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挚爱宠妻》叶清欢邵允琛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16712

monsoon 3月前 82


挚爱宠妻

叶清欢出生在B京的一个名门望族,后父亲喜爱赌博而家道中落,16岁时母亲又因病而死,不到三年父亲便再婚娶妻,还带回了一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妹妹,从此她在叶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 继母在家欺负她,妹妹更是夺走了她的挚爱男友。 她努力忍着,一直忍到22岁,为了巩固叶家在B京市的地位,父亲不惜将她嫁给了邵氏的残疾大少爷——邵允琛。


《挚爱宠妻》YY小说书号:1671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71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3月前
1
铁森森的大门打开,一个女人穿着狱服,握着手上那份泛黄的档案。

身后是狱警冷漠的声音,“出去后好好做人。”

好好做人?

她漠然一笑,脑子里逐渐浮现出这具身体主人——叶清欢的记忆。

叶清欢出生在B京的一个名门望族,后父亲喜爱赌博而家道中落,16岁时母亲又因病而死,不到三年父亲便再婚娶妻,还带回了一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妹妹,从此她在叶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

继母在家欺负她,妹妹更是夺走了她的挚爱男友。

她努力忍着,一直忍到22岁,为了巩固叶家在B京市的地位,父亲不惜将她嫁给了兵王世家邵氏的残疾大少爷——邵允琛。

邵允琛曾在一场兵事演练中发生意外而导致残疾,半身不遂,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自理。

而她在婆家地位卑微,受尽冷待。

最后更是因‘误杀’罪名,被人告上了法庭,并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前的往事,仿佛还发生在昨日,一切依然历历在目。

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她放在膝上纤细到骨节分明的手指,狠狠的揪紧了衣角。

叶清欢这一辈子,仿佛都在不停的受人欺压,不停的委曲求全,所以在牢狱之中最绝望的那一刻,才会选择了离开人世,也因此让她的灵魂重生。

她拥有着叶清欢全部不堪回首的记忆。

出租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缓缓开进了山腰处一栋低调门庭的三层洋楼。

她从兜里摸出了仅剩的一张纸钱,道了谢后便往别墅的大门走去。

她按下门铃。

“叶小姐?”开门的佣人乍见到她,忽然愣住,随后便激灵的改了称呼,“哦不,大少奶奶?!是大少奶奶回来了!”

叶清欢离开了整整三年,三年来都是无人问津的状况。

纵然邵家权势滔天,亦无伸手援助,仿佛巴不得她能在监狱里死了一样,可见邵家对这个儿媳妇有多不满意。

所以佣人此时突然看到她,自然十分震惊。

却还是迅速的从玄关拿出了拖鞋,放在了她的脚边。

“慢着!”不等她一只脚穿进去,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便迈着步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玫红色的旗袍衬的她气色极佳,中指上戴着一枚鹅蛋大的祖母绿戒指,妆容端庄。

她遥遥的瞥了一眼,脸色沉了下来,“穿着这么晦气的衣服进来,是还要祸害我们邵家么?梅姨,赶紧的,先带她去隔壁小屋里淋浴下,换上干净的衣服,可别把细菌带进来了!咱们允琛的病情才刚好,经不起她这么折腾!”

立刻便有人走到她的面前,对她作了个手势,“大少奶奶,请吧。”

是让她出去的意思。

而所谓的隔壁小屋,是专门留给下人们洗澡的地方,环境脏乱,这是直接拿她当佣人了。

她嘴角划出一抹冷笑,却懒得计较,放下手里的拖鞋,“好的,妈。”

说罢,转身随着佣人离去。

贵妇怔了一下,似有些不可思议,尤其是女人最后的那一声‘妈’,听在她耳中尤为刺耳。

叶清欢曾经一直叫她‘伯母’‘阿姨’,这是头一次,居然叫她‘妈’。

她竟然觉得,这个女人,和三年前,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了,她又有些说不出来,毕竟模样还是一样的。
monsoon 3月前
2
洗完了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裙装,叶清欢回到别墅中,偌大的客厅内竟然空无一人,就连黎美丽也不见了踪影。

梅姨解释,“哦,是这样的大少奶奶,兵区那儿有个演习,老爷子带着太太和二小姐一同出席了,至于三少爷,也不知跑哪里去疯了……”

叶清欢皱起眉头,“那大少爷呢?”

