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星际科幻] 超武之星际争霸 史东 苏珊娜 星际之超级武装 书号180

monsoon 2017-6-28 511


意外拾取到一件龙牙武装后,史东凭借着过人的心智和坚韧的毅力踏上了一条只属于强者的道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想活下去,想取得更多的资源只能不断变强。特殊血统的他意外成为了一个风暴的漩涡,看史东如何用他的力量斗破星宇!(作者: 缴文


《超武之星际争霸》书号:180


微信搜索公众号yyxscn,关注YY小说,回复180,阅读《超武之星际争霸》全本小说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7-6-28
1
第一章  捡漏
维吉亚进出口制造与贸易有限公司,是麦哲伦八号行星一家从事金属工艺品制造与进出口的“普通”公司。

这家仅仅在表面上看似合法的公司真正经营的生意,其实是废旧金属回收与武器制造业务。

不管是在麦哲伦星系行省,还是整个泰德亚帝国,私人要想制造与贩售武器,都必须承受巨大的风险与税收重担。

但要是经营的是“金属工艺品”生意,那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至于什么样的武器是“金属工艺品”?

那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位于草甸镇以东二十公里处的晒场,是维吉亚进出口制造与贸易有限公司用来堆放货物的露天场地。

一大清早,史东便一路小跑到了晒场。

晒场的外围拦着几层虚张声势的电子脉冲围栏,史东在检查口停下步伐,他对坐在岗亭内的一名彪形大汉出示了一张证件后,得到了一个防毒面具。

“今天缴纳的基数是5个。”那名在胳膊上纹有一条蟒蛇的大汉淡声道,“多出来的部件,老板以每个15元的价格收购,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往你的个人系统里发一份电子协议。”

“回收的价格是不是有问题?乔纳森先生。”

史东在晒场已经干了超过一年,在竞争激烈的回收行当里,也算是一个熟手了。

维吉亚公司给晒场制订的上缴基数,从来都只有3个。而回购的价格,也和市场价相当。

但到了乔纳森嘴里,上缴基数的立即变成了5个,回购的价格更是缩水了一半有余。

事实上史东一见到待在岗亭里的是晒场的管理人乔纳森,而不是维吉亚公司分派到这里来的财务,便知道有人的手头又缺钱花了。

“这是公司的决策。”

乔纳森凶神恶煞地瞧了眼史东,语气森然道,“你有什么不满吗?”

“不,我没有。”

形势比人强,史东可不想被赶出草甸镇。他赶紧摇了摇头,打开通讯器,确认了个人系统里的电子协议,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收到了史东的回馈信息,乔纳森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点。

史东却悲苦地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有很大的几率会白干一天的活儿。

但是他不明拒绝乔纳森擅自修改的电子协议,更不能不来晒场干活。

谁让草甸镇与草甸镇周边十几个村庄都是维吉亚进出口制造与贸易有限公司的势力范围呢?

若是得罪了维吉亚进出口制造与贸易有限公司,那就等同于得罪了步枪会——天文市最大的帮派之一。

待到财务复核完电子协议,史东就借了一辆手推车,进入了晒场。

从整个麦哲伦星系行省运来的各种各样的金属垃圾,堆满了大半个晒场。有十几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在金属堆中翻找,希望能找到一件符合标准的零部件。

大概是签了那份电子协议的关系,少年们的热情不高,一些人只是凑够了上缴基数,就坐到了阴凉的地方消磨时间。

史东和那些少年不同,他需要钱,很多钱,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一大堆新运来的金属垃圾,堆在了晒场的中央。

几个密封罐横七竖八得躺在地上,含有剧毒的绿色气体从几个破损的罐子从泄露而出,污染了周边的空气与土地。

从罐子表面的裂痕来看,它们是在坠地的过程中遭到了损害。

为了节约空气过滤剂,史东绕开了那些罐子,来到了一堆盖着一层薄薄沙土的破烂堆前。

这个破烂堆已然被人翻过了,有人拆走了所有旧电器的可利用部件,只剩下了残破的外壳和无法轻易拆除的几个部件。

史东却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单身一人从事废品回收行业的他,需要的正是这种被整理过一遍的破烂堆。

从手推车里拿出工具铲,史东趴到了破烂堆边,开始扒拉垃圾。

两名在不远处合力拆除一个电机的少年见到他的举动,都不屑地撇了撇嘴,其中一名少年还故意大声地吹了声口哨,说:“看哪,又来了一条流浪狗。”

