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都市言情] 纵意豪门 端木昊 韩靖萱 金云墨 单挑豪门少爷 书号192

monsoon 2017-6-28 504


端木昊冷血、无情,是永远不能触碰的一头苍狼,可是韩靖萱却一次次为了最后一丝的尊严惹怒端木昊,每次都被端木昊的冷酷伤的体无完肤。事情的发展渐渐不再只游离在原来的合作关系之内,越来越多陌名其妙的事情让她好象被卷进了端木昊的复仇计划,她不止是他的工具,更成了他复仇的棋子。最终,母亲惨死,一把烈火将她困在豪宅内,她亲眼看见烈火外他的怀里拥着另一个女人。凤凰涅火重生,换了身份她要将失去的一切全部讨回。(作者: 于紫阳


《纵意豪门》书号:19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xscn,关注YY小说,回复192,阅读《纵意豪门》全本小说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7-6-28
1
001嗜血窟(一)
阴暗的过道里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恶臭味。路边破旧不堪的灯杆悬挂着的灯泡好象随时都会掉下来,破烂的广告牌在残风中吱吱作响。

一片狼籍中,光鲜亮丽女人的出现就显得与这一切格格不入。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右手边的身穿西装的男孩小声开口,皱起的眉毛足以显示他的不安和害怕,但是心底的恐惧还是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女人妖绕的脸低下,眼底的蓄满不耐,“吵什么吵,一会就到了。”

男孩听话的垂下头纵然有再多的疑问也不再问出口,他知道妈咪讨厌他,好讨厌好讨厌,但是他不讨厌妈咪,他要和妈咪永远在一起。

女人终于在一家死气沉沉的酒吧后门停下,敲了两下,就有人开了门。

“来啦。”来人对女人的出现有些惊讶。

女人将男孩往前拉了拉,“货在这里,叫你们老板过来。”

男孩局促的抬头,不懂女人与男人之间的话。

那人将后门大开,“进来吧,老板等你好久了。”

女人牵着男孩走进酒吧,酒吧里熙熙攘攘的站着几个人似在等女人。

“你要的人给你来了。”女人将男孩推向领头的人,“我要的钱呢?”

“他真是金豹的儿子?”男人懒散的打量着男孩。

女人娇媚的笑起,“我又为何骗你。要不你以为我会把他生下来?快点把钱给我否则我就把他带走了。”

男人的手轻轻一挥,身后的手下就递过一个箱子,女人热切的接过打开,满满一箱美金令女人眼中闪着光彩,关上箱子她笑得更为妖饶风尘味意显,“还是你办事靠谱,钱收到我走了。”

“妈咪。”男孩害怕的上前伸手想要捉住女人却被女人挥开,“滚开。比起你还是这些钱要可爱很多。”

“妈咪……”男孩受伤的立在原地,身体颤直的不得动弹,坚强的眼里也沾着泪水,“妈咪,不要丢下我,我会乖乖听话等我长大了会赚好多好多钱给妈咪用的。”

“没用的东西你能赚什么钱,能把你卖到这个价格己经算不错了。”女人鄙夷的对男孩不屑一顾,“你就等你爹地来救你吧。”

女人不顾男孩死命的哀求一脚踢开男孩,溜出酒吧。

男孩的泪水沾满脸庞,他哭着站起想要站出去,猛然被身后的人抓起撞向墙壁。额头上立刻传来巨痛,温热的液体从头顶流出。疼痛让男孩说不出话来,只能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喘

气。

“果然安静了。”手下甲拍了拍手,很满意这样的处理方法。

男孩抚着自己胀痛的额头,妈咪,妈咪为什么要丢下他……

“妈咪……”男孩努力站起,突然想到或许妈咪正在门口等着他。

“你他妈的闭嘴!”手下甲揪起男孩的头发,“在乱叫我打死你。”

男孩痛得咧开了嘴,期盼的目光投入门口,不放弃的死命叫着,“妈咪……妈咪……”

