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逍遥侠医》月小天赵灵儿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3234

monsoon 3月前 86


逍遥侠医

医圣传人回归都市! 他武功卓绝,崇尚暴力,拳头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他医术超群,针灸无双,小小银针足以起死回生。 他算命卜卦,无所不能,成为无数绝色美女的梦中情人。 且看一代医圣传人月小天,如何在繁华都市脚踩纨绔男,坐拥白富美,一路高歌猛进,谱写一段属于自己的都市神话!


《逍遥侠医》YY小说书号:13234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323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3月前
1
万籁俱寂,清风送爽,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一条蜿蜒曲折的公路从险峻的山腰间盘旋而过,在朦胧雾色的渲染下,给人一种宛如天路的感觉。

“这死老头子,都不提前打个招呼,就这么直接把我给赶出来了。”月小天从茂密的山林中跳了出来,身形轻盈的落在大路中央,嘴里还发出了一阵不满的嘀咕声。

“小天啊,过了今天,你就已经年满十九,是时候下山去自力更生了。天河市大秦集团秦天雄是我以前的老友,你去找他吧,他会给你一份吃一辈子都吃不完的工作。更何况,十八年前,你就把人家的孙女给睡了,作为一个男人,你要有责任心才行。现在好歹你也算是那老家伙的孙女婿,虽然那老家伙比较抠门,不过应该不会亏待自己孙女婿的。”

就在今天早上,老头子也不知道在山里的哪棵树上掏了个鸟窝,煮了几个鸟蛋给他过完十九岁生日,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一段,然后就一脚把月小天给踹下了山来。

一想到这事,月小天简直想要骂人,十八年前他还刚刚出生不久,据说这老家伙临时有事,就把自己跟秦天雄的孙女放在同一个摇篮里睡了几天。结果两个老子一致认为他睡了秦天雄的孙女,订下了娃娃亲。

月小天心里那个气啊,这也能算我把他孙女睡了,太坑爹了点儿吧。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份可以吃一辈子的工作,月小天都有一种想要悔婚的冲动。

当然,最让月小天想要吐血的是,把自己踹下山去自力更生也就算了,那抠门的老头子硬是一个子儿都没给他。就这货,竟然还大言不惭的在背后说别人抠门。麻痹的,还有人能比你更抠门的了么?

“小子,你从哪里冒出来的,识相点就赶紧给老子滚蛋,就你这鸟样,难道还想学人家英雄救美不成?”就在月小天心中暗骂不已的时候,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突然的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月小天正因为被老头子赶出来的事情不爽着呢,现在刚刚一下山,就莫名其妙被骂了一通,心里顿时就更不爽了。

微微抬头,月小天发现在自己前方不远处一辆面包车横拦在公路的中央。面包车外,一个光头男领着几个个凶神恶煞的中年大汉站在那里,刚才说话的应该就是那领头的光头大汉,月小天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才鸟样,你全家都是鸟样。你们几个白痴,没事吃饱了拦在路上干嘛,我现在要过路,识相点就给我让开!”

月小天说话的时候,目光微微一瞟,就发现在自己身后的另一边,停着一辆红色小车。在小车的旁边,有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小美女。

小美女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乌黑的头发梳在一起,在脑后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辫,标准的瓜子脸,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嘴巴轻轻一抿就露出两个圆圆的小酒窝。白里透红的一张脸那肌肤细腻得好像碰一下就会破似的。

她的身材非常的娇小,可胸前那一对挺傲的部位,却发育得很好,显得极为的巍峨壮观。小美女此刻也是瞪大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站在中间的杨帆,如宝石般明亮的美眸中,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神色。

月小天看着身后这个小美女,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作为一个在山上生活了十八年的小处男,除了去山下月家村那个俏寡妇的店里买盐打酒以外,月小天连女人都难得一见,就更不用说眼前这样漂亮的绝色小美女了。

月小天咽了咽口水,目光艰难的从小美女胸前的高耸部位移开,心里却是异常的开心,没想到他这才下山,就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说不定这小美女一会就对他以身相许了呢。

“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光头大汉顿时就怒了:“你信不信老子把你揍得连你妈都不认识?”

“这个我还真不信。”月小天眨了眨眼睛,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从生下来就没见过我老妈,她跟我本来就不认识啊。”

扑哧!

