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最强赘婿》萧歌秦菲雅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6279

monsoon 3月前 77


最强赘婿

要我当上门女婿?就算你是校花,我也不干。


《最强赘婿》YY小说书号:16279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27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3月前
1
“小姐姐,你是不是叫秦菲雅?”萧歌看着面前的大美女,心情那个激动啊,这就是他那个未婚妻吗?

眼前的大美女脸蛋完美无瑕,一身端庄保守的打扮却无法掩饰骨子里的性感,那凹凸有致的身段,笔挺的修美长腿,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还有那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撑开西装里面白衬衣冲出的部位,都在无形之中散发着无穷的诱惑。

这种诱惑,足以引起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征服欲,让人有马上扑过去的冲动。

但只要多看她一眼,每个人又会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的那种气质,优雅而高贵。

她的优雅足以让人自惭形秽,她的高贵让人不敢亲近,只可驻足远观,不敢近身亵玩,她就像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女王,第一眼,让你欲望横生,第二眼,却让你只敢匍匐膜拜。

萧歌并没有膜拜,他此刻很兴奋,因为这个大美女,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未婚妻秦菲雅。

但,这性感高贵的大美女,却露出一丝淡淡笑容,而后轻轻摇了摇头。

“那,你是秦菲雅的姐姐?”萧歌有点点失望,不过依然满脸期待,如果眼前这位大美女是自己未婚妻的姐姐,那说不定能跟未来岳母商量一下,换个未婚妻也好的。

大美女又笑了,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雅雅没有姐妹,我是秦若兮。“声音分外动人,“你是萧歌吧,上次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很小,不过,你师傅应该跟你说过我吧?”

秦若兮?

萧歌顿时就懵逼了,眼前这个无比性感异常诱惑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绝代佳人,居然是秦若兮?

“原来,她就是秦若兮。”萧歌喃喃低语,“真是人间惨剧啊!”

这世上最悲催的事情,并不是你发现自己喜欢的美女已经名花有主,而是你发现,这个美女居然是你的未来岳母,而现在,萧歌便遇到这么悲催的事情,这个带给他极致诱惑的美女,那个高贵而又优雅的大美女,居然是秦菲雅的母亲,秦若兮!

“说过,他让我来找你呢。”萧歌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心里却在嘀咕,岂止是说过啊,那老头一直就对秦若兮念念不忘呢。

“萧歌,你先进来吧,不要一直站门口了。”秦若兮目光柔和,这里是秦家别墅,而萧歌一直站在门口呢,都还没走进院子里。

“那个,若兮姐姐,这个婚约能解除吗?”萧歌突然问道。

秦若兮又是淡淡一笑:“萧歌,你师傅怎么跟你说的?”

听到这话,萧歌顿时又郁闷了,那个死老头,直接就让他来秦家当上门女婿呢,虽然在他极力反对之后说什么名义上不是入赘秦家,可他还是得待在秦家,本质上跟那上门女婿也没什么区别。

“师傅啊师傅,没见过你这样坑徒弟的啊!”萧歌在心里吐槽,好在他现在还只有十九岁,就算要当上门女婿,也没到结婚年龄。

“萧歌,你是不是想见雅雅?雅雅在学校,要不我带你去找她?”秦若兮这时候又开口说道,她发现萧歌依然没有进去的打算。

“噢,若兮姐姐,不用你带我去,我去找她就行。”萧歌回过神来,转身就走。

“等等,萧歌,雅雅在宁城大学……”秦若兮抬高声音,话没说完,却发现萧歌已经消失不见了。

宁城只是一个中等城市,而宁城大学,则是宁城最好的大学,而这所最好的大学,其实是一所民办大学,这所大学建立时间并不算长,不过现在名气倒是不小,当然,学生数量目前来说并不算多,还不足一万人。

对于宁城大学来说,今天也是个比较特别的日子,因为此刻,宁城大学正在举行新生开学典礼。

开学典礼地点乃是运动场,而此刻,刚刚进行一个关键环节,就是学生代表发言,而当学生代表走到台上,下面就是一篇欢呼,因为那是个无比清纯动人的大美女,也是宁城大学当仁不让的校花,秦菲雅。

宁城大学,即便是扫厕所的阿姨的三岁小孙子,都知道秦菲雅这个名字,还知道秦菲雅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而在整个宁城市,秦菲雅同样是明星般的人物,几乎是无人不知。

