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都市言情] 阴婚 乔宝 冥祈 错嫁阴夫 书号353

monsoon 2017-6-28 730


阴差阳错之下,我替得急性肠胃炎动不了的姐姐和姐夫走一下婚礼仪式,没想到竟误惹了一霸道鬼夫,从此被他夜夜纠缠……(作者: 盛桃


《阴婚》书号:353


微信搜索公众号yyxscn,关注YY小说,回复353,阅读《阴婚》全本小说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7-6-28
1
第1章  鬼抬轿
我叫乔宝,一周前我做了一件特荒唐的事——披着嫁衣嫁给了自己的姐夫。

其实对于这个我内心是拒绝的,但没办法姐姐大婚那天,宾客都请了,她却得了急性肠胃炎动不了。

男方父母认定了只有那天结婚对他们儿子来说才是最吉利的,无论双方亲友怎么劝就是不同意改天结,硬要姐姐出嫁。

老爸一见我跟姐姐长得像,便偷摸和姐夫商量让我代姐姐跟他走一下结婚仪式。

就这样,即使觉得很荒唐很尴尬,但为了老姐的幸福,我同意了。

只是我做梦都没想到,这次“代嫁”遭遇的事竟毁了我一生。

事情要从那天的婚礼说起,他们婚礼走的是古风路线,就这样披着重的要死的凤冠霞帔我被老爸送上了轿子。

轿子不比坐车舒服,一晃一晃的眼晕的很,百无聊赖之际,我玩起了手机,一个小时后过去了,轿子还没抬到头,两个小时,过去了,轿子还在走,三个小时……

等天彻底黑下来时,我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连忙撩开轿帘。

老旧的路灯下,我看到前边抬轿子的两个人,竟是踮着脚走路的。

他们的脚尖蹦的笔直,给人感觉怪怪的,但我也没多想,连忙开口问道:“两位大哥现在天都黑了,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婚礼现场?”

那两个人像没听到似的,没人理我,只自顾着姿态怪异的往前走。

见这些人不理我,我连忙倾身拍向靠我最近的那人的肩膀,手却直直的穿过了他的身体。

就在我心下一惊之际,他突然僵硬的回了头。

我清楚的看到他的身子没有转过来,而是头直接一点点的僵硬缓慢的转过来,身子却诡异的继续保持着踮脚抬轿子的动作。

他转过来的那张脸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泛着诡异的青,就像是——死人的脸。

在被吓得心怦怦跳的同时,我下意识的看向他的身侧,发现他没有影子。

瞬间我吓得尖叫起来,就在我本能的想要逃离之际,黑暗中一只冰冷的手死死的将我按住:“新娘子,吉时还没到,你想去哪?”

这声音尖锐刺耳,就像是半夜夜猫子的叫声,让人心里发渗。

抬轿子的不是人,按住我的显然也不是人。

而轿子抬过的路像是被吞没了一样漆黑,前方的街道也陈旧的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我突然想起了我在一本小说里看到的跟这种情况类似,书里说这种路叫鬼路。

活人入鬼路!

越想越害怕的我,挣扎的更厉害了。

只是任我如何哭求挣扎黑暗中那双手始终死死按着我,我怎么也逃不掉。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按住我的那双手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轿子竟然停止晃动。

隔着红彤彤的轿帘,我看到了轿子被放到地上。

抬轿子的那些人突然极尽卑微尊崇的跪在地扣着头,就像是古代的大臣觐见皇上一样。

我有注意到他们在做这些的时候身子是剧烈颤抖的,很显然他们在害怕,是谁让他们如此害怕。

就在我顺着他们跪着的方向看去时,轿帘突然被拉开。

还没等我看清拉开轿帘的是谁时,我之前掀起的红盖头突然自己落了下来,遮住了我的视线。

隔着厚重的红盖头,我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没有任何温度得手覆住,被他牵着向未知的方向走去。

诡异的是我明知继续走下去会有危险,但身体却与意识做着相反的动作。

周围很静,静到我只听得见脚上木制绣花鞋发出的噔噔声。

这声音无疑让我更加害怕了。

就在我心里害怕惊恐之极,绣花鞋的声音突然消失了,我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停住了。

“娘子,我们拜堂吧!”随着这道声音突兀的响起,原本寂静的四周竟响起只有死人时才会吹奏的丧乐。

在一片刺耳的丧乐声中,我与牵着我的“人”拜了堂,就像是所有幸福出嫁的新娘一样我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心里却越来越害怕,我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

