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高冷慕少狂宠妻》宋星辰慕霆萧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6737

monsoon 5月前 138


高冷慕少狂宠妻

前世,星辰被害惨死,一朝重生后,她手撕白莲花,脚踩绿茶,亲毁渣男。 二十岁建立商业帝国,成就亿万财富,走向人生巅峰。 只可惜前世瞎了眼,选择渣男,害慕霆萧最终为她而死。这辈子,她最大的目标,重新追回他做老公。 奈何男人太高冷,撒娇,抱抱,求举高高……均被残忍拒绝。 星辰生气不追了,追老公哪有虐渣爽。 慕家太子爷:“怎么,撩完了就想跑?”


《高冷慕少狂宠妻》YY小说书号:1673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73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5月前
1
“宋星辰,手筋脚筋被挑断的滋味怎么样?”

星辰咬唇忍着痛,一声不吭。

“还真有骨气。”

林佳薇得意的笑着,“宋星辰,不要再对厉琛抱有幻想,你在皇庭夜筵做了两年奴隶,他为什么不来救你,因为你是被他送进去的,哈哈……”

不,不会的!

慕厉琛是她的丈夫,他不可能这么做。“你撒谎,他不会这么对我。”

“死到临头还对厉琛抱有念想,真让人窝火。”

林佳薇握着刀子,往星辰脸上划。

“这么漂亮的脸蛋被毁还是真可惜,不过,我让你毁容,让你变成废人,就算活下来,也只能像爬虫一样终日活在阴暗下水道里,这辈子都别想高攀厉琛。”

一刀,两刀……

脸,最终被林佳薇划的血肉模糊,血渗下染红脖子。

是她瞎了眼,相信林佳薇,掏心置腹的对她好,把她带进慕氏,认识慕厉琛,扶她青云直上……

而林佳薇回报她的是抢走了她的丈夫,夺了公司股权,害她流产,最后被落入皇庭夜筵。

“很不甘心吗?我接近你,就是为了取代你的一切。”

林佳薇接过保镖递过来的白帕,把手上血迹擦干净,有意无意秀手上偌大的钻戒。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厉琛向我求婚了,下个月我们结婚。我怀孕三个月,肚子快藏不住了,厉琛很在乎这个孩子,他会成为慕氏集团唯一接班人,而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

“对了,你不要再妄想慕霆萧会来救你,因为,他已经死了。”

星辰气息微弱,思绪混沌,听见她的话猛的清醒。

“不可能,霆萧不可能死……你骗我。”

“骗你,你这个样子还值得我骗吗?两年前你大病一场,肾坏死差点死了,知道是谁救得你吗?慕霆萧,他把肾脏捐给你,只有他和你的匹配,知道那化学毒谁下?是我。”

星辰唇瓣喃喃自语:“不,不会的,霆萧不会死的……”

他是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为她死,不值得。

林佳薇鄙夷的看地上浑身是血的女人,对保镖下令:“把她拖行半个小时,我不想让她死的太痛快,做的干净点,别留下痕迹。”

“是。”

……

雷声轰鸣,暴雨而至。

大雨冲洗高速路上的血迹,星辰如残破的木偶娃娃躺在高速公路上,她不肯闭上眼睛,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心里有执念。

一遍遍的念:霆萧,慕霆萧,对不起。

两年前最后一次见面,她陷入昏迷,没有来得及看他一眼。

是她错了。

她这辈子最错的事,是把慕霆萧推开,爱她深入骨髓的男人不要,选择嫁给他堂哥,慕厉琛。

是她眼瞎啊,才落得今天这般下场。

……

“王老板,我妹妹还是个雌儿,第一次你别玩坏了”

“行了,快出去,别耽误我们时间。”

星辰头痛欲裂,睁开眼,见三个老男人正围着她,肥大的手向她伸来。

她躺在地板上,全身燥热,汗水浸湿衣裙,整个人像从蒸锅里捞出来的一样。

这个场景和十年前,她十八岁那年重合。

高考前一个星期,宋星月在妈妈杨茹的生日宴会上,在她饮料里下了药。

她醒来后,发现躺在房间地板上。

面前这三名禽兽,折磨了她一天一夜,最后被女佣林妈偷偷送去医院,她才捡回来一条命。

这件事让她精神崩溃,得了抑郁症,雪上加霜的是,宋星月在房间里装了监控,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在晚宴大厅上放映。