史东没有在意那个人的话,他知道自己这种专吃“残羹剩饭”的表现,确实和流浪狗无疑。

事实上自从两年前搬到草甸镇居住,流浪狗和野小子的绰号,便一直伴随着史东。

刚开始,他还会与那些少年发生争执、动手。

不过自从加入了风靡全宇宙的《激战》中,成为了一名独立选手,他便学会如何应对那些轻蔑讥讽的嘴脸。

比起拳头,事实,才是最强有力的反击手段。

史东没扒拉几下破烂堆,工具铲就顶到了一块弧线的铁板。他连忙拨开覆盖在铁板上的垃圾,发现工具铲顶到的是一个金属箱盖。

他沿着箱盖的轮廓,又往下挖了半公尺,才看见箱子的大致轮廓以及上面的标志。

那是一个后备零件箱。

相当于一个老式单门冰箱大小的军用后备零件箱。

史东挑了挑眉毛,这样大小的箱子即便是一个空箱子,乔纳森也依然会把它算做一个基数。他把零件箱从地里拖了出来,用工具铲凿开封死箱盖的泥土,接着把铲子插入凿出来的缝隙中,一脚踏下铲柄,熟练地撬开了零件箱。

机油与金属特有的芬芳,立即涌入了他的鼻孔中。

零件箱里躺着一副完整的臂铠,与二十多个备用零件。

“发达了。”史东喃喃自语地说道。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常行为已经落到了其他前来淘宝的少年眼里,而是神情恍惚地看着躺在箱子里的那副臂铠。

那副稍显老旧的金属臂铠,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森冷的光泽。

臂铠前端的五个指套保存得极为完整,连接指套的手掌部分,绘制着一枚沾染着鲜血的[龙牙]图案。

“军用型[龙牙],三级精品臂铠。”
monsoon 2017-6-28
2
第二章  豪夺
“军用型[龙牙],三级精品臂铠。”

史东瞬间认出了这幅臂铠的型号,他先是失落地叹出了口气,又为自己的好运而庆幸不已。

几个离得不远的少年同样也认出了零件箱内放置的臂铠,他们嫉妒地看着史东,却又不敢做些什么。

臂铠是铠斗士特有的武器,一般人就算得到了臂铠,也无法使用。

铠斗士是一项稀有的职业。一百个人中,拥有成为铠斗士资质的不足三人,而十个拥有铠斗士资质的人中,可能只有一个人忍受得了种种近似酷刑的训练,成为一名铠斗士。

史东梦想成为一名铠斗士,只有真正成为了铠斗士,才能去大城市加入到《激战》联赛中。不然,像他这样无父无母的流浪孤儿,一辈子只能在乡下厮混,永无出头之日。

“幸好是三级的。”史东盖上箱盖,无比感慨地想道,“要是一副一级的臂铠,说不定我真得会冒险留下来。”

诚然,普通人无法使用铠斗士的臂铠,即便他的天赋再强,也不行。

但要是有一个接受过一定铠斗士相关训练的普通人在成为铠斗士前得到一副一级臂铠,那只要他愿意,他必然会成为一名铠斗士。

史东把零件箱搬进了手推车,他不怕晒场内的少年见财起意。

这片晒场的实质统治者步枪会在场地内安置了大量的摄像头,任何违反步枪会规章的行为,都会得到制裁。

抢劫与盗窃他人财物,是步枪会在统治地区内明令禁止的。

由于防毒面具内的过滤剂尚有许多,史东没有急着出去。他把目光对准了弥漫着有毒气体的金属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冒险去那里面翻一翻。

一进入有毒气体的覆盖范围,史东便后悔了。

即便隔着防毒面具,他依然能闻到那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史东决定在身体被这种味道灌满前离开,他随意找了一个角落,用工具铲刨了几下,轻而易举地挖出一条枪管弯曲的步枪。

一条枪管弯曲的步枪,一般被算作三到五个基准部件。

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废品都是优先回收的对象。任何脑袋清楚的拾荒者,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废品。

史东明白他来到了一块还没被前人挖掘过的处女地。他趁着有毒气体的味道正浓,过滤剂的剂量够足,连忙顺着刚才挖出的缝隙,往金属堆的中间罩去。

根据他的经验,越是靠中间的位置,零散的物品越多,越容易发掘出有价值的物品。

事实似乎也是如此。没过几分钟,他的手推车里就堆满了诸如发条坏掉的怀表,损坏的金属砝码,一整盒过了保质期的剃须刀片等等或许值钱,或许不值钱的小玩意。

但史东还是没有满足,他认为真正值钱的大家伙应该在中间偏下的那一小块区域。他希望能在那个位置找到一个冰柜,或者一个太阳炉什么的大家伙。

时间走得飞快。

当史东的防毒面具发出报警声,他才猛然想起他在金属堆边待得太久。

只要用力呼吸,胸口就会火辣辣的痛。

不过史东还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大家伙,而金属堆已经被他挖空了一半,他的手推车也堆得有小山那么高了。

