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东方玄幻] 魂武至尊 李天宇 新闻工作者 魂武双修 书号188

monsoon 2017-6-28 683


“重生之后,我李天宇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欺负。有钱有势就能无限嚣张?有实力就能随便欺负人?这些在我面前是行不通的,别人能忍,老子不能忍。敢惹我的人不分男女,美女统统推倒,男人打断他第三条腿!”……李天宇武者炼体,等级划分为武士,武师,武灵,武将,武王,武皇,武尊,武神,武破虚空。魂者练魂,等级划分为魂士,魂师,魂灵,魂将,魂王,魂皇,魂尊,魂神,魂融天地。(作者: 新闻工作者


《魂武至尊》书号:18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xscn,关注YY小说,回复188,阅读《魂武至尊》全本小说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7-6-28
1
第一章  迷人小妖精
李天披上外衣,望了一眼电脑上那个名叫“迷人小妖精”的网名,嘴角微微翘起,脸上带着一丝邪笑,迅速关掉脑电脑,出了房门。

此时已经是夜晚八点多,渤海市作为华夏国最大的城市,到处都是闪烁耀眼的霓虹灯,照得人眼睛都花了,无数轰鸣的汽车声在耳畔响起,李天自嘲的笑了笑,“你们有车,老子也有车。”

李天来到出租屋的旁边空地上,骑上自己租来的自行车,便飞快的向着渤海市西郊海滩而去。

“麻痹的,那个迷人小妖精真是够火爆的,竟然约我在海滩上见面,难道她喜欢在野外……”李天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邪恶的想着。

李天虽然毕业于渤海大学,可是在这个研究生遍地走,本科生不如狗的时代,他这个本科毕业的家伙其实没什么优势,要不然也不会毕业一年多了,还没有找到工作。

于是,没有找到一份满意工作的李天时间就多了起来,整日里除了在网上投简历找工作外,其余的时间便泡在了网上,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心仪的女孩,和自己一起在这个大都市里拼搏,功夫不负苦心人,李天和那个网名叫做“迷人小妖精”的女孩聊了两个多月了,在视频中,这个女子确实是正点,该翘的地方翘,该凹凸的地方凹凸有致,特别是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完全能够捏出水来。

两个多月的软磨硬缠,“迷人小妖精”终于答应在渤海的外滩见面,从出租屋去外滩,骑车的话估计半个小时就到了,李天和妖精约好晚上九点见面,现在赶去的话,还能早到十几分钟,约美女嘛,男人当然得早点去,要不然就太没诚意了。

“到时候见了小妖精说点啥呢?”李天一边骑车,一边想着心思,说实话,他这家伙以前是半宅男,上大学的时候,很大一部分时间都花在图书馆里,所以大学毕业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找到,现在毕业了,老妈经常在耳畔念叨,希望他能尽快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

李天在脑海中把书上看到的,和美女约会时应该说的话像是放电影一样过了一边,到时候见到那个迷人小妖精的时候,就有话可说了。

花了十几分钟,李天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和美女搭讪用语,于是心情大好之下,加快了骑车的速度。

“停。”就在此时,前面突然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李天循声望去,只见几个华夏国的警员正站在前面的路口,刚才那个说话的警员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李天见状连忙停下了自行车,推着车子来到那个警员面前,疑惑的问道:“这位大哥,你有什么事?”

“麻痹的,谁是你大哥,不要跟老子乱攀关系,把身份证拿出来。”身上酒气直冒的警员冷冷的瞟了李天一眼,大叫一声。

李天闻言顿时火气直冒,但是现在自己还急着去约会呢,不是闹事的时候,于是从口袋中掏出身份证,递给了警员。

“嗝”可能是马尿喝多了,警员打了个响亮的酒嗝,拿着李天的身份证,随意的瞄了一眼,然后粗声粗气的问道:“小子,你这自行车那里来的?”

“我租来的。”李天闻言压着火气答道,他已经非常生气了,这家伙身为警员,在执勤的时候竟然喝成这个模样,现在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李天冷冷的瞟了警员一眼,盯着他,看他想干什么。

“小子,你吗的这样盯着我干什么?是不是不服气啊?我现在怀疑你这自行车是偷来的,跟我们回局里。”警员见李天好像很不服气的模样,于是大手一挥,抓住李天的衣领。

“放手。”李天再也按捺不住了,迅速打开警员那只大手。

“啊?小子,你竟然还敢袭警,是不是不想活了?兄弟们,给我上,把这小子抓住,带回局里。”警员嘴里喷着浓郁的酒气,对着身旁的三个警员下达了命令。

“是,队长。”三个酒喝得少些的警员闻言顿时如狼似虎的冲上前来,抓手臂的抓手臂,拧衣领的拧领子,三个警员很快便把李天按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李天怒了,擦擦的,这些警员怎么助纣为虐,听从这个醉鬼队长的狗屁命令呢。