那天起,她成为宋家的耻辱,遭到宋家彻底放弃。

这件事如影随形跟了她一生,致使她人生轨迹偏离,最终走向死亡。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到十八岁出事之前。

蓦地,星辰手握成拳,指甲紧扣手心,生生刻出一道道血痕。

宋星月~

毁掉她人生的罪魁祸首,真死,真该去死。这一次,她不会重蹈覆辙,让她得逞。

面前三双手在撕扯她薄透的礼服,宋星月笑意盈盈的看她受辱的画面,获得极大满足感。

她是真的宋家小姐,那又怎么样?

在这宋宅里,父亲爱护她,母亲疼她,姐姐为她进娱乐圈铺路,她才是宋家的千金小姐,真正的人生赢家。

宋星辰拿什么和她抢,凭什么跟她争。

不就是从孤儿院里,抱来养的小杂种。

“好了,你们慢慢玩,不管弄出多大动静都没事,这层楼的女佣和保安全部撤到楼下,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所以……王导,你新电影的女主角……”
monsoon 5月前
2
秃头的老男人奸笑着,露出一口黄牙。“宋星月,新电影的女主角给你了,没想到你们宋家三姐妹,一个比一个漂亮,尤其是这个最小的,简直是人间极品。”

居然拿那个小杂种跟她比,宋星月轻蔑的看地板上的星辰一眼,满是厌恶。

只是一眼,她发现宋星辰眼睛漆黑如深渊,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她眼神冰冷又黑暗,让人毛骨悚然。

她表现的太过冷静了,镇定的一点都不像中了药,甚至让宋星月感到丝丝阴寒,仅仅过了一秒,宋星月又缓过来。

她居然被地上的小杂种给吓到了,宋星辰从小被她欺负到大,现在被三个男人控制,都自身难保,她又何须怕她。

今天晚上起,她就是下作肮脏、人尽可夫的宋家三小姐,再也没利用价值,宋家会彻底抛弃她。

一想到这,宋星月心情格外的爽。

“好了,我不打扰各位了,祝你们玩的开心。”

宋星月转身,还没走几步,听见背后凄厉的惨叫声。

是王导的声音。

王导双手捂胯部,脸色疼的成猪肝色,不停往后退,差点摔倒地上。

他撕宋星辰裙子时,被她高跟鞋的鞋尖踢中胯部。

这一脚,几乎要了他的老二。

顿时,剩下的两人,穷凶极恶的怒道:“小贱人,居然还敢伤人。”

宋星辰从地上站起来,手往桌上宋代青花瓷瓶靠拢,把瓶子握在手里。

王导疼痛缓和后,暴怒的向她冲来。

“小贱人,敢伤我,我今天就毁了你。”

他一巴掌怒冲冲的向她煽来。

星辰手拿花瓶,狠狠砸向王导的秃头。

嘭~

花瓶碎片四射,王导头顶开花,血顺着头往脸和脖子淌。

宋星辰握紧花瓶口径,尖刺扎在王导脖子静动脉上。“不想死的别动。”

王导被吓的,瞬间不敢动。

剩下两个男人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也被吓到了。

连宋星月也没想到,宋星辰居然会反抗,还把王导给控制住。

她大喊:“还不把她抓住。”

王导脸在淌血,骂她:“你给我闭嘴。”

他玩过这么多女明星,头一次阴沟里翻船,偏偏人被她控制住。

他脖子有尖锐的刺痛感,花瓶已刺破他的皮肤,在深一点就扎进静动脉。

宋星辰控制王导,往洗手间门口移,对另两个男人下令。“把宋星月抓过来。”

两个男人一听,回过味来。

两姐妹是窝里反了,但不管是谁,都是身材长相极棒的美人。

相比要人命的三小姐,二小姐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宋星月听言脸色大变,想往门口逃。

没跑几步,被两男人生生硬拽回来,丢上欧式大床。

“你们放开我,放开,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宋家二小姐宋星月,我姐姐是宋星日,一线偶像明星,你们敢碰我一下,我让姐姐封杀你们。”

这个蠢货,她上辈子怎么会被这蠢货一次又一次的欺负,现在想来,她真是太弱了。

如果这三个老男人真的惧怕宋星日,还敢睡她?

