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年少遇见爱》王俊蒋玲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4897

monsoon 3月前 65


年少遇见爱

年少时遇见的你们,谢谢你们横冲直撞,闯进了我的生活。


《年少遇见爱》YY小说书号:1489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89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3月前
1
2009年夏天,父亲因为土地纠纷的事,把我们村的主任给打了。

伤势倒不严重,但主任家里有关系,人家躺在医院里讹钱,说拿不出10万,就走司法程序,让我父亲坐牢。

那年我刚毕业,连工作都没来得及找,当家里亲戚打来电话,说父亲被拘留的时候,我一下子哭成了泪人!

“俊俊,光哭没用,你得赶紧想办法啊!明天再拿不出钱,人家就到法院告了!”电话那头,二叔也是急得直哽咽;他们都是农民,10万块钱,在我们那个穷地方,凑都凑不出来。

“叔,你给求求情,让他们在里面,别难为我爸;钱的事情,我给想办法。”挂掉电话后,我猛地扑在了宿舍床上。

记得当时,我行李都打包好,准备离校找工作了,却不曾想,家里一下子出了那样的事。

后来我急得没办法,就去找了平时对我不错的李老师,也是她带着我,去见的我命里的贵人,那个让我一生都无法释怀的女人,蒋玲。

那次见面,是在学校门口的餐馆里,当时老师一直安慰我,说她朋友是做贷款的,10万块也不是什么大事,等我参加了工作,两三年就能还上。

可我只知道哭,一想到父亲在拘留所里,想到这些年,他一个人把我拉扯大,供我上学读书,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对不起啊,路上有点堵,你们等急了吧?”快天黑的时候,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过来。

“没事,我们也刚到!”老师起身迎了她一下,我想站没站起来,当时哭得浑身发麻,整个人都脱力了,只得把头埋在桌子上,不停地抹泪。

她走过来坐下的时候,带着一股很好闻的香水味,只是性格懦弱的我,没敢抬头;透过桌底,我看到了两条白皙的长腿,还有一双很精致的高跟鞋。

“怎么了这是?”她很小声地问了一句,似乎是在看我。

李老师叹了口气说,这孩子蛮可怜的,家里穷,上学的时候特别能吃苦,人也善良;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快有好日子过了,家里又摊上了那种事;要我说啊,这都是命!

听到这话,我没憋住,一下子哭出了声;我王俊虽然懦弱,但我从来都不信命,所以我才那么努力,哪怕吃糠咽菜、衣衫褴褛,也要通过大学这条路,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是生活啊,你为什么要这么艰难?磨难总是一遭接一遭,似乎永远都望不到尽头……

她们小声聊了一会儿,李老师突然站起来,忙不迭地说:哎呀!都7点多了,我得去接孩子了!玲玲,你帮帮这孩子吧,他品性好,不是那种借债不还的人;你们点菜吃,回头算我账上。

“李老师,您慢点走,路上注意安全!”她声音清脆地说了这话,我也扶着桌子站起来,只是还没来得及道别,老师就走远了。

转过身,我再次低头的时候,她用冰凉的指尖,轻轻碰了下我说:哎,先吃饭吧,想吃什么我给点。

我赶忙抬头,先是看到了她的脖颈,特别白皙;羞涩内向的我,赶紧转移目光,慌张地看向了她的脸。

可那一刻,她愣了,我也愣了!

接着她抿嘴一笑,理了下耳边的发丝说:你长得真好看!

我顿时脸红的低下头,因为她更好看,漂亮的让人不敢看的那种。

“哎!鳕鱼爱吃吗?还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她用脚踢了我一下,声音里带着很好听的笑。

“都行。”我抿着嘴,心脏砰砰乱跳。

点完菜之后,她又伸手拽了拽我衣服,说:你老这么趴着,不打算跟我谈谈借钱的事了?

