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万道唯尊》赵丰年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5017

monsoon 2018-9-5 629


万道唯尊

地暖,白酒,麻将,永丰领牌风靡整个大陆。 强弩,手雷,火箭,让整个异世界大陆颤抖。 赵丰年的天赋堪称妖孽,又有神龙,奇兽助其夺宝防身。 看一个平凡人灵魂穿越,身侧香风环绕,玩转渺渺红尘;手御万千强者,战胜重重困难,成就一代最强领主!


《万道唯尊》YY小说书号:501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501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8-9-5
1
永丰领,赵丰年
永安省,坐落于青玄帝国西北,占地120万平方公里,下辖8个市级大领地。

北面是一片横断大陆的浩渺群山;西面则是连接青玄帝国,自由城邦,无尽草原的狭长通道。

这片地带是帝国与大陆其他两方势力的一片缓冲区,边境设立数十座要塞,以防敌国入侵。

位于永安省的永安市,靠近浩渺群山区域,有一个领下有近千人的镇级小领地——永丰领。

领地城堡坐落于一座地势较高的山岗上,从远处看不到头的浩渺群山中,蜿蜒而出一条小河贯穿领地。

“哼!赵丰年!你说不想练武?!你可知道我们赵家世代习武,这偌大的领地也是你太爷爷当年真刀真枪打出来的!现在倒好!轮到你这一代你说你不练武?!”

领主府演武场中的赵天此刻气的浑身发抖,手中拿着一根木条,身着薄皮甲,头发散乱也不自知。

明明四十多岁的年龄,脸上却满是沧桑疲惫之色,一点也都没有在岭民面前的自信从容。

而在赵天的对面是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男孩,圆球一般身体,一身肉嘟嘟的肥肉在父亲的木条下不住的颤动。

赵丰年略能看出清秀的胖脸上满是汗水,一条淡红色胎记印在赵丰年脸颊靠近鬓角的地方,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因为发热而脸红。

赵天望着满脸满身都是汗水的儿子,心中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妻子…赵丰年是他和她妻子40岁时才有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们唯一的一个孩子。

他们赵家一直都是人丁单薄,到了他这一代,40岁前更是无一子嗣。

他和妻子奔走各地走访名医,用过各种办法,可惜还是没有让妻子怀上孩子。

本放弃希望准备去领养一个孩子了却妻子心愿,可是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

赵天的妻子在41岁时怀上了赵丰年,当时赵天对祖宗牌位跪了整整一夜,感谢祖宗有灵,没让赵家在他手里断绝。

赵天还记得赵丰年出生的那天晚上…

那晚电闪雷鸣,天空还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他在门外来来回回的徘徊许久,妻子痛苦的声音让赵天心绪不宁。

终于妻子不再痛呼,但房间里并没有想象中应有的婴儿哭声,安静的氛围让赵天如坠冰窖…

忍受不住的赵天猛然推开门冲了进去,看到产婆手里正托着一个皱巴巴的婴儿。

此刻婴儿的一只手正放在左侧脸颊上,眼睛挣得大大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

没错,赵天觉得自己当时并没有看错,这孩子的眼神绝对是迷茫,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赵天蒙蒙的呆立原地,不过产婆还是有经验的,一手翻过婴儿,一手在他粉嫩的屁股上猛拍起来。

果然,被打了几下的婴儿忽然“咳咳”咳嗦几声,然后便哇哇大哭起来……

产下赵丰年后妻子每天都是把幸福挂在脸上,但是身体因为长久抑郁成疾,又加上生产对身体的元气损伤。

没几年后,便抱着赵丰年在赵天的怀抱中含笑而去。

事后赵天在一段时间里,天天酗酒,意志消沉。

不过,拥有坚强意志的他,还是重新拾起了生活的勇气,把注意力和精力全部投入到赵丰年和领地发展当中…

一晃赵丰年已经八岁了,虽然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吃饭睡觉,还有就是对着天空的星星发呆,有时还会说几句他听不懂的胡话。