宋家二小姐和三小姐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又有什么区别。

王导笑着问星辰:“您看,人给绑了,能放了我吗?”

“把她衣服撕开。”

宋星月听见,大骂她:“宋星辰,你敢,你敢让他们碰我一下,爸爸妈妈不会饶过你的。”

星辰心情大好的勾唇轻笑:“宋星月,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你让人毁掉我之前,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宋星辰单手把洗手间的门把扭动,门打开一条缝隙。

宋星月手被两个男人用床单绑在床头,她好出风头,晚礼服是全场最性感的。

裹胸露诱人的上围,礼服紧贴身体的曲线,宴会场没那个女人敌过她的风头。

现在被捆在床上挣扎,她越是尖叫,两个男人越是亢奋。

上一世她被折磨了一天一夜,三个男人事前都吃了药,原本想灌她,她只剩下半口气,没灌进去。

连脖子被卡主的王导,眼睛刺激的通红,兴奋的咽着口水。

宋星辰轻笑着,低声蛊惑道:“想去?”

“想。”

“那就去吧。”

她把王导猛地往前一推。

王导扑到大床边缘,摔到地上。

她迅速打开洗手间的门,把里面反锁。

门内反锁,外面是打不开的,除非有人送钥匙上来。

刚才宋星月说过,这一层楼房没有保安和女佣,不管弄出什么动静,下面都听不见。

她把柜子挪出来,抵在在门后,卡在洗手台中间。

几秒钟后,听见脚猛烈踢门的声音。

门很结实,没有被踢开。

门外,传来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臭婊子,除非你一辈子不出来,以后给我小心点,得罪我,别想在S市混。”

王导叫王西,他之所以嚣张,除了是个导演,还是S市第一影业公司王家的外侄。

导演是他挂在外面招摇撞骗的名号,其实也就导过两部烂片。

星辰背靠柜子,全身软弱无力,双眼发黑,几秒后倒在地上。

这个药效太强劲,她已经撑到极限。

不行,她还不能晕过去,如果那三个人用工具强行进来,她太被动了。

星辰走到浴室花洒下,打开水龙头,冷水淋湿身体。

门外,是宋星月凄凄的尖叫声。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放开我,我姐姐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姐姐是影后宋星日。”

嘶啦……

衣服撕碎的声音,混合着男人放荡形骸的浪笑声。

“不要,不要碰我,你们这些混蛋,别碰我……”

“呜呜,姐姐救我,妈妈救命啊……不要啊。”

花洒下,星辰听见宋星月惨叫声,混合着男人亢奋的声音,她唇角弥着冷笑,很痛快。

上一世,她被三个男人羞辱,连叫都不知道叫谁,在这个家里,没有人会帮她,没人来救她。

今日,风水轮流转,让宋星月尝尝那天她绝望又痛苦心情。

宋星月比起她之前所受的侮辱,不够,还远远不够……她会一点一点的让宋星月,品尝个够。

现在,才刚刚开始。
monsoon 5月前
3
冲了十分钟,感觉药效被压制。

星辰关上花洒,走到洗手台前。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中娇小白皙的脸蛋,漆黑如墨的瞳孔。

晚礼服淋湿紧贴身体,露出完美的身材曲线。

这一世,她不会再像上一世那么卑微懦弱,那些欺负过她的,伤害过她的人……她要把他们统统都踩在脚下。

她瞳孔里燃烧熊熊烈火,漫天的仇恨,把药效全压了下去。

她踩上马桶盖上,半截打碎的花瓶砸破窗户,窗户打开,翻了出去。

……

一个小时后,药效消失,她吹干头发,重新化妆,换了一套礼服出现在宴会大厅。

此时,还有几分钟到八点整,生日宴会即将开始。

十几层的超大蛋糕和香槟塔,被侍应推出来,蛋糕上已点燃蜡烛,正等八点整杨茹许愿吹灭。

杨茹穿着一套高级定制旗袍,佩戴祖母绿的帝王翡翠首饰,在贵妇群里谈笑风生。

在外人看来,她形象端庄,谈吐优雅,出身名门,受过优等教育。

宋星月敢对她下药,三个男人能进五楼房间,没有杨茹的谋划,那些男人是上不去的,而宋星月也无法调动五楼保安和佣人。

星辰冷眼旁观着,按照上一世的发展,一会杨茹是否还能笑的出来。

她此时正被一群贵妇人围着,贵妇们谈论的中心,不是丈夫就是儿女。

她显然是被恭维的对象,谁都知道她有一个大明星的女儿,宋星日上个星期获得了白玉最佳女主角奖,白玉奖是国内电影界最高的三大奖项之一。

大女儿的争气,让杨茹在生日宴会上,出尽风头。

“真羡慕宋太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孝顺又有出息,真让人嫉妒。”