“王法,哈哈,小子,你招子放亮点,老子就是王法,现在老子怀疑你,偷了自行车,有什么话回局里再说,带走。”队长大手一挥,吩咐三个手下警员把李天带走。

“自行车是我租的,我没偷车,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李天拼命地挣扎起来,左右手齐动,打开了那三个警员抓住自己的脏手。

“吆,还想反抗?这小子不老实,给我揍。”队长见李天反抗,顿时大怒。队长名叫李混金,晚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刚和老婆吵架,心里正窝火呢,于是和手下的三个警员去大喝了一顿,他喝得最多,现在已经是有些醉眼朦胧了,刚巧遇到了李天,这小子竟然不配合自己,还想反抗,真是自讨苦吃。

“揍他。”三个警员得到队长的命令,那里还跟李天客气?一时间,拳脚相加,李天的头上,身上全是脚印,身上那件新买不久,穿上准备去和迷人小妖精约会的大衣也脏兮兮的了。

李天毕竟是一个文弱书生,那里经得住这些五大三粗的警员袭击?还不到五分钟,李天已经抱着头倒在了地上。

“不要再打了,我们走。”队长虽然喝多了,但是神智还没有完全丢失,见李天躺在地上,鼻血直流,生怕闹出人命,于是大手一挥,带着手下的三个警员扬长而去。

遭受无妄之灾的李天静静的躺在地上,气得肺都快炸掉了,麻痹的,这是什么事啊?老子出来约个会竟然被这个四个狗日的警员揍了,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几分钟后,李天挣扎着从地上起身,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大衣,看来今晚的约会是不成了,麻痹的,遇到了这样狗屁倒灶的事情,谁还有心思去约会啊,你们四个狗东西给老子等着,老子不告到你们坐牢不姓李,李天狠狠的对着四个警员消失的方向狠狠吐了口唾液,然后艰难的骑上自行车,重新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还好自己是单独出来租房子住,要是被妈妈看到自己的模样,说不定多难过呢。

李天把身上的血迹洗刷一番,便迅速坐在了电脑前,开始了复仇行动。

他进入渤海市的门户网站,在上面找到渤海市警局的联系方式,然后把自己遭受的冤屈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出去,希望他们能够秉公执法,处置那几个为非作歹的警员。还好李天在被警员袭击之前留了个心眼,他记下了那个队长的警员编号,有了编号,还有自己的控告书,警局应该会很快处置那几个家伙了把。

“麻痹的,打老子,老子搞得你坐牢。”李天狠狠的骂了句,然后登上QQ,看着“迷人小妖精”的QQ是暗的,叹了口气,哎,老子也真是够倒霉的,为啥约个会就这么难啊?多可惜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估计小妖精也离开了把,还是等下次再约她把。
monsoon 2017-6-28
2
第二章  给我个说法
三天过去了,李天发出去的邮件像是泥牛入海,连水漂子都没打起一个,在打人事件上,警局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的处理。

李天坐不住了,擦擦的,自己被四个警员无缘无故的欺负了,难道就这样算了?不行,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必须得去讨个说法。

李天迅速关上电脑,骑上那辆租了一个月的自行车,蹬蹬的骑上往渤海市西城区警局跑去,根据那名队长的警员编号,李天在网上已经查到了那家伙是西城区警局的。

到了警局门口,李天把自行车找个地方停好,在进门的时候却被守门的警察挡住了。

“什么事?”守门的警员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说话挺严肃的,脸上毫无一丝笑容。

“大哥,我去找你们的李队长,他的编号是9725,还请行个方便。”李天在网上已经查到了那名队长名叫李混金,直接就把名号报了出来。

“你找我们李队长什么事?”年轻警员很负责的继续盘问道。

“大哥,我叫李天,是李队长的表弟,找他有点事情。”李天随便扯了个谎。

“啊,原来是李队长的表弟,进去把,李队长在三楼最右首的办公室里面,你直接去找他就行了。”年轻警员闻言脸上立刻冰雪融化,带上一幅很亲切的笑容,对着李天做了个请的姿势。

“吗的,听说我是李混金那王八蛋的表弟,态度就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真是势利。”李天在心里毁谤了一顿,快步走进了警局。

按照守卫的指示,李天直接进入大堂后,就坐电梯上了三楼,最右首的那个办公室门上挂着“西城区警局三分队”的牌子。

李天走到门口,发现房门开了一条小缝隙,从房中正传来说话声。

李天站在门口,正准备推门进去,屋里一个大嗓门突然变得高昂起来:“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要我写检讨?”李天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停止了动作,因为他听出这个声音正是李混金的。

“你这混账东西,仗着我是局长,你这些年在西城区胡作非为惯了,那晚的事情小刘他们三个已经跟我说了,是你醉酒后指使他们把那个叫做李天的小子平白无故的揍了一顿,李天那小子已经写了一份控告书,发给我们渤海市警局的投诉科了,要不是我送给了王科长两瓶茅台,你以为王科长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现在只让你随便写份检讨书,算是最轻的处罚了。你不要以为你是我堂弟就能横行无忌了,检讨书必须得写。”一个中年男子威严的声音从房里传来。

“麻痹的,难怪老子被打的事情没影子了,原来这个李混金是局长的堂弟。”李天听了屋里两人的谈话,顿时明白了个大概,想必这就是所谓的后台了。

“大哥,你不要生气,我写检讨就是了,咋哥俩今晚去喝两杯,我请客。”李混金若无其事的笑哈哈说道。

“先把检讨书写了,交给王科长,此事就这么揭过了,以后给我少惹点麻烦,哼。”李混金的堂兄冷哼一声,迅速走向门口。

李天见状连忙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李混金的堂兄刚好走到门口,把门拉开,见到李天疑惑的问道:“你找谁?”

