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十年痴恋知始终》方晓染沈梓川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5668

monsoon 6天前 16


十年痴恋知始终

十年痴恋知始终,几度深爱成秋凉。 十年,换来的却是粉身碎骨。 方晓染终于死心了,彻底消失在沈梓川的世界里。 而沈梓川却后悔了,为了能挽回方晓染的心,他心甘情愿为她倾尽所有,甚至不惜坠入那黑暗的地狱。


《十年痴恋知始终》YY小说书号:1566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566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6天前
1
夜,黑沉如一滩深渊。

方晓染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男人一双有力的手粗暴地翻了个身,紧接着,一具精瘦强健的男性身躯沉沉地覆了上来,有两根微凉的长指紧紧地钳住了她的下巴!

“唔……”

方晓染被那股寒意从睡梦中惊醒,下意识去推搡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下一秒,浓郁的酒味和熟悉的气息令她忍不住失了神。

原来,是沈梓川回来了。

每次只有喝醉酒需要她的时候,他才会来客房找她。

“沈梓川,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不是外面那些需要花钱随便怎么样的女人!”

方晓染气得浑身发抖,“每次都在我睡着的时候打搅我,你什么意思?能不能稍微尊重尊重一下我的想法?”

她被他困在大床上,拼命扭动着身体,激烈地抗拒,不愿意被他亲吻。

身上带着一股子浓烈的酒意,谁知道他吻了哪个女人又回来吻她呢?

结婚四年,被沈梓川冷暴力了四年,她以为自己早就被锤炼得刀枪不入,可今晚沈梓川醉酒后的举动,还是精准地击中了她最柔软的盔甲,疼得她差点喘不过气。

“丈夫深夜不回家,你没有一个电话关心,自顾自睡觉,呵,方晓染,你还知道是我的妻子?”

看着一向柔顺的女人突然胆敢反抗,沈梓川莫名涌出一腔怒意,捏在方晓染下巴的手指再次加了五六分力气。

力度狠的想要将她弄死。

“啊……疼……”

疼!

好疼!

方晓染疼得止不住颤抖,睁开眼视线凌乱地看着身边眼神冷酷无情的男人,无力地嗫嚅着双唇,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半晌后,沈梓川抽身离开了客房,一切嘈杂的声响归于平静。

方晓染感觉到身体都快散架了,刚撑着胳膊准备起床去洗手间清洗,就看见沈梓川推门而进,手里捏着一盒药,朝她扔了过来,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字字残忍,“马上把这些药都吞下去!”

每次事后,方晓染都必须当着沈梓川的面屈辱地咽下四粒药片。

如果她不吃,他就会亲自动手让她不得不吃下去。

这药丸,是为了避免她怀上孩子。

在沈梓川的心底,她就是个为了嫁给他而不择手段的心机女,根本就不配生他的孩子。

面对咄咄逼人的沈梓川,方晓染无力做出反抗,乖顺地抠出四粒药片,仰头丢进了嘴里,和着喉咙间的苦涩一并吞进了肚子。

一个半月后。

“恭喜你,沈太太,你怀孕了,孩子差不多四十天左右,胎心正常,发育得也很好。”

耳边,是医生讨好谄媚的声音。

方晓染咬住唇,看着医生把一张检验报告递到她的手中,心底有即将成为母亲的欢喜和疼痛。

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她的丈夫沈梓川会喜欢吗?

他会不会因为孩子的存在而对她的憎恨更少一点点?

……

方晓染死死捏紧孕检报告,脸色沉静如水的从手术室出来。

走廊上,一个眉眼俊挺神情漠然的男人朝她走了过来,眼神最深处充满了阴鸷。

看着突然出现的沈梓川,方晓染有一瞬间的意外,紧接着,一颗心也跟着揪成一团,心生惶然,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梓川,你……你怎么也来医院了?”
monsoon 6天前
2
眼前这个方晓染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她对他的了解,比任何人都深刻。

她绝对不会自恋地认为,他出现在手术室外面,是特意来关怀她的。

但想起肚子里的孩子,方晓染突然生出了一缕勇气,加快脚步冲上去抓着沈梓川的胳膊期待地问道,“梓川,你是不是知道了?”