在健康和金钱之间,史东做出了选择。

“最后一次。”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选择了一个前面从未想到过的角度,用两根手指拈着工具铲,深入金属堆里,往下一探。

“咚。”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沉闷的异响。

史东直起腰,喜形于色的一把推翻了上面的金属山。他取来另一柄工具铲,一边往下挖,一边往外扒拉各种金属垃圾。

垃圾堆的体积迅速缩小了一半。突然,在金属垃圾中穿梭的工具铲,铲出了一大块手提箱大小的金属片。

史东想也没想的把金属片扔到一边,他注意到金属片下方的垃圾有些湿痕,便挖出了那些垃圾,从中找到了一支破碎的玻璃试管。

史东有些失望的丢掉了玻璃试管,他没想到找了大半天的东西,竟然会是一块金属板和一支坏掉的玻璃试管。

这个结果是他无法接受的。

史东愤恨地拨拉了几下地上的垃圾,忽然瞧见一支盛着红色液体的试管,从垃圾堆里滚了出来。

“红色?”史东捡起试管,看了看里面盛着的液体。

试管中有一个呈椭圆状的密封水槽。

鲜艳如血的液体便围着密封水槽的外围打转,而密封水槽内盛着的,却是一大团霜冻的雾气。

出于对红色的喜欢,史东鬼使神差般地把试管放进了裤子口袋里。

反正晒场门口的检测仪,只对金属制品会有反应。

防毒面具内的过滤剂,此时也消耗到了极限。

史东不再对金属堆有什么留恋,光靠底下的那个箱子,他就能发一笔小财。他捡起一大块金属片盖住手推车,推着手推车,回到了晒场的门口。

“嗨!史东,今天怎么比以前早上一些?”坐在岗亭外吃着早餐的乔纳森看见史东身前的手推车,皱了下眉道,“一整车都是那样的垃圾吗?”

“不全是。”

史东神秘的笑了笑,他把手推车推到一边的作业台,待在那的质检员拿起最上面的金属板,屈起手指弹了弹,惊讶地吹了声口哨:“军用复合材料?你真是好运,光是这一个就抵得上今天的3个基准部件数额了。”

“是5个。”乔纳森冷冷地补充道,“小子,干好你的活,老板请你来不是让你在工作时间说废话的。”

“好的,乔纳森先生,您说了算。”质检员颇为畏惧的缩了缩身子,他把金属板放到桌子下面,望了一眼手推车里满满当当地一车金属垃圾,指了指旁边的一条输送带道,“史东,把东西倒上来吧,你今天找到的玩意可有些多。”

“东西多不一定代表品质好。”乔纳森来到史东的背后,拿起一只坏掉的手枪,拎在手里摇了摇道,“像这玩意,只能算是半个基准。”

“半个?”史东不满地抗议道,“上个月还算是一个的。”

“史东,你似乎忘这里到底是谁说了算?”乔纳森一步步的逼近史东,黄豆般大小的眼珠里,冒着止不住的贪婪精光,“如果我说你这一车的玩意只能算6个基准,那也只能是6个基准,连一个也不能多。

“乔纳森先生!”史东还想要争辩,却被乔纳森一拳打在肚子上,无比痛苦地摔倒在地上。

“这是你违抗我的惩罚。”乔纳森摘下指虎,得意地打了个响指,道,“小子,我知道你的恢复能力很强,这点疼痛对你来说只要半天,就会全部忘光。所以,我打算再给你来点别的惩罚。就按照我刚才说得,你这一车东西,包括那块金属板一起,只能算6个基准。”

说完,乔纳森对一边的财务晃了晃脑袋:“我们做事得讲究原则,伙计,给他开张15元的欠条。”

“什么?”史东攥紧了拳头,他这一车里可不止那些金属垃圾,最底下的那个金属箱内,可藏有一副完整的臂铠!

“是的,乔纳森先生。”财务依言开出了一张白条,塞到了史东的手里,“你可以走了。”

史东把牙关咬的咯咯作响,他紧紧盯着玩弄着手枪的乔纳森,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留意到在不远处的岗亭里,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是他?”

瞬间,他便明白乔纳森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举动了!