秦菲雅的漂亮毋庸置疑,但她并不仅仅只是漂亮。

从小学到高中,她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会跳舞,会唱歌,会画画,会弹钢琴,还会打排球,教过她的每个老师,谈到秦菲雅时都不吝所有的赞美之词。

可秦菲雅对男生的吸引,还不只这些,她还有个好家世,具体点说,她有个好母亲,一个有着亿万家产的母亲。

宁城流传着一句话,生女当如秦菲雅,娶妻当娶秦若兮,而秦若兮,正是秦菲雅的母亲。

而当秦菲雅居然选择在宁城大学读书时,宁城大学顿时就有种天上砸下个小仙女的感觉,因为以秦菲雅的成绩,完全能考到最好的大学里去,根本就不用来宁城大学读书。

“同学们好,我是秦菲雅,很多人想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上学,我想说的是,我喜欢这所学校,也喜欢这座城市,因为这座城市里有我的母亲……”秦菲雅开始她的发言。

大家也开始明白了,秦菲雅虽然说是喜欢这个学校,但归根结底,应该是因为想留在宁城陪她母亲秦若兮。

“……,谢谢大家,我的发言到此结束,很开心能和大家一起度过未来的四年校园时光……”秦菲雅的发言终于结束,很多人已经准备鼓掌,但,就在这时,一个很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菲雅,我要和你退婚!”

声音洪亮,响彻天空,这堪称本世纪最匪夷所思的伟大宣言,足以震动宁城大学的整座校园。

运动场里,宁城大学上千名新生还有老师顿时都有种天雷滚滚里嫩外焦的感觉,着什么鬼?居然有人要和秦菲雅退婚?

不对,最关键的是,秦菲雅居然有主了?
monsoon 3月前
2
荒谬,实在是荒谬,这便是在场上千师生的想法,而当大家终于反应过来之后,便齐刷刷的一起看向了台上,他们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白痴神经病混蛋加三级的家伙,有幸成为秦菲雅未婚夫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和秦菲雅退婚?

上千双眼睛,很快汇聚到同一个焦点,一个刚刚突兀出现在主席台上的少年。

白T恤,黑牛仔,白色运动鞋,身高大约一米七五,身材略显单薄,看他容貌,其实长得不错,勉强能当得起帅哥的称号,而且他的五官搭配给人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此刻,他脸上还有着淡淡的笑容,这笑容,也能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好感,这,其实是一个颇有亲和力的少年。

可惜,他的言论背叛了他的长相和气质,他刚刚那句话,让每个人都觉得,这丫欠揍。

“你说什么?”悦耳的声音,却难掩愤怒,刚刚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完毕的秦菲雅,美眸喷火,俏脸上却还有些难以置信,她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要和你退婚。”少年看着秦菲雅,“简单的说,我不要你了,文雅点说,我要休了你,粗俗点说呢……”

“你给我闭嘴!”秦菲雅气得俏脸涨红,差点当场暴走,“你这混蛋是不是叫萧歌?”

“没错,我就是萧歌,世界上最帅气的小哥哥。”少年伸了个懒腰,他正是萧歌,“我已经当了你十八年的未婚夫,现在有点腻了,所以我要和你退婚,你说吧,到底退不退?”

“不退!”秦菲雅俏脸通红,愤愤的瞪着萧歌,“要退也是……”

秦菲雅气坏了,这混蛋居然要退婚?要退婚也是她开口退婚,什么时候轮到他来退婚了?

可她的话没能说完,萧歌就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想退婚啊?那好吧,我走了。”

萧歌说走就走,转身就直接跳下了主席台。

萧歌很快走到一个胖子旁边,朝他伸出手:“拿来,一百块!”

胖子有点不太情愿,但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萧歌。

萧歌接过钱,塞进兜里,然后不慌不忙的朝礼堂门口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张小胖,你干嘛给萧歌钱呢?”有个女生奇怪的询问那胖子。

“我和他打赌,输了呗。”胖子有些郁闷。

“你跟他赌什么啊?”那女生继续询问。

“他说自己是秦菲雅未婚夫,我不信,就和他赌了,我哪知道那货真是秦菲雅的未婚夫啊!”胖子更郁闷了,那货既然是秦菲雅的未婚夫,干嘛还要他这一百块呢?