“啪。”手下甲用力给了男孩一巴掌,男孩瘦小的身体如风筝般发了出去,痛己经让他说不出任何话,张开嘴巴吐出得也是满满的鲜血。
monsoon 2017-6-28
2
002嗜血窟(二)
怵目惊心的鲜血混和着昏暗的光线竟是那般魅惑。

打手甲一步步靠近男孩,男孩下意识的蜷缩了下身体。

“住手。”领头的男人终于开了口,“他是只肥羊,留着他还可以钓金豹这条大鱼。”

“是。”打手甲立刻退后几步。

男人当着所有人的面用桌上的电话拔通了他们口中金豹的电话。

“喂。”

低沉冷漠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想起。

男孩立即抬起头,是爸爸!虽然他只见过爸爸两次,但是他的声音却是一听就能听出来的,男孩伤心的眸里透着期待。

“金豹,你儿子在我手里。”男人得意的开口。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数秒竟传来笑声,“儿子?你是说我刚出生的儿子吗?如果没有搞错的话,他还在我怀里躺着呢。”

男人怀疑的目光落在男孩的身上,皱起眉头,“你没有一个八岁的儿子?”

又是几秒钟的停顿后传来恍然大悟的声音,“哟,你是说那个杂种?”

男孩一怔,他听过这个词也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记起来就好。”男人长舒了一口气,“金豹你我之间的恩怨该做个了结了。我知道你一心想漂白,我也不是不放过你,只要你给我五千万我就放了你儿子从此消失在你眼前。”

轻叹声从电话里传出,“银虎你真以为你可以斗得过我?”

“我斗不过你至少会让你断子绝孙!”银虎恶狠狠的目光落在男孩生上。

电话里又是一阵笑声,“银虎你太天真了。那个孩子不过是我玩乐时不小心留下的种,他的妈妈也不过是个鸡,妄想有了我的种就能留住我。那种肮脏的人身上流我的血真让我不舒服,如果你能替我解决了他,就算是欠你一个人情。”

银虎不可置信的瞪着电话大吼,“他可是你的儿子。”

“我的儿子只有一个,现在就躺在我活里。刚出生一个月如果你还有机会见到我,就来看看他。至于那个小杂种你想怎么处理都由着你,记得干净点。”

“嘟……”

电话挂掉了,酒吧里一片死灰的寂静,银虎目光阴沉的落在躲在角落中的男孩身上。

“那个贱人骗了我们,金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小杂种。”银虎森冷的盯着男孩,嗜血的目光令人惊悚。

男孩畏畏缩缩的躲在角落,他就象被扔进狼群里的羔羊,随时都有被撕裂的可能。畏惧的眼神没有惹起一群如狼似虎男人的可怜,反而令他们的兴致更加高涨。

没有人叫开始,也没有人叫停,所有的人己一拥而上,对着男孩拳打脚踢,没有悲怜,没有同情,只有一味的发泄和变态的折磨。

疼痛挑弄着男孩的每一根神经,但是男孩己经没有办法确定身体的哪个部位更痛一些,鲜红的血从身体里慢慢的涌出,血液从皮肉绽开的地方一点点的流出,以至于分不清哪里是血哪里是肉,模糊的男孩像极了一团染了血的肉团。

“停。”银虎一声令下,打红了脸的男人们无奈的停下,好似还没有享受完这样的快感。

银虎将脚狠狠的踩在男孩流血的手掌上,居高临下的阴晦笑起,“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象养一条狗一样养着你。告诉你,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让自己强大,只有杀了别人自己才能活下去,对别人仁慈那死的人就是你。”

奄奄一息的男孩,气息淡薄,身体好象被撕开了一片又一片,连心都碎了一地。倔强的眼里露出本不该属于他的阴郁和厉气……
monsoon 2017-6-28
3
003暗夜
二十四年后

豪华的总统套房,高级艳色地毯,月光暗影。

韩靖萱从浴室中踏出,娇小的身躯只围着半截浴巾,细长白皙的双腿和纤细的手臂暴露在外,充满了张扬的诱惑。

修长匀称的身姿,妙曼婀娜,细润如脂的肌肤一切都充满了诱惑,冷血如狼的双眼一路向上,最终落在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

如月牙般弯眉,高挺精致的鼻梁,颊边梨涡微现,惊美绝伦,明明如此妖艳如引人诱食的毒果,却散发着清纯的味道。

端木昊恨透了韩靖萱身上的那股淡淡的纯洁,好象只要自己碰她一下就会沾污了她的身体。

韩靖萱无措的双手放在端木昊的胸前,尽量避免碰到他。因为这个男人讨厌别人的触碰!

