乔微的不适。

只是看着男人略有紧张的表情,乔微忍不住眨了眨眼,“霍东扬,你到底想干嘛?”

乔微有些受不了这样带着暧昧的氛围,从民政局到现在她几乎可以说是懵的。不过此时,就这样安静呆着,她还真的想想知道霍东扬的真实想法。

“不错,用了两小时就能记住我的名字,看来你也不是很反对我们的婚姻!”霍东扬挑了挑漂亮的眉毛,抬手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下一秒便朝乔微伸出了右手,“霍太太,很高兴能成为你的丈夫!”

面对这只已经伸到自己面前的右手,乔微不知道是该握还是不该握。男人的手修长,骨节细腻,没有半点的突兀,单是看着便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霍东扬看着她露出矛盾的表情不禁低声笑了起来,有几分的戏谑,却意外的透着几分宠溺。

见乔微一直没有动,他收了手。脸上没有一点不满,端正好身体之后继续开车。

差不多开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才拐进了市区一处有名的别墅区。

乔微看到车子一直往小区里开,直到在一栋三层别墅门口停下来,她才知道这算是到家了。

霍东扬下了车后替她打开了车门,“你先进去,我把车停好就来。”

乔微在他的招呼下就这么讷讷的走下了车,尽管手里捏着霍东扬给她的钥匙。可对她来说拿着钥匙就这么把一个陌生人的家门给开了,这跟她接受的教育有些不相称。

于是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等霍东扬回来再说,差不多等了十分钟的样子才看到霍东扬拖着一只灰色的行李箱缓缓往她这边走来。

霍东扬的个头很高,约莫一米八五的样子,迎着烈日他麦色的肌肤隐隐透着一抹漂亮的光泽,尤其是看到他微扬的嘴角时,乔微忍不住撇过了头不敢去看他。

“太阳这么晒,为什么不进去?”霍东扬见自己这个新婚的小妻子就这么傻傻地站在门口等他,不免想到了在民政局时她被前夫那么欺负都不知道反抗,看来真的是个软柿子。

突然间,他有些怀疑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对的?

“这是你家,我擅自进去不太好。”乔微抿了抿干涩的嘴巴,将钥匙还给了他,“今天的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做事太过冲动。霍先生,明天要是不忙的话能陪我再去一趟民政局?我想……”

“想再离一次婚?”
monsoon 2月前
4
霍东扬接过钥匙后直接绕过她上前开了门,径自拖着箱子走了进去。

他随手将钥匙放在了玄关的鞋柜上,一边换鞋一边继续跟乔微说着话,“看来霍太太是忘了一件事。明天是周末,政府部门可不上班。再说,我明天还有工作,不忙的话可能要等到下周才行。”  

霍东扬的一番话让乔微无力反驳,于是她只能默然进门,当下就看到霍东扬递来了一双新的男士拖鞋。

“抱歉,家里没来过女性,你先将就一下。”他实话实说,却见乔微杵在原地不动。

霍东扬犹豫了一秒,当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往客厅走去。

乔微没想到这男人会突然这么做,当即紧张的叫了起来,“喂,你放我下来!”