“那混蛋居然拿我打赌?”一个愤怒的声音蓦然从胖子身边传来。

胖子转头一看,不由得呆了呆,秦菲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台来到他旁边,俏脸通红,美眸依然泛着怒火。

胖子一时有些不敢回答,秦菲雅却又说话了:“告诉萧歌那混蛋,我跟他没完!”

说完这句话,秦菲雅便转身跑开。

看着秦菲雅的背影,胖子嘀咕了一句:“你们是一家子,当然没完。”

五分钟后,开学典礼结束。

众人纷纷离开,而秦菲雅被当众退婚的消息,早已长了翅膀一样传到宁城大学每个人的耳中,萧歌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成为宁城大学的名人。

而此刻,萧歌正刚刚走出宁城大学的学校大门。

“退婚尚未成功,我仍需要努力啊!”萧歌自言自语,“终于赚到一百块,可以去大吃一顿了。”

萧歌似乎看到了大大一碗的红烧肉,可就在此刻,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打断了他的幻想:“萧歌,给老子站住!”

“打断一个吃货幻想红烧肉是很不道德的。”萧歌嘟囔了一句,然后转过身,看着正朝他走来的一群人。

六个男生排成一行,大摇大摆的走来,清一色的穿着耐克篮球服,脚下都踏着黑色运动鞋,还是清一色的耐克。

这六个男生都是人高马大的,目测最矮的身高也超过一米八,而最高的那个估计有一米九左右,这年头的孩子营养有些过剩,身材都特别高大。

本来萧歌也不是身材矮小的人,他身高也有一米七五,可跟这几个人一比,他那有些消瘦的小身板就显得有那么点可怜了。

这六个男生很快走到萧歌面前,而最高的那男生这时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萧歌:“知道我们找你做什么吗?”

“知道。”萧歌点了点头,很认真的看着这个男生,“你们要请我吃饭。”

“你丫做梦呢?”

“靠,吃饭,你吃屎去吧!”

“这丫真他妈欠抽!”

……

一时间,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齐上阵,似乎想用唾沫把萧歌淹死。

“先停!”最高的那个男生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另外几个男生便都安静下来,显然这个长得最高的,就是这一群男生的头。

高个男生看着萧歌,一脸倨傲的神情:“小子,知道我们是谁吗?”

“知道。”萧歌又点了点头,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你们是要请我吃饭的人。”

“兄弟们,告诉这小子,我们是谁?”高个男生又伸出一根手指,然后接着吐出两个字:“王非!”

其他五个人连续接话。

“张小豹!”

“张力!”

“李布衣!”

“何军!”

“孟作林!”

然后,六个人异口同声:“我们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王非再次伸出一根手指:“我们的口号……”

六人再次齐声高喊:“没有暴力,就没有合作!”

喊完这句话,六人得意洋洋,萧歌则是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半晌无语。

这六个人搞得声势浩大,现在又刚好是放学时间,宁城大学也有不少不住校的,这个时候正准备回家呢,这不,一下子就吸引了近百学生围观。

“王非他们又在欺负人了啊!”

“他娘的,这几个家伙越来越嚣张了,校警就在那边呢。”

“他们连校长都不怕,就别说校警了。”

“那小子外地来的吧?这次要倒霉了。”

“靠,那不是萧歌吗?”

“萧歌?就是刚刚那个要和秦菲雅退婚的家伙?”

“可不就是那货么!”

“我擦,王非这几个家伙总算做了一件得人心的事情,揍他丫的!”

“没错,萧歌那丫真欠揍,老子想跟秦菲雅说句话都找不到机会,这货居然还要和秦菲雅退婚,太没天理了!”

“哈哈,萧歌那货吓呆了……”

围观的一些学生议论纷纷,王非等人也是兴奋,见萧歌一副被吓呆的样子,王非更加得意:“小子,现在怕了吧?给我们磕头道歉,以后离秦菲雅远点,我们就饶了你!”
monsoon 3月前
3
“哎,文盲不可怕,就怕文盲假装有文化。”萧歌终于说话了,他摇摇头,看着王非等人,“我说,你们刚才是在耍猴戏吗?”

此话一出,得意洋洋的王非等人瞬间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再也得意不起来。

王非更是像被人扇了一个耳光一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他狠狠的瞪着萧歌:“萧歌,你丫有种,有种就跟老子单挑!”

