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野蛮娇妻放肆宠》林浅顾城骁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5351

monsoon 5月前 104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可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上学。”“没关系,只要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唐无稽的不良少女,打架、逃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轻权少,正直、果敢,权势滔天。谁能想,这样的顾城骁竟然把这样的林浅宠得上天入地。“先生,夫人又打架了。”“还不赶紧去帮忙,别让她把手打疼了。”“先生,夫人又要上房揭瓦了。”“还不赶紧给她扶稳梯子。”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这是一个驯服与被驯服的正经言情故事。


《野蛮娇妻放肆宠》YY小说书号:1535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535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5月前
1
当那个男人压下来的时候,林浅是有感觉的,只是无奈四肢乏力不能反抗。

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大伯竟然为了钱把她卖给一个五十好几的糟老头。

那是她的亲大伯啊。

她不该对他们没有防备之心的。

她恨。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浅渐渐有了意识,睁开眼,外面的天已经微亮,动一动手指,她能动了。

林浅撑着破碎的身子坐起来,利落的短发此刻凌乱得有些狼狈,碎发遮眼,她本能地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微微仰首,柔和的下颚线条包裹着清润微翘的下巴,白瓷玉般的精致五官恍若天成。

短发及耳,帅气的肩颈线条一览无遗,在微弱的光线下,好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年,哦不,是少女。

林浅用薄被紧裹着自己的胸口,薄被下面是她光洁无暇的身子。

昏暗的房间,她一双葡萄眼灵动而又明亮,左右侦查着这里,这里充斥着一股复杂的味道,酒精味、香水味、烟味,还有男人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整个人酸麻胀痛就跟散了架一样,特别是两腿之间,一动就扯着肉一样,火辣辣地疼。

身旁的男子还在熟睡,他是趴着睡的,脑袋背对着她,微弱的光线让她只是看到了模糊的背部轮廓。

他沉稳均匀的呼吸声,不大,要仔细听才能听到。

不要脸的糟老头,待我浅小爷养精蓄锐,一定叫你后悔莫及。

林浅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慢慢地滑下床,在地上捡起一团衣服,手抖着赶紧穿上。已经顾不得衣服破不破了,她得趁男人醒来之前逃出去。

对,逃出去!

可是,事与愿违,当她刚站起来想要往门口跑的时候,右腿软了一下,整个人对着地面一头栽了下去。

“咣当”一声,什么东西被她的手给碰下来了?是他的裤子,裤头上系着皮带,皮带头是金属质地,落地有声。

床上的男人明显被吵醒了,双手一撑要起来。

林浅着急啊,右手擒住皮带头,左手抱着裤子,心一狠,力一发,猛地朝男人的后脑勺上砸去。

“额……”男子发出了一声闷响,又重重地趴了下去。

林浅没想太多,她丢掉了裤子,踉踉跄跄地跑出了房间。

必须,逃出去!

天色大亮,李不言按响了主子房间的门铃,可是里面无人响应,于是,他直接刷卡进入。

一进去,见到眼前的情景,李不言的心都抖了起来,“首长,首长,你怎么了?”

“嘶……”顾城骁眉头紧蹙,一夜宿醉,前面昏,后面痛,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盖着。

李不言堂堂七尺男儿,吓得都快哭了,“首长,万幸您终于醒了,您没事吧?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晚上首长喝了酒,他送首长到房门口时,首长明明很清醒,还让他早点回房休息,早知道他一定送首长进屋,确保安全了再离开。

李不言扶着顾城骁慢慢坐好,顾城骁看到枕巾上面的血,感觉耳朵边也有血,他伸手往后一摸,痛。

再看看李不言手里的他的裤子,他的脸瞬间黑了,谁把裤子盖他头上的?!

李不言仔细打量着皮带头,上面那颗名贵的黑曜石沾染着同样的血迹,他不可思议地说:“不可能吧,您自己打的?”

