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萌娃辣妈:一宠成婚》宋安慕程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4895

monsoon 3月前 87


萌娃辣妈:一宠成婚

"我要给你一生平安,一生喜乐。"


《萌娃辣妈:一宠成婚》YY小说书号:14895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89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3月前
1
“唔……疼……”

软软糯糯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宋安听到动静,立马停下了手头上的事儿,匆匆赶到床边。

她看着陷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团,心疼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烧得这么厉害还跟家人走散了。亏得这是碰到了她,要是遇上了什么人贩子,那还得了?

柔软的被子里,小团子难受的皱着眉,嘴里嘟囔着什么,睡得很不舒服。他的脸红扑扑的,高烧还没退下去,额头上还贴着宋安从楼下药店里买的退烧贴。

看着小小的糯米团子,宋安的心里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了一股酸涩之感。

如果……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流产,也该有这么大了吧?

宋安敛眸,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伸手轻轻抚摸小男孩柔嫩的脸颊,眼中充满了怜惜之情。

屋外,一阵迫切的敲门声毫无征兆的响起。宋安向门口望去,不放心地开了一眼床上熟睡中的小团子,又匆匆往门口走去。

“咔嗒!”

门被打开,而门外站着的一男一女,却是宋安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是你?”

看着宋安,曾黎化着精致妆容的脸逐渐僵硬。

而她身旁的男人,深邃的黑眸中则流露出了无限度的压抑。

“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要是他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曾黎怎么也没有想到,宋安居然还会回来!回来也就算了,她竟然这么快又出现在了自己和慕程的面前!

她握紧了拳,四年前,她能将宋安这个手下败将赶出国,四年后她也一样可以做到!

相比于曾黎的情绪激动,宋安和慕程则显得平静多了,虽然只是表面上显得平静。

宋安看了眼慕程,退后一步,将门打开。

“孩子在卧室,他发高烧了……”

宋安的话还没有讲完,曾黎便一把推开了她,急匆匆地往卧室里跑去。

宋安被她这么一推,险些摔倒,还好身后有一个柜子,让她找到了着力点,才没有倒下去。

慕程全程冷眼看着,薄唇抿成了一条缝,周身散发着冷意。

四年了,这个男人一点儿也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夺目。宋安在心里苦涩一笑,可惜,不管他有无变化,这个男人,都不可能再属于自己了。

就在宋安和慕程之间陷入诡异的寂静后不多会儿,曾黎便抱着烧得迷迷糊糊的小团子冲了出来。

她恶狠狠地瞪着宋安,警告道,“要是小宝出了什么问题,你最好准备好打官司的钱!”

“够了!”

曾黎还想说什么,却被慕程隐忍着愠怒的话语打断了。

慕程黑着脸,将慕小宝从曾黎的怀里抱走,摸了摸慕小宝发烫的小圆脸,眼底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丝温情。

曾黎脸色白了白,她心里憋着一股怒气,却又不敢当着慕程的面发作,只好忍下。

这种尴尬大概维持了十秒钟,最终还是宋安打破了僵局。她从一边的椅子上拿过自己的外套,小心地裹在了慕小宝的身上,嘱咐道,“小心别着凉了,外头有风,给他披上。”

然而曾黎却丝毫不领情,她厌恶的将衣服丢还给宋安,将自己的小马甲脱下给慕小宝披上。

“省省你的假好心,小宝是我的孩子,用不着你来关心!”

宋安耸耸肩,只觉得曾黎有些好笑。

她走回到门口,打开了门,默默站在一边。

送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曾黎也一点儿都不想留在这个地方。她挽上慕程的臂弯,往门外走去。

临走前,慕程回头看了宋安一眼。他的眼底,是沉寂了已久的难耐,饮鸩止渴一般,即便深知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小女孩了,却依旧放不下对她的思念。

重重地关上门,宋安回到屋里,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

她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脑海里却挥之不去慕程那张冷峻的脸。

四年了。

她还记得四年前,自己带着满心的绝望离开。踏上飞机的那一刻,宋安曾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这片国度,谁曾想,四年后的今天,她却又回来了。

宋安苦涩的一笑,如果不是公司的调度,或许她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毕竟这块土地留给她的,除了心碎,便是绝望。