听到单挑两字,围观众人一阵兴奋,动作大片即将上演啦!

“单挑?”萧歌摇摇头,“我不喜欢暴力。”

“不敢单挑,就跪下磕头!”王非哼了一声。

“滥用暴力是不对的。”萧歌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我比较喜欢以帅服人。”

“什么?以德服人?我草,你丫脑子抽了吧?”王非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萧歌。

“是你耳朵坏了,我不是以德服人,是以帅服人。”萧歌一副认真的模样,他抬手指了指自己,“你看,我是不是很帅?你看到我这么帅,是不是会自卑?你自卑的话,是不是就会自然心悦诚服,倒地对我膜拜?这就对了,这就是以帅服人!”

四周一片寂静,一群人目瞪口呆,每个人心里都冒出一个念头,这丫真极品啊,以德服人他们都听过,以帅服人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王非也是一阵发呆,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回过神来:“我草,你这叫帅?你他妈的有我帅?”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每个人都觉得王非确实帅,这家伙有着偶像明星的脸蛋,还有着篮球运动员的身材,要比帅,整个宁城大学都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萧歌这家伙居然要和王非比帅,那绝对是找错对象了。

“噢,你觉得你比我帅是吧?”萧歌看着王非。

“老子当然比你帅!”王非怒吼道。

“就是,非哥当然比你帅!”

“非哥最帅了!”

“王非,你最帅,我爱你!”

……

几个人在旁边附和,还有个围观的脑残女生居然当众示爱。

“怎么样?知道老子比你帅了吧?”听到大家的声音,王非颇为得意,可正当他得意洋洋的时候,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拳头!

这拳头正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奔来,他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下一秒,他便觉眼冒金星,鼻子更是一阵酸酸辣辣的剧痛,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鼻血狂飙而出!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比我帅吗?”萧歌看着脸上满是鲜血的王非,不紧不慢的问道。

四周再次寂静无声,正所谓旁观者清,每个人都看到,萧歌给了王非一拳,可这实在是很突兀,太突兀了,萧歌的出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每个人都以为王非最终会动手,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先动手的居然是萧歌!

王非也愣了几秒,他用手摸了摸鼻子,然后看了看手掌,便看到一手的鲜血,在这鲜血的刺激之下,王非突然疯了一般怒吼出来:“草,你居然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耻辱,绝对是耻辱!

王非从小到大,都没有遭受过这种耻辱,他从小到大,也是第一次被人打破鼻子,这种极大的反差,让他几欲疯狂,怒骂之中,他便紧握拳头,冲向萧歌,狠狠一拳轰出。

硕大的拳头直奔萧歌的脑袋,萧歌却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躲避,人群中有人不由得惊呼出声,这一拳若是打中,弄不好会死人的。

眼看王非的拳头就要和萧歌的脑袋进行一次亲密有力的接触,萧歌终于有了反应,他轻抬左手,看似动作缓慢且软绵无力,但就那么一瞬间,他的左手便抓住了王非的拳头,而王非那高速奔行的拳头,便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我草……”王非张嘴就骂,脸上却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再次让围观的众多男女生目瞪口呆,萧歌左手抓住王非的拳头,右手却也没闲着,而是左右开弓,瞬间就在王非脸上扇了十几个耳光!

可怜王非被这十几个耳光扇得头晕脑胀,一时间脑袋昏昏沉沉,反应也变得异常迟钝起来。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比我帅吗?”萧歌松开王非的拳头,双手随意拍了拍,轻描淡写的说道。

众人甚是无语,王非都被萧歌这货打成猪头了,还能比他帅吗?

别说萧歌,现在随便拉个人出来,都会比王非更帅。

“我草,大家一起上,这货居然偷袭了非哥!”到这个时候,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里的另外几个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李布衣高喊一声,然后便朝萧歌冲了过来,跳起来就是一个飞踹。

萧歌依然不慌不忙,很随意的一伸手,便抓住了李布衣的脚踝,将李布衣整个人都抡了起来。

“啊……”李布衣惊恐的叫了起来,“救命啊!”