杨茹嘴角笑容很满,却谦虚的说:“哪里,我不如陆夫人你膝下有两个儿子,我这辈子,一个儿子都没有,我可是羡慕你呢。”

“别提那两个王八蛋,一天到晚的混酒吧,一说他们我就一肚子气,我倒羡慕你,这S市谁不知道,宋家大女儿是影后,二女儿是个学霸,三女儿虽然低调了点,但模样的三个女儿里最出众的,日后定会前途无量。”

杨茹听见最后一句话,笑容僵在脸上,眼神一点点的冷下来。

星辰紧盯杨茹。

从她记事以来,杨茹从未对她笑过,看她眼神冰冷中带着厌恶。

在外人看来,她是杨茹的女儿,但她知道,杨茹从未把她当成女儿,而是把她当仇人来折磨。

在上一世,她被囚禁在皇庭夜筵时,宋星月来看她受折磨,无比痛快的说出,她不是杨茹和宋旭的亲生女儿。

他们把她从孤儿院接出来,是为了要她手头上宋氏的股份,只有她死了,或者让爷爷彻底失望,她才会彻底失去继承权。

宋氏会全部落入宋旭的手里。

她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她和宋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父母为什么要把她抛到孤儿院,如果不是亲生父母的抛弃,她不会被宋家收养,不会认识慕厉琛,不会最后惨死在大马路上,还让慕霆萧被她所拖累。

一想到慕霆萧,星辰的胸口就一阵阵的疼。

霆萧~~

今世,她会拼尽全力杀出一条血路,让那些该死的人,全都下地狱。

“太太,你还在聊天呢,时间快到了,准备许愿吹蜡烛。”

宋旭站在杨茹身边,手拿一个精美的盒子,当着众多贵妇人的面,把盒子打开。

“太太,这些年辛苦你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盒子里是一条蓝色钻石项链,钻石呈星子状,莹润饱满,色泽纯净通透。

拿出一瞬间,多面反射,光耀璀璨,震惊全场宾客。

贵妇们一个个眼睛睁大,无比的羡慕,至少几十克拉的纯蓝色钻石,价值上亿。

宾客中有人认出这条钻石项链。

“是著名钻石蓝色之星,宋先生居然买下来了,以前只能在电视杂志上见到。”

“蓝色之星,四十五克拉,世上最罕见的蓝钻,排名全球钻石榜第十二名,有报道称蓝色之星上个月被亚洲一富商以几亿价格拍下来,没想到出现在S市,成为宋太太五十岁寿宴的生日礼物。”

“天啊,好让人羡慕,宋先生真是爱宋太太,居然拍下蓝色之星。”

宋星日带着摄影师和灯光师,出现宴会门口。

作为最当红女明星,她一出现在会场,立即夺走蓝色之星的光辉。

五官立体,身材火辣,穿白色裸肩晚礼服大秀美肩。外表美艳夺目,高贵性~感大方,这就是大明星宋星日。

宋星日出现的一瞬间,星辰手不自觉捏紧,瞳孔猩红。

她前世惨死,宋星日不是直接凶手,却也是帮凶,她出谋划策,陷害栽赃……是因为星辰嫁进慕家,成为慕厉琛的妻子,而不是她宋星日。

宋星日和林佳薇一起密谋,设计她失去慕氏的股权,导致滑胎流产,慕历琛从此夜不归宿,彻底的冷落她。

这些,落入皇庭夜筵后,林佳薇亲口告诉她。

她不会放过宋星日,那些欺负过她,伤害过她的,她会让她们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宋星日奔到杨茹身边,给杨茹一个热情的拥抱,看见蓝色之星,她惊喜道:“爸爸不等我回来,就把蓝色之星拿出来,来,妈妈我帮你带上。”

宋星日帮杨茹佩戴上项链。

灯光师和摄影师站在三人面前,“看镜头,微笑……这一幕拍下来,当做永久的留念。”