韩靖萱脸颊潮红,不敢迎视端木昊热切的眼神。纵然认识他己四年之久,但仍然无法承受他盈满侵占的目光。

温热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龙井茶香,那是他最爱喝的茶。一直不理解冷酷无情的他居然会爱喝茶,而且还爱喝那温润、耐人的龙井茶。

四年的地下情妇,韩靖萱己经习惯了,夜里的相会。或许这根本就算不上是相会,只能算是她在出现自己,比起当初,如今的自己好象不再会因为这些事而去怨恨自己,毕竟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所爱的人。

……

失去他的温暖的体温,韩靖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端木昊冷漠的没有回头看韩靖萱一眼,一如往日般习惯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径自套上西装离开。

冰冷的大床好象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习惯了冰冷的韩靖萱仍忍不住打了冷颤,伸出光洁的手臂拿过那张支票。

个,十,百,千,万,十万……又涨价了?看来她的保鲜期仍然没有过去,苦笑一番,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吗?

韩靖萱自嘲中将支票放入钱包,四年了,她永远都只能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与他相见,然后做自己该做的事,最后也只剩下一张张金额不同的支票。
monsoon 2017-6-28
4
004残酷的现实
端木昊离开后,韩靖萱并没有多留,移动着疲惫的身体,默默的穿上衣服,整理完一切静默的环视一周后便离开。

这是她唯一的坚持,坚持不在这豪华的宾馆里过夜,否则她会更加看不起自己。

深夜一点,一辆的士缓缓驶进贫困的住宅楼区。司机也不免探头多了一眼住宅楼,长年失修的墙面己经露出灰色的水泥,破旧的大门歪歪斜斜的似要倒下。

“小姐,你确定这是你要到的地方?”司机疑惑的转身。

“就是这里。”韩靖萱微笑着点头将车费交给司机后便下了车,面对零乱糟糕的住宅区深叹了一气,鼓起勇气走进。

推开生满铁锈的门,立刻窜出一抹黑影,满身的酒气令韩靖萱皱眉,“你又喝酒了?”

“钱。”韩锋不理会韩靖萱的质问,理所当然的开口。

韩靖萱走进屋里,“为什么你不在医院照顾妈妈。”

“我是刚回来好不好!”韩锋不满的大吼,“你到底给不给钱?”

“我没有钱。”韩靖萱不会再相信他了,她要自己将钱给我妈妈。

韩锋铁青了脸,“你说什么?!”

“没有钱!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韩靖萱武装自己努力的反击。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响起,韩靖萱的身体倾倒在地,韩锋趁着酒劲揪起韩靖萱,“妈的,老大跟你要钱你居然敢不给,翅膀长硬了是不是?你以为你做了端木昊的情妇就可以连我也不放在哪里了?告诉你,你也只不过是一个供人玩乐的贱女人。”

韩靖萱忍耐着头皮揪起的疼痛,咬牙道,“我是贱女人,那么用我的钱的你又算是什么?比贱女人还要低贱的男人?”