她在沙发上不知躺了多久,才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继续收拾起自己的行礼来。

她今天刚回来,就在机场捡到了慕小宝。跟机场的人沟通过后,便带着慕小宝回了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家。

幸好自己是几大航空公司的VIP客户,把护照和高会卡压在了机场,又留下了地址和电话,才得以将慕小宝带了回来。否则这可怜的孩子就要躺在机场的长椅上等家长找过来了。

想到这里,宋安就觉得有些隐隐的恼怒。

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好,慕程和曾黎也算是白活这么多年了。

慕家,赵医生从慕小宝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轻声关上门。

身后,慕程冷着脸看着赵医生,眉宇间流露着对慕小宝的关切。

“小少爷没事了,幸好之前贴了退烧贴,这会儿烧已经渐渐退下去了。我去给他配点退热冲剂,明天应该就能好起来。”

听赵医生这么说,慕程才终于放心下来。

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在慕小宝的床边坐下。

慕小宝不知梦到了什么,嘟囔着嘴哼哼唧唧了起来,小胖腿还蹬了蹬被子。

慕程替慕小宝将被子重新盖好,随后往他身边一躺。

半夜,慕小宝醒了,哭着喊着要妈妈,慕程无奈,只能让人将曾黎叫了过来。

曾黎本已睡着,冷不丁被人叫醒,脾气大得很。

她带着戾气出现在了慕小宝的房间里,把泪眼朦胧的慕小宝吓了一跳。

慕程见状,紧紧皱眉,看着曾黎的眼中多了几分恼怒。

曾黎知道自己拂了慕程的逆鳞,连忙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想要抱慕小宝,谁料慕小宝竟是抗拒的往慕程怀里缩了缩。

“小宝,怎么了?过来,妈妈抱。”

慕小宝却怎么也不肯和曾黎亲近,死死地抓着慕程的衣袖,眼眶通红。
monsoon 3月前
2
曾黎心里顿时怒火中烧,这个小崽子,从小就不和自己亲,现在更是变本加厉,连靠近都不让她靠近!这样下去,迟早穿帮!

曾黎暗暗握拳,心有不甘。

殊不知她这一切的变化都被慕程看在眼里。

慕程冷着眼,在慕小宝柔软的发丝上留下浅浅一吻。

“你去休息吧。”

曾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背过身的那一刻,她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这算什么?为了这个小贱种大半夜把自己叫醒,他不愿意靠近自己慕程就立马下了逐客令,当她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丑吗?

宋安,都是你的错!

儿童房内,慕小宝缩在慕程的怀里,高烧才刚刚退下去,他还很难受。

小小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慕小宝软软糯糯的声音砸在慕程的心田,让他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妈妈……”

慕小宝闭上了眼,似乎是在呓语。

看着慕小宝,慕程无力的叹了口气。

从小小宝就不和曾黎亲近,他并不傻,知道曾黎只在他面前才会对小宝表现出关心的样子,但慕程始终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

恍惚间,慕程又似乎听到慕小宝在他怀里低声呢喃了一句“宋阿姨”,他的背脊瞬间僵硬了起来,许久才松懈下来。

慕小宝一直睡不好,醒醒睡睡,让人看着心疼。慕程看着慕小宝这个样子,也不好受。他拧眉,最终,他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去把宋安带来,就说小宝要见她。”

助理的效率很高,不到一刻钟就出现在了宋安家门口。

宋安一直未能入眠,许是慕程一家三口的出现又让她回忆起了四年前的那场噩梦的缘故。

听到有人敲门,宋安立马警惕了起来。

她裹上外套,找了一件顺手的防身武器护在身前,慢慢往门口靠过去。

透过猫眼,宋安看到了屋外站着的人。

慕程的助理?

他怎么在这?

宋安皱眉,将随手拿起的扫帚放到门后,打开了门。

“徐特助,有事吗?”