宋星日抱着父母,对着镜头开心的笑。

星辰倚在柱子旁,冷眼旁观。

看,多么和谐的一家人。

他们三个人才是一家人,楼上那位充其量只是个棋子,她还真把自己当成宋家千金小姐,还乐在其中,无法自拔。

拍好照片,宋星日让侍应把蛋糕推上来。

“妈妈,许愿……”

杨茹含笑闭目,许下愿望,一家三口同时吹灭蜡烛。

全场掌声雷动。

侍应递给宋星日一个话筒,她拥抱杨茹,热泪盈眶道:“今天是妈妈五十岁生日,我祝妈妈生日快乐,没有妈妈就没有我,没有我今天的成就,我感谢妈妈赋予我生命,给予我的一切。”

“今天,我送给妈妈一个惊喜,大家请看大屏幕……”
monsoon 5月前
4
大厅正中心的大屏幕,显现的画面……

欧式大床上,三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和一个身材妙曼的女人格外醒目。

画面正中心对准女人的脸,正是杨茹的二女儿,即将走进娱乐圈的明日之星,宋星月。

投影画面一出,全场宾客震惊,比蓝色之星出现时更爆炸。

年纪大的,受不了这种刺激,端着酒杯在大厅角落里大口喘气。

大多数人震惊的了几秒后,为了给宋家人面子,转过身表示没在看,但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屏幕瞟。

刚才围绕杨茹一圈的贵妇们,都在议论,原本恭维全部变成幸灾乐祸,讥讽嘲笑。

“天啊,我看见什么了,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太恶心了。”

“没想到啊,宋家小姐这么会玩,是宋家二小姐宋星月吧,居然是这样的下贱,一次玩三个男人。”

“可不是嘛,杨茹在外面说的她女儿一个个冰清玉洁的,现在被打脸了吧,我猜想啊,宋星日说不定也是这样,她二十四岁就搏到影后的地位,怎么上位的,说不定是娱乐圈里睡出来的。”

“你们还别说,听圈子里的人说,宋星日她的金主多达十几个,一出道就是大电影力捧的女主角,宋家就算家财万贯,也没这么大的财力去捧出一个影后,这得多少钱。”

“宋家二女儿怕是废了,杨茹以后在圈子里抬不起头。还我们面前嘚瑟,天天谈论她那双优秀的女儿,这回,我看她还有脸提。”

“就是,不过一对骚贱女儿,敢跟我儿子比,不要脸的货。”

宋旭送出蓝色之星时,贵妇们有多眼红,现在落井下石就有多痛快。

上流圈子里,见高踩低以为常态。

甚至,有不少人拿出手机偷偷拍下来。

当然,也包括了星辰。

前世,宋星月拿这晚上的视频去威胁星辰,让她去陪导演,制片人,想把她当成宋星月进娱乐圈的垫脚石。

她强烈反抗,遭受宋星月一次次无情的殴打,抑郁症严重到差点自杀,只是没死成。

所以……

她怎么能够不让宋星月品尝一下,她当时绝望到自杀的心情。

宋旭、杨茹、宋星日脸色大变,他们有想过背后的画面是如何刺激,所以第一时间并没看投影,让画面播放了整整三分多钟,才煞有其事的回头。

但这一回头,全变脸了。

万万没想到,画面中的女主角由宋星辰变成了宋星月。

三人中,最为崩溃的就是杨茹。

宋星日和宋旭不知道,外人眼里,宋家二小姐宋星月是收养的,只有星辰知道,宋星月是杨茹的亲生女儿。

她背着宋旭在外面和野男人厮混,借口去国外整容,几个月时间偷偷生下宋星月。

杨茹一把抢过话筒,气急败坏道:“关掉,把投影仪给我关掉。”

保安和工作人员,冲到放投影的房间,门却被人关上,没有钥匙打不开。

杨茹怒喊:“管家人呢,去找管家把钥匙拿过来。”

十几秒后,一个女佣跑进来:“太太,管家被老爷喊回祖宅取生日贺礼,没在宅子里。”

“给我把门撞开,投影机关掉,去五楼的左面客房,把那三个男人绑下来……”

杨茹又气又急,说到一半,气喘吁吁的咳嗽。

宋星日安抚她:“妈,您别生气,身体要紧。”