霍东扬的双手不经意间就这么触碰到了女人柔软的部位,这不禁让乔微的脸更红了。她无意挣扎了两下,只是一牵扯反而让胃部的疼痛加重了,不免又深深地皱了一下眉头。

“很痛?”霍东扬意识到这一点立刻将她放在了沙发上,赶紧去找药倒水,然而炎炎夏日里冰箱里放着的都是冰水,压根就不能给她喝。

霍东扬盯着冰箱里一排冒着冷气的矿泉水不由得捏了捏眉头,而这时从客厅里竟然传来了乔微细小的声音,看样子她的胃不是一般的痛。

没办法,他只能走进了厨房重新给她烧开水,就在他刚将水壶放在灶台上,身后却赫然传来了乔微虚弱的声音。

“霍先生,我还没问你,为什么我的户口本还有结婚证会在你的手上?我明明……”她明明记得那些东西都放在了包里,可是到了民政局之后却发现什么都没了。

霍东扬一听到她的声音立刻转过身来,看着这个虚弱的小女人靠着门框有气无力地盯着他时,他又气又好笑。

自己都痛成这样了,居然还有时间和精力来问这些不着急的事。心里还真是无奈的一声叹气。

“是谁在飞机上哭到胃痛,又是谁害得空姐一次次来过询问,然后周围的人也因为你的情况变得紧张起来。霍太太,好不容易你安静了下来。结果你下飞机着急不说还撞了我,难不成现在还要怪我捡了你的东西?”随着霍东扬的提示,乔微猛的想起了自己在飞机上和机场的种种窘态。

对,她想起来了……

因为要跟云奕衍结束两年的婚姻关系,所以她才会没有控制好情绪而在飞机上痛哭了起来,因此连久未复发的胃病也发作了。她确实记得空姐一次次来问她要不要紧,给她提供了药,又安慰她……

而当时对面好像坐着带着墨镜的男人,自己在难受时似乎也看着自己。对自己也表示过关心,这么说来那个男人就是霍东扬!

然而那些事情却因为云奕衍要跟她离婚,全被她完全抛诸脑后。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她真不是一般的丢人。

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乔微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总之很尴尬。

“记起来了?”霍东扬见她这样,本想再逗逗她。

岂料乔微眼前一黑,身体立刻往前倾来,要不是霍东扬速度快一把抱住了她,估计乔微这张本就不漂亮的脸会直接撞在地板上。

乔微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栽进了他的怀里,小小的身体很孱弱,体重也轻的吓人。

然而栽进他怀里的人却还不老实,甚至揪紧了他的衣服质问他,“那跟你娶我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娶我?”

为什么娶她?

这个问题霍东扬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是该告诉她,是因为刚好在那堆证件中看到了乔微跟云奕衍的离婚协议书,还是因为那个男人是云家的人,还是因为他刚好就带了户口本?

不过这些借口说出来,乔微肯定都不会相信。

所以,霍东扬歪着头想了想,选择一个比较不错的回答:“可能是因为喜欢你吧!”

只是当他说完这话,他才发现这个缩在他怀里的小女人竟然已经昏死了过去。

等他摸完乔微的额头时他倏地站了起来,抱起她就往门外冲去。

上车后,风风火火地直接往医院赶去。

一到医院,霍东扬连车都没顾得上停好,抱着乔微就冲进了医院里。经过走廊的时候顿时引发了不少尖叫声。

毕竟还没人见过可以将一件白色衬衣穿出贵族的气息的男人出现在医院里,尤其是长得这么帅的男人。

在阵阵尖叫声伴随下,霍东扬总算找到了急诊室,还没进门他怀中的人似乎醒了过来。

“嗯……”乔微拧了拧眉头,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冷汗,她动了动眼皮花了好长时间才睁开眼睛来,“你……你带我去哪里?”

“医院!”霍东扬没有功夫多理会她,当即拦住了一个医生,那医生也是老手,一见乔微这样当即做出了判断。

“嗯,这是急性阑尾炎,赶紧的去动手术!”

医生的一句话让霍东扬立刻手忙脚乱起来。在护士的帮忙下,最后总算是把乔微送进了手术室,这才让他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来。

手术的时间不长,他等了一会儿后乔微就被护士推送了出来。此时的乔微睡得正香,不过惨白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
monsoon 2月前
5
看着病床上的乔微,霍东扬发现这个看似长相一般的女人其实有一副很精致的五官,只是不施粉黛才会稍稍显得平淡了些,比之他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员工而言,她倒是多了一份别样的味道。