听得月小天的回答,身后的小美女掩嘴笑了起来,要不是现场的情况不太对,她都要捂着肚子好好地笑一阵子。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突然从山上冒出来的家伙实在是太有趣了。

“呃……”光头大汉差点没有被月小天的话给噎死,忍不住火气上涌,“老子整死这王八蛋!”

说话间,光头大汉抡起硕大的拳头就直接朝着月小天砸了过来。

月小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随意地伸出手掌,轻描淡写将光头大汉的拳头捏住,一脸不爽地看着光头大汉:“喂,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你丫的给我讲君子动口不动手?”光头大汉犹如看傻子一般看着月小天,“傻X,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君子了,老子不是君子,老子是混混,是流……”

“蓬!”光头大汉还没来得及说完,却是发现一只拳头闪电般的朝着他的鼻梁轰了过来。顿时,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清脆的咔嚓声,旋即便见得光头大汉的鼻子嘴里鲜血狂涌,甚至连门牙都有两颗掉了下来。

“啊……我的鼻子!”光头大汉只觉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忍不住出一声惨叫。旋即一脸悲愤地盯着月小天:“你不是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可我也没有跟你说过我是君子吖。”月小天眨了眨眼睛,对着光头大汉露出了一副纯真的笑脸,“问你个问题,你妈妈认识你吗?”

“废话,老子是我妈生的,她能不认识我吗,你问这个干嘛?”光头大汉微微一呆,一时间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月小天为何突然问这么奇葩的问题。

“因为我也想揍得你全家都不认识!”月小天灿烂一笑,说话间,又是一拳砸在了光头大汉的脸上,光头大汉忍不住再一次惨叫了起来。

月小天揍完,又继续问道:“现在我再问你个问题,你老爹认识你吗?”

“不认识!”光头大汉脑袋摇得跟鼓浪似的,我要是回答认识,你又要揍我,你当我傻X呀。

“蓬!”回答完毕,结果迎来的还是月小天闪电般的一拳,光头大汉差点没有痛的昏死过去,一脸凄惨,“我都说不认识了,你为嘛还揍我?”

月小天理直气壮地道:“你这个不孝的儿子,连你老爹都不认识你了,你这个儿子怎么当的,该揍!”

“……”光头大汉顿时气血上涌,一口气没缓过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monsoon 3月前
2
月小天揍人揍得不亦乐乎,四周却是一片寂静,那绝色小美女美丽的大眼睛更是瞪得圆滚滚的,这家伙的整人手段,也太那啥了吧?

而光头大汉的几个手下却只觉一阵阵寒意从脚底冒了上来,这大热天的,他们心里却一阵拨凉拨凉,眼前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未免也太BT了一点儿。

“真是不经揍啊,才三下就昏过去了。”月小天有点意犹未尽,蹲下身子,用手在光头大汉的脑袋上轻拍了两下,“喂,醒醒!”

光头大汉还真醒了过来,看到月小天那副天真的笑脸,他嘴唇一阵哆嗦,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月小天灿烂一笑:“光头,我再问你个问题,你爷爷认识你吗?”

“……”光头大汉脸庞微微抽搐,却是没有说话,仿佛压根儿没有听到月小天的话一般。麻痹,不管老子回答认识还是不认识,你都要揍我,我这次不回答总行了吧。

“蓬!”光头大汉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机智表示得意,月小天的拳头又一次砸在了他的脸色,使得他忍不住再一次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我……我这次什么都还没说呀。”光头大汉终于说出话来,声音颤抖着,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显得异常痛苦,整个人委屈得都快要哭了。

“哦……我还以为你哑了呢,原来你还能说话嘛。”月小天嘻嘻一笑,然后看着光头大汉已经肿成猪头,变得面目全非得脸庞,满意地拍了拍手掌,“唔…不错…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你全家人应该都不认识你啦。”

“你们几个白痴,愣在哪里干什么,还不给老子弄死这小子!”光头大汉肺都快要气炸了,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对身后的几个小弟咆哮道。他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憋屈过。

四个中年大汉虽然惊惧月小天那折腾人的手段,不过老大的命令却不能不听的。四人在空中对望了一眼,然后一同气势汹汹的朝着月小天冲了过去。

月小天看着那四个横冲而来的中年大汉,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小美女微微一呆,顿时气恼不已。那个该死的小混蛋,真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货。刚才还牛逼哄哄的,现在一见人多势众,立马就吓得跑路了。