“你好,我是李天,希望局长能给我个说法。”李天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就是李天?”局长眼底深处不经意的闪过一丝阴毒之色,反问道。

“是,李混金无缘无故的打了我,你们警局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李天继续不卑不亢的说道。

“吗的,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啊?老子就揍了你一顿,你竟然告到投诉科去了,要不是你,老子就不必写什么狗屁检讨书了。”李混金跟在局长身后,弄清楚了李天的身份,顿时勃然大怒,飞快的冲上前来,左手抓住李天的肩膀,右手狠狠的就是一耳刮子,李天的投诉现在弄得整个西城区警局人尽皆知,对李混金的影响极为恶劣,他正憋着一肚子火呢,现在整个罪魁祸首的李天自己找上门来,李混金忍不住就是一巴掌。

“麻痹的,你怎么能随便打人?”李天本来是讨说法的,现在说法没有,又被打了一巴掌,几日来压抑的怒火再也忍不住爆发了,李天狠狠的扬起右脚,对着李混金的裆部就是一下子。

“嗷”李混金裆部的玩意儿被李天差点踢爆了,一下子软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裆部哭天喊地起来,脸上冷汗直冒。

“小子,你竟敢袭警?来人啊,把这小子抓住。”局长李大伟大喝一声,走廊上的两个警员接到命令,飞快的冲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抓住了李天的手臂,把他按在了墙上。

“你们还讲不讲理了?刚才是李混金那王八蛋先动手打人,我只是正当防卫罢了,放开我。”李天扯着嗓门大喊起来。

“混金,你没事把?”局长李大伟毫不理会李天的大叫,他迅速蹬下身关切的询问李混金的情况。

“啊?大哥,我的命根子差点被这小子踢断了,疼死我了,大哥,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李混金像是一匹受伤的野狼,哀嚎着大叫起来。

“把这小子关起来,记住,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李大伟站起身来,对着两个警员使了个眼色。

“我没犯事,你们不能关押我。”李天见状顿时大叫起来。

“住口,小子,打了我们李队长,还没犯事?跟我们走把。”两个警员见了局长的眼色,当然知道局长的意思了,于是把李天押着带到了临时关押罪犯的囚室里。

半个小时后,李天被两个警员用警棍电晕了过去,身上满是伤痕。

又过了半个小时,李混金进入囚室,里面又传来几声李天的痛苦哀嚎声。

直到第二天中午,李天才被放出囚室,可是此时的他,已经饿得头晕眼花,身上满是血迹。

李天狠狠的对着警局吐了口唾液,然后神色冷漠的回到出租屋,把身上的血迹擦干,在家门口的餐馆里点了两个菜,叫了几瓶啤酒,大吃大喝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李天在餐馆附近的五金店买了一柄二十多厘米长的单刃剔骨刀,用报纸包好,然后骑上那辆自行车,飞快的踩到了警局门口,在警局门口刚好有一处偏僻的胡同,李天就把自行车停在此地,藏身在胡同中,双眼赤红的盯着警局的出口。

“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李天嘴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虎目中满是赤红,狗日的局长,狗日的李混金,你们以为老子是个普通平头百姓,就能这么对我?那这华夏国的法律还有没有了?你们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们说法。

三个小时后,李天突然双目放光,只见局长李大伟和李混金正说笑着从警局里面走出来,向着警局旁边的一家酒店走去,想必是去吃晚饭的。

“大哥,等会我们吃完饭,就去旁边的桑拿中心舒服一下,借此感谢你对老弟的关照。”李混金笑哈哈的对李大伟说道,狠狠的教训了李天后,李混金心情大好。

“混金啊,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了,李天那小子没什么背景,你打了就打了,他拿我们没办法,但是如果遇上一个有背景的,这次你就真是闯祸了。”李大伟语重心长的对李混金说道。

“是,大哥,我记住了。”李混金连忙点了点头。

“你们这两个王八蛋,死吧。”李天快步小跑着到了李混金身后,手中的单刃剔骨刀毫不犹豫的猛烈刺入他的胸腹部,然后用力上挑,鲜血狂飙。

抽出剔骨刀,在李大伟措手不及之下,李天手中的刀砍上了他的颈部动脉,鲜血不要钱的狂涌而出。

刀刀见血,使得李混金和李大伟两人在20秒内失血过多,当场毙命。

“杀人了,杀人了。”警局门口的大路上还有不少人,此时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全都惊慌的大叫着远远逃离。