知道她怀孕了,平坦的肚子里面正孕育了他们共同的宝贝。

“知道你怀了别的男人的孽种吗?”

沈梓川的声音,凉薄而没有温度。

紧接着,他的大掌犹如铁钳牢牢地钳制着方晓染细软的胳膊,猛然用力……

方晓染猝不及防,手臂被攥的那一处部位隐隐作痛,疼得她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身体的痛苦,远远抵不上沈梓川的冷言冷语带来的心底的伤痛。

方晓染踉踉跄跄地站稳身体,抵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握紧拳头,倔强地看着冷漠的男人,眼底一片凄凉,“梓川,我们已经结婚四年了,你不爱我,漠视我冷暴力我,这些我都忍了,谁叫我犯贱爱上你了呢?

但你怎么可以污蔑我们的孩子是孽种?你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沈梓川冰冷的薄唇微勾,勾出一抹嘲弄的弧度,把手里的一份亲子鉴定书使劲摔向方晓染的脸上,眸底布满刻骨的寒气,“事实摆在眼前了,还给我装无辜,方晓染,你真该死!”

薄薄的纸张,竟然划破了方晓染的额头,蜿蜒出一条刺眼的红色血痕,由此可见男人对她是多么的恨之入骨。

方晓染顾不上自己满脸的狼狈,颤抖着手捡起亲子鉴定报告,当看到最后的结论语,整个人都是懵的。

孩子竟然不是沈梓川的!

这……太荒谬了!

怎么可能呢?

除了沈梓川,她再没有与任何男人发生过亲密关系,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沈梓川的?

方晓染错愕地盯着那一行结论,还没从震撼中回过神,就听到沈梓川说出无情残忍的话,“收拾一下,马上去民政局离婚。”

“离婚”两个字,犹如两把雪亮的匕首,插进方晓染的心脏,整颗心疼痛的无以复加。

“你不信我?”

她想自欺欺人,这是沈梓川的一句玩笑话,可男人眼眸深处冰冷的温度,漠然阴鸷的面容,反复提醒她,他是认真的,迫切地要跟她划清界限,千真万确要与她离婚,刻不容缓。

“梓川,你答应过爸爸的……你明明答应过他的!答应他会照顾我一辈子,会永远保留我冷太太的位置!我们……不离婚,可以吗?”

她颤抖着埋下肩膀,声音哽咽,低得近乎听不见,“难道,你连我肚子里的孩子都厌恶吗?相信我,孩子是你的……”

声音悲怆又绝望。

沈梓川仿佛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般,勾唇冷笑了几声,淡漠地看着方晓染,冷酷无情,“打掉孩子,我就信你!”

“不!我不要打掉孩子,更不要离婚!这份鉴定书肯定是错的!梓川,孩子……真的是你的,你信我好不好?”

此刻,男人站在方晓染眼前,矜俊的脸上是一双冷漠又残忍的眸子,他的指尖夹了根燃烧的香烟,烟雾缭绕中,正目光寒漠地看着她,面容尽是讥诮和嘲弄。
monsoon 6天前
3
“梓川,我活了二十七年,身边只有你一个男人,也只和你一个人上床,我们……再做一次亲子鉴定行吗?”

方晓染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慢慢地冷静下来,“如果不是你的孩子,我甘愿离婚!”

那斩钉截铁的语气,令沈梓川有些失了神,心口莫名一震。

他抿了抿薄唇,刚要出声,一道甜腻娇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梓川哥,你是来看我的吗?刚才医生吩咐我好好调养几个月身体,等你和我姐离了婚,很快呀,我们就能拥有可爱的宝宝了。”

听完这番话,方晓染所有的不甘和悲愤都卡在了喉间,愣怔的视线落在朝沈梓川款款走来的漂亮女人身上。

方嫣容!