徐风起初接到自家老板电话时,也很惊讶。但惊讶之余,他更多的是一种解脱。他有预感,宋安的回归,会让他们一整个总部公司的员工获得救赎。

还记得当初他家老总和宋安在一起时,公司每天和和乐乐,谁料陡生变故,将原本氛围良好的集团一下子推入了无尽阴霾中去。

自从宋安离开,慕程整个人就好像三魂夺去了六魄,整天阴沉着一张脸,仿佛阎罗王在世。天知道他们有多想念宋安在的时候,那时候的慕程,和善的就像披着金光的天使。

“宋小姐,小少爷一直嚷嚷着要见你,慕总没有办法,只好让我来请您去一趟。”

听了徐风的话,宋安心里本身还存留着的抵触情绪瞬间没了。

从见到慕小宝第一眼起,宋安就爱上了这个孩子,舍不得他受一点的苦。一听到慕小宝闹着要见自己,宋安竟然心底生出了一丝窃喜。

她慌忙回屋,对着徐风道,“等我换身衣服。”

前往慕家的路,宋安再熟悉不过了。

曾几何时,她也是每日往返这段路。

抵达慕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了,宋安坐了一整天的飞机,还没来得及倒时差,这会儿累得只想找张床躺下。

慕小宝依旧被慕程抱在怀里,他睡得很不安稳,小小的脸蛋上五官痛苦的皱在一起,看得人心生不忍。

宋安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慕程,不过想到这里是慕家,慕小宝又是他儿子,也就不足为奇了。只不过令她疑惑的是,曾黎竟然没有守着慕小宝。

气氛有些微妙,徐风把人带到了儿童房后,便很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

宋安与慕程对视了几秒,最终还是她先败下阵来,收回了视线。

“徐特助说小宝要见我?”

慕程点头,将慕小宝放回床上,给宋安让出了位置。

宋安愣了愣,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往前去。

她并不想和慕程靠得太近,但显然慕程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离开了爸爸怀抱的慕小宝有些不习惯,他哼哼了一声,听得宋安一阵心疼,也顾不上自己和慕程之间那些破事儿了,急忙上前伸手摸了摸慕小宝的额头。

还好,退烧了。

宋安的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奶香,许是和她从小就泡在牛奶罐子里有关。慕小宝很喜欢她身上的味道,一直皱着的眉头被奶香味儿抚平。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在看清自己身边多了个陌生人时,心底顿时被恐惧席卷。

但在认出了这是今天带他回家悉心照顾他的宋安之后,又黏糊糊地往宋安身上靠。

“宋阿姨……”

宋安的心里早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即便这是曾黎和慕程的孩子,那又如何?孩子是无辜的,虽然自己那无辜的孩子却被曾黎残忍的害死了。

“阿姨在,乖乖睡觉。”宋安揉了揉慕小宝的小脑袋,对他露出了温暖的笑。

慕小宝十分高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感受到过母爱。可如今,他却感受到了。

“阿姨抱!”

宋安宠溺地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将慕小宝抱在了怀里。

一边,慕程始终一言不发地看着二人的互动。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然会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如果……如果小宝是他和宋安的孩子,如果他们才是一家人,那该多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小宝终于被宋安哄睡着了。不像一开始那样睡得极其不安稳,这一回,慕小宝睡得很沉,甚至有轻微的呼噜声。

宋安已经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哄睡着了慕小宝,她靠在床边,竟然就那样睡了过去。

等慕程回过神时,宋安已经睡熟了。

温暖的灯光下,慕程看着这陷入梦乡的一大一小,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

他弯下腰,将宋安抱到了慕小宝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等宋安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看着床头的小闹钟,宋安觉得仿佛有一道天雷精准的劈中了自己。

完了完了,她还没去公司报道,新官上任第一天她就要被副总吃挂落了!
monsoon 3月前
3
由于边上的小家伙还在睡觉,宋安不敢有太大的动静。她蹑手蹑脚的爬下床,进了卫生间。

令宋安诧异的是,卫生间里竟然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临时的洗漱用品。

宋安轻笑,慕程还是一如既往的细心,只不过如今这份细心,已经悉数归曾黎所有。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宋安拿过自己的包翻了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带手机。

难怪早上没有闹钟喊醒自己。

她估摸着这会儿慕程和曾黎应该都出门了,便放心的出了儿童房。

可令宋安想不到的是,两个原本此时此刻应该在各自公司上班的人,却一个也没有去工作!