也就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邵家的大公子,那个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余生的男人。

“大少爷?今天一天我都没见到大少爷的人……”梅姨实事求是的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她沿着旋转楼梯到二楼,找到记忆中属于叶清欢和邵允琛的卧室,敲了两下后见无人应答,便径自推开。

如若邵允琛在卧室内,此刻一定会冷声的送她一个字,‘滚!’

也就是说,他并不在房内。

不知为何,她的心竟莫名的轻松了一分,没那么的紧张了。

她皱起眉头,不禁怀疑,这具身体的主人,这么怕她名义上的丈夫吗?

只是不等她将房门彻底推开,忽然,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她的身后闪过,‘砰’地一声伴随着房门关上,一股强劲的力道便将她反手压在了墙面。

叶清欢脑中忽然空白一片。

“放开我!你是谁?”她剧烈的挣扎,奈何身体被紧紧的压制,用力的扭头,余光却也只能扫到一片黑色的阴影。

身后的男人紧贴着她的背,扣她双手的同时,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游刃有余,唇舌沿着她的脖颈处一路哈着气,酥酥麻麻的。

“我是谁?大嫂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

似乎是沉默了两秒,男人音调中糅杂着邪恶的笑意,身子微微俯下,“不过三年而已,大嫂需要我帮你好好回忆一下吗?”

这个声音,就仿佛是从地底下窜上来的一般,让她周身阴冷。

她的手腕被钳制在身后,只要扭头仿佛就能感受到骨头里似要被捏碎的疼痛。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邵亦泽?!”

在叶清欢留给她的记忆之中,邵亦泽是邵家最玩世不恭的三少爷,换女人如同换衣服般勤快,更曾有大着肚子的女人找上门来自称是邵亦泽的种!

而他仗着邵老爷子的宠爱,更是为所欲为,三年前便想对她霸王硬上弓了!

只是那次叶清欢仓皇下拿着酒瓶砸了他的脑袋,他才罢休。

这次居然又旧事重演!

“是啊,不过我知道今天大嫂出狱,就提前回来了啊!”

邵亦泽语速飞快,邪气的样貌,更是一点点的靠近她的身体。

“大嫂,都三年了,你从嫁进我们邵家开始就没有‘幸福’过吧?我大哥碰过你吗?我可记得你们结婚那日是分房睡得,我大哥瘫了,恐怕那方面功能都没了吧?!不如你就从了我,以后在邵家也有人照应着不是?”

“是……是么?你保证?以后就不会有人欺负我?”她脑袋里有些晃荡,声音‘谄媚’着,动作却依然抗拒。

以叶清欢的性子一定会拼死保住清白,可现在身体的主人是她。

她比叶清欢更清楚,假意的顺服比反抗更有成效!

果然,邵亦泽以为她想开了,桎梏她的力道没那么大了。

一张俊脸,笑的十分妖孽,周身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气。

“那是自然,至少我不会把大嫂丢到监狱里不闻不问整整三年,论狠心,谁比得过我大哥啊?是吧?嫂子?来吧,我可是想了你三年了!让我好好亲亲你!”邵亦泽说着,将她拦腰抱起,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床边,动作大胆的欺身而上。

“等等等……等一下!”仓皇间,她的手指抵住他近在咫尺的胸膛,叫停他。

“又怎么了?”邵亦泽有些不耐烦了。
monsoon 3月前
3
“我来事儿了……不方便。”她推脱着道。

她是真的来事儿了,就在洗澡的时候发现的。

可邵亦泽不相信,狐疑的盯着她,很明显觉得这是她为了拒绝而找的一个借口。

“真的?”邵亦泽唇角一勾,看不出他的情绪。

“真的。”她一脸的认真。

邵亦泽沉默了,片刻之后倏地笑了,饶有兴趣的模样,“大嫂,三年了,你依然天真的可爱啊……觉得我那么好打发的吗?”

“……”

叶清欢无语,所以他觉得她是在骗他?