顾城骁深邃的双眸剜了他一眼,“我又不傻!”他的眼神默默地飘到了旁边,洁白的床单上染着一朵大红花,果然!

意识到是被人袭击的,李不言立刻说:“首长,我马上联络医院和警方。”

医院,贵宾休息室,顾城骁衣着整齐地伫立在窗前,他颀长的身姿优雅地立着,浓眉如墨,眼如点漆,波澜不惊的面色间透着沉稳大气,眉宇间的专注又透着几分不羁与张扬。

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足以俯视众人,清贵的身影遗世独立。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那点红酒还不至于让他酒后乱性。他脱衣准备洗澡,忽然发现床上躺着一个白衣少年,窗外皎洁的月光把那少年照得一清二楚,少年面目清秀得犹如落入凡间的精灵。

顾城骁当下就发怒了,他的床连他妈都不允许碰,更何况是一个陌生少年。再则,因为从不近女色,许多人都在传说他在部队呆久了喜欢男人,这一刻,他也有些恍惚,甚至怀疑自己的取向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他二话不说一把揪住了少年胸口的衣领,想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才不喜欢男人。

可是,等等……软的?

那一刻,他如遭电击般僵在原地。

近距离的查看,他看清楚了,这不是少年,而是一个少女,带着清香的少女,触感极佳的少女,令人遐想的少女。

也不知道真是酒精的缘故,还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性取向没有问题,他内心的怒火一瞬间转变成了欲望,一点一点地放松了警惕,一步一步地靠近了少女。

想到这里,顾城骁皱起了眉头,平静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怒气,我的自制力怎么可能这么差?!

出任务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女色诱惑,有御姐,有萝莉,各种类型,可他都是逢场作戏点到即止,偏偏昨晚那个比较中性的少女,无论是青涩的身体,还是欲拒还迎的姿态,都那么精准地对上了他的胃口。

匆匆而来的脚步声打断了顾城骁的思绪,李不言拿着报告喜悦地说道:“首长,您的后脑勺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身体各处也没有其他的伤。”

顾城骁冷漠直言,“是你太紧张,我早就说了我没事。”

李不言战战兢兢地说道:“首长,您的事就是大事,怎么能怠慢?幸亏检查得详细,不然也不知道您的血液中含有‘柳叶春’的成分。”

“柳叶春?”

“没错,那是一种……药物。”

“废话,我当然知道。”顾城骁眸色一深,到底是谁在给我设套?他话锋一转问道:“让你查的人查到了吗?”

李不言:“查到了,经过DNA比对,她的个人资料都在这里。”

顾城骁接过资料快速翻阅了一遍,他凌厉的双眸突然一觑,“你确定是她?”

“确定。”首长啊,是不是她您还不知道么!
monsoon 5月前
2
B大,金融系1班的学生们正在上高数课,林浅坐在座位上,眼睛盯着黑板,视线跟着老师,手拿着笔时不时地划几下,装作听得懂的样子。

“都算出来了吗?”高老师往下扫了一眼,“林浅,答案是多少?”

林浅两耳不闻,依旧发着呆。

下面已经有同学发出暗笑,高老师加大音量又喊了一下,“林浅,林浅!”

“有!”林浅慌忙站起来。

“答案是多少?”

林浅低下头,看着笔记本上满满一页的“傻X”二字,她的眼梢余光只好往旁边瞄,该死的楚墨枫,不给看。

高老师一抬鼻梁上的眼镜,正色道:“眼睛不要乱瞄,看自己的答案。”

林浅抬起头,响亮地说:“高老师,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刚才讲得那么仔细,你没听?”

“听不懂。”

“听不懂?有这么难吗?都是最基本的知识点,我都讲了好几遍了。”

林浅直接跟高老师大眼瞪小眼,说:“我都懂了你就下岗了。”

班里同学哄堂大笑。

高老师面子挂不住,拍响了桌子,“林浅,就你这学习态度还想考及格?离期末考试没有几天了,你还在做梦吗?”