一听谈正事儿,我赶紧坐起来,只是不敢跟她对视,就把眼睛转到窗外说:被打的那人要10万,明天给不上钱,人家就到法院里告;二叔说…说……

讲到这里,我没绷住,猛地又哭了出来:“说我爸故意伤人,要被判刑!”

她赶紧给我递了张纸巾,又微微叹了口气说:“你一下子贷10万,又没什么抵押资质,不好办的。”

听到这话,我吓得赶紧去看她,那也是我第一次,认真看她的脸;当时她烫着微卷的长发,双眼皮,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气质,尤其眼睛很美,乌黑透亮的那种。

可能我的事情,真的很难办吧!她坐在那里想了很久,漂亮的眉毛,总是微微皱起,嘴角还带着两颗浅浅的酒窝。

“实在不行的话……”她抿了抿红润的嘴唇,很认真地看向我说,“你来我们公司上班吧,内部员工可以贷款,我给你当担保人就行了;不然的话,以你现在的情况,公司肯定不给贷的。”

那一刻,我呆呆地看着她,我没想到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能如此地为我考虑;她是个善良的女人,从我第一次见她,就认定了这件事。

她见我不说话,立刻自嘲地笑了一下:“呵,我知道,你们东大的学生,都是天之骄子,来我们一个放贷公司上班,心理上肯定接受不……”

还不等她说完,我猛地就跪在了过道儿里;虽然当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但依旧泪流满面地磕着头说:“姐,谢谢你!你是我恩人,将来我有了出息,一定报答你!”

她吓得赶紧站起来,用力拉着我胳膊说:“你这是干嘛啊?我的天呢,周围都是人看着呢,赶紧起来!”

她拉我的时候,我胳膊肘刚好碰到了她的身上;只是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嘴里不停地哭着,一个劲儿感谢她!

后来她把我按到椅子上,又气又笑地白了我一眼说:“你真是个小祖宗,哪有突然给人家磕头的?都什么年代了?我的天呢,吓了我一大跳!”

我被她训得不敢说话,后来上菜了,她才长舒一口气,给我夹了块鳕鱼说:“多吃点,你长得挺俊的,就是太瘦了,没有安全感,这样可不讨女孩子喜欢的。”

我抿着嘴,小口吃着碗里的米饭,很腼腆地说:“家里条件不好,能吃饱就行。”

听我这样说,她顿时就不说话了,只是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接着把脸转向了窗外。

快吃完饭的时候,我兜里的电话响了,是宿管大爷打来的;他上来就是一顿数落,说宿舍马上大清扫,让我赶紧把行李搬走。

挂掉电话后,她问我怎么了?我低头说:“宿舍撵人了,今天是毕业生,留宿的最后一天。”

“那你住哪儿?”她立刻问我。

“不…不知道……”

她抿嘴一笑,又摸了摸我脑袋说:“实在不行的话,就住我那儿吧,正好姐姐家里,缺个男人。”
monsoon 3月前
2
当时我以为听错了,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她又是一笑,捏了下我的脸说:怎么?怕姐姐把你吃了啊?!

我赶紧摇头,特扭捏地低头说:“不是,就是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住一起,怕你不方便。”

“哟!还大男人,哪里男人啊?让姐姐看看?!哭哭啼啼的小屁孩!”她噘着嘴,白了我一眼,又笑说,“男女合租很正常的,又不是睡一个床上。”

我抿着嘴,其实心里挺愿意的,她那么漂亮,看两眼都觉得奢侈,更何况同居在一起。

见我不说话,她接着又说,行了!我是你担保人,让你住一起,还不是怕你跑了?我得看着你,10万块不是小数,姐可不想当冤大头,替你还债。

她说这话的时候蛮搞笑的,表情特别夸张,我一下子被她弄笑了。

她看着我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唇,又似笑非笑地别过脸说:“笑起来挺好看的嘛!”