“变聪明了啊。”邵亦泽的手指在她的锁骨上流连,从上到下,指腹轻柔的沿着她的小腹往下,感受到她身体的绷紧。

这男人,该不会……

叶清欢近距离的瞪着邵亦泽,察觉到他的手已经在朝她的身下探去,耳边是他磁性的嗓音,“让我检查检查就知道了……”

她浑身都僵硬了,内裤似已被手指撩开……

千钧一发的时刻,门口忽然传来轮椅滑动的声音,异常清晰。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而压在她身上的邵亦泽反应则是更快,几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翻身下床,迅速拢好了衣服。

正好撞入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眼中。

待看清眼前凌乱的卧室,还有手忙脚乱系纽扣的邵亦泽,以及从床上坐起的女人,邵允琛的脸色阴沉的似能滴出墨来。

“你们在做什么?”他声线冰冷,就像是生存在冰窖里的人,光听声音便可以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双腿残废的人,整天生活在阴暗的世界里,连门都不出,也不见人,说是冰窖也不为过。

“大……大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邵亦泽结巴了,他知道邵允琛把自己关在书房一天了,一天都没有出来,才敢大着胆子进主卧骚扰叶清欢的。

“这是我的房间。”邵允宸滑着轮椅向二人逼近,而他的靠近,让她感受到了扑面的寒气。

只不过这个时候,有人比她更害怕。

邵亦泽一直都很怕他这个大哥,曾经邵允琛是兵区老斯令钦定的老大,雷厉风行,并立下了无数战功,在兵内也得了一个‘冷血魔王’的绰号。

如果当年不是兵区演习上的那场事故,邵允琛现在应该是整个B京市赫赫有名的头号兵长。

可即使他现在双腿残废,贪瘫痪在轮椅上,骨子里的那股兵人气息,依然没有改变。

“我再问你一次,你们在这房间里,在做什么?”邵允琛冰冷的声音里,噙上一丝的不耐烦。

“大哥,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邵亦泽越描越黑,在邵允琛的面前,他就像是个怂蛋。

她内心冷笑,在叶清欢面前和个霸王似的,到邵允琛面前就横不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邵允琛顺着光线,视线落在她精致的脸蛋上,几年的牢狱生活让她又变得清瘦了许多,锁骨分明。

“他不说,你说。”男人的声音如冰凌一般,不带一丝温度。

“……”

叶清欢怔住,让她说?

她有什么好说的吗?
monsoon 3月前
4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做。”她实话实说。

邵亦泽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见邵允宸脸色上还覆着怒气,阴晴不定的样子,赶紧道,“就是啊,哥,嫂子刚出狱,我就是过来给她接风洗尘一下。”

接风洗尘?把她给洗到床上?

这个理由也太蹩脚了。

“不过你要是再来晚一步,应该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她又淡然自若地补充了一句。

“……”

卧室内的气氛诡异的沉闷,邵允琛扶着轮椅的修长手指攥紧,死盯着叶清欢那一脸恬淡的模样,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坦诚的招了?!

邵亦泽一瞬间俊脸惨白,几乎要跳起来似的,“你瞎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刚才不是你说你哥腿残废了要替他‘行礼’?还说只要我从了你,以后就会好好待我的,这才不过几分钟,你不会就反悔了吧?!”

叶清欢表现的有些委屈,还当着邵允琛的面刻意加重了‘残废’二字,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你……你……你……”邵亦泽连说了三个‘你’字,他压根不敢再去看邵允琛的神情,生怕会将他生吞活剥了。

而他更没有想到,曾经温婉贤淑的叶清欢,居然会当着邵允琛的面,直接承认‘私情’!

这个出狱后的叶清欢,简直就是个疯子!

“大哥,我……”邵亦泽想哭的心都有了,“我承认我是有了这个心思,可是嫂子这不是身子不方便吗,我们压根就没有……”

她还没见过这种不打自招的,她立刻明白邵亦泽原来就是个草包人设,畏强欺弱。

看叶清欢胆小所以才有了那门子的心思。

真是白长了这么一张邪魅的脸。

不过这应该会给她以后的生活带来许多的乐趣吧?