这个女人即使化成了灰,方晓染也能把她认出来。

二十六年前,方父和方母成婚多年却生不出孩子,无奈之下去了福利院抱养了一个小女婴,也就是方晓染。

时隔四年,也就是方晓染四岁的时候,方母奇迹似的怀孕了,顺利生下了亲生女儿方嫣容……

也就是从那以后,方晓染在方家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更过分的是,在方晓染和沈梓川结婚当天,陪在沈梓川身边巧笑嫣然的女人,竟然是方嫣容!!!

此时,方嫣容身上穿着一袭华美的连衣裙,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股甜蜜的香味迎面扑来。

因为方嫣容的到来,沈梓川紧绷的脸色柔了两分,转头看向方晓染时,又恢复了刚才的冷漠。

“你心里很清楚,我爱的女人一直都不是你,所以,你该让位了!”

男人理所当然的语气,犹如残忍的子弹呼啸地射入方晓染的胸膛,倾刻间鲜血淋漓。

早就知道他恨她入骨,为什么还天真的抱有希望,以为有了孩子他就会……

方晓染周身被寒意环绕,咬着苍白的唇,努力压抑喉间的心酸和苦涩,眼睁睁看着方嫣容走上来挽住了沈梓川的胳膊,举止亲密。

那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却毫不避讳方嫣容的举动……

方晓染的心仿佛沉入了深渊。

她定定地看着自己名义上的妹妹,涌上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方嫣容的身体快要调养好了准备要给沈梓川生孩子,所以,她这个不为他所爱的女人要即将被废弃了吗?

方晓染的脸色更加苍白,却悲愤得说不出一个字。

直到看见了方嫣容脸上毫不掩饰的嘲笑之后,她再也忍受不了心里翻滚的怒意和怨气,加快脚步冲到方嫣容的面前,愤怒地大声呵斥,“嫣容,你太过分了!小姨子和自己的姐夫勾搭在一起,很有脸吗?就算不为我着想,你也要为方家和沈家的脸面想一想吧!”

她伸手恨恨地指着方嫣容,惨白的脸上,流露出豁出一切的孤勇,“梓川,你以为你怀里的女人对你就是天真无邪需要呵护的小白兔?别傻了!当初沈爸爸为什么会好端端的从三楼阳台栽下去变成了植物人,方嫣容她最清楚不过了。”
monsoon 6天前
4
“闭嘴!”

两年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从阳台跌落不幸摔成了植物人,这件过往的伤心事如今被翻出来,沈梓川内心的怒气汹涌翻滚!

男人英俊的脸沉了下去,猛然出手卡紧了方晓染的下巴,“如果不是你刻意在爸爸面前讨好,跟我结婚的人就是嫣容,而不是你!”

沈梓川不怒反笑,唇边勾起的一抹笑,狠戾又寒凉,“那天晚上你假扮成嫣容的模样,又劝服爸爸给我下了药,否则我怎么会和你睡在卧室的同一张床上?还那么巧被爸爸堵在了门口?要不是爸爸以死相逼逼着我娶你,你以为我会娶你?”

方晓染爱了沈梓川十年,沈梓川就厌恶了方晓染十年,与日俱增。

要说在嫁给沈梓川这件事上方晓染没有耍心机,谁也不信!

没想到在沈梓川的心里,自己就是个丑陋的心机女形象,方晓染心底隐隐泛着苦涩,却挺直了背脊,忍受着下颌骨的刺疼,笑得肆意骄傲,“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但离婚这件事,我坚决不同意!只要我一天呆在沈太太的位置上,我亲爱的妹妹就永远都只能是受人唾弃的小三!”

“沈梓川,想要给她转正,除非我死!”