林浅忽然身子一斜重心左移,右脚踮着,单手插袋,“我就这态度,我天天睡觉都轮不到你管!”她说话虽然痞痞的,但样子很帅,帅气程度比起他们班的校草楚墨枫,不差分毫。

“哦吼吼吼~~~”瞎起哄的同学们又是喊又是拍桌子,把高老师气得够呛。

“别吵了,你……”他指着林浅,“放学叫你家长来。”

“没空!”

“不来不准回家。”

“正好,谢谢高老师收留。”

“吼吼吼吼~~~”同学们又是一阵瞎吼。

——

下了课,林浅被留在了教师办公室里,身为一个大学生,叫家长什么的,那也太丢人了,更何况她也无家长可叫。

话说在学校,“浅小爷”的名号也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调皮捣蛋,整人坑人,坏事做尽,她就是让老师最头痛的那种学生,自己不好好学,还要影响其他同学。

要不是那个她十多年没见过面的亲爹以她的名义捐赠了学校一座体育馆,她根本没资格进这个大学。

班主任一见她就头疼,“你给我站好,把耳钉摘了。”

林浅往另个方向一斜,换条腿浪着,“我不,我喜欢。”

“你瞧瞧你自个儿,像什么样子?男不男,女不女。”

林浅穿着一件浅蓝色的格子衬衫,下面是直筒的长裤,再加上一头短发,远看跟男生无差别,近看就跟二流痞子似的,还是跟男生没差别。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安生一点?站好!”

林浅照旧抖着腿,一副“我就这样你能奈我何”的模样,拽拽的样子特别贱,也特别的帅。

“你爸电话多少?”

“不知道。”

“不知道?你爸电话你不知道?”

“哈,老师,我连我爸是谁都不知道。”

班主任又气又心疼,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难管了,“那你妈呢?”

“也不知道。”

班主任不忍追问了,真怕问下去,她来一句“我无父无母没人管”,班主任心软,叹气道,“唉,林浅啊,你说老师该拿你怎么办?你看看你这成绩,不想毕业了?那体育馆可就白捐了。”

B大教学严谨,不管你是通过什么途径进来的,但只要犯严重错误或者成绩太差的学生,一律劝退,对于林浅,班主任真的是无能为力。

这时,楚墨枫拿着一叠资料走进了办公室,身为学生会副主席的他,一直都是大家眼中的三好学生,学习好、形象好、家世好。

林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见死不救,不讲义气!她吊儿郎当地说:“老师,您别给我灌鸡汤了,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我下次不跟高老师顶嘴了,他的课我睡觉总成吧?”

班主任实在拿她没辙,她家长也不管,她又自暴自弃,这孩子的叛逆期有点过啊,“你再这样老师没办法管你了。”

“最好,从来没要你们任何人管过我。”她仰着头,下嘴唇一兜,一口气把盖在眉心的刘海吹开,天下没人能管得了老子,老子也不要你们管!

从班主任那里出来的时候,林浅快步追上了前面的楚墨枫。

夕阳斜照的校园里,林浅将书包往背后一甩,踩着落叶踏着风前行至此,她一掌拍在楚墨枫的肩上,大声抱怨,“楚墨枫,你太没义气了,都不给我看答案。”

楚墨枫一米八的身高比她高出了好大一截,他没有低头,只将视线往下一瞥,不屑地问:“为什么要给你看?”

“靠,想造反啊你?!”林浅一丢书包,一角踩住路边的台阶,凌空一跃,双手一勾,直接跳上了楚墨枫的背。

“下来!”楚墨枫不悦地呵斥,无奈她就跟八爪鱼似的抱着他,怎么甩都甩不掉,“林浅,你属狗皮膏药的吗?”