有人把自己挖到臂铠的消息,提前知会了乔纳森。
monsoon 2017-6-28
3
第三章  巧取
乔纳森一脸得意地瞧着面前蜷伏于地,像是条丧家犬般喘着粗气,却又奈何不了自己的史东。他更得意的是,自己竟然能找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理由,名正言顺的把那一整车的废品,折算成了6个基准部件。

乔纳森最为得意的还是史东现在的表情,他对于这个整天一本正经的小家伙并没有多少好感。

都是这些外乡人的勤奋刻苦,把草甸镇的物价弄得飞涨!害老子提前花光了薪水。

乔纳森想着想着,脸上便出现了痛快的笑意。

但是很快,他便笑不出来了。

史东默不做声地从内侧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条系着青铜徽记的橙黑色勋带。

“我要一张清单,物品清单。”史东把前一天在竞技场内获得的优胜徽记,挂在了胸口,他捂住肚子,吃力地直起腰,一字一句道,“一式三份,你,我,总部都要收到一份。清单的底下还要有你、财务和质检员的签名。”

“你说什么?”乔纳森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杀机,放回口袋里的指虎又一次套在了拳头上。

“头儿,等等。”财务拉住了乔纳森的胳膊,低声道,“不要冲动,那个小子好像备过案。”

“我知道,他妈的真应该去见鬼的制订出这个方案全部是狗娘养的弱智的傻瓜优胜者备案。”

乔纳森语无伦次地回了财务一句,他十分清楚史东佩戴在胸口的青铜徽记,意味着什么。

这标志着史东的身份已经被《激战》管理委员会记录在案,一旦他成为了一名铠斗士,立即将获得《激战》联赛的参赛资格,成为代表草甸镇出赛的选手。

如果史东没有这一层身份,那乔纳森就算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将他从人间蒸发,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但牵扯上《激战》……乔纳森便没有了把握。

就算是老大对待地区代表选手,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幸好这小子现在还不是铠斗士!”乔纳森的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神经质的笑出了声,从腰带上取下蝴蝶刀,耍了一个刀花,“得在你小子成为麻烦前,解决掉你!”

“不,头儿。”财务又一次制止了乔纳森的行为,他趴伏在乔纳森的肩上,小声道,“摄像机已经拍到了那小子的青铜徽记,你可不能贸然行事,就算要杀他,也要等到这个月的选手身份复核日结束。”

“选手身份复核日?”

乔纳森的后背顿时被冷汗打湿,要不是财务的提醒,他差一点忘记三天后,便是一年一度的选手身份复核日。

要是那一天,《激战》组委会的人没有看见史东,那不止是他,整个步枪会都会倒大霉!

“算你运气好。”

但乔纳森不准备放过到了嘴边的肥肉,他收起蝴蝶刀,瞪了一眼质检员,道:“给他开一份清单。”

“还是算6个基准部件?”质检员有些为难地问道。

“当然。”

乔纳森贪婪地看着手推车,里面放着的大家伙,很快就会是他乔纳森大爷的了!

史东冷冷地别过头,不再去看贪婪的乔纳森。他注意到那个势利眼财务走进了岗亭,和鬼鬼祟祟的告密者说了些什么后,又一脸微笑地回到了乔纳森的身边。

“这是清单,总计85件物品。”

质检员把电子清单交给了乔纳森,乔纳森看也不看的就签下了字,接下来签字的财务仔细检查了一遍,发觉没有多大问题,也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签字的是质检员,他打印出了一份电子清单,交到了史东的手里:“如果没有什么不同意见,我就把这张清单的内容传递给总部了。”

“今天上缴的额度,是5个基准对吧?”史东明知故问道。

质检员看了看乔纳森,后者当即没好气地答道:“没错,是这样。”

“而这张单子上有6个基准,我要撤回一个单位的基准部件。”史东划去了最后一行的“废弃破旧零件箱”一栏,道,“这个单位,我要撤回。”

“什么?”乔纳森万般没有想到,史东竟然敢这样做,他神情紧张地说,“你别忘了,你可是签过电子协议的,在晒场挖掘出的一切物品,维吉亚公司拥有优先收购的权利。”

“一个废弃破旧的零件箱而已,就算不卖给维吉亚公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史东冷笑道。

乔纳森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任何完整的零件箱,不管其中放置了什么,都当作一个单位的基准部件计算。

这条规矩经常会让前来晒场作业的拾荒者白白损失一大笔钱,大部分拾荒者都会把零件箱里的物品拿出来分开计算。

但史东的零件箱里放得可是一件不大见得了光的玩意。他利用乔纳森的贪婪,在物品清点程序中钻了一个空子。

罗列在清单中的只有“废弃破旧零件箱”,而没有臂铠。

一个“废弃破旧零件箱”的违约赔偿,史东还是付得起的。他把修改过的清单交给质检员,淡声道:“按照这个发送。”

“不,不行,不能发送。”乔纳森同样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暴躁地吼道,“史东,你不能带走那个箱子。”

“凭什么?”史东挥了挥手里的白条,讥笑道,“这张纸吗?”

“史东,我们有签过电子协议!”财务冷静地提醒道,“违约的后果,不用我和乔纳森先生多说,你也明白的吧?”