警局门口正走出来的两个警员见状飞快的向着李天跑来,边跑边拔出腰间的手枪:“不许动,把刀放下。”

李天冷冷的扫视了两个警员一眼,手中的剔骨刀毫不犹豫的反刺入肚子上。

“你们……没资格杀我,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手上。”李天带着嘲讽的表情望了那两个目瞪口呆的警员一眼,“啪”的倒在了地上,神智慢慢的模糊了……
monsoon 2017-6-28
3
第三章  老天玩我啊
“三少爷,醒醒,你醒醒啊。”一个幼稚的女声在李天耳畔响起。

“难道我没死?”李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泪眼朦胧的望着自己,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可是这小丫头很面生,我不认识她啊。

李天眼神空洞的望着这个小丫头,完全搞不清楚这是咋回事。

“三少爷,你醒了?啊,三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小丫头见李天艰难的睁开了双眼,但是眼神却是那么的空洞,顿时关切的询问起来。

“三少爷?她这是叫我吗?”李天茫然的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四周,发现这是一间面积不大,装饰简单的房间,而且房间的布置有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就连自己睡着的这张床都是老古董似的暗红色枣梨木制作而成。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小丫头身上竟然穿着“戏服”,就像是那种古代电视连续剧里面女子所穿的衣服一样。

“天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自杀了吗?难道这里是地府?这个丫头是什么人呢?”李天的脑子一片混乱,一时三刻间理不清头绪,只是茫然的盯着那个满脸关切之色的小丫头,暗暗的思索着。

“宇儿醒了吗?”就在李天搞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传来,很快,一个衣着简朴的宫装丽人来到了床边,三十二三岁样子,脸上略施胭脂,容貌美丽,想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

“夫人,三少爷醒了,可是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直不说话。”小丫头焦急的向宫装丽人倾述着,语气中极为苦恼。

“芙儿,不要紧张,可能是宇儿刚醒过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把,我陪他说说话。”宫装丽人来到床边,一脸慈祥的盯着李天。

“宇儿,身体是不是还不舒服?”宫装丽人关切的问道,从她的眼中,李天发现了以前只有母亲眼中才有的神色。

李天没有回答,脑子开始慢慢的转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了一些陌生的记忆,经过筛选,李天终于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擦擦的,自己竟然穿越了,现在自己俯身的这个倒霉蛋是李家三少爷李天宇的身子,名字只是比自己多了一个字,也算是机缘巧合把,不过姓氏倒是没变,要是这家伙不姓李的话,那自己以后就不能用自己祖宗的姓氏了。

“娘……我现在还很累,你和小芙先出去把,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李天从那个俯身的倒霉蛋的记忆中得知这个宫装丽人是自己的母亲,而旁边那个小丫头名叫李芙,乃是老管家李夏的孙女,自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小丫头和自己的关系颇为亲密,是李天宇最要好的朋友。

宫装丽人,也就是李天宇之母胡翠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交代了一句,便和小丫头李芙一起出了房间,留下李天一个人躺在床上。

“擦擦的,自己竟然穿越了,看来老天待我不薄,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状况,自己到底穿越到鸟地方了呢?”李天喃喃自语着,脑子迅速转了起来,开始搜索倒霉蛋李天宇留下的记忆。

“卧槽,这家伙也太软蛋了把?竟然是被他的二姐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晕死过去了,老子刚好在这个时候俯身在他身上。”李天弄明白了情况,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自己俯身的倒霉蛋李天宇,乃是李家三少爷,她母亲胡翠兰是李家家主李广的小妾,李广的正妻杨湘生了两个娃,一男一女,大儿子名为李天鸿,二女儿名李天香,李天宇这个小妾生的娃在李家没什么地位,经常被同父异母的大哥李天鸿和二姐李天香欺负。

倒霉蛋李天宇就是被二姐李天香欺负,一巴掌给拍晕了过去,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的李天宇只有十四岁,可以这样说把,以前生活在李家的十四年里,李天宇就是大哥和大姐的出气筒,软弱无比,被欺负了还不敢喘气,就是十足的一个软蛋。

“麻痹的,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那我一定要好好珍惜,我发誓,重生之后,我李天宇,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欺负,神挡杀神,佛阻杀佛,美女统统的推倒,男的犯贱就打断他的第三条腿。”李天在心底暗暗的发誓,自己重生了,这条命相当于是捡来的,卧槽,以后自己绝不会再受别人欺负了。

李天的高傲是与生俱来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讨个说法而干掉李大伟和李混金了,而且在警局门口,李天毫不犹豫的用刀插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被那些警员杀死,他们没资格杀老子,要死,老子也要死在自己的手上,这份高傲,已经深入到李天的骨子里,既然上天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自己绝不会再忍受别人的欺负了。