但是小孩子么,童言无忌,赵天也并没有在意。

不过赵丰年明显的对习武没有任何一点兴趣,反对其他的事情显得颇有天分,一学就会。

甚至今天还提出要求不想再习武!才有了刚刚那一场面。

慢慢从回忆中把自己拉回来的赵天看了看满脸委屈,眼圈中含着泪水的赵丰年。

心中不由得一痛,暗叹道:“哎…!不如就算了吧,不学武就不学吧!已经尝试了两年也一无所获,可能他真的是没有武学的天分吧…”

“赵家这么大的家业虽然不能让他富甲天下,但是富足的过完一生应该没有问题……”

想通了的赵天扔掉手中的木条,擦了擦赵丰年脸上的汗珠。

“好了,你不想学武就不学了罢!”

赵天说完便转身走出演武场,而赵天走后,赵丰年再也坚持不住,一下瘫软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赵丰年此刻也是满眼无奈,自打他诞生后记事起,记忆中第一个画面就是一片璀璨的星空。

从他懂事后,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与其他孩子好像有点不一样!
monsoon 2018-9-5
2
两份记忆
除了那条在自己脸上淡粉色胎记外,赵丰年还有一份随着他的年龄增长而增长的记忆。

这让小小年纪的他感觉颇为困扰,因为做一件事时,时常会有另一个自己告诉他,曾经的自己是怎么做的。

有时他也会下意识的说出,或者做出一些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事和话。

两个世界观,两个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的碰撞,让赵丰年显得说话和做事总是比正常孩子慢半拍,有些木讷。

不过他在学习文字语言之类的东西上的天赋似乎好的出奇,往往很快学会,甚至举一反三。

其他人以为是他聪明,可是他知道这是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学习经验。

在赵丰年记忆中哪个光怪陆奇的世界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汽车人群。

在那个世界里他也叫赵丰年,妈妈一个人拉扯他长大。

还要偿还父亲逃脱的一部分债务,生活颇为不容易。

即使家中并不宽裕,赵母对于赵丰年的教育上却尤为重视,早早就送他去读书。

赵丰年也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一直都在班级里名列前茅,让赵母劳累的同时深感安慰。

不过就在他八岁这一年,模糊的记忆中他总能听见母亲独自在屋里偷偷的哭泣。

而且记忆中母亲的身形也愈加瘦弱,时不时还能频繁的听见母亲咳嗦地声音。

“丰年,等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长大了以后做个有担当的人,在姥姥家一定要听话…”

而赵丰年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到此也是戛然而止……

因为他记忆不起来后面发生的事情。

只要他刻意的去想这些事情,他就会头痛欲裂,感觉整个脑袋似乎都要爆炸。

同时浑身发热,脸颊上的胎记也会剧烈灼痛。

不过随着一定年龄的增长,他的记忆会自然而然的随之增多。

“哎…也不知道母亲在哪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她要离开我么?离开我要去哪里?不过想不起来了呀…哎呀!头好痛…”

想着想着的赵丰年便痛苦的捂着头脸,栽倒在地面上,身体不住的颤抖。

过了一会儿,赵丰年缓缓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渍,晃了晃脑袋,移动肥硕的身躯缓缓向内堂走去。

偌大的领主府里有二十几个伺候衣食住行的佣人。

在这个世界里有奴隶,平民,商户,贵族,等级制度十分严谨。

赵家是因为赵丰年的太爷爷在开国之前,曾经担任军官履获军功。

帝国为鼓舞将士,战后给予赵家封爵封地,拥有西北荒原一片自主开垦,管理的领地。

赵家在附近领主中只算是个小领主,爵位为世袭一等子爵,只传长子。

领民多为曾经跟随太爷爷征战的军人,举家迁移此处,分地开荒。

赵丰年对于这些等级制度没有很清晰的认识,因为在他记忆中,另一个世界中并没有这些。

虽然有人富、有人穷,但是基本上还是人人平等的。

也是因为这样,在府内下人眼中,这个少领主虽然平时看着木纳痴傻,但是对他们每个下人都很平易近人。

在少领主的眼中他们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对他们这些帝国最底层的下人们的尊重!