“该死的女人!”韩锋揪着韩靖萱的头发就迎着水泥地撞去,“你敢和老子顶嘴。”

额头渗出的鲜血流至嘴角,韩靖萱再次尝到血腥的味道。

韩锋贴近韩靖萱的脸颊,嘴边露出残酷的笑容,“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我现在就去告诉妈她眼里纯美圣洁的女儿,只不过是个拿钱卖肉的妓女。”

“不要!”韩靖萱慌乱抓住韩锋的手,“求求你不要去告诉妈妈,你答应过我不会告诉她的。”

“钱。”韩锋得意的昂起头,满意韩靖萱的反应。

韩靖萱慌乱的从包里掏出支票交在韩锋的手上,忍着泪水,“求你留一点给妈妈,这个月的药费还没有交。”

“放心我有数,”韩锋流里流气的拍了拍韩靖萱的脸颊,靠在她的耳畔轻挑的说:“其实只要你陪端木昊多睡几次钱就不会不够用了。”

韩靖萱抬眼怨恨的盯着韩锋,韩锋将支票放入口袋满意的离开,不故跌坐在地上的韩靖萱。

童话里的公主只要在十二点以后就会回到残酷的现实生活中,她不是灰姑娘但是十点后的现实依然紧紧的跟着她,贪婪无度的索求让她亲手一点点毁灭着她的人生。

端木昊是她的金主,亦是一匹不能轻易触碰的苍狼!
monsoon 2017-6-28
5
005冷血苍狼1
狼既耐热,又不畏严寒。夜间活动。嗅觉敏锐,听觉良好,性残忍而机警。

“狼”是专属端木昊的标志,凡是他名下的所有娱乐场所、集团均以狼为名。他不仅拥有一副令人无法抗拒的天使面容,亦是奔驰亚洲的一只苍狼。

一身工作服,韩靖萱仰头目侧几乎要高耸入云端的霸气建筑,大厦中央一只冷冽雪白的狼头,阴冷、凶残的目光更是成功的吸引着每个人过路人的目光,只要是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根据这枚狼头标志知道这是属于端木昊的地方。

“靖萱怎么样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吧。”工作同事林雅用手肘捣了捣韩靖萱,“真是太棒了没想到郝经理真的接下了端木昊派对的服务工作,听说今晚会有各色各样的豪门名媛、明星大腕来参加端木昊的派对。今晚我们就能见到传说中的端木昊了。”

“我们是来工作的。”韩靖萱平静的向带枪警卫出示工作证后踏进自动的华丽旋转门。

林雅紧跟着韩靖萱走近大厅内,脸色掩示不住的兴奋,“靖萱你有没有看见刚才警卫腰间的枪,太酷了居然连警卫也配了手枪。”

韩靖萱走进工作间换上职业高跟鞋,“对我来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工作,我只想快点做完回家。”

“你真没劲。”林雅跟在韩靖萱身后无趣的说:“要知道对于我们这种平民来说能见到这种传奇人物根本就象中五百万乐透一样难得。”

韩靖萱扬起嘴角拍了拍林雅的头,“那么现在就祝你能成功的把这五百万乐透带回家,不过首先不要忘了我们只是高级派对上的侍者。”

从容的熟练的端起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香槟,韩靖萱慢步穿梭在人群中,偶尔停下脚步让客人端走托盘上的高脚杯。

室外幽静的城市如入了眠,室内却是白昼的世界。

衣着华丽而高贵的宾客在金色的灯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的故事,每个人都散发着独特的光芒,混合在一块儿,令人觉得这个世界是这般的迷离与奢华。

优扬的钢琴声回荡在室内,人群慢慢散开,所有人的交谈在同一时间结束,他们的目光都被门前出现的一对佳人吸引。

韩靖萱顺着身边的目光眺望去。

男人面色清冷的缓步走进大厅,银色华贵的西装包裹着修长健硕身体,完美无缺的不知是衣服衬人还是人衬衣服,身上更如披着朝霞般光彩夺目,一身的霸气与高贵根本让人不敢直视。

他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压制了所有人的光芒。他只是不声不响的站在那里,而你的眼心都己忍不住围绕着他打转。

明明一身的王者之气,却又带几分奢华的冷酷。如炬的目光随意往哪一扫,便己象热日焚毁了一切。

男人身边不异外的立着一位佳人。女人一席紫裙轻纱犹若幻梦,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几乎接近透明,忽隐忽现的漂亮锁骨划出优美的曲线。

未完待续...

《纵意豪门》已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上连载,关注YY小说微信回复:纵意豪门,获取全文。

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