“李天宇是个软蛋?他已经死了,以后我用李天宇这个名字,一定要活出个精彩来,也算是对得起倒霉蛋李天宇了。”李天暗暗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李天总算是理清了李天宇留下的记忆,对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大陆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个大陆名为魂武大陆,强者林立,修炼之风盛行,等级制度森严,分为武者和魂者。

武者炼体,修炼等级划分为武士,武师,武灵,武将,武王,武皇,武尊,武神,武破虚空。九个等级,其中每个等级又划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境界。

九个等级修为之人发出的玄气,对应的颜色分别是白色、红色、黄色、蓝色、绿色、棕色、紫色、橙色、黑色、无色。比如武士初期的修为发出玄气的颜色是浅白色,中期为中白色,后期为浓郁的乳白色。

魂者练魂,修炼等级划分为魂士,魂师,魂灵,魂将,魂王,魂皇,魂尊,魂神,魂融天地。每一级也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境界。

魂者主要是靠召唤魂兽参加战斗,最低级的魂士只能召唤最低级的魂兽。

魂兽等级从低到高,划分为九阶,一阶魂兽,二阶魂兽……九阶魂兽。其中九阶魂兽相当于武破虚空的实力,强悍无比。

修炼功法和战技从低到高,划分为日、月、地、天四阶。其中每一阶又划分为上、中、下三等。

李家坐落在魂武大陆西北边陲的流云镇,乃是流云镇两大家族之一,财力雄厚,是流云镇说一不二的土财主,李家也有不少的武者和魂者,而且武者和魂者修炼必须是李家的直系子弟,像大哥李天鸿就是一名武者,修为达到了武师中期境界,二姐李天香是一名魂者,也能够召唤出二阶的魂兽了。

最后李天悲哀的发现,李天宇那小子既不是武者,也不是魂者,因为他是小妾的儿子,不被家主李广所喜,没资格修炼李家的武者秘籍,所以李天宇那小子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哎,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麻痹的,自己已经发誓,不再受人欺负,可是李天宇那小子没法修炼,到时候完全没有实力自保啊,更别谈去推倒美女了,没有实力,美女会跟着你?那真是痴心妄想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魂武大陆,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有被欺压的份。

李天,现在应该称之为李天宇了,想到了这点,顿时极为失望,擦擦的,以前他在地球的时候,也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别的主角穿越的时候都带着个牛叉的戒指或者神器之类的,而且穿越到了异界之后,俯身的倒霉蛋身份极为显赫,不是皇帝之子就是将军的儿子,可是自己呢?也真是够衰的,自己根本就没带着什么戒指和神器穿越,而且俯身的这个倒霉蛋李天宇在李家身份低下,我日他个仙人板板的,老天啊,你这不是在玩我吗?
monsoon 2017-6-28
4
第四章  变强势了
“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伴随着小丫头李芙的叫声:“三少爷,我给你送吃的来了,你来开下门啊。”

李天宇从床上爬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发现这具身体实在是非常的虚弱,刚才下床的时候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擦擦的,还是李家三少爷呢,真是没法说了。

李天宇苦笑着把门打开,只见李芙手里托着个盘子,上面放着几样小菜,还有一碗粥,正冒着热气。

“咕咚”李天宇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起来,惹得小丫头李芙咯咯的娇笑不停。

李天宇目瞪口呆的盯着李芙,他到现在才看清楚,原来这小丫头还挺漂亮的,十足一个未长成的小~萝~莉,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笑起来微现腼腆,甚是清秀绝,高挑的身上穿着翠绿色的连衣长裙,虽然只有十三四岁,可是却有一米五几的身高了,胸前的小蓓蕾已经能够看出规模,开始茁壮成长了。

“三少爷,你看什么呢?”见李天宇紧盯着自己瞧个不停,小丫头害羞的脸红了,娇羞的小声问道。

“哦,没什么,我饿坏了,快把东西端进来。”李天宇尴尬的一笑,在心底暗暗的鄙夷了自己一番,自己怎么能够这样呢,要是拿到地球上,这小丫头还未成年呢。自己可不能对这小丫头起什么不良之心。

“三少爷,快来吃吧,这可是我亲手为你熬制的粥。”李芙心里美滋滋的把盘子放在桌上,笑着对李天宇说道,虽然李家人都瞧不起这个软蛋似的三少爷,可是李芙却是知道的,三少爷除了性子懦弱一些,本性却是十分善良的,而且还文采出众,在李家书院读书的时候,极为勤奋努力,李芙认为,三少爷以后一定能够出人头地的。

对于李天宇刚才有些痴迷的目光,李芙心里像是涂了蜜一样,其实在魂武大陆,到了十四岁的年龄就算是成年了,她实岁十三岁,现在虚岁也有十四岁了,大陆上一部分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子,都嫁出去了,李芙这丫头正是春心动荡的时候,那里不明白李天宇眼神饱含的意义?只是以前李天宇性子懦弱,从来都不敢正视李芙,今日太阳打西北出来了,三少爷竟然迷恋的望着她,李芙对李天宇也极有好感,所以对于李天宇的目光,不怒反喜。

李天宇走到桌子前,端起碗就狼吞虎咽起来,说实话,他现在的肚子还真是饿了,李天宇那倒霉蛋被他的二姐一巴掌拍晕后,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天没进食,怎能不饿?