那晚吃过饭,她跟我一起去宿舍,收拾了行李;其实也没多少东西了,就是几件衣服,和打包好的一些书。

她是开车带我去的,一辆银色捷达;我后来才知道,那是辆二手车,还经常熄火;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并非表面那么接地气,其实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宿舍楼下,我们在宿管大爷愤愤的目光中,把行李搬上了车;上车后,她嘴巴一撇说:“那老头儿够凶的。”

我腼腆一笑:“不怨他,是我离校晚了。”

后来她开车带我出了学校,我们就那样穿梭在城市的夜景里,两旁的路灯,远处的霓虹,清凉的夜风吹在脸上,沁人心脾。

那时我想,如果父亲不出事,我也应该找工作,跟其他人一样,西装革履地坐办公室了吧?!那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不用风吹日晒的种地,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能在城市里安家;或许会谈恋爱,女孩不需要多漂亮,普普通通、孝顺懂事就好。

可这看似不算奢侈的追求,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却是那样遥不可及;毕业就背债,而且还去了放贷公司,我不知道以后,自己会走怎样的路,变成什么模样。

但这就是生活,它再烂、再悲哀,你也得硬着头皮去面对;转过头,我长长呼了口气说:“姐,贷款明天能放下来的吧?!”

“放心吧,姐姐大小也是个主任,这点权利还是有的。”她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笑,那一刻在我眼里,却显得那样地美;让人沉醉,不可触碰,那是种特别踏实的感觉。

“对了,都忘问你名字了,你叫什么?多大了?”她一边开车一边问。

“姐,我叫王俊,你叫我小俊就行了,21岁。”我难得笑了一下。

“哎哟哟,还是个小鲜肉哎!嫩的出水儿!”她伸手捏了把我的脸,都把我捏疼了。

我赶紧问她:“姐,你多大了?”

听到这句,她身子一僵,接着气呼呼瞪了我一眼:“十八!”

说完,她猛地一踩油门,汽车直接蹿了出去,浑身带着一股要杀人放火的气势。

我后来知道,她那年25岁,蛮好的年龄;可能女人对岁数,都有着本能的畏惧吧,即使…即使是被病魔缠身,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的她……

我们从城西开到城北,她住的是一幢小高层,两室一厅,里面布置的很温馨,飘着一股很香的女人味。

她打开空调后,说自己要洗澡,让我随便转转,当自己家就行了;可我还是挺拘束的,毕竟从小到大,除了学校宿舍,我都没住过楼房。

“对了小俊,阳台上有我晒的衣服,你帮我收一下!”不一会儿,她在卫生间里喊了一句,还伴着哗哗的流水声。

“哦!”我应了一声,起身拉开阳台门,晾衣架上挂着几条裙子,两个乳罩,还有一条红色内裤。

当时我脸红得发烫,21年来,那是我第一次碰女人的乳-罩和内-裤,又紧张又好奇;那乳罩特别大,进屋的时候,我还专门放在自己胸前,比量了一下。

“你干嘛?”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姐…我…那个……”看着自己按在胸口的乳罩,当时我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

“变-态!”她一把夺过衣服,愤愤瞪了我一眼,扭头就走。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她猛地又转头:“去洗澡!一身臭汗味!”

听到这话,我一溜烟跑进卫生间,打开凉水就往身上冲;当时我都羞死了,吓得不敢出去。

过了好大一会儿,我听见她叫我,这才赶忙擦干身体,穿衣服往外跑;进到靠北的卧室里,她给我铺床。

当时她穿着很短的睡裙。

站在她身后,我羞愧地想移开目光,可怎么也抵不住眼前的诱-惑;她一边铺床一边说:“都是粉色的床单被罩,你就将就睡吧,周末的时候,我再给你买套男士的。”

说完她转过身,我赶紧把头扭到别处说:“蛮好的,比我想的好多了,谢谢你!”

她“噗嗤”一笑,抿了下嘴唇说:“客气什么呀,你可是李老师介绍的,不能委屈了你。”

听到这话,我刚想问她,怎么认识的李老师;她却拍了拍旁边的床说:“坐下,我有个事儿要问你。”

我赶紧坐过去,当时挨得特别近,都闻到她身上沐浴液的香味了;她很认真地看着我,沉默了半晌才说:“小俊,你家里有遗传病史吗?”