一出门,宋安就和慕程迎面碰上了。

“醒了?”慕程出声。

宋安很想回他一句“难不成我是在梦游吗”,但是话到嘴边还是被她给咽了回去。

“恩。”她点了点头,并不想继续和慕程聊下去。

她只想赶紧回公寓,然后收拾收拾去公司报道。

“留下来吃午饭吧,小宝醒过来看不见你估计还要闹。”

慕程到底还是了解宋安的,抓宋安的弱点一抓一个准。

一想到慕小宝,宋安再硬的心也软了下来。

她在心里叹气,心想这分明是你和曾黎的孩子,为什么现在搞得好像慕小宝是她的孩子一样!

一想到自己夭折了的孩子,宋安心里就是一阵抽痛。

她闭上眼,努力地使自己不去想她失去的孩子。

“不了,我还有事。”

她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她会疯掉。

慕程没有强留宋安,他清楚宋安的性子,硬是让她留下,反而会让她心生抵触。

“那我送你。”

宋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用,小宝很粘你,你还是留在这里照顾他吧。”

说罢,宋安便逃似的奔下了楼,生怕自己再多留一会儿,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可没想到,刚从虎口逃离,她竟然又撞上了曾黎。

比起慕程,曾黎则是专程等在这里,就为了堵宋安。

见宋安下了楼,曾黎立马上前拦住了她。

“宋安,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慕程现在是我的老公,小宝也是我的儿子,请你离我们一家远一点!”

面对面容微微有些扭曲的曾黎,宋安不禁觉得有些讽刺。

“慕太太,如果你没有因为一时疏忽而弄丢了小宝,我也不会有机会遇到小宝,更不会有机会在出现在你们面前。比起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先好好反思反思,为什么身为母亲,还能把自己的孩子弄丢!”

曾黎被宋安说得脸色逐渐黑了下去,她阴沉着眸子,低声警告道,“这是我们慕家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不要以为讨了小宝的欢心,你就能重新闯到我们的生活中来!小宝是我的儿子,就算你再怎么讨好他,也无济于事!”

宋安却不以为意,甚至有些想笑。

“慕太太,你何必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小宝是你的孩子?”

不知是不是宋安眼花,她竟然在曾黎的眼底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心虚!

不过很快曾黎就又恢复了镇静,“我只是在提醒你,你做的再多都只能是无用功。不要以为你可以靠小宝重新获得慕程的欢心,比起你卑微的讨好,我和小宝之间的母子关系,是你这个不速之客永远也取代不了的!”

宋安冷笑,“慕太太,一遍又一遍的拿你的孩子说话,有什么意义呢?你是在提醒我,曾经我也有一个孩子,可他却因为你而永远的离开了我吗?”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是你觊觎了不该觊觎的东西,才招来了老天的惩罚!”曾黎的面目开始变得狰狞,“不要再跟我提那个死掉的贱种,小宝还在生病,晦气!”

说完这句话,曾黎狠狠地将宋安推开,走上了楼。

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一滴泪无声的滴落在宋安的脚边。

她苦笑,是啊,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他,才让他还没来得及看上这世界一眼,就永远的失去了生命。

但这真的都是她的错吗?

她还记得四年前的那个雨夜,是曾黎趾高气昂的带着一纸化验单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至今记得,曾黎那副得意的表情,以及她那胜利者的姿态。

“宋安,就凭你,区区一个小三生出来的贱种,也配和我抢?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阿程的孩子,很快我就会嫁给他,而你,还有你肚子里不被承认的野种,则会一辈子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到底是小三生出来的货色,好的不学偏偏学你那个下贱的妈,到处去勾搭别人的男人!我劝你还是赶紧把你肚子里的杂种给打掉,省得他生出来和你一样。我要是你肚子的孩子,一定会因为有你这样一个妈而羞愧的恨不得去死!”她说。

医院外,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

宋安看着曾黎留下来的那一纸化验单,看着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验孕结果,她的心就好像被生生的挖了出来,又被千万人无情的践踏。

泪水将她的视线淹没,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宋安清楚地感觉到下腹传来了一阵剧痛。

果然,宝宝,你真的像曾黎说得那样,为有我这样一个母亲而感到耻辱吗?