很快,一碗粥就下了肚,连带着那几个小菜也被李天宇一扫而空。

“三少爷,好吃吗?”李芙喜滋滋的问道。

“好吃,小芙,还有粥没?”李天宇笑着举起空碗问道。

“恩,还有的,三少爷,我去帮你盛来。”李李芙接过碗,很快去厨房再次盛了一碗粥来,李天宇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终于感觉到肚子不饿了。

“对了,我娘那里去了?”李天宇突然想起了那个倒霉蛋的母亲。

“哦,夫人去找老爷去了,告诉老爷你已经醒来的消息,免得老爷担心。”李芙闻言笑着答道。

“哼,他会担心?鬼扯把。”李天宇闻言冷哼一声,在倒霉蛋的记忆中,李家家主李广对李天宇极为不好,态度冷漠,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那里有丝毫的亲情可言?李天宇相信,就算是倒霉蛋现在死了,李广也不会流半滴眼泪的。

“三少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老爷呢,他毕竟是你父亲啊。”李芙听了李天宇的冷嘲热讽,顿时有些诺怪的说道。

“算了,我们不说他了,小芙,你也坐下把,陪我说说话。”李天宇不想谈那个冷漠的李广,笑着对李芙说道。

李芙正准备坐下,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李天宇,你还没死把?”

李天宇闻言顿时大怒,擦擦的,这个鸟女人是谁,说话怎么这么恶毒呢?竟然敢诅老子死?

李天宇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女子从院子里走了过来,女子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弯弯的柳叶眉,小巧红润的嘴巴,五官精致美观,身上穿的也是一身漂亮的翠绿色连衣裙,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小包,在手里甩来甩去的,此时正傲慢无礼的盯着屋里的李天宇。

“二小姐。”李芙见到这个女子,立刻起身行礼。

“恩。”李天宇的二姐李天香闻言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对李芙视而不见的直接走到李天宇面前,对他说道:“李天宇,没事了的话就随我去书院把,来,把我的书包拿着。”说完,李天香把手里的黑色小包丢到桌子上。

李天宇闻言顿时大怒,以前的倒霉蛋李天宇虽然是李家三少爷,和大少爷,二小姐一起去李家书院念书,可就像是两人的跟班一样,每次去书院都帮着他们拿书包,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跟屁虫一样。

“不去。”李天宇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断然拒绝了,擦擦的,老子现在可不是原来的李天宇了,你还想像以前那样使唤我?没门。

“咦,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是不是皮痒了?”李天香见状顿时玉面含霜,这个软蛋的李天宇,竟然敢对自己这么不客气了,李天香扬起玉手,飞快的向着李天宇的脸上扇去。

李天宇顿时一个侧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巴掌,冷冷的说道:“李天香,我也是李家三少爷,是有尊严的,你不要太过份了。”

“这家伙是不是被我那一巴掌打傻了?他竟敢这么和我说话?”李天香顿时愣住了,因为以前的李天宇可是不敢放半个屁的软蛋,今日竟然公然反驳自己,使得她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二小姐,三少爷的病还没有完全痊愈,他是胡言乱语的,你可不要生气啊。”李芙见李天宇和二小姐扛上了,连忙闪身挡在两人之间,打起了圆场。

“李天宇,看在你病还没好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了,如果下次你还敢跟我这样说话,小心我一巴掌拍死你。”李天香清醒过来,俏脸羞红的怒道。

“李天香,我告诉你,以后你如果再欺负我,后果自负。”李天宇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麻痹的,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女人,竟然也敢在自己面前这般嚣张,还真是反了天了。

“你说什么?有种的再说一遍。”李天香闻言像是斗败的母鸡,伸出玉手指着李天宇喝道。

“再说一遍又怎么了,我告诉你,以后你如果……”李天宇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李芙的玉手掩住了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要不然骄横的李天香发飙了,受苦的还是这个苦命的三少爷。

“二小姐,对不起,三少爷的病还没好,老是喜欢胡言乱语,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了,你不是要去书院吗?不要迟到了啊。”李芙掩住李天宇的嘴巴,苦苦的对着李天香哀求起来。

“哼,要不是急着去书院,我一定饶不了你。”李天香闻言气呼呼的抓起桌上的书包,冷傲的瞄了李天宇一眼,转身走了,临出门的时候,还恨恨的一脚踢在房门上。

等李天香走远了,李芙才把按住李天宇嘴巴的小手拿开。

“小芙,你按住我嘴巴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说?李天香就是个没有家教的臭丫头,下次我非得撕烂她的嘴巴不可。”李天宇吸了口气,生气的说道。

“三少爷,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你要知道,如果得罪了二小姐,你可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就算是闹到老爷那里去,吃亏的还是你,三少爷,你听我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李芙连忙劝说起来,心里还暗暗的震惊不已,三少爷从昏迷中醒来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性子不但一点都不懦弱了,而且还很强势,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了。
monsoon 2017-6-28
5
第五章  老乞丐
李天香离开后,李天宇并没有半点的开心,反倒俊眉深深的皱起。

李天宇不是傻子,非但不傻,反而极为聪明,开玩笑,前世在地球的时候,他可是二百多的智商,一般人谁有他聪明?