“你说对了,我还是强力款的。”

林浅与楚墨枫是同学,虽然互相看不上眼,却也相安无事地相处了这么久。

楚墨枫是校草,每天都能收到女生的情书。

大学跟高中不同,大学就是社会的缩影,隔专业就跟隔了一座山似的,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出了名的“浅小爷”是男生,林浅也不辩白。

林浅也能收到很多情书,比较不同的是,男生女生各半,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浅小爷的魅力男女通吃。

楚墨枫也不是真的甩她,要真甩肯定能甩掉,他弯着腰,跺着脚,语气懊恼地说:“林浅,你别把我惹急了。”

“把你惹急了会怎么样?”她双腿箍着他的腰,双手交叉抓着他的胸口衣领,脸颊紧贴着他的耳朵,说话都是贴着他的脸颊说的,“哈哈哈,楚墨枫,你倒是说啊,把你惹急了你会怎么样?”

楚墨枫突然停住,双手抓着她的手,想扯开她的手,也在保护她别掉下去,他撇头,细长魅惑的眼睛直视她的双眼,“把我惹急了,我……”

“林浅,你给我下来!”楚墨枫话没说完,一道突如其来的尖锐女声几乎快划破他的耳膜,他抬头看去,只见南音虎视眈眈地堵在前面,她后边还跟着她的一群跟班,有男有女。
monsoon 5月前
3
南音是播音系的高材生,跟楚墨枫一样也是三好学生,学习好、形象好、家世好,虽然校花的称号是自封的,但也无人敢有异议。

巧的是,楚墨枫、林浅、南音三人以前还是高中同学,楚墨枫和林浅还是同桌。

南音喜欢楚墨枫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今看着林浅附在楚墨枫的背上疯闹,她是又气又嫉妒,何况,她一向都看不起这个林浅。

有关南音和林浅的渊源,当初还闹过笑话。

刚上高中的时候,南音对林浅痞痞的样子一见钟情,情书送了,告白也告了,结果林浅就说了五个字——我不搞蕾丝。

当时南音恶心得连连作呕,恨不得把林浅痛打一顿,为了撇清自己的蕾丝嫌疑,她处处与林浅作对。

后来,南音又喜欢上了楚墨枫,她对楚墨枫那股高冷的酷劲迷恋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谁知,林浅居然是楚墨枫的同桌,害得她每次去找楚墨枫都要碰到林浅,每次都要犯尴尬癌。

高中同校完,还要大学同校,真可谓不是冤家不碰头。

“林浅,你快下来!”南音气急败坏地说,“别用你那脏手玷污了楚墨枫。”

本来林浅是想下来了,但一听这话,她真就不下来了,她双手抱紧了楚墨枫的脖子,故意贴着他的脸问他,“楚墨枫,她是你女朋友?”

这一问,南音的心“砰砰”一阵乱跳,她已经等楚墨枫的回应等了一个星期了。

楚墨枫淡定得好像与自己无关一样,“不是啊。”

南音钝痛,等了这么久,竟然还是这个答案,好受伤。

此时,夕阳斜斜地照过来,正好照在林浅的脸上,她趴在楚墨枫的背上,撒娇地垂着头,细碎的头发盖在眼前,葡萄黑瞳里灿灿闪着光,整张小脸精巧而又可爱,还自带柔光效果。

她软糯糯地问:“那……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最喜欢撩校草了,高中当同桌的时候她就有事没事撩撩他,有时候他会生气,有时候也会脸红,太可爱太好玩了。

上了大学之后坐在一起的机会不多,她都好久没撩他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在这初秋的校园里,金黄的余晖,斑驳的树影,还有那渐起的凉风,以及激荡不停的懵懂之心。

楚墨枫对视着她,眼皮忽然一跳,淡定的眼眸中多了一分喜悦。

他刚一张启嘴唇想回答她,林浅戏谑地一手捏住他的下巴,一手捏住他的喉结,挑衅地对南音说:“我就对他上下其手了,我就玷污他了,你来咬我啊!”

南音抓狂了,指着林浅怒骂道:“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你爸妈生你出来简直就是浪费粮食,难怪会被他们抛弃,连亲生父母都不要的人还活在世上干嘛?!”