“滚出去!!”邵允宸坐着轮椅滑动着,声音里压制着怒意。

这声音就像是从地狱传来的一样,连她脊背都发凉,难怪叶清欢会那么害怕她这个丈夫。

感觉这个男人就像是个不定时的炸弹,只要一发怒,随时会要了谁的命。

邵亦泽狠狠的瞪了叶清欢一眼,暗自发誓下次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但面对邵允琛时,他吓得屁都不敢吭一声,走的时候还绊了一跤,最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卧室内就剩下了她,和邵允琛二人。

一片可怕的沉寂。

“我……那个……”她出奇的结巴了,面对这个残疾大少,她的心脏竟砰砰砰跳的厉害。

叶清欢啊叶清欢,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嗨,好久不见……”

她酝酿了半天,脱口而出的却是这句开场白,一时有点想咬舌自尽的感觉。

邵允琛不吱声,阴恻恻的盯着她。

只觉得一股阴风从脚底升起。

还是不理她?

“那个,外面阳光不错,要不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记忆中,好像这是叶清欢渴望已久的事情。

可是就在她的手碰到他轮椅的刹那,他蓦然抬手,狠狠攥住了她的手腕,一拉扯,粗粝的手掌便掐住了她的脖子。

疼痛感,加上极度的缺氧,叶清欢的脸色迅速泛起了红紫。
monsoon 3月前
5
“咳……”她两手试图想掰开他的手指,可力气远不如兵人身份的邵允琛,“放……放开……”

邵允宸每个字都仿佛从齿缝里蹦出来的一样,“谁给你的胆子?”

什么鬼?

“你在说什么?我听……听不懂……”

“呵……勾搭我不成功,怕自己大少奶奶的地位不保,所以准备从邵亦泽那儿下手了?”

“……”她一怔,接着内心便哀嚎了。

不会吧,叶清欢你到底做过什么?还勾搭邵允琛?

就算你不甘寂寞也不至于去勾搭一个下半身瘫痪的人吧!难道叶清欢内心是喜欢邵允琛的?

“你快松手,我要死……死了……”她是真的难受,眼眸里都要挤出泪花了,不停的拍打着他的手臂。

见她真的一副喘不上气的模样,邵允琛这才松了手。

而叶清欢几乎快奄奄一息了,全身瘫软的跌坐在地上,抚摸着自己脖子上清晰的几道手指痕迹。

“咳……”妈耶,这是要往死里整她的节奏啊。

当过兵人就要这么粗鲁吗?

“赶紧给我滚!”邵允琛坐着的轮椅滑动着,声音里压制着怒气,坐在轮椅上狠狠的看着她。

不追究刚才的事情了?

可一摸自己险些被拧断的脖子,叶清欢也不吱声了,‘哦’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撑着身体绕过他走出了卧室,顺带关门。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忽然想明白了。

以邵允琛冷傲孤僻的个性,即便自己的老婆和亲弟弟出轨了,又怎么可能对外声张?

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脸吗?

但随后她又反应过来,他把她从卧室里赶出来了,那她应该睡哪里?

真是要了命了。

左右看了看,在邵允琛的卧室旁边还有一间侧卧。

叶清欢推开隔壁的房间,很简单的布局,一张小床,一个衣柜,还有一间浴室。

算了,就在这里睡吧,总比被那个残疾大少掐死的好。

入夜,凉风习习,她盖着一层薄毯,睡得却并不安稳,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许多的画面。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被拐角里冲出来的大货车夹撞,漫天的火海中,医疗人员抬出了两具已经烧焦的尸体。

那是她的爸爸和妈妈啊。

黑色的报纸头条写着,“今日凌晨五点,B京市郊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当红商界名人顾楷行与其夫人在车祸中不幸丧命,顾氏千金顾倾城已于昨日失踪,下落不明……其未婚夫陆政凌正于警局接受调查,并出资五百万奖金寻找未婚妻下落。”

呵呵……陆、政、凌……

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匕首一样,深深的剜着她心头的肉。

顾倾城就是她的前世啊,陆政凌就是她曾经煞费苦心的挚爱。

可是最后她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叛,他甚至盼着她们一家三口全部命丧车祸!

那一日,数名彪悍的男人在身后追赶着她,企图要了她的性命,而她直到跳海的那刻才知道,原来都是陆政凌的指示和策划。

他是最盼着她死的那个人啊!

陆政凌,现在你痛快了吗?

拿着顾家的钱,养着你深爱的女人。

你不要急,我很快就会来找你算账了。

《挚爱宠妻》YY小说书号:1671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1671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