李天宇看的出来,李天香绝不是一个大度的女子,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小鸡肚肠,高傲自负,自己现在把她得罪狠了,指不定她什么时候就会找回场子,把自己狠揍一顿,到时候她若是来找麻烦的话,自己可只有被虐的份了,就算自己想要反抗,也全然不是她的对手,在倒霉蛋的记忆中,李天香乃是修为达到魂师境界的强者,而自己却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痛苦啊,麻痹的,老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修炼,增加自己的实力,可是自己的父亲李广很不喜欢自己,并且严厉禁止自己修炼李家的功法,自己要到哪里去找到修炼的功法呢?”李天宇苦恼的摇了摇头,他虽然很是自信自己的智商,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修炼功法,他智商再高有个毛用啊?

“三少爷,你在想什么呢?”李芙在旁边看到李天宇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一痛,连忙关切的问道。

“小芙,我想问你个事情,你可知道哪里有修炼的功法?”李天宇紧盯着李芙问道。

“三少爷,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打打杀杀的吗,我记着你和我说过,你不喜欢修炼,现在为什么又要问修炼功法呢?”李芙疑惑的问道。

“小芙,你也看到了,今天我把李天香得罪狠了,要是她想要对我不利的话,我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绝对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我现在突然对修炼有了兴趣,我要增强实力,把那些欺负我的人全都踩在脚下,我要他们一个个跪在我唱征服。”李天宇豪情万丈的说道。

“啊?三少爷,你变了。”李芙闻言震惊的望着李天宇。

“呵呵,是吗?那我是变好还是变坏了?”李天宇邪笑着调侃道。

“变得很有男人味了……”话没说完,李芙突然发现自己这样说很不好,于是连忙住嘴,羞涩的深深低下了头。

“小芙,我刚才问你,你可知道哪里有修炼的功法?”李天宇本来想调戏一下这个漂亮的小萝莉,但是想起自己的处境实在不妙,于是赶紧把话题转到正题上来,没有足够的实力,以后自己就连保护这个漂亮的小萝莉都办不到,更别谈把那些欺负自己的人踩在脚下了,所以嘛,当务之急是找到修炼功法。

“这个嘛,三少爷,你可以去求老爷啊,让他准许你修炼,到时候不就能得到修炼功法了吗?”李芙歪着脑袋想了会,突然双眼一亮,出了个馊主意。

“小芙,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去求他的,算了,我自己慢慢想办法。”李天宇知道李芙见识少,和自己一样,很少离开李家大院,除了知道李家有着修炼功法外,那里还知道其他的?

不过若是为了增强实力,让李天宇去求李广,那是绝不可能的,一看到李广那张冷漠的脸,李天宇就反胃,自从得到了倒霉蛋的所有记忆后,李天宇就对李广极为不爽,而且可以说有着一股恨意,自己也是他的儿子,为何他对自己这么坏呢?

“小芙,你陪我出去走走把,我想出去散散心。”李天宇突然兴起了出去逛逛的念头,穿越到这个大陆了,自然要先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虽然李天宇得到了倒霉蛋的记忆,可是很可笑的是,倒霉蛋很少去逛流云镇,每日过着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一个点是李家后院,一个点是李家书院,两个点连成一条直线,把这个十足的宅男连在了一起,所以在倒霉蛋的记忆中,竟然找不到有关流云镇的详细记忆,也不知道流云镇到底有多大。

“三少爷,你没事把?你真的要我陪你出去逛街?”李芙闻言顿时不可思议的盯着李天宇,要知道,三少爷以前可是从不出去的,自己以前也约过他几次,都被他拒绝了,现在竟然主动要出去,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李天宇笑着问道。

“没问题,三少爷,我陪你去。”难得李天宇想通了,李芙当然不会拒绝,她也怕李天宇在家憋坏了呢。

“你这丫头,不就是出去逛街吗,用得着开心成这样?”李天宇见李芙喜笑颜开,像吃了五百斤棉花糖似的,于是打趣着说道。

“那里啊,三少爷,我这是为你高兴呢,我发现你自从清醒后,整个人都变得开朗多了,我真的为你高兴,三少爷,我们走吧。”李芙真诚的说完,率先走出房间,迅速向着后院的大门走去。

李天宇听了李芙一席话,心中也是一片温暖,李芙对自己的真心关怀,他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跟在李芙的身后,两人跨出李家后院的大门,见到这个一向不出门的三少爷竟然出去逛街了,两个守护在后门的下人差点眼珠子都掉落在地。