就在我害怕之际,我感觉身子一旋,被一具冰冷的身子压到了床上。

周围没有灯,我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黑暗中,有一双手,解开了我的衣服,一路下滑,直到……

那双手没有半点温度,就像是死人的手,我惊恐的想要逃离,身子却一动不能动。

直到下身撕裂般的痛传来,我两眼一翻瞬间疼的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我爸的声音有些犹豫:“雅儿,我们这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雅儿是我姐的小名,一听我爸这么说,我姐声音立马尖锐起来:“爸,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打算让我去给那死人做老婆,守一辈子活寡?别忘了谁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守活寡?还有什么给死人做老婆?我越听越是迷糊。

我想要开口问他们什么意思,但嗓子就像是被胶黏住一样,根本开不了口。

就在这时我爸的声音再次响起:“雅儿,你是我亲生女儿,我当然舍不得你去给死人做老婆,只是可怜了宝儿!”

见他这么说,我姐立马尖锐道:“爸,她有什么好可怜的?您养了她18年,替我嫁给那死人怎么了?再说了您不也看到了嘛,她这不好好的活着吗?那神婆都说了,嫁死人,除了一辈子不能再嫁之外,没什么别的,而且她只要乖巧听话,把下面那位爷儿伺候高兴了,说不定还能多多保佑咱们呢!”

我就算是再傻一听她这么说,再加上联想到昨天的场景也明白了。

感情那根本不是什么替姐姐走婚礼仪式,根本就是替她嫁给死人。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我爸的声音又满是愧疚的响起:“雅儿,虽然宝儿现在没出啥问题,可那阴人喜怒无常,我听说隔壁村子,就有一活人嫁阴人的事,那姑娘跟宝儿差不多,但没几天就传出受不了折磨自杀了,我怕宝儿……”
monsoon 2017-6-28
2
第2章  啊,他来了……
还没等我我爸说完,话再次被我姐打断:“爸,我不管,反正我不要死,更不要嫁给死人,我还打算嫁有钱人翻身呢。”

一听她这么说,我爸明显被气到了,怒声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在给死者整理仪容的时候贪人家手上的钻戒,人能找上你吗?要不是神婆的儿子刚好缺一个阴间的媳妇,你早死了,所以雅儿啊……”

我爸话音未落,再次被她不耐的打断了:“爸,就这点事,您到底要磨叽几遍啊?”

一听她这么说,我爸明显更来气了“就这点事?你知不知道乔宝的一生就因为你毁了,万一她接下来被那阴人折磨,你……”

“好了,爸, 我忙我先回去了……”

说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后,原本吵闹的空间归于静止。

虽然我这个姐姐从小就很自私,但我一直念在乔家对我有恩,即使她平时欺侮我欺侮的多过分,我都让了。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次本该是她自己承受的冥婚,竟然让我代,更让我寒心的是我一直认为公正公平的爸爸,默许了这种行为。

眼泪是苦涩的,心却比泪更苦。

睁开眼睛,看向我爸,他像是没想到我会突然醒来,再一看我眼眶红红的,明显慌乱起来:“宝儿,你……”

“我都知道了,这次无论我能不能活下来,就当报答你们乔家养我十八年的饭钱吧,从此之后,我是生是死与你们乔家再无关系。”

说着我便要下床离开,却被他拦住了。

看向我他张口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但最后只说了一句:“宝儿,是爸对不起你,你乖一点,顺着那阴人一些,毕竟神婆都保证了,他不会伤害你的!”

他话音刚落,走廊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病房的门被打开。

我看到我们这一片很厉害的神婆突然满脸焦急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一看到我,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颤抖:“宝儿,你姐姐让你替嫁的事我都知道了,原本不管你们姐妹谁,命格和我那死去的儿子都挺合,所以无论谁嫁过去,我都挺高兴,但这次麻烦了……”

她说到这里身子明显比刚才抖的更厉害了,看着我,眼里既害怕又悲悯:“宝儿,你被另外一鬼神给抢亲了,他他……招惹不起,你自求多福吧……”

她的话让我从头凉到脚,她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据说三十年前,我们村子里有白姓的年轻人,因为喝醉酒,在一个土包上解了手,得罪了里面的鬼神,被缠住上了。

当时很多业内很有声望的大仙,都说没救了,最后被她给救下了。

这次就连本事大如她,都要我自求多福,难道我真没救了?