“协议上写着的可是现金交易,而你们给我的是什么呢?”史东把白条放入口袋,他抓住零件箱上的握把,看也不看乔纳森,便提了起来,“有什么问题的话,大可以让你们的律师来我家找我。你们都知道我住在哪儿,不是吗?”

“史东,我最后警告你一遍。”

乔纳森敢发誓,要不是该死的监控摄像机一直对着自己,他一定会扭掉史东的脑袋。在总部和官方的共同监视下,他只能忍着心中的不快,遵照那些大人物的要求,像是一个文明人一般拦住欲要离去的史东,威胁道:“你考虑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了吗?”

“是的,乔纳森先生。”史东毫不退缩地看着双眼喷火的乔纳森,他弹了弹手指,轻笑道,“最坏的结果,无非是离开麦哲伦八号行星而已,不是吗?”

“看来你已经下了决心。”乔纳森不再惺惺作态。他返回岗亭,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一边等待电话的接通,一边在监控摄像机拍不到的方向,对着史东做了一个威胁的手势,“臭小子,我们走着瞧。”

“敬候佳音。”

史东大笑着走出了晒场的大门,在经过电子脉冲组成的围栏时,他听到了岗亭的内部,传出了一声异常响亮的巴掌声。

那个出卖自己的家伙,现在心里和肉体上肯定都不是滋味吧?

史东这样想道。他提着零件箱,一脚深,一脚浅的沿着泥泞的小路,往家的方向走去。

草甸镇是一个繁华的小镇,镇上每天都有定时往返天文市的轨道车。

小镇原本是一个大型矿场的居住区。当矿场没落后,这里就遭到了遗弃。

失去了经济支柱,留守在当地的居民只能靠传统的农业与畜牧业过活。

一直到二十年前,一个步枪会的小头目从其他星球引进了一条步枪生产线,开设了维吉亚进出口制造与贸易有限公司后,草甸镇才重新焕发了生机,迎来了它的第二春。

时至今日,这里的常住居民人数已经超过了二十万。

史东所谓的“家”,其实是一间破损的窝棚。窝棚的面积不足十平方米大小,勉强容纳下了一张床,一个电炉,和一套洗浴设施。

在他家所在的晒谷街,这样的窝棚不止一处。

“史东回来啦?”居住在史东隔壁的热心肠大妈见到他提着一个零件箱回家,便说道,“还没吃饭吧?到我这来吃怎么样?”

“不,谢谢了,我回来拿一样东西,马上就要出去。”

史东婉拒了大妈的好意,他回到屋子找出背包,把藏在床底的一面红色靠旗和仅有的两套换洗衣服放了进去,然后提起背包,拖着零件箱离开了窝棚。

临走前,史东特意回头看了一眼狭窄的窝棚。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了。

“我要出一趟远门。”史东把钥匙习惯性地交给了隔壁邻居,“要是有人来找我,告诉他我去宇宙港打工了。”

“宇宙港,史东你要离开?”邻居大妈诧异地问道。在她看来,拥有一份拾荒工作的史东虽然谈不上富裕,但胜在稳定,每天都有数量不少的固定收入进账。这可比冒着生命危险去宇宙港做短工强多了,天知道那些海盗什么时候又会来袭击宇宙港。

“嗯。”

史东点了点头,他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开了棚户区。

在晒谷街街口,史东望了眼远处高耸入云的天文塔,眼里闪过了一丝异色。

去宇宙港打工自然是骗人的,他真正的目的地,其实是天文市……

只有在那里,三级精品臂铠[龙牙]才能找到合适的买家,而自己,也才有可能找到一名老师,一名指引他成为铠斗士的老师!

至于乔纳森的威胁,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史东敲打了下手里的零件箱,他是否能冲破命运束缚在自身上的桎梏,全看里面放着的大家伙有多大的吸引力了。

希望自己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monsoon 2017-6-28
4
第四章  机遇
自从《激战》联赛创建以来,每年的3月1日到3月30日,都会进行一次选手的身份复核行动。

复核行动的主旨是验证选手的身份,最大可能的保护《激战》的选手的人身安全,以免他们被那些星际赌博公司操控。

复核的对象包括历届巡回赛和联赛的参赛选手,各地地区赛与资格赛的优胜者。

在多人插旗模式中获得过一枚青铜徽记,从而在理论上获得下一年《激战》联赛参赛资格的史东,也属于复核对象之中。

当乔纳森带领律师,用破门斧劈开草甸镇中的某间窝棚房门时。史东已经捧着香喷喷的巧克力茶,坐在了《激战》协会的分部中。

“很抱歉这个时候把你请到这里来,草甸镇的代表选手。”接待史东的是一名身着职业装束的年轻女士,她的胸口佩着一枚银色徽记表明她同时也是一位《激战》联赛的参赛选手,为协会工作,只是她的兼职。