流云镇面积很大,但是整个镇子只有三万多人,这里可不像地球,寸土寸金,在这里,土地是非常多的,所以出了李家后院大门,从一条小巷子转出去,便来到了一条阔绰的大街上,青石大街上十分繁华,车水马龙,古色古香的各色店铺林立,做生意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看着眼前这些身穿“戏服”的人,李天宇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拍电影一样,走进了拍片现场。

李芙这丫头也经常和爷爷李夏出门,所以对流云镇挺熟悉的,李芙像是一只开心的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在前面带路,给李天宇介绍着大街上的事物。

看到李芙这样开心,李天宇也被感染了,心中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和李芙一起,穿梭在人~流汹涌的大街上,时不时的买点好玩的玩意儿。

两人逛逛玩玩,到了中午时分,李天宇的肚子又是不争气的“咕咚”一声叫了起来,他从昏迷中醒来后,可只是喝了两碗粥,吃了点小菜,逛了半天,不饿才怪呢。

“咯咯,三少爷,我们去吃点东西把,我饿了。”李芙突然掩嘴轻笑着说道,这丫头很是聪明机灵,她说自己饿了,想去吃饭,免得李天宇尴尬,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萝~莉啊。

“恩,我看前面那家酒楼就不错,咱们就去那里吃把。”李天宇指着不远处的那家小酒楼说道,两人已经来到了流云镇大街的尽头,这座竹木结构的酒楼建在山脚下,周围风光无限,景色优美,鸟语花香,倒是个吃饭的好去处。

这里已经是流云镇的尽头,接近郊区了,所以这座酒楼的生意不是太好,只有寥寥无几的两桌客人在那里吃饭,酒楼的小二无聊的依在店门口打瞌睡。

被一阵脚步声惊醒过来,店小二睁开双眼,见到李天宇两人,连忙喜笑颜开的把他们迎进酒楼。

“客官,吃点什么?本店最拿手的菜式是红烧三鲜,豆瓣牛蛙……”等李天宇两人坐定,店小二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还别说,这伙计挺敬业的,一口气说出了十几道菜式。

“行了,随便给我们来两个小菜,一壶小酒就行。”李天宇打断了小二的话,要是不及时阻止,这家伙非得说到日落西山不可,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好的,客官。”店小二有些失望的离开点菜去了,哎,这两人看起来穿着不错,可吃起来咋这么小气呢?店小二这可是误会李天宇了,不是李天宇小气,而是李家对李天宇实在很不厚道,每个月的月例银子只有三两,和那些下人的工钱差不多,他那里有钱出来大吃大喝的?

就在李天宇两人等着上菜的当口,酒楼外蹬蹬蹬的进来一个浑身布条条装的老者,长长的头发掩盖了整张脸,腰间还别着个酒葫芦,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个老乞丐。

看到老乞丐进入酒楼,酒楼的掌柜嚯的从柜台后站起来,冲到老乞丐前面,大喝一声:“老东西,滚出去,你又想来白吃白喝啊?”听他的语气,看来这个老乞丐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酒楼打秋风了。

“掌柜的,我不是来白吃白喝的,你能不能赊点酒给我,我已经三天没喝酒了,这次我没带钱,下次等有钱了再给你,怎么样?”老乞丐的声音沙哑无比。

“我呸,你没带钱?你是没钱把?还下次,滚吧你,上次的钱都没给呢,快滚,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掌柜的闻言火冒三丈,这家伙来混吃的也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简直是岂有此理。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公德心呢?不就是一点酒吗?”老乞丐闻言摇了摇头,长长的头发摇摆不定,掩盖在长发中的双眼中两缕精芒瞬间射出,只不过稍纵即逝,没人看见罢了。

“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非得我打你才走是把?小六子,快来,把这老乞丐轰出去。”掌柜的怒了,大声叫来那个迎客的店小二。

小六子随手在墙角拿起一个大扫把,气势汹汹的向着老乞丐冲去,准备把这老东西赶出去。

“住手。”李天宇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阻止了小六子去打老乞丐,在地球的时候,李天宇每次看到那些老来无依的乞丐,就会给些钱,这已经形成习惯了。

李天宇走到掌柜的面前问道:“他上次欠你多少钱?这次的酒钱需要多少?”

掌柜的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看来这位公子哥是准备给老乞丐付钱了,于是笑着说道:“公子,他上次白吃了我一顿,欠了四十个铜钱,这次要是打一葫芦酒的话,得十个铜钱。”

李天宇闻言二话不说,从怀里拿出半两银子,相当于五十个铜钱,给了掌柜的。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公子,你每个月的月例银子都只有三两,你一下子就给出了半两啊?”李芙见李天宇这败家行为,顿时有些不解的问道。

“千金散尽还复来。”李天宇淡淡的道。

“千金散尽还复来?”李芙闻言开心的笑了,三少爷是真的变了,变得很有男子气概了。

未完待续...

《魂武至尊》已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上连载,关注YY小说微信回复:魂武至尊,获取全文。

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