另外四个人终于一起冲向萧歌,可惜他们还没冲到萧歌面前,萧歌便抡起李布衣在空中转了一圈,和他们四人都来了一次人体碰撞试验。

“呃……啊……”

惨叫声,痛哼声交织在一起,下一秒,五个人都躺在了地上,唯一还站着的,倒是最早成为猪头的王非。

“牛啊!”一群人目瞪口呆。

“萧歌这货还真能打……”还有人喃喃自语。

“哇,萧歌好帅,我好喜欢他……”某个花痴女生继续犯花痴。

被打成猪头的王非呆呆的看着萧歌,眼神里隐隐有了一丝畏惧,这个时候,他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他们根本打不过萧歌。

“哎,猪头非,我帅还是你帅?”萧歌看着王非,懒洋洋的问道。

“你,你……”王非咬着牙,他不想低头,可现在的形势,却不由得他不低头。

“我什么?说清楚点。”萧歌有点不悦的样子。

“你帅!”王非终于清晰的吐出了这两个字,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不然他在这里越久,就越丢人。

“那你服了吧?”萧歌又问道。
monsoon 3月前
4
“服了。”王非又很爽快的回答。

“噢,既然这样,那你肯定愿意请我吃饭吧?”萧歌笑嘻嘻的看着王非。

“愿,愿意。”王非咬着牙回答。

“哎,你们看,我早说你们要请我吃饭的,你们偏不信,现在信了吧?”萧歌摇摇头,然后一挥手,“走了,吃饭去!”

萧歌很干脆,说走就走,而非暴力不合作的六人组,虽然不情愿,也不得不马上跟着萧歌离开,他们相信,若是他们不听话,这号称不喜欢暴力的家伙,肯定会再对他们施以暴力。

就这样,在上百人的视线中,萧歌施施然的带着鼻青脸肿的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朝街上走去。

几秒钟之后,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叹:“我擦,萧歌这货还真是个牛人啊,怪不得这丫敢跟秦菲雅退婚呢!”

众人深表赞成,这货,确实是个牛人啊!

宁城大道乃是宁城市区里的主干道,也是宁城市内最热闹的街道,宁城大道其实是两条路,它们呈十字在宁城广场相交,分成四段,分别叫宁城东路,宁城西路,宁城南路和宁城北路。

市区人口刚刚超过一百万的宁城市,也只是被当作中等城市看待,不过,实际上,宁城市其实算得上是个现代化的城市,有机场,有火车站,城市公交也很发达,而民以食为天,这城市的餐饮业,同样更加发达。

宁城大学就在宁城南路旁边,而从宁城大学出门右拐,大概步行十分钟,就能看到两家在宁城市颇有名气的餐馆,小肥羊火锅店和大肥羊涮羊肉馆。

小肥羊火锅店在全国都是知名,这大肥羊涮羊肉馆却是宁城市本地很有名的馆子,而此刻,萧歌正坐在大肥羊涮羊肉馆的一张大桌子旁边,这张至少能坐十个人的大桌,上面已经放满了盘子,而这些盘子里所装的,清一色的都是羊肉!

“这差不多有一只羊了吧。”萧歌喃喃自语,双眼放光,然后便朝王非挥挥手:“猪头非,你们可以走了,看到你们,会影响我食欲的。”

“我草!”王非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嘴里却是什么也没说,马上转身离去,他现在急需去医院。

一旁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也是一阵发呆,本来她觉得,七个人吃这么多,都已经有些超量了,闹了半天,这是一个人吃的?

好在他们已经买单,她倒是不用担心这家伙要吃霸王餐,尽管觉得奇怪,她也没说什么。

而此刻,萧歌也开始行动起来,一盘盘的羊肉直往火锅里倒,一边倒他还一边哼起歌来:“世上只有师傅好……啊呸,没有师傅能吃好,有了师傅吃不饱……”

萧歌拿起筷子,在火锅里一阵搅拌,然后便开始狼吞虎咽,脑子里却不由得冒出一个长相猥琐的老头模样:“师傅啊师傅,我可真被你害惨了啊,你装死也就算了,可居然只给我留下一百块,这年头一百块就只能买五斤猪肉啊,我一顿就能吃完啊,你这让我怎么活啊!”

萧歌有些悲愤,难道他真的只能去当上门女婿吃软饭吗?

他很想找那老头算帐,可老头不见了,他现在只能化悲愤为食欲,不停将羊肉塞进嘴里。

桌上的空盘子越来越多,大概一个小时之后,萧歌从火锅里捞出最后一块羊肉,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吞了下去,然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起身离开座位,不徐不疾的走出了涮羊肉馆。

轻风拂面,还带着一丝尚未散去的燥热,萧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仰天长叹:“上帝耶稣如来玉皇,送给我一吨黄金吧!”