“不,没有关系。”史东摇了摇头,他日常的性格虽然有些洒脱,但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他还是能做到安分守己的。

“我们听说你和步枪会发生了一些摩擦,所以预备提前为你进行身份复核。”那名女士看出了史东的紧张,她嫣然一笑道,“放轻松点,复核的程序并不麻烦,而且,不用你缴费。”

史东的脸红了一下,他现在确实是囊中羞涩。

从草甸镇到达天文市的车票,便花掉了他从那场资格赛中赢得的奖金。大都市惊人的消费让他的积蓄在短短几天里,便急剧下降。

要是协会的人再晚几天进行复核,恐怕就要去天桥下找他了。

“这是复核文书。”女士一挥手,她和史东之间的空气中,立即出现了一份详实的文书投影,上面罗列着史东的各项情况与协会的评定结果,“没有疑义,请按一下你面前的红色按钮。”

史东阅览了一边投影,他发现协会对于自己的情况,似乎比他自己还要了解……

“没问题。”怀着莫名其妙的醋意,史东按下了那个红色的按钮。

“啊!”

深入指尖的刺痛感,让他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那上面有刺?”史东看了看指尖,上面果然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血洞。他揉了揉手指,抬起头,刚好看见那位女士,似笑非笑的从红色的按钮中,拔出了一根和头发丝一般纤细的细针。

“你这是干什么?”

细针的针尖上有一抹鲜艳的红色,史东知道那是自己的鲜血。

“对不起,忘了说你说了,协会对第一次复核身份的选手,都要采取一些血样进行备份,这样别人才无法轻易冒充你们的身份,不是吗?”

那位女士和蔼可亲地说出了令史东毛骨悚然的话:“这样,除非步枪会掌握了克隆人的技术,再造一个你出来,不然他们便无法对你下死手了,至多,打断你的四肢而已。”

“你也是步枪会的人?”

史东冷汗淋淋地跳了起来。

“步枪会?哼!”女士像是听见一只苍蝇的名字般,挥了挥手,“好了,我的事情也办完了,你可以走了。”

“什么。”史东忿忿不平地看着躺在办公椅里的女人,他觉得他自己刚才的表现像极了一只蚂蚱。

“你不是还有事吗?”那个女人翻出一把指甲刀,她一边修理指甲,一边说道,“如果再不去红谷市场,那边就要关门了。到了晚上,天文市可不大安全。你也应该清楚,盯上你的那件[龙牙]的人也不少吧?”

史东一把将放有[龙牙]的零件箱抱在怀里。事实就像女人所说的那样,整天带着[龙牙]在天文市最大的机械师聚集地——红谷市场晃荡的他,已经被有心人盯上了。

一件三级精品臂铠的价格,抵得上一个普通人五十年的收入。

但是[龙牙]的推销过程非常不顺利,史东跑遍了大半个红谷市场,都没有找到一家机械店,愿意购买他手中的[龙牙]。

这并非是[龙牙]的吸引力不够大,相反,那些店主开出的价码普遍居高。毕竟在远离泰德亚帝国中心地带的麦哲伦星系,三级精品级别的臂铠,不是想买就能买的到。

之所以会卖不出去,完全是由于史东提出的条件实在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他希望购买这件臂铠的铠斗士,能够指导他一段时间的修行,并希望店主能够以一个合理的价格,卖给他一件一级臂铠用意修行。

这两个条件若是拆开办,或许还会有人看在[龙牙]的份上答应。

难就难在史东希望能有人同时答应下这两个条件。他自己也清楚,一件三级精品级别的臂铠外加全套零件的价值,不值他所开出的条件。

“史东。”躺在办公椅里的女人第一次喊出了史东的姓名,她掩住嘴,轻笑道,“如果你求我,我就给你指一条明路。”

“求你?”史东挑起眉毛,不屑地哼了一声,拎起箱子就往门外走去。

“慢着。”

女人摆弄了一下指甲刀,甩手一掷,闪耀着寒光的指甲刀“夺”的一声,钉在了门板上。

史东只是看了一眼那把整个刀身都没入实木门板内的指甲刀,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红谷市场A18号,有一家经营臂铠零件的小店。”

在他出门之前,那个女人在他背后喊道:“你只要和店主说是协会推荐过来的,他会答应你的条件。”

“谢谢。”

史东回过身,微微一笑,便走出了门。

“原来那小子也会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人,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意。

红谷市场A18号。

从门牌号来看,A18号应该开在红谷市场较为显眼的位置。

但在红谷市场里绕了大半个小时候之后,史东并没有发现什么A18号。而询问路边的商店,也没有人知道红谷市场有一个A18号。

“那个女人不会是在骗自己吧?”史东咬牙切齿地想道。他在红谷市场里一边像是没头苍蝇一样转着,一边嚼着刚买的面包。

若是再找不到那个什么“A18号”,他只有把[龙牙]折现,换一张离开麦哲伦八号行星的机票。

在经过一个街角时,史东意外发现了一家经营臂铠零件的小店。

他抬头一看,这家小店的门牌号写着“A77-A18号零件专营店”。

“他妈的。”史东爆了一句粗口,他兴冲冲地进入店铺,向正在擦拭零件的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后,说道,“我是协会推荐来的……”

“喔!你是草甸镇的史东吧?协会已经和我联络过了。”那个老板放下手里的零件,热情地迎了上来,“那件臂铠带来了吗?”