星辰看着杨茹,能直接说出五楼客房具体位置,这件事的主导者,恐怕就是杨茹。

前世,她被关在房间受辱,晚宴大厅的投影仪也一样关不上,播放了不知道多长时间。

没人帮她,没人关心她,没人上楼去救她。

让她活生生的受了一天一夜折磨。

她比宋星月惨一百倍。

周围有人离场告辞,有人挤在她周围拿手机拍视频,更有人明目张胆的讨论,宋星月的身材,上围,姿势,叫声……

大概是星辰所站的位置太显眼,杨茹看见她,把宋星日推开,气冲冲的奔到她面前,举手想往她脸上甩一巴掌。

她早有防备,当即握住杨茹的手腕,说道:“妈妈,你这是做什么呢,今天是你的生日宴会,大厅里多少人看着。”

杨茹咬牙切齿的骂:“是你,是你这小贱人做的?”

“妈妈,你可别错怪我了,我一晚上都在大厅里,二姐发生了什么事,我并不知道。”

“还说你不知道,现在该在楼上的,明明是……”

杨茹话说到一半,马上制止。

该死的,她太生气,被这个小贱人套出话了。

“该上五楼房间的应该是我,对吗?妈妈,我和二姐都是您的女儿,二姐还是抱养弄错的,为什么该是我受辱?我才是您真正的女儿啊。”

星辰眼角滴出几滴泪,无比伤心,对周围的宾客们问:“我到底是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妈妈这么对待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周围的宾客都震惊了。

天啊,他们到底听见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星月身边的三个男人,原本是用来对付宋星辰的。杨茹竟然用男人毁掉女儿的清白,还是三个。

天啊,太恐怖了。

更让他们不理解的是,宋星辰才是宋家真正的女儿,五岁前流落孤儿院,五岁后才接回来,宋家老爷子对外宣告过。

宋星月才是他们抱错的孩子,一直养在家里,没有再送回去。

杨茹却如此偏心的可怕。

见事态扩大,不可收拾。

宋旭冲到二人之间,怒道:“星辰,你给我闭嘴。来人,去把电闸拉了,所有保安去五楼,把那三个男人的腿打断,绑下来。”
monsoon 5月前
5
十几个保安风风火火奔到楼上。

二十几秒后,电闸拉断,大厅一片漆黑,投影仪被迫关闭。

厅内,宋旭大声喊:“对不起诸位,今晚让大家有了不愉快经历,内人生日宴会到此结束,林妈,送客……”

林妈提着一盏强光灯,站在大厅门口,对客人们抱歉的说:“各位,这边请,慢走……”

宾客们一个个意犹未尽的离场,谈论着今天晚上的最劲爆话题,人人都知道宋家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太太生日宴会上,获得宋先生赠送的蓝色之星,钻石榜排行第十二的蓝钻,原本会上S市的明日头条。

没想,意外知道宋家二小姐特殊嗜好,喜欢一次玩三个男人。

嗷~太刺激了。

更万万没想到的,宋家二小姐身边的三个男人,是宋太太为三女儿准备的,用来毁掉三女儿的清白。

虐待亲生女儿,独宠养女……

宋太太高贵端庄的人设,怕是在圈子里彻底的崩塌了。

今日晚宴,收获不小。

星辰看黑暗中慌乱的三人,收敛目光,转身,眸内是刺骨的冰冷。

宋茹尝过今天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呵,这只是一个开始,前世她怎么折磨自己的,今世,她会一五一十的偿还回去。

以后日子还长,咱们走着瞧。

……

从大厅出来,宾客从正门离开,车灯照亮庄园的道路,人太多,星辰往后门走。

在宋家,真正对她好的只有爷爷。

爷爷住在祖宅,并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宋旭夫妇很会做戏,在爷爷面前很疼她,关心她,对她嘘寒问暖。

但爷爷走后,马上变脸,对她非打即骂。

她求过爷爷,带她离开,爷爷说她应该待在父母身边,好过和老人同住,她还小,需要父母照疼爱和照顾。

她说宋旭夫妇经常打她,可是爷爷不信。

上一世,爷爷真正对她失望,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一个失身还弄的人尽皆知的女儿,说出去,太丢宋家脸面。