“这年头,小白脸果然是靠不住的。”小美女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说一句,然后举起被自己藏在身后一瓶写着防狼喷雾剂1号的瓶子,就要朝着那四个中年大汉喷去。

“啊……”凄厉的惨叫瞬间传来,小美女却是一愣。你大爷的,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么,姑奶奶我还没有喷呢,你叫这么惨做什么?再说了,我这防狼喷雾剂1号,只是让你眼睛看不到而已,你丫的怎么叫得比手断了还凄惨呢。

回过神来,小美女随即发现,面前离自己最近的中年大汉竟然真的手断了,而刚才消失在他面前的小混蛋,此刻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那中年大汉的身旁。显然,弄断这中年大汉手的人,赫然就是刚刚在她面前消失了的月小天。

“哇塞,这小白脸原来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啊!”小美女嘀咕了一句,一脸兴奋地望着眼前的月小天。

“我才不是小白脸,我脸又不白。”月小天有些不满地对着小美女说了一句,然后继续扑向另外那三人。

右手出,咔嚓,扭断一只手;左手出,再一次咔嚓,又扭断了另一个人的手;抬脚,踢中第三个人的膝盖,膝盖粉碎,直接惨叫倒下,刹那之间,四个人全都被搞定了。

小美女看到一愣一愣的,然后眼里都是小星星,崇拜,太崇拜了,这哪里是高手啊,简直就是超级高高手!

轻松解决了四个大汉,月小天仰起头对着小美女得意地说道:“都说我不是小白了吧,你见过这么厉害的小白脸吗?”

小美女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然后蹦蹦跳跳的来到月小天的面前。随着小美女这一系列的动作,使得她高耸的胸脯在剧烈起伏着,颤颤巍巍,显得很是诱人。

“哇,高手,你真是厉害,可以收我为徒弟吗?”小美女一脸崇拜地望着月小天,“徒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灵儿,今年十七岁。身高一米六二,五官端正,身材姣好,胸围34D,并且还在继续发育中……”

“我不叫高手,我叫月小天。”月小天纠正了一下小美女的称呼,然后摇了摇头道:“我不收徒弟的。”

“不收徒弟,你怎么能不收徒弟呢?”赵灵儿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你这么好的武功,要是失传了,那就是我们华夏武术界的一大损失,你以后就是华夏武术界的罪人。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做,简直就是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全世界,更对不起我对你的崇拜之情。”

“……”月小天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小美女,自己不就是没有收她做徒弟而已,怎么一下子变得对不起这么多人了?

“谁说不收徒弟就一定要失传了。”月小天撇了撇嘴,“老头子说,家传武功,不能外传。只能传给自己最亲的人。”

“这样呀。”小美女一脸兴奋的神色,忽然猛地扑上前去,一把将月小天抱住,然后踮起脚尖,撅着性感的小嘴儿就在月小天的嘴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你干嘛亲我,这还是我的初吻呢。”月小天微微一呆,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眼前这小美女强吻了。就算我救了你,你要以身相许,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这也是我的初吻呀。”小美女眨了眨眼睛灵动的大眼睛:“你不是说家传武功,不能外传嘛。现在我把初吻给你,那就是你的人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赵灵儿的师父老公!”

“师父老公?”月小天瞪大了眼睛,他这才一下山,还没有去见到十八年前被自己睡了的便宜老婆,现在就来了个徒弟老婆,这山下的老婆似乎也太好早了点儿吧。

赵灵儿见月小天不说话,不由撅着小嘴儿,将挺傲的山峰紧紧贴在月小天的手臂上:“小天哥哥,人家好歹也是个大美女,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还能在被窝里暖床。现在连初吻都给你啦,你不能这么不负责的。”

“小天哥哥,你怎么不说话,我数三二一,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三二一,唔……小天哥哥你真的没有说话耶,我就当你同意了啦。

看到身旁这个娇俏可爱的小美女,月小天心中就对老头子诽谤不已。那坑爹的老头子,经常跟他说在城里找个老婆是多么的不容易,还自曝情史,曾经为了一个女人跟别人大战了三天三夜。月小天此刻深深的鄙视之…老家伙泡妞的水准真不是一般的低啊。

看看自己,才下山一会儿,就捡了个徒弟当老婆呢。
monsoon 3月前
3
“师父老公,我现在去天河市的天河大学,你也去天河市吗?”虽然月小天一直没有说话,不过赵灵儿似乎认定了月小天是他的师父老公,甜甜的声音,显得很是亲热。