“在这里。”史东把零件箱放在工作台上,掀开了箱盖。

“三级精品的臂铠和全套后备零件?确实是勾人心动的家伙。”和其他店铺的老板一样,老板也对史东带来的货物非常感兴趣,“那么你想要一个什么价呢?”

“不不,我不想要钱。”史东摇了摇手,他在小店老板诧异的目光中,解释道,“我只有两个条件。第一、我想用它换一件一级的臂铠。第二、我希望购买这件臂铠的铠斗士,能指点我几天修行。”

“只有这两个条件吗?”老板事先听说过史东的条件,所以已经有了相应的准备,见到史东摇了摇头,他便继续说,“我知道有一个铠斗士正急着购买一件三级的臂铠,他们流派的道馆也缺一个打杂的,或许你能去那试试?”

“流派?”史东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流派?铠斗士的流派吗?

“啊!钢武流,不是什么出名的大流派,你可能没听说过。”提到流派的名字时,老板好像有些尴尬,他看见史东还在思考,便有些急迫的催促道,“怎么样?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好给钢武流的人打电话。”

“好。”史东重重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老板说得是真是假,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愿意去尝试一下。

“你等等。”

老板拿起电话,拨通了一组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便通了。

“谁?”电话的那一边传出了一个冷漠的声音。

“是我,邢先生,我的店里来了一个客人,他有一件贵流派急需的三级臂铠。”老板下意识地绷直了身体,他双手捧着电话,唠唠叨叨的介绍道,“是一件精品级的[龙牙],还有一整套的备用零件……”

“价格?”那个冷漠的声音打断了老板的介绍。

“是,价格方面。”老板尴尬地看了一眼史东,想了想,还是决定照直说,“那位客人不需要钱,他想要用[龙牙]交换一个修行的机会,和一件一级臂铠。”

“把电话给他。”电话那边的男人说道。

“是。”店长打了个激灵,立刻把电话送到了史东的面前,“他要你听。”

“我?”史东惊奇地看了眼店长,得到了确认后,便拿起电话,沙哑着着嗓子道,“你好,先生。”

“我是钢武流的邢台,明天上午八点,到钢武流的武馆找我。”电话那边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记住,这不代表我认可了这桩交易,我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臂铠,以及你是不是有资格成为一名铠斗士,明白吗?”

“是!”

听见最后三个字,史东就像是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一般,下意识地绷紧了肌肉。

“你的名字。”邢台问道。

“史东。”

“明天早上八点,史东。”邢台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史东这才放松了肌肉,他把电话还给了老板,抹了把渗出额头的冷汗,笑道:“谢谢你了,老板。”

“不,不用客气。”老板把电话放回远处,又取了一张名片,交到了史东的手里,“这是钢武流武馆的地址,名片的背后有地图,邢先生是个很讲究原则的人,可千万不要迟到呀!”

“谢谢老板。”

史东心情激动的接过了名片,他没想到一直被认为遥不可及的梦想,竟然那么快,便看见了希望。
monsoon 2017-6-28
5
第五章  交易
初春的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洒落在盛长青草的泥土中。

即便泥土的周边围绕着钢筋水泥砌成的石墩,每一个路过这片绿化地带的路人,依然感受到了大自然的芬芳。

似乎是感受到了春的气息,树上挂着的虫茧颤动了起来。

虫茧的外壳裂开了一条缝隙,随即,色彩斑斓的双翼伸出了虫茧。

一只蝴蝶破茧而出,在微风的伴随下,飞入半空。

正巧路过此地的史东,看见了蝴蝶破茧而出的整个过程。他从未想过能在像天文市这样的大都市中,见到如此自然和谐的一幕。

史东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名片,翻转过来,看了眼背面所写的地址:天文市C区核心街17号,钢武流武馆。

处于天文市最为繁华地区的核心街,出人意料的安静。

这条街道并不长,史东站在街头的路标下,一眼便能看见街尾。他看了看街道两旁闪烁着红色灯光的小店,心想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那些小店的门口,全都坐着一些无精打采的女人。