叹了口气,在我爸满是愧疚和神婆满是怜悯的目光中我离开了病房。

在我即将踏出病房门的时候,我爸的声音突然自我身后响起:“宝儿,你恨我们,想离开,我劝不住你,但一旦你遇到任何困难,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爸爸,我帮你一起扛!”

眨掉了眼里的泪,我没有停留。

我知道我爸对我是有感情的,只是相对于我姐来说,对她更深一些,毕竟是亲生女儿。

虽然我理解,但是心底到底因为他的选择而难受犯涩。

出了医院,我才想起来刚才光顾着和我爸赌气了,忘记了卡里只剩一千的事实了。

想到这儿,我连忙给好闺蜜林湘去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吸了吸小鼻子,故作玩笑:“小湘湘啊,一会儿你门前会出现快递,属性是一个人,名称是乔宝,麻烦你签收下!”

见我这么说,她立马在电话那头嬉笑:“正好我缺一暖床,来来来,我床都铺好了,就等着签单呢。”

……

做了一个小时公交,我来到了林湘家,按了门铃之后,她一见我,水润润的大眼立即惊恐的瞪大。

被她弄得心里一紧,刚要问她怎么了,她突然满脸兴奋的看向我。

粉唇因为兴奋竟开始颤抖:“我滴个小乖乖啊,刺激,实在是太刺激了,我说我的乔宝宝,你是在哪儿招惹了这么一厉害家伙?”

忘了介绍,我这闺蜜虽然不是富二代,但因为除了上学之外还兼职给人算命,所以壕的程度丝毫不比富二代差。

刚才被那一连窜变故弄得我都忘记了她是女先生的事来。

见她这么说,我心里不由得抱起了小希望:“湘湘,你有办法帮我摆脱他吗?”

“你舍得吗?”就在这时,我看到明明林湘的嘴没动,却有声音自她口中传出。

“啊……”我当场吓得尖叫起来。

“乔宝宝,你怎么了?”一旁的林湘见状一把将我搂住,脸上满是担心。

在她怀中,我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看着她直惊恐的问:“你……你……刚刚有没有问我舍不舍得?”

我的话瞬间让她一脸迷茫:“乔宝宝,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舍不舍得?”

她的话彻底的让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既然那鬼能在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控制她,能力自然是在她之上。

想到这儿,我连忙将刚才的事告诉她,她一听一把我拽入别墅后,煞白的脸才算是缓过来一些的看着我:“放心,这屋子被高人施过法,进屋了我们就安全了。”

看向她,我因为想起刚才的事,满是愧疚:“湘湘对不起,刚刚害你受到惊吓,虽然进这屋子安全了,但总不能永远躲这里,所以湘湘我还是先离开吧,毕竟那鬼盯上的是我!”

说着我还没等我迈步离开,便被她一把搂住:“乔宝宝,我跟你说这事我管定了,不过你别乱感动,我可是不是为了你,你知道不,要是我能把这鬼收服了,为我所用,我以后的薪酬绝逼会比现在高不止一个档,所以你要是敢拦我财路,别说我跟你撕!”

她虽是这么说,但我明显的感到她抱着我的身子虽极力克制,但还是止不住的颤抖,显然她在害怕……

我知道林湘虽然爱钱,但钱跟命相比,她自然是不会傻到用命去博钱。

这次很显然是为了帮我,又怕我有心理负担。
monsoon 2017-6-28
3
第3章  抓鬼
林湘的做法瞬间让我感动得内牛满面。

其实朋友就是这样,平时不对你说多漂亮的话,但真正的时候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林湘突然美眸一瞪,一脸嫌弃的凝向我:“我的乔宝宝,你别一副我输定的模样成吗?别忘了捉鬼一脉最厉害的南林北唐中的林家可就是我们祖家,我太祖奶奶当年可是连千年僵尸王都轻飘飘的打败了,再说了,我手里不是有请灵玉吗,要是她再出现,我对付不了,大不了让我太祖奶奶上我的身。”

我虽然不像她这样懂行,但是跟着她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被自家祖辈阴灵上身是以三年阳寿为代价的。

想到这儿,我连忙阻止:“湘湘……”

还没等我说完,她已翻着小白眼一边裁符纸,一边傲娇:“别把事情想的那么差,万一我自己可以对付不就是捡大便宜了吗?一般这段数的可是可遇不可求啊!”