“啊?”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那种代代遗传,或隔代遗传的那种!”她特别严肃地看着我问。

“穷算吗?代代都穷,就是不知道我这代,能不能把病治好。”我若有所思地跟她说。

“你能不能正经点儿?!”她抬手就打我,还带着点生气的样子。

我赶紧说没有,祖上七代在乡下种田,身板儿都杠杠好;除了钱,老天该给的都给了。

听我这样说,她微微松了口气,接着又满脸笑意地看着我,手摸着我脑袋说:“对了小俊,公司给了我两个查体名额,改天带你去做体检吧?”

我摇头说不做,自己又没什么病,做那个干吗?还浪费名额。

她直接推了我一下,说我是老农民思想,看上去没病,说不准一查就是大病;她还嫌我身板瘦,一看就营养不良,说不准哪块儿出问题了。

我被她吓得说:“那就更不能查了,本来就欠着债,万一再查出大病,又没钱治,到时候生不如死,还不如不知道呢!”

“你!”她被我气得脸通红,直接踹了我一脚,“你这个人,真不知道好赖!”

我都不敢说话了,怕惹她生气,也不知道她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不气了,直接往床上一躺,斜眼看了我一下说:“你不是想知道我多大吗?姐今年25,满意了吧?”

我傻乎乎地挠着头,一脸不解地问:“25蛮好的啊?风华正茂。”

她不屑地嘟着嘴,把手枕在脑袋上说:“人家都说,女人过了25,生孩子就吃力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侧身,手托下巴看向我,满脸妩媚地说:“小俊,要不你帮姐姐,生个孩子吧!”
monsoon 3月前
3
当时我都石化了!生孩子这种事,是随便帮忙的吗?

她盯着我,看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噗呲”一笑,在床上打着滚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我逗你的,感觉你跟个大姑娘似的,动不动就脸红!”

我瞬间松了口气,尴尬地陪着她笑;那时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特爱笑、特乐观的女人;可谁又能知道,那笑容背后,掩藏的苦楚呢?

后来她给我拿了条蚕丝被,就回了自己房间;只是临走的时候,她又一脸认真地说:“家里的事不要多想,明天一上班,我就帮你把钱转过去。”

我张着嘴,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感激,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最后只是点点头,抿嘴朝她一笑:“姐,知道了。”

她走了以后,我躺在柔软的床上,被子上还带着她的香味;不知为何,当我闻到这种香味的时候,眼泪就出来了;我从小没妈,那种母爱的缺失,让我对很多比我大的女人,都有种莫名的好感,更何况是她这种,在最艰难的时候,帮我的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把我叫了起来;我们在路边吃了早饭,接着又去批发城,她花300多给我买了套西装。

当我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她眼前一亮,抿着红唇说:“挺衬衣服的,虽然不是什么好料子,但蛮精神的,帅气的小伙子!”

一边说,她直接把商标撕了下来,“穿着吧,等下月发工资,姐姐给你买套好的。”

“我给你买吧!”我赶忙说,“发了工资,我给你买一套!”

“呵,真的假的?便宜的我可不要哦!”她美美地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地说。

公司在北城四路,环境挺不错的,大大的玻璃墙,隔成一间间的办公室;地板擦的锃亮,跟镜子似的。

到公司后,她先带我办了入职,接着又去了她的小办公室里,给了我一大堆单子,那是贷款要填的资料。

填好以后,她拿起资料说:“在这儿等着,钱一会儿就能到你家。”说完她朝外走,到了门口,她突然转头朝我一笑,“开心点,你爸爸的事情,马上就解决了。”

我抿着嘴,傻傻地看着她,看着她嘴角浅浅的酒窝,漂亮的眼睛,长发扎成的马尾辫;我轻轻朝她点头,没说任何感谢的话;因为我知道,很多事情,靠嘴说没用。

等了一个多小时,当家里二叔打来电话,问我卡上的钱,是不是我给汇的时候,我才激动地说:“嗯,快拿这钱,把我爸捞出来吧……”