“哗啦!”一团黑影从高空急速坠落,直奔萧歌而来。

“那几个不靠谱的神仙今天这么听话?”萧歌嘀咕一句,然后急忙往右边平移了一米远,就算那玩意真是黄金,也不能被它这么砸啊。

“啪!”黑影坠地,尘土瓦砾齐飞。

萧歌一看,却发现是个花盆,别说黄金了,连黄土都没有,那土都是黑的。

“上帝如来神马的,果然是不靠谱啊!”萧歌嘀咕一句,然后就抬头朝上面嚷了一句,“喂,谁乱扔花盆啊?”

“老子扔的,叫个鬼叫?”五楼阳台却突然伸出一个光头,粗声粗气的大吼,“再叫老子抽你!”

“你承认就好,快点给我下来,赔我精神损失费,你差点砸到我了!”萧歌不爽了,这都啥人啊,从高楼上乱扔东西下来还有理了?刚才要是换个人站在他的地方,八成就直接被砸破脑袋挂掉了。

本来萧歌只是那么一嚷,表达一下不满,若是上面没人回应,他也就算了,哪知道上面那光头居然反过来威胁他,他就马上改变了主意,绝对不能算,让那死光头赔钱,他现在正缺钱呢!

“赔你娘!”那光头暴怒,“老子想扔就扔!”

“有本事你把自己扔下来,不然就给我滚下来赔钱!”萧歌这回真生气了。

“老子马上就下去,有种你就别跑!”光头吼了一声,然后就从阳台消失,看起来似乎真的想下来教训萧歌。

“小伙子,快走吧,那是王蛮子,不好惹的。”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人出声劝慰萧歌,刚刚萧歌和那光头的对骂,引起几个人的围观,而这个白发老人正是其中之一。“多谢大爷。”萧歌朝白发老人笑了笑,“其实呢,我也不好惹。”

白发老人叹了口气,他也只是顺口一劝,可毕竟事不关己,既然这小伙子不听劝,那他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

这里是商住两用楼,下面一排靠街的商铺,而上面都是住的居民,而这片居民楼的出口乃在前面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萧歌等了大概一分钟,便看到一个身材不高满脸横肉的光头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然后朝他这边冲来。

看到光头的出现,包括白发老人在内的几个围观众都像是躲避瘟神一般躲开,只有萧歌依然站在原处,这也让他自然成为最明显的目标。

“就是你让老子赔钱?”光头冲到萧歌面前停下,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monsoon 3月前
5
“没错,拿来吧,收费标准一万,不过我现在对你很不爽,所以打个十二折,给我一万二,你就可以滚了。”萧歌懒洋洋的说道。

“我赔你老娘,从来没人敢找老子赔钱!”光头怒吼一声,然后便一拳朝萧歌砸了过来。

“我真不喜欢暴力。”萧歌摇摇头,然后就是一拳击出,“可你这死光头真的很欠揍!”

“嘭!”两个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引来杀猪般的惨叫,“啊……”

白发老人他们虽然躲开,却并没有远离,还在不远处看着,而这凄厉的惨叫,也让他们一愣,他们本来下意识的都以为发出这惨叫的乃是萧歌,但随即他们却觉得,这惨叫声,咋就这么熟悉呢?这不是那光头王蛮子的声音吗?

仔细一看,那正惨叫的可不正是王蛮子吗?他用左手捏着右手,瞬间就疼得大汗淋漓,至于他们之前担心的那小伙子,却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半点事也没有呢。

就在这时,萧歌却又行动了,他突然一抬脚,踢在王蛮子膝盖上,王蛮子又是一声惨叫,噗通,倒在了地上。

“滥用暴力是不对的。”萧歌自言自语,却又是一脚踢在王蛮子腰上,“不过呢,我是个伟大的人,伟大的人,总会为了伟大的事业做一些错误的事情。”

萧歌又是一脚踢出:“为了社会和谐!”

再一脚:“为了世界和平!”

接着又一脚,把王蛮子踢得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为了我的一万二!”

最后,萧歌一脚踩在王蛮子的胸口:“现在,想赔钱了吗?”

王蛮子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旁观的几个人目瞪口呆,往日在附近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的王蛮子,居然被打得跟死狗一般?