林浅充满玩味的笑容顿时变得凝结,她忽地从楚墨枫背上跳下来,眼神都充满了戾气,父母是她的底线。

南音跑过去,拉住楚墨枫的手就要跑开,“离这个神经病远一点,听说她昨晚一夜都没有回寝室,也不知道跟谁出去鬼混去了,别染些乱七八糟的病。”

谁知,楚墨枫挥开了南音的手,冷冷说道:“这位同学,我们好像不熟。”

南音脸一囧:“……”

其他人:“……”

“还有,她昨天是回家了,不是跟谁出去鬼混,她是我同班同学,我没法离她远一点。”

当着众人的面,楚墨枫啪啪打脸南音,南音真的是怄得要死,她喜欢的男生怎么可以和一个男人婆嬉戏打闹?她喜欢的男生怎么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婆,而伤她的心!

林浅一脸得了便宜就爱卖乖的贱样,笑着说:“嘿,承蒙两位厚爱,你们可真了解我。”

秋风起,楚墨枫迎风而立,他清高孤傲的身影在人群中是拔尖的,他转头看了一眼林浅,突然说了一句,“我考虑考虑。”

然后走了。

走了。

了……

林浅一脸懵逼地杵在原地,他说的啥?什么考虑考虑?

——

城市的另外一头,顾城骁驱车回家,一到家门口,母亲叶倩如就迎上来了,低声提醒着说:“儿子,你爸最近血压又高了,你可别顶撞他。”

顾城骁当下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进到里面,顾源在沙发里正襟危坐,父亲戎马一生,即使退休了,也不失大将风范,顾城骁毕恭毕敬地走上前,抬手敬了一个军礼,“爸,我回来了。”

顾源话不多,字字重点,“这是当年我与沈连长签下的婚书,白纸黑字,一清二楚,你明天去沈家看看吧。”

顾城骁起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看桌上的婚书,他又惊又怒,“爸,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娃娃亲这一套?俗不俗?”

“我的话,你不听?”话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句,顾源在部队发号施令惯了,难免强势,要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他还在高位上坐着。

顾城骁诚恳地说道:“爸,我才28岁,不着急结婚。”

“你不着急结婚,人家姑娘着急啊。”顾源已经下定了主意,说,“就趁现在有空,赶紧把终身大事办了。”

顾城骁深呼吸两下,一忍再忍,“爸,这件事恕儿子不孝,无法答应你。”

顾源一听,拍案而起,“你别以为我退休了就治不了你,这两年我让你往东你偏偏往西,其他事情你忤逆我我可以不提,但这件事,你要敢不听,我就革了你的职。”

“爸……你……”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眼看父子两就要吵起来,叶倩如赶紧拉开两人,儿子跟他爸都是倔脾气,闹起来谁都不让谁,“好了好了,都少说几句。儿子啊,28是不着急结婚,但你这工作连谈对象的时间都没有,好姑娘都要被别人挑走了。”

“跟你爸订下娃娃亲的这个沈家,我已经打听过了,沈连长的千金无论外形还是年龄都与你匹配,家世清白,家教优良,相貌和人品都是一等一的。”

顾家好歹也是有名望的军门之家,要娶的儿媳妇自然是百里挑一的,要不是事先探访过没有问题,叶倩如也不会答应老爷子。

顾城骁这回算是明白了,原来他妈叫他回来就是给他下套的,他俩一搭一唱的,目的就是要逼婚啊。
monsoon 5月前
4
叶倩如挤了挤眼睛,低声提醒,“你爸血压高,你别气他了。”

“……”他还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爸,你非要逼我不成?”

顾源已是胜券在握,悠悠地说:“你自己决定,没人逼你,反正小刘约了我喝茶,正好要谈谈你调度的问题。”

父亲口中的小刘,正是当今全军的最高统领刘闵畅司令,顾城骁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只有妥协。

“我对象……怀孕了……”这几个字,顾城骁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什么?”二老震惊不已。

叶倩如一脸惊喜,“哪家的姑娘啊?先带回来瞧瞧。”

顾源一脸严肃,“看把你能的,你什么时候有对象了?”