“俊俊,你…你怎么一下子……”那时候,二叔吃惊地语无伦次,我知道他想问清楚,这笔钱是不是正道儿来的。

“我工作了,单位预支的工资,是正经钱!”对着电话,我给了家里人,一个能接受的答案。

不一会儿,她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沓资料说:“小俊,跟我去开会,顺便和同事们熟悉一下。”一边说,她走到我跟前,伸手整理了一下我衬衫又说,别那么害羞,大方点儿,咱们干贷款的,脸皮一定要厚!

我懂事地朝她一笑,她伸手揉了揉我头发:“真是个傻小子!”

后来她带我去了会议室,当着很多人的面,介绍说这是王俊,新来的同事,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哦!

下面好多人跟着起哄,还有吹口哨的,几个女孩把我拉到下面,问我有没有对象什么的;我只是一个劲儿傻笑,父亲的事情解决了,我心情好了不少。

后来蒋姐跟同事们聊业务,我就坐在下面听,有个女孩拿胳膊碰了碰我说:“我叫刁曼,叫我小曼就行;对了,你东大毕业的,怎么跑来干这个啊?”

“贷了公司的钱。”我小声回了她一句,就没再说话。

不一会儿,蒋姐突然抬头,有些生气地问:“张虎呢?今天怎么没来?”

有个同事赶紧说,张虎请假回老家了,他…他让我给您说一声……

“什么?他这时候请假,到底什么意思?!”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蒋姐发脾气,猛地把圆珠笔都折断了,蛮吓人的。

旁边的刁曼,又碰了下我胳膊说:“张虎故意请假的,这下蒋主任可尴尬了!”说完她还坏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我赶紧问她怎么回事?刁曼抿嘴说:“蒋主任马上要竞争副经理的位子,但咱们组的张虎,有笔大额欠款没收上来;这钱要收不上来,她肯定当不上副经理,毕竟张虎是她手下!”

不待我继续问,蒋姐气得一拍桌子说:“小刘、小张,下午你们跟我去一趟郊县!”

那俩人顿时吓得一哆嗦,连忙挥手说有急事,真的去不了。

刁曼“噗呲”一笑,我又问她怎么了?

“没人敢去!郊县那人是个流氓老赖!”她趴在我耳边,小声解释说,张虎去要账的时候,被人撵过、骂过,有次还往张虎身上泼了大粪,把他恶心地连吐了三天!

“这种流氓,为什么不报警抓他?”我皱着眉问。

“呵,把他抓了,谁还钱啊?”刁曼得意地抖着腿。

那时我才知道,放贷这种工作,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

我说:“如果这钱能要回来,蒋主任就能当经理了,是吗?”

刁曼愣了一下,微微点了下头:“肯定能啊?蒋主任业务能力很强,就吃亏在这比赖账上了。”

不待我继续问,前面的蒋姐又大声说:“下午谁闲着,跟我去郊县走一趟,这笔赖账,今天无论如何得要回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瞬间都低下了头,只有我一个人举手说:“蒋…蒋主任,我下午闲着……”

我说完以后,整个房间顿时都静了!

紧接着,好多同事又开始七嘴八舌,说王俊好样的,到底名牌大学毕业的;王俊是新人,正好借这个机会历练一下,蛮不错的。

当时很多人都拍我肩膀、朝我笑,只有蒋姐瞪着大眼,愤愤地看着我,大声吼了句:“你给我出来!”
monsoon 3月前
4
那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她工作的时候,跟私下里完全是两种风格。

我被她叫到办公室,关上门后,她上来就扭住我耳朵,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不是傻?!没看见那么多人都躲着吗?你一个小屁孩,出什么风头?!”

我疼得龇牙咧嘴,手抓着她胳膊说:“姐,我…我就是想帮你,当上副经理!”