“这么不经打?”萧歌多少有点郁闷,这死光头居然就这么昏迷了,找个昏迷的人要钱显然是不现实的,便也只好暂时作罢。

收回脚,萧歌转身就走,但却突然看到视线里多了两个大美女,一个高贵性感,一个清纯动人,而两个人站在一起,看着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论是五官还是脸型,看上去完全是一模一样。

这看着就像是一对姐妹花,但萧歌知道,她们不是姐妹,而是母女,因为她们正是秦若兮和秦菲雅。

“妈,他就是萧歌!”秦菲雅指着萧歌,忿忿的嚷了一句,“这混蛋是来和我退婚的,我现在就跟他退婚!”

“好,那我们的婚约就取消了!”萧歌马上接过话,“我先走了,我回学校!”

萧歌说走就走,马上转身就走,可才走了几步,身后便传来秦若兮那动人的声音:“萧歌,等等。”

眼珠一转,萧歌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迎面走来的秦若兮和秦菲雅,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若兮姐姐,你找我有事吗?”

若兮姐姐?

听到这称呼,秦菲雅气不打一处来,她一脸气恼的瞪着萧歌,忿忿的质问道:“你喊我妈什么呢?”

“若兮姐姐啊。”萧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居然喊我妈姐姐?”秦菲雅很想掐死萧歌,这混蛋真是太气人了!

“难道要喊妹妹?”萧歌一脸为难的样子,“可是你妈比我年龄大一点点,喊她妹妹不太好吧?”

“你!”秦菲雅气急,今天第二次差点当场暴走。

“萧歌,你应该喊我阿姨。”秦若兮柔和的声音让秦菲雅冷静了下来,只是她接下来的话,又让秦菲雅不淡定了,“当然,你也可以和雅雅一样称呼我,毕竟你是雅雅的未婚夫。”

秦菲雅马上开始抗议起来:“妈,我和他的婚约刚刚已经取消了!”

“若兮姐姐,秦菲雅说得没错,我们的婚约已经取消了。”萧歌也马上附和,他和秦菲雅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

“萧歌,你和雅雅的婚约,是我和你师傅定下来的,若是要取消,也必须由我和你师傅取消,所以,你们俩所说的取消婚约,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秦若兮的声音依然柔和,但却有着一种不容反对的力量,“这场婚约并不是你们俩订立的,同样,婚约是否取消,你们俩说了也不算。”

萧歌顿时郁闷了,照这么说,想取消这婚约,得找到那老头,可那老头号称自己死了,他到哪里去找呢?

秦菲雅也有些不高兴:“妈,你怎么能这样啊?现在都什么时代啦,你们怎么还能包办婚姻呢?”

没等秦若兮说话,秦菲雅又马上把目标转向萧歌,开始大肆攻击:“妈,他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今天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和我退婚,让我一点面子都没有,还有,他说话也是乱七八糟的,居然还喊你姐姐,最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是个暴力狂,我要真和他在一起,以后肯定每天都会遭受家庭暴力,妈,你总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吧?”

“喂,秦菲雅,你别冤枉人啊,我可不是暴力狂。”萧歌有些不满的纠正,“我一点都不喜欢使用暴力。”

“不喜欢暴力?从放学到现在,不到两个小时,你就打了两场架!”秦菲雅娇哼一声,“你和王非他们六个打了一场架,然后刚刚又跟一个光头打了一架,你还敢说自己不喜欢使用暴力?你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力狂!”

萧歌却是满不在乎:“师傅说了,身为唐门弟子,低调乃是最为可贵的品质,我是个低调的人,打架这么高调的事情,我一般都是不会做的。”

“还唐门弟子呢!”秦菲雅一脸不屑,“武侠小说看多了吧?我看你是丐帮弟子还差不多,你是不是还会降龙十八掌呢?”

“我会降妞十八摸,你要不要试试?”萧歌笑嘻嘻的看着秦菲雅。

“什么降妞十八……”秦菲雅刚说到这,突然反应过来,顿时俏脸一红,狠狠的瞪了萧歌一眼,“流氓!”

“我不是流氓,我是唐门弟子,不信你问你妈。”萧歌一本正经的说道。

秦菲雅还没发问,秦若兮却先说话了,语气依然是那么柔和动人:“萧歌,你师傅还好吗?”

《最强赘婿》YY小说书号:16279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27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