“姐姐,梓川哥一点都不爱你,你这样僵持有意思吗?”方嫣容咬着唇委屈地大喊了一句,脸色泛白,仿佛被掐住下巴的人是她。

她抬头看向方晓染,漂亮的大眼里泪水盈盈,“姐姐,梓川哥的爸爸从阳台上栽下去我怎么会知道呢?当时我都不在现场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诬陷我啊?你明明知道我和梓川哥情投意合,却硬是耍手段把他从我身边抢走……后来,沈爸爸知道自己被你利用了,想要把实情告诉给梓川哥,你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推下阳台!这一次更过分,你居然去外面借种生孩子……你这样做,对得起梓川哥吗?,”

顿了顿,方嫣容哭的满脸都是泪水,“姐姐,我爱梓川哥,梓川哥也爱我,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把梓川哥让给你的。”

“方嫣容,你给我闭嘴!我没有耍手段,也没有失手推倒爸爸,更没有找别的男人借种,梓川,你别听她的鬼话连篇。”

说完,方晓染用力挣脱沈梓川的钳制,下巴早就一片淤青,强忍着那抹刺痛感,匆匆抬起头,撞及到了男人眸底阴鸷的寒光,身体的温度瞬间一寸一寸地冷下去。

为什么?

为什么他只相信方嫣容的话?

为什么他从不信她?

“我没有!梓川,你相信我……”

方晓染伸手想去挽沈梓川的手臂,将将触碰到的霎那,手腕却猛然被一股大力狠狠地甩掉。

沈梓川见她还在狡辩,不由得冷笑出声,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怎么,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方晓染,从结婚的那天开始,到现在四年了,我碰你的次数屈指可数,并且做足了避孕措施,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突然怀孕了?”

明明是他的孩子,现在却又因为一纸荒谬的亲子鉴定书不承认,方晓染望着男人冰冷的俊脸,心痛如刀绞。

她没有反驳,只是闭了闭眼睛,唇边浮现一朵苍白的苦笑,“沈梓川,原来在你的心里我一直是这样的人吗?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错,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绝对没有做过。”

看着方晓染唇畔的苦涩笑容,沈梓川心底闪过一抹异样,却刻意忽略掉那抹情绪,冰冷地说道,“打掉孩子,并且离婚,我就信你!”

从方晓染头顶压下的声音,低沉而冷酷。

离婚?

这四年里,他时时刻刻都想着跟她离婚吧?!

方晓染心里压抑得想要号嚎大哭,却用力眨了眨眼,眨去了眸底的水雾,故作坚强地笑了起来。

她爱沈梓川,爱到卑微,低到了尘埃底下。

她可以为了沈梓川做任何厚颜无耻的事情,但她的尊严,却不允许在方嫣容的面前被践踏。

方晓染抬起头,视线直直地撞上沈梓川,对上了男人冷漠如霜的目光,心脏仿佛洞开了一个血糊糊的大洞,钻心地疼。

她喃喃地重复,“我不会离婚,更不会打掉孩子,除非……我死!”

方晓染长的很美,尤其是那悲怆含泪的眼眸,平添了一份楚楚动人的妩媚,这份妩媚令沈梓川有了瞬间的失神。

想起这个女人妖娆完美的身段,他的喉结情不自禁幽晦地滑动着,眸光变得更加暗沉。
monsoon 6天前
5
方嫣容在一旁注意到沈梓川的异常,轻轻咳嗽了两声,眼眸里流转着意味不明的光芒,“梓川哥,说来说去都怪我,我不该喜欢上你,更不该把姐姐私底下做的那些事都告诉给你,总之,都是我做妹妹的不好!你就别再逼姐姐,她也是太在乎你了,才会去找别的男人借种,打算用孩子挽回你的心……姐姐,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她吸了吸鼻子,声音哽咽的说不下去。

“方嫣容,别假惺惺在我面前演戏了,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无耻的女人。”

方晓染冷笑着从地板上站起身,朝方嫣容走过去,冷冷地笑道,“你心里一直都这样认为,我是爸妈从福利院抱来的孩子,我这条命也是爸妈给的,所以,我要这辈子做牛做马报答爸妈的恩情,对不对?是,你想的没错,我欠爸妈的情这辈子都还不清,但……我不欠你方嫣容的!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方晓染深爱的男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的男人,你就死心吧!”