说着便开始兴奋的准备捉鬼事宜……

准备好了这一切,已经深夜了。

来到别墅外,看着法坛前,严阵以待的林湘,虽然她说有太祖奶奶,但我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里。

突然,法坛上的白色蜡烛开始剧烈摇晃,林湘说过人点烛,鬼吹灯,难道他来了?

就在我心里一紧之际,身子突然被一具冰冷的身子从后抱住,阴冷邪笑的声音自耳畔响起:“娘子,天才黑,就迫不及待的想见我了吗?”

啊……

来了,来了,他来了……

我想要向站在我身前正严阵以待的林湘求救,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探入我的衣内。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羽毛轻轻撩过,在阵阵颤栗过后,竟莫名的泛起空虚感。

看向剧烈颤抖的烛光下,一点倒影都没有的他,想起林湘说过,鬼怪最喜欢在玩弄完人的肉体后,将其吞噬后,我心底刚刚那些诡异的感觉瞬间被恐惧代替。

只是任我怎么挣扎,抱住我的长臂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我根本就挣脱不开。

人都是有两个极端的,一想到自己与其被玩弄过后吞噬,不如干净的死去。

想到这儿脑子一热,直接咬向自己的舌头。

只是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反倒是咬到了冰冷柔软,低头一看竟是一修长好看的手。

顺着那只手向后看去,一张陌生的脸撞入我的眼帘。

瞬间我的呼吸一窒,那张脸既有仙人的绝美尊贵,又有恶魔的冷酷无情。

此刻身着黑色长袍,身材颀长的他,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霸主,在让人忍不住匍匐的同时,又被那份绝美震撼。

一时间,我竟看的有些呆了。

就在我怔神之际,他修长冰冷的手突然抚上我的脸,邪魅惑人的眼底似笑非笑:“娘子,对我这张脸可还满意?”

他的话瞬间让我回神,虽然心底不得不承认,这张脸着实美到可以让任何人倾心,尤其还是这种危险又美丽的类型,最是能撩拨人心底的本能。

但再怎么好看一想到他是个鬼,而且还是一个很有可能把我玩弄完就吞噬的恶魔后,我瞬间清明。

看向他,我知道我摆脱不掉他,再多呆一刻也只是徒增折磨。

想到这儿刚想再次咬舌时,他突然狠狠的吻住了我,直到我快喘不上气来才放过我。

因为刚才呼吸被阻,视线有些眩晕的虽看不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却听他声音阴冷狠戾:“乔宝,不想你那位朋友陪葬的话,就乖乖的当我的娘子!”

他的话让我的心狠狠一颤,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拿林湘威胁我。

虽然明知道就算我听话也不能确保他就真的会放过林湘。

但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敢反抗话林湘一定会马上死在我面前。

想到这儿我自然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先选择妥协。

见我没有抗议,他冰冷薄唇掀起满意的笑。

就在我以为他会继续侵犯我时,他突然消失了。

空中只余他的回音:“娘子,待我处理一些事,便会回来找你!”

说完这句直到过了好久都没有声音传来,而刚刚剧烈摇晃的蜡烛也终于恢复了平稳。

可我的心却始终无法平稳,反倒是一想到他还会回来找我后,瞬间吓得腿一软,刚要倒在地上,身子突然被温暖的手扶住。

抬头一看,正对上林湘担心的目光:“宝宝,你怎么了,没事吧?”

问到这里,她一见我脸色煞白,美眸霎时震惊:“宝宝,该不会是他来了吧?”

这情形很明显,林湘并不知道我刚刚遭遇的事,估计是那鬼使了什么手段。

不过眼下这事我知道瞒不过她,再加上不和她说,在没有摆脱掉那男鬼前,她也会有危险。

所以我强忍住崩溃的,将刚刚的事说给了她听。

听完后,将我颤抖冰冷的身子抱入怀中,她虽然也害怕的浑身颤抖,但还是安慰我:“宝宝,别怕,有我在,天无绝人之路,咱们一定可以想到办法的!”

这一夜,我和林湘互相拥抱着,没有想出解决办法我的我们,被绝望恐惧笼罩着。

直到天方露出鱼肚白,越来越绝望低靡的林湘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兴奋的一把将我搂住:“宝宝,我想到解决的办法了,都怪我刚才太着急了,竟把请灵玉的事给忘了,我相信只要我用请灵玉,将我太祖奶奶请出来,这件事一定可以圆满解决的!”