霍东扬随着医生护士将乔微送进了病房中,主刀医生简单地交代了些术后护理的东西便离开了。

人一走,病房里安静了不少,只能听到输液滴落的声音。

躺在病床上的乔微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整个人都埋在了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张小脸来,轻微的呼吸声传到他的耳内,竟然给了他一种特别的安逸感。

下意识间,他忍不住抬手理了理她脸颊边因汗水黏腻在一起的头发。他的动作明明已经很温柔,但乔微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他扰了她的美梦,还是……

霍东扬忍不住轻声笑起来,而这时护士推开了半掩的房门走了进来,同时霍东扬注意到了护士手中拿着的似乎是一个便盆。

“这个……”看到这个东西的一瞬间,霍东扬的脸色有些发青,但没想到护士后面的话更是让他忍不住。

“病人家属……医生刚才走的急有些话没来得及交代。病人手术后24小时后就差不多可以下床走路。但是这一两天就不要给她吃东西,要等到放了屁后才能进食。对了,要是病人一直不放屁的话,你要扶着她多走走。这一周内可以吃一些半流质的食物,一周后可以正常进食。”

护士噼里啪啦地交代了一堆之后,便将手里的便盆留了下来。

霍东扬盯着脚下的便盆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床上的乔微,这才发觉原来某人不知不觉中已经醒了。

没等霍东扬开口,乔微为了避免尴尬,就先抢了话语权,“刚才护士说的我都听到了。”

“嗯。”霍东扬轻轻地应了一声,走到她床边准备询问她的身体情况。不想,反而又被她再次打断了话。

“你能帮我打个电话吗?我手机通讯录里叫简岚的。”乔微轻飘飘地从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麻醉剂还没有消失,可隐约间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疼痛。不过这些对她来说倒没什么,反而是护士说得那些话……

这些话要是被她的亲人或者朋友听到也就算了,偏偏是一个陌生男人,这怎么能让她不尴尬。

“找朋友照顾你?”霍东扬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把戏,所以他并没有听从她的话。而是微微地弯腰摸了摸她冰冷的脸颊,“我是你丈夫,照顾也是你天经地义。”

“可是……”乔微咬紧了下唇,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本来今天已经够狼狈了,先是被迫离婚,然后一个冲动就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领了证,可现在让她被这个陌生男人这样照顾,这让她还有什么脸面出去见人?

这个男人哪里是在帮她,压根就是想看她的笑话!够了,她已经受够了成为别人笑柄的样子。

在娘家她是笑柄,在夫家她还是笑柄,如今离了婚却又成为一个陌生男人眼中的笑柄,是不是所有人都要笑话她才觉得舒服?

一想到这里,情绪上来了。乔微忍不住哭了起来,“霍先生,我求你了!你别为难我了好不好?你走吧,不要缠着我了,我不想……唔!”

乔微的哭闹仅仅持续了十几秒而已,涓涓的眼泪依旧止不住的从她的眼眶中涌了出来,但是她的嘴巴却被某个不悦的男人直接堵上了。

所有的委屈,顷刻间都因为男人这一吻彻底枯竭了。乔微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心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她惊恐地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只觉得有什么在温暖着她的贝齿。霍东扬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面颊,继而将她往怀中按,似乎想将她一并揉入进自己的身体中一般。

乔微也渐渐地迷失在霍东扬这番温柔的攻势中,对这个陌生的丈夫,她居然觉得自己并不讨厌他的亲密接触。

良久,霍东扬才松开了她,看着她泪眼汪汪的模样,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哭?”霍东扬抬手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然而看到她水润的嘴巴时却忍不住滚了滚喉结。吻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居然会有一种上瘾的感觉。

“别哭了,被护士看见了还以为是我欺负你。”霍东扬轻声地说,但是心里却在自嘲着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嗯……”乔微哽咽着,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将脸蛋往被子里又缩了缩。

霍东扬见此,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了一吻,“好好休息,我下楼买些东西来。今晚我陪着你,在医院好好照顾你!”

《唯独对你伤了心》YY小说书号:16340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34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