“姐姐,我,我没有这么想的……”

方嫣容仿佛被吓到了似的,满脸泪水,哭得楚楚可怜。

沈梓川脸色沉了沉,迈步站在方晓染的面前,俯身,漠然地说道,“堕不堕胎,离不离婚,可由不得你!”

说完,他掏出手机一声令下,几个五大三粗的黑衣男人很快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拖拽着方晓染往手术室那边走去。

“不!”

方晓染挣扎着,隐忍的泪顺着脸颊滚滚滑落,却胳膊拗不过大腿,身不由己地被几个男人给拖进了空荡荡的手术室。

方晓染身体止不住地打哆嗦。

她万万没有想到,孩子的到来,不仅没有缓和她和沈梓川的关系,反而加剧了两人之间的矛盾。

眼看着离手术台越来越近,方晓染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逃!

逃得远远的,保住自己肚子里来之不易的孩子。

绝望之中,方晓染激发出身体最大的潜能,趁着几个男人毫无防备的时候,猛然挣脱开他们的钳制,脚步踉跄地往门口窜了过去。

她什么都顾不上看不见,只知道如果被沈梓川抓住了,孩子铁定是保不住的。

在看见方嫣容脸上挂着挑衅的笑容迎上来,方晓染想要顿住脚步的时候,已经晚了。

很快,她只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烈的刺痛,接着整个人便疼得弯下腰瘫倒在地上,意识逐渐模糊……

**

醒来的时候,方晓染只觉得浑身仿佛被架在火山上烤似的,疼痛难忍,眼皮沉重得睁不开,挣扎了许久才睁开眼睛,仿佛一辈子那么长。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病房。

想起肚子里的小生命,方晓染下意识地伸手放在腹部轻柔地摩挲,疼痛中夹杂着欢喜。

沈梓川不爱她没关系,至少,她还有孩子。

下一秒,方晓染的喜悦,因为方嫣容的到来,戛然而止。

她脸色一变,皱眉看着对方,“你来干什么,还想再害我一次吗?”

记忆慢慢回笼后,方晓染仔细回忆了昏迷前的那一幕,才想起来如果不是方嫣容趁人不注意狠狠地推了自己一把,她根本就不会摔倒以至于陷入了晕厥。

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妹妹,并不像她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无害。

方嫣容走过去,盯着方晓染的腹部看了很久,满眼的阴冷,“我用了全身的力气撞击都没能让你流产,没想到你肚子里的孽种命够硬的。”

“方嫣容,你怎么陷害我都没有关系,但你不该对我肚子里的孩子下毒手。”

方晓染用力攥紧了拳头,漂亮的眼眸死死地瞪向对方,冷冷地笑了,“如果我告诉沈梓川,沈爸爸从阳台跌落变成植物人与你脱不了干系,甚至四年前我和他同睡在一张床上也是你在背后搞的鬼,以沈梓川的性格,你认为他还会对你一往情深非你不可吗?”

闻言,方嫣容猛然瞪大了眼睛,一副夸张的无辜表情,“哈,你说的话梓川哥会信吗?还有,没有证据,你就是在污蔑诽谤我的人格,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送进监狱去?”

“方嫣容,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里有数。”方晓染微微眯起了眸子,讥笑开口,“我没心情跟你废话,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方嫣容沉默,阴狠地挑了挑眉头。

既然方晓染软硬都不吃,那就怪不得她了!

视线一转,扫到桌上的玻璃茶杯,方嫣容拿在手里,慢悠悠地松开手任由它从掌心里滑落。

啪的一声,茶杯摔得粉碎。

她从皮包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朝病床上的方晓染款款走过去,得意地笑道,“姐姐,说来说去,你还是对梓川哥不死心。行啊,我们来打个赌吧,看看这一次梓川哥到底是选你,还是选我?!”

《十年痴恋知始终》YY小说书号:1566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566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