她的话瞬间让我眼前一亮,刚要点头答应,突然想到使用请灵玉会损害她阳寿,连忙阻止:“湘湘……”

还没等我说完,她像是猜到了我会说什么,敲了一下我的脑门:“我的乔宝宝,你是不是傻?白跟我混这么长时间了,连三年和一辈子,哪个更合适都分不清!”

说着转身下床开始准备请灵事宜,我没有看到的是,她转身时,眼底的诡异。
monsoon 2017-6-28
4
第4章  第三个“人”
请灵的时间安排在午夜,随着时间越来越近,林湘脸上的表情竟不同于初次提出请灵时的兴奋希冀,反倒是眉头越皱越紧,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我想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但我没敢问,因为这期间她不断用手掐算,用朱砂笔勾画,我怕打扰到她。

“当当当……”

当古旧的时钟敲响12下时,看着被黑云彻底遮住的月亮,林湘突然拽住我的手:“宝宝,虽然请灵玉正常情况下请到的一定是我太祖奶奶,但凡事也有意外,一会儿我会将占有我血的油灯点燃,启动请灵阵,一旦油灯灭掉,你就什么都不要想,立马就跑,并且无论我对你说什么都不要信!”

她的话让我感到了危险,这种感觉就像是心脏病人需要做心脏移植一样。

即使明知道移植可能会丧命,但起码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可如果不移植的话,可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只是一想到如果没有我的出现,林湘根本就不会遭遇,我感觉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一样,对那男鬼也是恨了起来。

毕竟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我和林湘又怎么能陷入这种危险之中?

就在我因为想到这些对那男鬼恨之如之际,林湘已经对着她太祖奶奶遗像跪拜起来。

她手里拿着请魂香,被朱砂涂红嘴对着遗像像是膜拜神灵一样虔诚:“太祖奶奶在上,林家玄女,有要事相求,请太祖奶奶现身……”

之后她又念了许多我听不懂的咒语,在这期间,我感觉随着屋子里温度一点点降低,我的心也跟着狂跳起来。

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一旁燃着的血灯,很怕林湘请来不该请来邪祟。

就在我眼睛盯的有些发酸之际,林湘突然停滞了念动咒语,身子在一僵过后,竟咳嗽起来。

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她咳嗽的声音根本不像一个少女发出的,反倒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

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心里一紧,我连忙看向一旁血灯。

当看到它还燃着的时,我紧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

看来林湘是被她的太祖奶奶附身,虽然明知道她的太祖奶奶以简称林奶。

但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到蛇一样,即使知道她不会咬我,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发毛。

就在我因为想到这些害怕的抱紧双臂之时,林奶奶突然转过了身子。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我所惧怕的那样恐怖,反倒是神态很平和,就像是林家奶奶一样。

见我看向她,她眼底满是怜悯:“可怜的孩子,你的事我已经透过湘湘的记忆得知了,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我是她的太祖奶奶,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那鬼怪害死。”

见她这么说我眼底满是感激,之后她从抽屉的暗格里拿出了一把白色的剪刀。

那剪刀像是瓷做的,在我看向那把剪刀的时候,林奶奶已经举着剪刀像我走来。

见我满是疑惑,开口解释:“我一会儿做法时需要你的头发指甲还有血液。”

她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剪刀向着我的头发剪来,看着她手中剪刀,我刚要好奇的问一句为什么不用铁的剪刀要用瓷的时。

那剪刀无意中碰到我了的脸,冰凉刺骨的感觉瞬间让我毛骨悚然起来。

因为它它……像极了那晚那男鬼碰触我的感觉。

就在我因为想到这些本能的想要躲避剪刀之际,无意中看到了之前林湘跪拜的黑白照上林奶奶眼神像是看向我,想要说什么些似的。

我以前曾听林湘说过,她说她家供奉的林奶奶的黑白遗照中有其灵魂,所以她刚刚才戴着请灵玉,拿着请魂香去跪拜请其附身的照片。

可如今她已经被其附身了,按理说那张黑白照应该变成普通的照片了,怎么还会,难道……

就在我因为眼里看到的心一突突之际,头顶突然传来温暖的触感:“孩子,怎么了?别怕,有奶奶在呢!”