听到这话,她一下子就愣住了!接着缓缓松开手,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说:“多管闲事!”

我揉着耳朵,站在那里不敢说话;她坐到办公桌前,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好好在公司呆着,下午我自己去跑一趟。”

“不行!”一想到那是个流氓,还往人身上泼大粪,我几乎本能地说,“我跟你去,一起去,我…怕你出事。”

她瞥了我一眼,抿着嘴似乎想笑,但又一直憋着说:“担心姐姐啊?放心吧,我什么人没见过?一个老赖而已。倒是你,瘦得跟个杆子似的,要真出了什么事,你也不顶用!”

说完,她拿了个记账本,站起身朝我一笑说:“刚才没吓着你吧?对不起啊,姐是老娘们儿了,火气大,别跟我一般见识。你好好在公司呆着,晚上回来,我带你吃烧烤。”

不待我回话,她转身就朝外走;我赶紧跟了上去,一直跟到楼下,她上车的时候才看到我。

“你干嘛?!”见我往副驾驶里钻,她立刻瞪着我。

我低头不说话,用沉默来跟她抗争,告诉她我王俊,不是不顶事儿的人。

“我的天呢,你真是我的小祖宗!”她气得一拍方向盘,把车子发动起来说,“到那儿别说话,躲在我后面,知道吗?要发现事情不对,赶紧跑!”

“哦,知道。”我笑了一下,不知为何,只要能跟她在一起,我心里就特别开心、踏实;即便她凶我、骂我几句,也跟吃了蜜似的。

“笑个屁!本来事情就不好办,还得带个小累赘!”她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又是一脚油门蹿了出去。

出了市区,我们沿着郊县的方向走;时值夏天,路两旁开满了漂亮的野花,偶尔吹来的暖风,沁人心脾。

我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她的脖颈,那里可真白啊!领口露出的白皙圆润,跟着车子上下颠簸;如果能摸上一把,我觉得死都值了!

但我知道,自己一辈子都碰不到那里,我一个穷小子,怎么能有那种资格呢?她那么漂亮,将来肯定会嫁一个很优秀的男人。

“看够了吗?”她突然来了一句,把我吓得汗都出来了!

“好好看吧,再过两年就不挺了,该下垂了。”她抿着嘴,还用手托了两下。

当时我的脸都红透了,羞涩地把头压得很低;这个女人也真是,太豪爽了,没羞没臊的!

我赶紧岔开话题说:“姐,万一那人真的穷,没钱还贷怎么办?”

她努着嘴,冷哼了一声:“呵!我们早就打听了,三月份他做了笔生意,赚了不少钱;怕我们要账,把钱都放在了他弟弟名下。”

“那他有钱为什么不还?”我气得要命。

“傻瓜,社会是很复杂的,人心更复杂。”她伸手,摸了摸我脑袋。

到郊县县城的时候,我们在小饭馆里,吃了顿午饭;后来她还买了两个冰激凌,我们坐在车里吃。

“你那个是什么味的?给姐尝尝!”她把脸凑过来,伸舌头就往我冰激凌上舔。

那一刻,我呆呆地看着她。

“你……”我红着脸,想到了一些羞羞的事;那么长的舌头,简直能要男人的命!

“我可是妖精!一会儿把你拉到荒郊野外,哼哼!”她坏坏地看着我,张嘴咬了一大口雪糕,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赶紧把包里的账本拿出来,打电话说,“喂,是张吉民家吗?”

“嗯,你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横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您好,我是金华贷款公司的,一会儿就到你家,跟您谈谈当初欠款……”

嘟嘟嘟嘟……

“这个混蛋,竟然敢挂我电话!”她气得一下子把冰激凌扔到窗外,踩着油门就往前跑。

我赶紧说:“姐,你提前打电话,他跑了怎么办?”

她气势汹汹开着车说:“他不会跑,那人三番两次刁难张虎,就是想让咱们知道他不好惹,让咱们认栽!”