月小天想着老头子说过的话,不由闷闷地回答了道:“嗯,我要去天河市的天河大厦找人。”

“嘻嘻,那等我去天河大学报了名就来找你哦。”两人一边说着,上了车,车子飞快的朝着天河市的方向驶去。

两个小时以后,车子进入天河市市区,最后在市中心一栋足足有二三十层的高楼大厦前面厅了下来。

“师父老公,这里就是天河大厦了。”赵灵儿偏头对着月小天娇声道。

“哦,灵儿老婆,那我先下车了啊。”月小天说话,打开车门就要下去。

“师父老公,你等等啦。”赵灵儿撅了撅粉嘟嘟的小嘴儿,“你都不给我手机号码,我一会怎么找到你呢。”

“我没有手机。”月小天有些郁闷地答道。老头子太抠门小气了,就给他自个买了个手机玩儿。月小天曾经死皮赖脸的想要老头子给他也买一个,可那老家伙硬是不肯。最让月小天郁闷的是,有一天他偷偷的拿着老头子的手机,玩了几盘欢乐斗地主,一不小心输了几千欢乐豆,老头子差点没有跟他拼命。

赵灵儿随手拿起驾驶台上的苹果5S,递给了月小天,甜甜一笑:“师父老公,我的手机先给你用,一会我打电话给你哦。”

“好的,谢谢灵儿老婆啦!”月小天有些激动,他终于有自己的手机可以玩儿了。

“嘻嘻,师父老公,那我先走啦。”赵灵儿娇俏万分的对着月小天笑笑,然后启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还是老婆好,比那坑爹的老头子大方多了。”月小天把玩着手机,望了一眼赵灵儿离去的方向,暗自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朝着天河大厦走了过去。

天河大厦,位于天河市中心,是天河市最为有名的商业大厦。可以说,天河市几乎有一半的公司,总部都设立在天河大厦内。这其中就包括在天河市数一数二的大秦集团,总部就设立在这天河大厦。

“哎,小子,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一个身穿的保安制服的青年男子突然从门卫室走了出来,对着月小天吆喝着。

“保安大哥,我来找人。”月小天抬起头来,很有礼貌的说道。

“找人?”青年男子显然不相信月小天的话,眼神狐疑的在他身上扫来扫去,问道:“你找谁?找人先来门卫室登记,我们帮你转达。没有天河大厦内部人员的胸牌,天河大厦是不允许闲杂外人进入的。”

“我找秦天雄。”月小天顿时露出了一脸天真的笑容,“保安大哥,你认识他吗?”

“秦天雄?我TMD咋知道秦天雄是谁?”青年保安没有好气地说了一句,旋即又发现有些不对劲,自言自语了一句,“咦……不对啊,这名字我怎么觉得有些耳熟?

“董事长啊,大秦集团的董事长!”站在旁边一个年岁比较大的中年保安听得青年保安的话,连忙拉了拉青年保安的衣角,冷汗顿时刷刷地流了下来。

这小子反应也太迟钝了点儿,大秦集团的董事长,整个天河大厦里面数一数二的人物,你丫的当然耳熟了。

“啊!”青年保安听了那个中年保安的话,顿时吓了一大跳,心里后悔得要死,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这张破嘴,说话老是不经过大脑。这话要是让秦天雄听到,他以后还在这里混个屁啊。

青年保安目光在月小天身上微微一扫,眼前这货,上身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T恤,下面穿着洗得有些白的牛仔裤,脚下踏着一双占满了泥土的白色运动鞋,这全套行头加在一起,怕是也值不了一百块。这打扮,怎么看像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小农民,这样的角色,怎么看似乎都不可能与秦天雄这个大秦集团的董事长扯上关系。

有了自己判断,青年于是冷着脸道:“你说你是找秦天雄,那我现在问你,你是他什么人?”

月小天想了想,说道:“我叫月小天,是他哭着求来的孙女婿。”

哭着求来的孙女婿?

青年保安满头黑线,顿时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秦天雄是谁,那可是天河市商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只要他吼一声,整个天河市商界都要抖三抖。更何况秦天雄的孙女上次来天河大厦他也见过,那可是一个漂亮的绝色小美女。如果秦天雄说自己要找孙女婿,只要一句话,恐怕天河市无数的公子哥儿排着队去上门求亲,用得着来哭着求你这个从山沟沟里跑出来的穷小子吗?