童年受到的那些非议,母亲死后被接回曾家受到的那些辱骂与虐待,就像是梦魇一般将宋安死死困住,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她的喉咙,夺去了她的呼吸。

等到她再度醒来,她原本孕育着生命的肚子却变得平坦了。

她知道,孩子没了。

“很抱歉,宋小姐,孩子早产,生出来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医生的话,让宋安彻底的沦入了地狱之中。

她想,为什么自己没有和孩子一起死去呢?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再接着,她便在朋友的帮助下远走他乡,再没有和慕程曾黎见过一面。

在国外的四年里,她重拾了荒弃依旧的专业知识,日夜不分的拼死工作,终于让自己在无尽的忙碌中忘却了那段痛彻心扉的过去,也渐渐学会了逢场作戏,学会了看淡一切、泰然处之。
monsoon 3月前
4
从慕家离开,宋安就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

直到出租车司机叫了她一声,她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她向司机道了声谢,匆匆上了楼。

回到家里,宋安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宋安觉得有些头疼。

她拨了回去。

“宋小姐,总算联系上您了。”

对话那头传来了小姑娘心急如焚的声音,是副总的秘书。

宋安一边道歉一边向她解释自己没有按时报道的原因,在得知副总对于她的迟到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后,宋安的眼皮跳了跳。

“我马上就过来,大约半个小时。”说完,宋安又连着道了几次歉。

亚太地区分公司的局面很吃紧,大概可以简单的分成两大派系。一派是以副总为首的董事长派,另一派是以还未正式就任的总裁为首的合伙人派。

总公司经过近十年的争斗,已然形成了两极分化的局面。董事会中,董事长和几大合伙人逐渐成了对立面,双方明争暗斗多年,其阵势丝毫不比古时候的宫斗差。近年来亚太地区的分公司在公司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几个合伙人刚把自己人送上总裁之位,董事长一派立即就把宋安调了过来,联手副总一起对抗新官上任的新任总裁。

副总是宋安的老搭档,宋安刚进入公司的头两年就是跟着他干的,之后副总被调回国内,宋安便顶替了他在总公司原来的职位。现在两人再度聚首,已经有不少人等着看这对黄金搭档能给国内的局势带来多大的扭转。

“宋安!第一天上班你就给我撂挑子,知不知道外边有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距离副总办公室还有老远,宋安就听到了从办公室里传出来的中气十足的吼声。

她揉了揉耳朵,顶着副总办新同事们探究的目光,走进了办公室里。

“好久不见,老罗。”

副总名叫罗赫天,比宋安大了七八岁,儿女双全,是大多数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一大早就玩失踪,这事要是让那几个老东西知道,肯定要闹到董事会去!”罗赫天翻了个白眼,将一份文件摔在了桌上。

至于他口中的几个老东西,自然就是那几个合伙人了。

宋安笑了笑,罗赫天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喜欢把芝麻大点的小事无限放大到最坏的结果,说白了就是危言耸听。

“咱们的新总裁是谁还是没有半点风声?”

罗赫天皱眉,“今天下午到任,据说是那几个老东西高价挖来的职业经理人。”

“今天下午?”

这日子选得也是有意思,自己这个董事长阵营里的半核心人物刚刚就职,下午合伙人就把新总裁塞了过来,这是打定主意要正面对抗了啊?

“你先去交接一下工作,具体什么时候去迎接我们的新总裁我会让小张通知。”

小张就是给宋安打了十几个电话,差点急哭了的小秘书。

宋安点头,拿过罗赫天扔在桌上的文件出了办公室。

说是交接工作,但其实宋安早在回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完全可以一就任就上手。这会儿多半就是走个过场,认一认手底下的职员。

她的职务是总经理,所以要见的人不多,就是各个部门的经理。宋安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万事讲究一个效率,因此没有和他们多废话,二十多分钟就完事。

上任第一天,真正要忙的事没有多少,也就处理处理上一任总经理留下来的工作,虽然很繁重,但宋安已经提前加班加点攻克了难题,这两天她还是很清闲。

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宋安看着落地窗外,心底难得的很平静。正值中午,街上车来车往,显得有些热闹。

不过很快,她就平静不下来了。

四年的时间,城市变迁很快,因此宋安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CBD区域,正是慕氏总公司坐落的那一块区域!而现在,与自己相隔不过一条街的距离,对面就是慕氏的大厦!