这件事对爷爷打击太大,爷爷身体每况愈下,一年后爷爷走了。

很久之后,宋星月才告诉她,爷爷并非自然死亡,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

爷爷死后,宋氏集团彻底落入宋旭手里。

今晚她没有失身,一切还没有定数。

她想办法搬出去,待在爷爷身边,让他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祖宅,杨茹想再次毁了她,也要顾及爷爷的脸面,况且祖宅里她不能只手遮天。

……

后院冷清,路灯全黯了,紧急应急灯亮着零星的光。

星辰沿着后院小道走,外面路灯下,空旷安静,没有停一辆车。

她走到一半,忽然听见身后有人气急败坏的喊:“宋星辰。”

星辰停下脚步,回头。

杨茹站在台阶上,脸色扭曲,双目怒圆瞪她,没了晚宴上的端庄高贵,宴会上受的气全呈现在脸上。

“你害了我的女儿,想趁乱走掉?来人,把这小贱人抓起来,关在地牢里。”

杨茹身后是四名内场黑衣保安,手里拿着电棍,凶神恶煞朝星辰冲来。

星辰转身,往后门逃。

她穿细跟高跟鞋,拿着包,根本跑不快。

几秒后,四名凶恶的保安追到她身边,手里摇着电棍,把她围困住。

杨茹面目狰狞道:“跑啊,你倒是跑啊……我告诉你,星月出事,你别想逃脱。”

星辰面色平静,手伸进包里,里面藏着一把刀。

她镇定道:“妈妈,宋星月名声已经臭了,你再生气也无济于事,你为宋星月进演艺圈铺路,真是煞费苦心,现在全泡汤了。”

宋星月被毁掉,她很痛快,真的很痛快。

星辰的话彻底激怒杨茹,她大怒道:“我告诉你,星月被三个男人欺负,你就等着被三十个男人轮吧。”

“你们还不动手,把宋星辰拖进地牢,找三十个男人来……”

保安高举电棒,往她身上砸去。

星辰掏出刀子,朝距离最近的保安胸口捅。

嘭~

一声凄厉的惊叫,保安摔到在地,他不是被星辰刀子捅到的,是被人踢到。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没十秒钟,四个保安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星辰手心渗汗,回头,看见黑色迈巴赫旁,立着穿黑色正装,气质高贵的男人……

这一眼,星辰如被雷击中,愣在当场。

霆萧!

慕霆萧,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很高,身材顷长,刀刻般棱角分明的俊脸,冷漠无表情,瞳孔漆黑似带化不开的浓雾,一动不动的盯着星辰。

她微微启唇,唇瓣颤抖的喊:“霆萧……”

她声音很轻很小,怕惊到他。

他没有回应她,如高高在上的王,矜贵又冷漠。

动手的保镖,回到他身边。“太子爷。”

“把礼物送到,我们走。”

“是。”

保镖从车里拿出包装好的礼物,塞给站在门口脸色惨白的杨茹。

帝都慕家的嫡长孙,竟然,竟然被他看见,她在追杀宋星辰……

星日一直梦想嫁进慕家,完了!

慕家是帝都第一豪门,容不得半点瑕疵。

今夜,不止二女儿被毁了,大女儿的前程日益艰难。

保镖打开车门,恭敬道:“太子爷,请上车。”

霆萧欲要上车。

身后,星辰大声喊:“霆萧,等一下。”

……

车上,气氛静谧。

星辰咬着唇瓣,手捏着礼服,犹豫了好久才小声说:“霆萧,慕霆萧……”

慕霆萧微微锁眉。

慕家在帝都是百年名门望族,他极少出现人前,知道他的不多,何况是远在千里的S市。

她看他的眼神,有一种镌刻在骨子里的深情,这样的眼神恋人间才会有。

他生性淡漠,极少和女人接触,却不讨厌她。

星辰看见他的手,修长白皙,节骨分明,就放在旁边。

想碰他的手,想拥抱他,想说一声对不起。

她不敢,怕吓到他。

慕霆萧性格冷漠,有洁癖,不喜生人,极不好接近。

他让她上车,对她已是格外的恩待。

路灯一盏一盏飘忽而过,映在他冰雕雍容的侧面。

“慕霆萧,我会考上帝大的。”

帝大,是国内最高学府,录取条件十分苛刻,收录的各大省市的前三甲。

她说考,就能进?

《高冷慕少狂宠妻》YY小说书号:1673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73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