“你个死骗子,赶紧走吧,下次想要骗人,麻烦你找个靠谱一点的理由。”这时,那个中年保安也是没有好气地对着月小天说道。麻痹的,虽然他们当保安的没什么文化,但这货也不能把他们当傻子似的骗吧。

“你才是死骗子!”月小天不满地瞪了中年保安一眼,懒洋洋地说道:“十八年前,我一不小心跟秦天雄的孙女睡了几天,然后那老家伙就死皮赖脸的认为我是他孙女婿了。”

“……”两个保安此刻差不多都快要暴走了,看这家伙的样子也不到二十岁,十八年前撑死了一两岁,你也能睡了人家的孙女?

“你赶紧走吧,天河大厦不是你能来闹事的地方。如果你继续在这里胡闹,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中年保安阴沉着脸,一脸警惕的看着月小天。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家伙如果不是脑子有病,十有八九就是来闹事的。

“你才胡闹呢。算了,我懒得跟你们废话,我自己进去找他。”月小天说着,就要大步朝天河大厦里面走去。

中年保安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地拦在了月小天的面前:“小子,你别太不知趣了,你信不信我现在给秦天雄打个电话,保准你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你知道秦天雄那老家伙的电话,知道你就早点打啊,那么多废话干嘛。”月小天没有好气说道:“你快点给秦天雄打电话吧,就说他十八年前哭着求来的孙女婿来找他了。”

“你等着。”中年保安嘴角微微一抽,这死骗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说着,拿起手机飞快拔了一个号码……
monsoon 3月前
4
天河大厦十八层,大秦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秦天雄打完一个电话,有些疲倦地靠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

“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小天这孩子怎么还没来找我呢?”秦天雄自言自语了一声,然后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中年男人微微皱眉道:“东来,你去问问,有没有一个叫月小天的小伙子来天河大厦找过我。”

“好的,我这就下去。”中年男人连忙恭敬的应了声。

秦东来还没来及走,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秦天雄一看正好是天河大厦保安打来的,连忙一把抓起电话,声音洪亮地道:“我是秦天雄。”

“秦董事长,我是天河大厦的保安。现在在天河大厦的门口,有一个人找你,自称是你……你的孙女婿……”

秦天雄没等保安说完,便急切的打断了保安的话:“他是不是叫月小天?”

“秦董事长,他的确说他叫月小天……”

“我马上过来!”秦天雄啪地一声挂了电话,然后站起身来就朝着办公室外面走了出去。秦东来微微愣了一愣,随即也跟了上去。

……

天河大厦门口,中年保安听到手机里面传来的盲音,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难道眼前这个穿得跟农民工似的家伙,还真是秦天雄的孙女婿不成?

一旁的青年保安看到中年保安打了电话后,整个人如同傻了似的,忍不住问道:“李哥,秦懂事长怎么说?”

“秦董事长说,他马上来。”中年保安看了一眼月小天,有些木然地说道。直到现在,他的大脑依旧有些转不过弯来,真没天理啊,眼前这家伙怎么就成了秦天雄的孙女婿呢?

知道秦天雄马上就来,月小天就懒得理会两个保安,开始自古的玩起了手机。正当他玩得起劲的时候,身后一个人影却是碰地撞在了他身上。

月小天转过身去,发现撞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女人手里抱着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面的资料此刻散落了一地

“你谁啊,没事站在天河大厦的门口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好狗还不挡道呢。”女人瞪着月小天,尖酸刻薄的声音也是在月小天的耳边响了起来。

“喂,你讲不讲道理,你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怎么还赖上别人了?”月小天有些不满了,这女人什么人啊,怎么比他还不讲道理呢。

“我就赖你怎么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女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卡,骄傲的像是开屏的孔雀,嘴角泛起了刻薄的冷笑,“看到没有,大秦集团,运营总监赵莉。你知道每天大秦集团有着多少事情等着我去决策,你看到我进去还不让路,我的时间也是你耽搁得起的吗?你还傻站着干嘛,还不给我把资料捡起来!”