她们穿着睡衣,踢着拖鞋,一边化妆,一边聊天。

街道两边的垃圾桶前,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奇怪包装盒。那些垃圾全都散发着一股奇特的橡胶臭味,有一些扔在包装盒外的橡胶套上,还沾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史东皱着鼻子,心神不宁的走进了街道。

“嗨,小哥。”一名浓妆艳抹的妇人看见提着零件箱的史东,眯着眼向他招呼道,“要不要到姐姐这来坐一坐?姐姐包你舒服。”

“不,不用了。”史东连忙摆手婉拒了妇人的邀请,他虽然未经人事,但在社会底层生活了那么多年,也大约猜出了这些女人的身份。

“咯咯!”看见史东僵硬的表情,那名妇人像是只母鸡般笑了起来,她的胸部像是两坨圆形的钟摆般上下晃动,掀起了一阵令人炫目的浪花。

史东的喉头不自觉地鼓动了一下,鼻尖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低下头,快步往街道里面走去。

由于走得太快,一不留神之下,史东撞到了一根电线杆上,被弹飞到了地上。

“倒霉。”史东从未想过电线杆竟然会插在路的中央。他抬起头,想看一下电线杆的模样,这才发现自己撞到的不是什么电线杆,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被他撞到的是一个表情冷淡的青年,那个人像是看一只老鼠般,鄙夷地看了眼史东,便自顾自地拉开了路边的一扇小门,走了进去。

史东下意识地抬起头,发现门边的门牌号上,赫然写着:核心街17号。

“不会吧。”史东站起身,想要拉住那个撞倒自己的青年,却没想到只捞到了一团空气,手指连那个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有事?”那个家伙头也不回的问道。

“这里是核心街17号?”史东看了眼两边的小店,用异样的语气问道,“钢武流的武馆?”

青年的脸上又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史东的问题。

史东有些失望的垂下头,他觉得他的梦想好像破灭了。事先,他曾经设想过很多钢武流武馆的样子。但他从未想过,钢武流的武馆,竟然会开设在红灯区里。

从门面的大小来看,这家所谓的武馆,可能还没旁边的按摩店来得大。

开门的青年见史东没有说话的意思,便走进了门内,随手拉上了房门。

“等等。”史东眼明手快地按住了房门,从仅剩的一小条缝隙中挤了进去。

既然来了,那不管怎样,他都要把交易进行下去。

“邢台先生在吗?”史东向那个面无表情的青年解释道,“我和他有约。”

“找邢台?”

青年的目光扫过史东提着的零件箱,若有所思地点头道:“原来是这样,跟我来吧。”

说罢,他便往前走去。

史东跟在青年的身后,穿过了一条宛如球场甬道般宽敞的走廊。

走廊的尽头有着一扇大开的铁门,铁门的后方,是一片异常开阔的庭院。

庭院的面积比史东先前经过的绿化地带还要大。在庭院的中央,建有一座凉亭,凉亭内坐着一个背对他们的男子。

男子的身上披着一件大号的白衬衫,衬衫的背后写有一个大大的“钢”字。

在史东进入庭院的一刹那,那个男子回过头,口气冷淡地说道:“你来早了。”

“早?”史东拿出他的个人系统,看了眼上面的时间,“不是约好8点钟的吗?”

“我没有和你说话。”邢台走下凉亭,站到了史东身前的青年面前,“大小姐还没有起床。”

“这没什么关系。反正,钢武流迟早有一天会是我的产业,不是今日,便是明天。”青年含蓄地笑了笑了,然后指向史东道,“这小子是谁,你们的新弟子?”

“不。”

邢台简练地吐出一个字,这才看向史东:“东西带来了吗?”

史东拍了拍手上的零件箱,他从邢台和青年之间的对话中嗅到了一股火药味。

如同在协会中面对那位拥有银色徽记的女士一般,他的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不要插嘴多话。

“今天有恶客上门,我们间的谈话不适宜在庭院进行,随我来吧。”

邢台把那个领史东来到庭院的青年晾到一边,径自带史东去了庭院边的一间房屋。

和外表的典雅朴素不同,房屋内部的家具全都用铆钉牢牢固定在地面与墙壁上。

房屋内没有座椅,只有在地板上随意摆放着几张坐垫。

“坐。“

邢台一摆手,示意史东坐下。他看了眼站在庭院内的青年,然后关上房门,稍稍提了一提门把手。

门锁的合拢声响过后,整个房间的墙壁顿时褪去了颜色,变成了一堵青灰色的装甲板。

“啪。”史东的上衣爆出了一团火花,火花溅到了他的衣物上,立即把他的衣服烧出了一个大洞。

未完待续...

《超武之星际争霸》已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上连载,关注YY小说微信回复:超武,获取全文。

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