说这话的正是附身在林湘身上的林奶奶,她眼底满是慈爱担忧,这种眼神像极了我生病时,父亲看想我的眼神。

下意识的去看刚刚那遗像,当看到那遗像还像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样,并没有刚刚那诡异的感觉后。

再一看林湘点着的血灯还亮着,再加上林奶奶看想我时温柔慈爱的不像是作假的温暖眼神后。

在暗道了句刚刚错觉了后,我开始配合林奶奶的收集工作,在收集完我的头发指甲,将其烧掉之后活在了一旁我之前取出的血里。

并且让我将身上的外衣脱下后,拿起一旁的毛笔沾上活着那些东西的鲜血写下了我的名字,将衣服放在了昨天我和林湘睡的床上,说是给我做替身。

做完这些,她让我跟着她进了地下室。

让我震惊的是地下室竟放着一口鲜红的大棺材,这突然出现棺材着实吓了我一跳。

见我被吓到了,林奶奶连忙慈爱的安抚:“孩子,别怕,这是空棺材,今晚那男鬼找你时,会将你的替身当成你带走。

那上面被我施了法,里面有克制他的东西,他会被缠住,再也无法来纠缠你了,但是前提是你不能让他感应到你的存在。

否则两道气息他会起疑,所以今晚你需要躺进这口棺材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过了今晚你就安全了!”

虽然对于这些替身带走被克制啊之类的,我不是很懂,但一想到只要听林奶奶的话,就能摆脱掉男鬼了。

虽然对于躺棺材里很害怕,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躺了进去。

一旁的林奶奶一边帮我将棺盖合上,一边叮嘱我:“孩子,一会儿如果发生什么自己解决不了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一会儿得离开一下,那鬼不简单,我还需要再布置周密一些才行……”

都说黑暗是最能勾起人心底恐惧的,因为棺盖被合,只能看到一片黑漆漆的我,心跳徒然加快。

说实话我很怕林奶奶根本就骗不过那男鬼,怕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寂静室内突然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

这不像是林奶奶的脚步声,林湘的父母早就没了,别墅里只有我和附身在林湘身上的林奶奶,那么这脚步声……

就在我因为这突然多出来的脚步声心脏狂跳之际,突然身上一重。

我被一具冰冷刺骨的身子覆住,熟悉的气息,瞬间让我的心狂跳起来,他,是他……

就在我出于本能的想要尖叫时,声音突然被冰冷柔软吞噬,瞬间所有的氧气被剥夺。

就在我因为缺氧而窒息眩晕之际,耳边突然响起阴冷夹杂着愤怒的声音:“娘子,这就是你迎接我的方式吗?”
monsoon 2017-6-28
5
第5章  不好,他生气了……
若说刚才这气息跟那男鬼相似,我还能自我催眠是错觉的话,那么如今就连声音都一样了,我彻底绝望了。

虽然有料到林奶奶骗不过她,可心底倒是存了希望啊,这种希望过后的失望真的很操蛋啊。

就在我满是生无可恋,这个世界不爱我时,头顶那道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蠢女人,你就那么信那老女人?”

他的话就像是一块大石般,瞬间在我心里诈起无数涟漪。

我知道他口中的老女人指的是林奶奶。

他的话让我突然想到了,林奶奶在帮剪头发时用的那把像是陶瓷做的剪刀来。

说实话,我感觉那触感根本不像是陶瓷,反倒像是死人骨头。

尤其是我本能躲避之际,遗照上的林奶奶看向我时,像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眼神。

越想越觉得附身在林湘身上的林奶奶,虽然无比温暖,但……

“发现不对劲了?”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耳畔再次传来男鬼阴冷嗤笑的声音。

他的话让我瞬间回了神,看向他,我冷笑:“都说鬼话连篇,起初我还不信,今天倒是长见识了,告诉你,我不会受你挑拨离间的,你现在之所以没有对我立即动手,反倒是跟我这些,这足以代表你忌惮林奶奶,你想要挑拨我们二人之后,把我骗走,所以如果我按照林奶奶说的,一直不离开这里,你一定动不了我!”

“这么说来,你宁可信那老女人,也不肯信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在这道阴戾的声音中听到了受伤的意味。

呸呸呸,乔宝你在想什么呢,这鬼一定是故意这样做惹你同情的。

想到这儿,我瞬间压起心底的涟漪,冷笑:“你别再白费力气了,我不可能上你当的!”