中年保安听得女人的话,不由得为这个女人捏了一把冷汗。虽然你是大秦集团运营总监,可人家还是大秦集团董事长的孙女婿呢,你这样跟人家说话,这不是纯粹找死么。

于是,中年保安忍不住好心提醒道:“赵总监,这一位……”

中年保安话还没来得及说到一半,就被赵莉给打断了,“你是天河大厦今天的值班保安吧,天河大厦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这里的,你们这保安是怎么当的,是不是不想做了?”

中年保安一听,顿时也怒了。老子好心提醒你,你丫的劈头盖脸就给老子一通教训,以为你是大秦集团运营总监就很了不起么,一会秦天雄来了,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喂,你说谁是阿猫阿狗呢?”月小天有些生气了,一脸不爽地瞪着赵莉:“就你这样的货色,也能成为大秦集团的总监,你信不信我让你从大秦集团滚蛋?”

“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赵莉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脸不屑地看着月小天,“我看你脑子有问题吧。懒得跟你废话,给我把资料捡起来,然后立刻从我面前消失。”

“你要谁从你面前消失?”一道洪亮的声音突兀的从天河大厦大门里面传了出来。

“当然是我……啊……”赵莉顺着声音望向天河大厦的门口,看着那个走出天河大厦的人影,顿时整个人都傻眼了:“秦……秦董事长?”

一身唐装的秦天雄迈步上前,只是看着女人淡淡的说道:“赵莉,我知道,你的家庭纠纷让你非常的烦躁,这些都有情可原,但你不该把情绪带入工作中,大秦集团不需要你这样一个尖酸刻薄的运营总监。你已经无法胜任大秦集团运营总监的工作,去财务部领取三个月工资,然后可以离开了!”

赵莉愕然的站在那里,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事情来得太快,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范围。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穿得像农民工一样的穷小子,竟然跟大秦集团的懂事长有关系。

一旁,那两个天河大厦的保安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连大秦集团的运营总监得罪了这小子,秦天雄都是二话不说就开除了。还好刚才给秦天雄打了个电话,要是真的直接动手赶人,他们估计也得卷着铺盖滚蛋了。

“哈哈,你就是小天吧。我是秦天雄,你家老头子应该给你提起过吧。你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秦爷爷就好。我刚才还在叨念着,按照我跟你家老头子的约定,你应该来天河市找我了,没想到你就真的来了。”秦天雄一脸亲热地走到了月小天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十分满意地道:“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还在襁褓中,一转眼都这么大了。不错,不错。”

“知道我还在襁褓中,你还好意思说我把你孙女给睡了。”月小天心中诽谤不已,不过嘴里还是叫了一声:“秦爷爷好。”

老头子帮他泡了秦天雄孙女的事情,这事儿已经成了定局,叫一声爷爷似乎也并不吃亏。

“好,好!”秦天雄看着面前的月小天,显得非常的开心,“小天啊,爷爷今天公司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所以就不能陪你了,等改天有时间咱们爷俩再好好聊聊。我让东来送你去可馨那里,你们先见见。可馨那丫头虽然被我贯坏了,不过本质还是不错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跟她相处得很融合。”

“秦爷爷,老头子说你会给我一份一辈子都吃不完的工作。”对于秦天雄的安排,月小天倒没有什么意义。不过这老家伙怎么提都没有提那份吃一辈子的工作呢,月小天心里有些郁闷,他不会又被这两个老家伙给坑了吧。
monsoon 3月前
5
“吃一辈子的工作?”秦天雄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那老家伙说得不错,等你接手了工作,的确可以吃一辈子。”

月小天顿时就来了精神,有些兴奋地道:“秦爷爷,你说的是真的,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么。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把工作交给你的。”秦天雄笑呵呵地道:“我已经让人帮你办好了天河大学中医系的入学手续,你以后就跟可馨那丫头一起去天河大学上学,顺便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找我,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月小天摇了摇头,虽然月小天不知道秦天雄口中的时机成熟时什么时候,不过现在好像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在这儿白吃白喝。与那个成天就知道压榨他剩余劳动力的老头子比起来,这已经幸福得不能再幸福了。

不就是保护便宜老婆的安全嘛,既然她都是自己的老婆了,作为一个男人,保护她的安全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那就这样了。”秦天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偏头对着身后的中年男人道:“东来,你送小天去可馨的别墅吧。”

“董事长,这……这不太好吧?”秦东来听得这话,顿时一个头变得两个大,让自己带着一个陌生的人,尤其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大小姐的别墅?虽然这个男人的身份有点儿特殊,不过这要让大小姐知道了,以大小姐的脾气,那自己以后有得受了。