而更令宋安头疼的是,就在她的正对面往上数两层,落地窗前站着的那个男人,正是她极其不想看到的慕程。

慕程显然还没有发现这头的宋安,几乎是一瞬间,宋安立即转回了椅子背对着身后的落地窗。她按了按桌上的控制器,将遮阳的窗帘放了下来。

下午三点,新总裁到任,宋安在小张的带领下出现在了顶楼。

宋安的秘书向来都是她亲自挑选的,因此现在暂由小张兼任,直到她招聘到合意的人选。

顶楼的会议室中,各部门经理都已经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宋安和罗赫天面对面坐着,分别坐在主位的两侧。

十分钟后,众人翘首以盼的新总裁终于出现。

所有人都起身相迎,唯独宋安傻眼了,呆在原地。

何项源?怎么会是他!

“宋安!”

罗赫天注意到了宋安的失态,连忙低声提醒她。

宋安终于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站起身。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新任总裁居然会是何项源!

如果说慕程是宋安最不想见排行榜的榜首,那么何项源绝对妥妥的榜二没跑了。

当年她和慕程会变成那样,除了曾黎功不可没,何项源也逃不了干系。

何项源是曾黎的表哥,和曾黎一样,何项源也早早地就认识了宋安。宋安刚被接回曾家的第一年,何项源便常常伙同曾黎一起欺负她。但后来不知何故,何项源却渐渐地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变着法儿的讨宋安的欢心,一度让年幼的宋安怀疑他是不是鬼上身,把宋安吓得不轻。

何项源一直在追求宋安,但宋安的眼里却只有慕程一人,嫉妒使然,何项源便在曾黎的挑唆下帮着曾黎一起挑拨离间起了宋安和慕程。结果就是,曾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何项源却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次会议讨论了什么,什么时候结束的,宋安统统没了印象,她只知道当自己终于回过神来时,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只剩下她和何项源两人了。

“安安,好久不见。”
monsoon 3月前
5
宋安眼神闪了闪,“何总还有什么事要交代?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她语气淡淡,脸上没什么表情,浑身都散发着“闲人勿扰”的气息。

何项源心知宋安不待见自己,他只能干笑,试图化解彼此之间的尴尬。

“安安,当初的事是我不对,我……”

见对方提起当年的事,宋安心里更加不烦躁,当即打断了他。

“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刚说完,宋安就带着东西出了会议室,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给何项源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何项源苦笑。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关注宋安的动向,之所以会从原来的公司跳槽来这里,也是因为宋安。当年的事确实是他和曾黎一手造成的,此时他对宋安除了迷恋,更多的是愧疚。

因为他的一己之私,害宋安一无所有。失去了孩子,也被曾家扫地出门。

何项源无力地靠在了椅子上,闭着眼,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片刻后,他又缓缓地睁开了眼,视线落在紧闭的会议室大门上,眼底多了几分晦涩不明的情绪。

宋安回到办公室后,发现罗赫天竟然等在这里。

“老罗?”她有些疑惑。

罗赫天从宋安的椅子上离开,回身站在了落地窗前。

“你和那个何总认识?”

宋安沉默。

“说说吧,熟不熟?对头还是朋友?这样以后大家是直接掐还是暗地里使绊子我也好斟酌着办。”

宋安笑了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真和他是朋友,公事归公事,谁也别想从咱们手底下捞到一点好处。”

罗赫天脸上露出了狐狸似的笑容,心想宋安还是一点没变,同时又为这位新来的总裁捏了把汗。

“办公室还满意吧?这对面就是慕氏,也是咱们的主要竞争对手。两家隔着条街站在窗边都能看到彼此,相看两相厌。我可听说手底下这帮员工们平时要是哪个案子打赢了对方,还会站在窗边对着对面耀武扬威。”

宋安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她绕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往罗赫天身上拍了拍。

“拿去,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你在看一眼签个字就行了。”

罗赫天也还有事要忙,拿着文件就走了。

办公室又只剩下宋安一人,她转了转椅子,面对着玻璃窗,脑海里魔怔似的回放着刚才脑补的画面,觉得有些好笑。扯了扯嘴角,正欲转回去放下窗帘,余光却在她抬头的瞬间瞥到了对面大厦中,正端着咖啡杯站在窗边看着自己的人。