我吓得一哆嗦,看来这次,不仅仅是要账那么简单;还不知道对方,想什么馊主意来整我们呢!

车子在村口的大院前停了下来,蒋姐深吸一口气说:“你在车里呆着吧,我一个女人,他不敢跟我来硬的。”

我赶忙跟她一起下车说:“我在门口等你,要…要有什么事,你叫我。”其实那时候,我挺害怕的,从小到大,我都没跟别人打过架;别人欺负我,我也忍着。

不管之前多么英雄好汉,真到了事儿上,我竟然有点怂了……

她推门进去后,我心里就开始打鼓,骂自己为什么这么懦弱?!为什么就不能跟她一起进去?!

后来我又安慰自己,可能那个流氓,真的不会难为蒋姐吧,她毕竟是女人,而且还那么漂亮,哪个男人能下得去手?兴许在美人儿面前,他拉不下脸,还有可能把钱还了呢!

可正想着,院子里就传来了一声尖叫:“啊!!!”

那是蒋姐的声音,当时我浑身一紧,肾上腺素急速飙升,大脑一片空白地就朝院子里冲!

我王俊是怂,胆小、懦弱,但那一刻我知道,有些东西,你是拼劲性命也要去保护的;不然,我还有什么脸谈报恩?

我不知道是谁给我的勇气,当冲到院子里的时候,我看到了蒋姐;在她身前不远处,还有一条1米多高的大狼狗!

狗脖子上的链子,明显是被人解开了,它獠牙毕露地盯着蒋姐,猛地就朝她冲了过去。
monsoon 3月前
5
当时的情形,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什么害怕、懦弱、胆怯都不在了,我只知道不能让眼前这个,给我借钱、供我吃穿的女人,受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我疯了一般冲过去,猛地用后背挡住了她;下一刻,那只大狼狗一下子把我们俩,全都扑在了地上!

我压在她身上,手忙脚乱地护着她;那只狼狗,先是咬了一口我后背,没咬住,接着又咬着我小腿,用力往后拉。

那只狗是真肥啊?!而且力气出奇地大,我趴在地上,硬是被它拖着走,感觉腿上的肉都快被撕下来了。

不知道是疼得还是吓得,我浑身打着哆嗦,手不停地在地上又扒又摸;后来我抓到了半截砖头,反着胳膊就朝后面抡。

那狗松嘴躲了一下,接着又朝我屁股咬;我吓得赶紧爬起来,屁股没被咬到,但裤子“嘶啦”一下,直接被它给扯碎了。

转过身,我牙齿打着颤,浑身都哆嗦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大狼狗再次朝我扑过来,直接朝我脖子上咬。

那一刻,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里的半截砖,狠狠砸在了,朝我扑来的狗头上!

“砰!”手里的砖头被弹飞了,我溅的浑身都是血;它还是把我扑倒了,只是趴在我身上的时候,它已经浑身抽搐,脑袋里的血,哗哗往我胸口里流。

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血,已经分不清是狗的,还是我的了。

当时我真的被咬急了,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的恐惧和亢奋当中;从地上爬起来,我“啊啊”叫着,在院子里又蹿又跳!

蒋姐哭着跑过来,想伸手拉我,我猛地推了她一把,仍旧“啊啊”叫着,摸起地上的砖头,穿着露腚的裤子,疯了一般踹开了屋子门。

当我冲进客厅的时候,一男一女正坐在沙发上啃西瓜;他们真是逍遥啊,我艹他姥姥的,外面放狗咬我们,他们倒是在屋里吹着风扇,吃西瓜!

我捏着手里的砖头,直接跳到沙发上,一把掐住那男人的脖子,狠狠往地上一拉,骑在他身上举着砖说:“艹你妈的,还钱!”

他看着血淋淋的我,吓得直哆嗦;但仍旧嘴硬地说:“你干什么?给我放手!不然我让你出不了这个村儿!”