“有什么不好的,都是自己人。可馨要是有意见,你就说是我说的!”秦天雄瞪了秦东来一眼,然后与月小天打了个招呼,便是雷厉风行的转身离去。

秦东来看着面前这个穿着打扮老土得不能在老土的少年,不由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事儿虽然是秦老爷子开的口,不过大小姐自然不会去找老爷子的麻烦。而自己这个执行者,毫无疑问的就成为她发泄的对象了。

秦东来此刻已经完全想象得到大小姐看到月小天后发飙的样子了。不过秦天雄的命令,秦东来自然也不敢反驳,只得去天河大厦地下一层的停车场取了车子,然后载着月小天朝着大小姐的别墅开去。

十多分钟后,车子在一幢豪华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秦东来下了车,打开了别墅大门,发现并没有见到秦可馨的身影。心中不由微微松了口气,至少他不用马上面对发飙的大小姐了。

“月先生,可馨现在不在家,应该去天河大学报名了。你先在这里熟悉熟悉环境吧,如果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离开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给我打电话。”秦东来转身对着刚刚下车的月小天,递给了月小天医一张名片。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趁着大小姐还没回来,还是赶紧闪人为妙。

“好的。”月小天接过名片,然后就朝别墅地大门走了进去,清秀的脸庞上满脸兴奋的神色。这里以后就是他住的地方了,从小到大,他还没住过这么漂亮的房子呢。

月小天走进别墅,顿时就被别墅里的豪华装饰吸引住了。

“哇,这房装饰得真好。跟这个比起来,老头子那茅草房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哇,这沙发好柔软,弹性真好,坐起来真舒服呀。”

“哇,这什么电视,怎么这么大,看起来应该比月家村俏寡妇家里的黑白电视舒服多了吧。”

月小天在别墅里面东摸摸,西看看,最后来到了别墅二楼的一间卧室里。卧室装修得很精致,粉红色的窗帘,粉红色的被子,柔软地大床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可爱娃娃,屋子里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月小天早上一大早被老头子赶了出来,又在路上折腾了一阵,刚才有兴奋得有点过度,也觉得有些累了,于是直接倒在粉红色的大床上,蒙头便睡……

……

天河大学,是一所在华夏负有盛名的高等学府。在全国名校的排名中,天河大学一直保持在前十名。每年的金秋九月,前来天河大学求学的莘莘学子,可谓是络绎不绝。

“唔……总算是报完名了,还什么十大名校呢,报个名都这么麻烦,累死我了啦。”天河大学的校门口,一个绝色小美女撅着红嘟嘟的小嘴儿,嘴里有些不满地抱怨着。

小美女脸蛋粉嫩,身材娇小,不过胸部却是有着远超于同龄人的伟岸。四周有不少人的目光,已经深深被小美女胸前那惊人的弧度所吸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暗赞一声:好一个童颜巨-乳的小萝莉!

这个绝色小美女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前不久才与月小天分别的赵灵儿。

“这都是正常程序好不好,你当来天河大学上学是过家家呢。”在赵灵儿的身旁,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少女不由对着赵灵儿翻了翻白眼。

美少女身高至少一米六五以上,长发随风飞扬,宽松的带有黑色斑点的连衣裙被风吹得鼓起,像是充了气的气球,而那长裙遮掩下的身体却更是显得凹凸有致。裸露出来的小腿洁白如壁,没有穿袜子,那股白皙便一直延伸到鞋子里……

两个绝色小美女的突然出现,顿时使得四周行人纷纷侧目,在天河大学的校门口,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可馨姐姐,我不是指这个啊。”赵灵儿气呼呼都说道:“你不知道,刚才我找了个人带我去中文系的报名处。那家伙一直就盯着我的胸部,带着我在学校里面走了二十多分钟。等到了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只要拐个弯就到了,真是气死我啦。”

“活该,谁让你的胸部长这么大。”秦可馨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赵灵儿的胸部,再看了看自己的,心里就郁闷了。这小丫头从小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大家都吃的一样的,怎么她就发育得比自己还要好呢?

“好像是比以前又大了一点点呢,不过我最近已经没喝木瓜汤了啊。”赵灵儿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红扑扑的小脸蛋上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片刻后恍然大悟地道:“难道是因为我有了师父老公的原因吗?”

《逍遥侠医》YY小说书号:13234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323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