顾城骁:“我找对象,分分钟的事。”

顾源皱一皱眉头,明明心里暗喜着,脸上却多了责怪,“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打算怎么办?”

叶倩如还是一脸惊喜,“赶紧带回来,我们好谈谈结婚的事情。”

顾城骁瞅瞅那张娃娃亲的契约,“那沈家的千金……”

叶倩如:“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娃娃亲这一套?俗不俗?”

顾源偏头小瞪一眼,却也面不改色地说:“哼,俗你还说?”

叶倩如:“老爷子,不是你提起这事的吗?”

顾源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微微发怒道:“还是说正事吧,城骁,你也老大不小了,你敢搞出人命就要敢于承担责任。”

顾城骁悄无声息地咽了一下口水,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大了?

顾源转身背过身去,丢下一句“带回来瞧瞧吧”,就走了。

带回来瞧瞧,让我带谁回来瞧瞧?

——

林浅在回家的路上,还是遇到了南音一群人。

在学校里他们不敢动手,可是走出了学校就不一样了。

不过,林浅也不是胆小的人,一个点一个地数着对方的人数,“1、2、3……8、9,南音,你上不上?要不要算上你?”

南音白眼瞧着她,“十分钟后我看你还嚣不嚣张得起来!给我上,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摆平。”

一对九,林浅瞬间被围攻了……

林家,一辆白色路虎停在门口,这是顾城骁私下里最低调的代步车。

“顾大少,幸会幸会,接到您的电话,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呢,哈哈哈哈。”林培毫不掩饰内心的激动,握着顾城骁的手就侃侃而谈,这可是他未来的女婿啊。

顾家世代都是军政名门,顾家的长子顾城骁,人称“顶级钻石单身汉”,他是军政商三界的翘楚,权力最高,财力最强,更逆天的是长了一副绝世容颜。

两年前顾源司令员因病提前退休,大家都在惋惜,但是,顾城骁以26岁的年龄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少将,成就足以超越父亲。

如今两年过去,顾城骁的肩上又多了几枚军功章,权势地位又攀升不少。

这样一个神级的人物,突然降临林家,林家上下全都激动不已。

朱曼玉拉了一下丈夫的衣角,暗示他不要太卑微,毕竟,唯有娘家强一些,女儿嫁过去才会到尊重。

顾城骁并没有握住林培的手,手一抽,步子往后一退,端端地浅点了一下头,“叔叔阿姨好,我的意思在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么,她人呢?”

在电话里,顾城骁十分有诚意地表明要与“林小姐”结婚,林培诧异之余,也实在是受宠若惊。

林培识趣地后退一步,朱曼玉笑得有些谄媚,“顾大少不必客气,也不必着急,听说您要来提亲,为表重视,小女还在楼上打扮。”

林培拉了一把妻子制止,阿谀地邀他进去里面,“顾大少,先进来坐吧。”

林培是一名退伍军人,退伍之后辞去了国家给安排的工作下海经商,当年对顾源司令员的提拔也是心生感激,现在对顾源的儿子顾城骁,也是敬重加仰望。

进屋,入座。

林培从白手起家到现在跻身千万富豪之列,也算成功,对女儿的栽培更是细致有加。他最喜欢带着大女儿出席各大酒宴,然后听旁人对女儿的夸张。

对他来说,他享受极了这份虚荣感。

静坐片刻,朱曼玉带着女儿林潇慢慢走下楼,精心打扮过的林潇宛若山林间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粉面含春,红唇轻启,一步一娉婷。

顾城骁依旧坐在那里,不看,不说,不动声色。

不一会儿,外面忽然传来了年轻女孩的怒骂声,里面太安静了,以至于外面的人说什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林浅你有病啊,走路都能摔成这样,眼瞎了还是脑残了?”