目光相接,宋安愣住了。

她的脑子像是短路了似的,半天愣是没有一点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对面的慕程。

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她才做贼似的飞快转了回去,按下按钮放下了窗帘。

小张给她送来了应聘秘书一职的人员资料。

宋安精心筛选了几份出来,等看完手头上的资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她的驾照是国外的,公司也暂时没有给她配车,罗赫天本打算送她一程,她直接拒绝了。在国外这些年,宋安习惯了公共交通出行,正好趁这个机会她打算认认路。

可是没想到,一下楼她就看见了何项源坐在车里等她。

一见宋安出现在了一楼大堂,何项源立马将车开到了门口。

“上车,我送你。”

宋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何项源还想坚持,但宋安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走了。

这会儿正值上下班高峰,何项源也没办法开着车跟在宋安身后,只得作罢。

可谁想到,送走了一个何项源,居然又来了一个慕程。

不像何项源将车停在了招摇的门口,慕程停车的地方很刁钻,直接将宋安堵在了墙边。

“上车。”车窗摇下,慕程那张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脸露了出来。

宋安皱了皱眉,她想不通,这些人怎么一个两个都扎堆的出现?

“不劳烦慕总了。”

说完,宋安转身,打算从另一边绕开。

慕程的车往后倒了倒,再次将她的路堵住。

“小宝不肯吃药。”

听他提起慕小宝,宋安的脸色变了变,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出现了一丝松动。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

慕小宝就算再怎么和自己亲,也终归是慕程和曾黎的孩子。她不想和他们再有什么牵扯。

“那是你和慕太太的孩子,照顾他是你们的义务,不是我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宋安也还是放心不下。

此刻的她就像一个矛盾结合体,一边是一个拿着叉子指着自己的小恶魔,厉声的告诫自己不要再卷入到他们的世界中去,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另一边则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小天使,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劝说着,小宝是无辜的,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你怎么能忍心看着他受罪呢?

总之,宋安觉得自己这会儿烦躁极了。

而一边,慕程坐在车里,见她这么说也忍不住皱了眉头。他见宋安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定,干脆下了车,一步步逼近宋安。

宋安连忙后退,被慕程逼进了墙角。

“慕程!”

眼见慕程还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宋安心里有些慌。

慕程却没有理会她,直到宋安整个人退无可退死死的贴在了墙上,他才停下脚步。

“何项源在你们公司?”

宋安拧眉,“慕总消息真灵通。”

慕程有些不悦。

“小宝病还没好,你作为父亲不赶紧回去陪着他,反倒是和我在这里纠缠不清,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几年未见,慕总似乎对我已经知之甚少,我的眼里从来揉不得沙子。当初慕总提出分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们今日的局面。保持距离对我们都有好处,我不想被人说是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慕总也不希望小宝将来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吧?”

慕程的脸色又沉了几分,宋安看准时机,趁他怔愣的片刻,一把将他推开。

等慕程回过神,宋安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径直进了地铁站。

宋安一回到家就接到了罗赫天的视频电话,和罗赫天的夫人和女儿聊了会儿,两人便谈起了公事。

一谈,宋安就忘了时间。

敲门声猝然响起,宋安才意识到这会儿已经过了九点。

她有些疑惑,这个点了,会是谁来找自己?

她凑上猫眼看了眼,冷不丁从里头看到了一个陌生人,手里还扶着一个看上去烂醉如泥的慕程。

宋安犹豫片刻,还是打开了门。

“这是?”

陌生的小哥自我介绍了一下,大概就是他是某家私人酒吧的小酒保,慕程在那喝醉了,问了半天才问出了一个地址,正是宋安家的地址。

宋安神色有些复杂,刚想让酒保小哥将慕程送回慕家,却听酒保小哥道,“我这还有急事,慕先生就麻烦你了!”

话音刚落,小哥就将慕程塞到了宋安的手里,匆忙跑了。

看着手里的慕程,宋安有些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事儿?

费了好大力气,宋安才将慕程挪到了床上。

她正想会书房继续工作,谁料原本还在床上睡得死沉的慕程突然拽住了她的衣角,一个用力便将她拉倒在床上,翻身压了下来。

《萌娃辣妈:一宠成婚》YY小说书号:14895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489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