“蠢女人,还是你下面那张嘴讨喜!”说着我的衣服突然被他暴戾的撕开。

尼玛,我怎么也没想到说出这话的后果是这样。

虽然说他器大活好,但他是鬼啊,谁知道他是不是想借着做这事吸光我的精气。

想到这儿,我哪里肯让他碰,连忙躲闪挣扎。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突然停了手,冰冷唇畔,贴着我耳根,冷笑:“蠢女人,我保证一会儿你会求我要你!”

求他?

就在我因为他的话眼底满是惊诧之际,身上突然一轻,那男鬼竟像来时一样,无影无踪。

他怎么突然消失了?还有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我心底满是狐疑之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是林湘,我连忙按下接听键,出乎我意料的是电话那端不再是林奶奶苍老的声音,反倒是林湘本来的声音:“宝宝,我太祖奶奶有问题!”

她话瞬间让我心底一沉,而她接下去的话,更是让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通过陈述我了解到,原来她之前让我去看的那个沾有她鲜血的油灯,虽然能测出附身在她身上的是不是她外祖母。

但是遇到灵异高强的鬼怪,这个油灯就不管用了。

而她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无非就是想让之后附身在她身上的鬼怪放松警惕。

因为那个油灯还有另外一个作用,这个作用只有他们林家人才知道,他们林家人的血燃烧之后有控魂作用。

刚刚附身在她身上的鬼怪,就因为在放松警惕之下吸了,魂魄在这血烟入体之后半个小时发挥了作用,让她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所属权。

而她在被附身的这段时间虽然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但是能够看到附在她身上之人都做了什么。

通过她的解释,我终于惊悚的得知,刚刚那剪我头发的剪刀碰触我肌肤时,我感觉到的像是死人骨头做成的,那根本就不是错觉,而是真的。

那剪刀是用极冤之人死后的骨头所做,至于那恶灵用这把剪刀剪我的头发指甲还有鲜血,是不是真如她所说是为了给我做替身。

林湘说表面上看是真的想要拿我做替身,至于实际上到底是什么用途,她也不太清楚。

她之所以知道那剪刀,是因为在那恶灵利用她身体拿起剪刀时,她感到了浓烈的阴邪之气,一番探试之下才知道的。

而我之前看到的那副遗照里的林奶奶才是真的林奶奶,她同林湘一样,担心我被恶灵欺骗,又因为被恶灵封住,无法告知我。

至于我为什么会无意中看到的那一幕,是林奶奶强行冲破封印,不过效果也就持续了那么一小会儿,还被我当成错觉了。

暗骂了句自己怎么这么笨后,想起林湘最后那句要我马上离开棺材的话,我连忙起身。

通过林湘我了解到这棺材根本不是什么隐藏我气息的棺材,而是噬魂棺。

若是活人在里面呆超过一晚上,魂魄便会被棺材吞噬,沦为噬魂棺的傀儡,听命于噬魂棺的主人。

至于那恶灵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对于这一点林湘也表示很纳闷。

因为我既不是鬼力高强的鬼魂,又不是道术高深的修炼之人,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按理说为了拿我做傀儡,精心策划这一出一点怎么看怎么都不合适。

不过既然知道了这里有危险,我自然不会傻傻的留在这里。

只是我刚一打开棺盖,在看到突然站在我面前的林湘时,因为想起之前她被恶灵附身的事,瞬间吓得一跳。

虽然刚才电话里她说她已经夺回了身体的所属权,不过她出现的太过突然了。

尤其是之前她并没有在电话里告诉我她会过来找我,所以不由得有些怀疑起她的真假来。

直到她焦急的拉住我的手,用我熟悉的语调骂我:“笨蛋,傻愣着干嘛,这里有那鬼怪布下的阵法,我们赶紧跑吧,要不法阵启动,我们就完了!”

说着开始拉着我快速向前方跑去。

“呵呵……”在她拉着我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好像听到刚刚男鬼的冷笑声了。

只是等我回头去看时,发现连个鬼影都没有后,再一看林湘一点反应都没有。

暗道了一句,自己估计是被男鬼折磨惨了出现幻觉了,也就没多想的快速跟上了林湘。

未完待续...

《阴婚》已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上连载,关注YY小说微信回复:阴婚,获取全文。

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