“就你这个鬼样子,怎么跟我出去?!我还得另外找人,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不想帮我是不是?”

“叫你包子你还真是包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啊?!我丢个铜板到水里还有回声,骂你我怎么就跟空气说话似的?!”

听这声音,是林家的二小姐林渝回来了,后边还跟着默不作声的林浅。

“爸,妈,我回来……了。”刚踏进门口,林渝就愣住了,屋里大家都在,大姐打扮得跟仙女下凡似的,爸妈则是一脸担忧,沙发上还坐着一位穿军装的男人。

林渝的眼神一瞬间就被吸引住了,只见眼前的男人五官硬朗,棱角分明,修长的双腿呈直角放着,深绿色的军装勾勒出宽厚的肩膀和精瘦的腰身,最重要的是,他的周身明明包裹着一层夕阳金光,眼中却蒙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意,冷傲矜贵的表情如同宇宙中掌控万物的天神。

顾城骁察觉了女孩窥探的目光,他偏了一下头,面露不悦。

八面玲珑的朱曼玉赶紧拉过小女介绍道:“顾大少,这是我的小女儿林渝,她是一个爽快的丫头,有什么说什么,也是家里的开心果,只要有她在,家里就不缺笑声。”

电话里顾城骁只说要和“林小姐”结婚,他们也不知道是林潇还是林渝,只是直觉觉得应该会是大一点的林潇,毕竟林渝才20岁,心智还不成熟。
monsoon 5月前
5
林渝往前走了一步,一道金光跳进了顾城骁的眼中,那是阳光照在金属物件上的反光。

顾城骁眯了眯眼睛,余光瞥到了林渝身后的小少年身上,他微微一怔,正眼望过去。

他要找的人,总算是找到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看到的第一反应,也会觉得这是一个男孩子。

只见少女穿着浅蓝色格子的长袖衬衫,领口倾斜露出了一边的锁骨,此时窗外夕阳斜照,一道道金光打在少女的侧身上,将她的锁骨照得明暗有致白里透亮。

顾城骁仔细瞧去,只见她短发遮眼,短发之下是白玉瓷般的肌肤,她低着头,瘦弱的身体怯怯地缩在角落里,看起来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

正合他意。

“抬起头来。”他说。

林浅身子一颤,是在说我吗?

朱曼玉又有戏了,她一把拉过林浅的细胳膊,边往外推边说:“衣衫不整的像什么样子,今天家里有贵客,你少在这里丢人现眼,出去出去。”

“等等。”顾城骁本来就等得急躁,这下看到朱曼玉不善的态度,更加不悦了。

林培见状,以为是林浅的轻浮惹恼了他,他赶紧解释道:“她是我弟弟跟前妻生女儿,唉,从小就没爹没妈的,没人管她,顾大少可别怪罪,她也怪可怜的。”

这一席话,深深刺痛了林浅的神经。

“让她进来。”

顾城骁的话,不敢不听,朱曼玉只好放弃了推搡,低声训道:“你个扫把星,搅坏了我家的好事,我跟你没完。”

林浅本来不愿意凑这份热闹,但大妈这一说,她今天非进去凑凑热闹不可。

让他们不痛快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让她进来。”他又说,冷冽的声音如一道冰刺,让这屋子里的气温一下下降了几度。

林浅肩膀一抖,手不自觉地拽紧了书包带子,她走进去,不卑不亢地抬起头来,仰望着前面的那尊大佛。

夕阳太闪,距离太远,她看不清他的脸。

“你的脸怎么受伤了?”