我恨的牙都要咬碎了,龇牙咧嘴地流着眼泪说:“我数到三,再不还钱,我砸烂你个杂碎的脑门子!”

“一!”

“老婆,赶紧把老二叫过来!”他扯着嗓子吼。

“二!!”

“你再不松开,我找人弄死你!”他反手揪住我的领子。

“三!!!”

我用尽浑身的力气吼出来,接着把手里的砖,狠狠往地上一拍!

“砰!”

“我还!!!老婆,让老二还钱,马上还!!!”他声音尖锐地吼着,吓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捏着还滴血的砖头,死死掐着他脖子,转头看了眼,傻在门口的蒋姐说:“还愣着干什么?算账!”

她吓得一激灵,赶忙掏出账本说:“本金加利息,一共38万5;这个是公司账户!”

她把账本递过去,他老婆一边擦眼泪一边打电话:“二啊,赶紧给你哥打钱,38万5,打这个账户里!你公司能转账是吧,现在就打!”

两分钟后,当蒋姐打电话给公司,确认钱已经到账后,我浑身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那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不到浑身的疼痛,也感觉不到眼角的泪,在滴滴下落。

那是种悲哀的感觉,我王俊吃苦受罪,凭着家里并不宽裕的条件,刻苦努力上了大学;我以为将来的生活会改变、会美好,会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和周围的人和谐相处;会认识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谈一场平平凡凡的恋爱。

可现在,我这是在干什么啊?这辈子第一次打了架、骂了人,第一次面目狰狞,威胁别人还钱;而一想到这就是我的工作,而且还要工作很久很久,我的心就止不住地抽搐。

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不敢想!害怕自己将来,成了连自己都讨厌的人。

后来我被扶上车,她手忙脚乱地把车开得飞快,“你忍着点儿,马上就到医院了!”说完,她哇哇哭了起来。

我坐在后座上,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那个时候,我多少是怨恨这个女人的,是她把我带上了这条道,一条看不见光明的职业。

可我又怎能怨恨?她可是我恩人啊!如果不是她,我父亲早已经进监狱了。

抹掉脸上的泪,我用力挤出一丝微笑说:“姐,你没受伤吧?”

“你还有心思管我?!”她猛地回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我,顿时咧嘴哭着说,“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我微微松了口气,半开玩笑说,“姐,我这根瘦竹竿子,关键时刻还顶事儿吧?!”

“你能不说话吗!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你不许说话,不许往我心里扎刀子!”她哭着,手砸着方向盘,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后来我们去了市医院,先打了狂犬疫苗,接着又消毒缝针;当她看到我小腿的肉,都露骨头的时候,她竟然捏着拳头往自己脑袋上砸,特别用力地砸着说:“我没用,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姐,你别这样,永远,我永远都不要让你难过!”

说完我也哭了,可能就是在那时吧,我爱上了她;这种爱,不是因为她的美貌,也不是她大方的性格;只是在患难的时候,有个女人,能那样痛彻心扉地为我哭、为我担心。

后来我在医院躺了一周,她一直都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公司好多同事也来看我,尽管很多人,我都不认识。

出院当天,她还给我安排了体检,说被狗咬不是小事,必须得全面检查一下,免得有后遗症。

我听了她的话,穿梭在各个科室里做检查;只是当我到了泌尿外科,医生给我递来塑料盒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

“大夫,这个是干嘛用的?”

“单子上不是有吗?精子检查!”

“不是,我被狗咬了,用不着检查这个吧?”

“我怎么知道?你钱都交了,赶紧到厕所去排精;来,下一个!”

我一脸发懵地拿着小盒,出了科室后,我走到蒋姐面前,红着脸说:“姐,你…你怎么给我弄这个啊?!”

看着我手里的小盒,她的脸也顿时一红,眼神闪烁地说:“我哪儿知道?人家医生说了,这个也要检查一下的。”

“可是……”我犹犹豫豫地看着她,抿着嘴说,“可是我不会排精……”

《年少遇见爱》YY小说书号:1489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89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