林浅眼珠子一转,弱弱地说:“不小心……摔的……”

摔的?这恐怕只有无知的林渝才会相信吧,她眼眶和鼻梁上的伤,分明就是被揍的。

顾城骁低沉的声音犹如暗夜里的低音炮,声音不大,却稳如泰山般不可动摇,他说:“你,跟我结婚吧。”

林浅:“……”

林家所有人:“……”

“顾大少,她她她……不是我的女儿啊,您不是要娶我女儿吗?”朱曼玉不肯死心,一手一个将林潇和林渝像推销商品一样推上前一步。

“顾大少,您看看清楚,这两位才是我的女儿,林潇,林渝,你看看。”

顾城骁冰冷的眼眸中带着明显的不悦,本来这件事就有点不好开口,还非要他说得那么清楚,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我找的是林浅,林小姐。”

“……”

众人惊愕,此时的林浅,鼻青脸肿,衣衫不整,凌乱的短发跟鸡窝似的,而且,她发育不良跟个豆芽菜似的,她才20岁啊,心性不定,幼稚贪玩,顾城骁到底看上她哪一点?

重点是,林浅已经卖给华总了啊,昨天晚上他们已经……而且这个华总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把林浅整得这么惨。

朱曼玉使劲地捏着丈夫,关键时刻,你倒是说话啊。

林培刚刚张了张嘴,顾城骁就抬步走了过来,人未及,气势已将他掀翻,到嘴边的话就这么硬生生地噎了下去。

顾城骁无视林氏夫妇,径直走到一脸懵逼的林浅面前,郑重其事地问道:“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

“啥?”林浅的脸上大写着一个“懵”字。

“我是说……”顾城骁放缓并且加重了说话的语气,“你,林浅,愿意嫁给我,顾城骁吗?”

林浅眨巴眨巴眼睛,用了三秒钟的时间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一个大伯大妈都阿谀奉承的长得又好看的男人,正在向她求婚。

“我愿意!”她脱口而出。

让他们不痛快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林家众人纷纷扶额,朱曼玉差点晕倒。

林浅的干脆,连顾城骁都感到意外,也好,省得多费口舌。

于是,在林家人战战兢兢的错愕的目光中,顾城骁载上她一路绝尘而去。

朱曼玉扫一眼自己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简直不敢置信,“老天无眼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那个顾大少是不是有眼疾啊?”

林培越想越不对劲,“啪”的一下拍了自己的脑门,说:“这下糟了。”他用一种特别恐惧的眼神看看朱曼玉,朱曼玉秒懂,竟然一下子哭了起来。

林氏企业近年来运营不佳,今年更是面临破产的危险,幸好有华氏老总华天明鼎力相助,但是,这个忙也不是白帮的,华天明没有其他嗜好,唯独喜欢女人,特别是那种幼齿的女孩。

原本华天明的目标是林渝,可是虎毒不食子,林培怎么舍得摧毁自己的亲生女儿,与朱曼玉商量在三,他们决定让林浅去。

人是林培叫出去的,药是朱曼玉下的,夫妻俩亲自把小侄女送到了华天明预定的酒店房间里。

可是隔天,这人竟然被顾城骁带回家见父母了,他顾城骁的妻子,竟然被卖去伺候过其他男人,一旦事情暴露,恐怕不好收场啊。

林培和朱曼玉,越想,越觉得后怕,暖意洋洋的傍晚,两人竟然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

他们赶到民政局的时候,民政局已经下班了,但顾城骁一个电话,民政局的领导亲自过来为他们办证。

前后只用了两分钟。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夕阳西下,金黄色的余晖也渐渐隐去了。

或许是男人身上威严的军装让她无法怀疑,她竟然信了他。

林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竟然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领了结婚证,这也太玄幻了吧。

我是不是冲动了一点?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

顾城骁高大的身影走在前面,偶尔撇头看她一眼,像是验证一样,他的目光扫过她的全身。

即使她脸上有伤,他也能一眼认出来。

短发及耳,刘海盖额,粗一看容颜清秀如兰,仔细看五官精致如画,天鹅颈修长柔美,肌肤如凝脂白玉,是她,就是她,错不了。

“上车,这里。”

“哦。”

《野蛮娇妻放肆宠》YY小说书号:15351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535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