没错!就是尊重!这是他们只有在梦里或者在同级之间才能够看到的东西。

在府中忙碌的下人们看到赵丰年肥硕的身躯,都赶忙停下手中的活计躬身行礼。

而赵丰年总是在呆愣一会后,也会一一微笑点头示意。

“哎呦,少领主练武回来了?看这一身汗,快进屋洗个澡,水我已经给您烧好了…”

一个年纪不到五十,头发斑白,身形略微发福的中年妇女,看到赵丰年回来后连忙招呼着。

这是王玉兰,赵丰年一直叫她兰姨,饥民出身,从他三岁起就是兰姨一直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嗯,好的,兰姨辛苦了!我饿了,去给我准备点吃的吧,我都这么大了,洗澡我自己洗就行……”

赵丰年看着似乎是要跟着自己一起进去,帮自己洗澡的兰姨,胖脸通红,连忙说道。

兰姨看着脸红害羞的赵丰年不由莞尔,少领主这是长大了,都知道害羞了!

赵丰年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他母亲去世后她更是代为照顾。

赵丰年除了看着有些痴傻外,本身还是十分聪明懂事的,对待她也很尊敬。

“哎……苦了这孩子从小没了娘,领主也整日忙于公务。”

叹了一口气的兰姨向另一个方向的厨房走去。

少领主食欲从小就很好,练武后更是一天能吃四五餐,身材也是越来越胖了……
monsoon 2018-9-5
3
躺椅,记忆
西北这边的白天和夜晚温度差异很大,虽然刚刚过去夏天,夜晚微风吹来还是带来了一丝丝凉意。

赵丰年天刚黑就搬出一张躺椅,这是他按照记忆中姥爷的哪一架,画出了具体形状,说明了功用,叫下人去找木匠做的。

虽然没有那种折叠功能,不过夏天躺在上面乘凉还是比坐在自家的椅子上舒服的多。

他的父亲赵天在试过后也是十分喜欢,吩咐下人又去做了一架放到了自己办公的地方,累了也有个短暂休憩的地方。

慢慢的这件事传到了领下富足岭民和一些附近领地小贵族们的耳中。

在这个生活物质,娱乐设施匮乏的世界,八卦和攀比貌似比赵丰年记忆中那个世界还要严重的多。

这也使得为赵丰年制作躺椅的木匠铺人满为患,定做躺椅的人络绎不绝。

吓得老板连忙来到领主府找到了赵丰年,说明情况,讨教是否可以帮助其他人制作。

这可是少领主,在领地属于领主老大,他老二一般的存在。

要是自己私自决定将少领主发明的东西出售出去,被发现了,从而惹恼了这位,那他们一家在领地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小小年纪的赵丰年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既然大家都喜欢用,那你就去做吧,反正我有一架就够用了。

最后那木匠掌柜千恩万谢,还许诺将出售躺椅所得一半的利润分成给赵丰年。

赵丰年对此不置可否,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就算有也是家里的管家和下人直接帮他去办了。

这个世界的深加工能力很差,至少和赵丰年记忆中另一个世界相比差了很多。

很多物品都能看到原材料的影子,这让拥有另一个世界生活经验的赵丰年十分的不适应。

夏天没有风扇,冬天没有暖气,小太阳,就连吃的大多也都是直接煮熟就上桌,没有记忆中美食的那种多种多样。

多亏赵丰年从小胃口就好,食欲旺盛,不仅没瘦还越来越胖,俨然还有继续胖下去的趋势。

躺在躺椅上的赵丰年盖着一层白色兽皮制作的薄毯,心中思绪万千。

“今天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饿了,天上的星星好多啊,而且月亮也比记忆中的那个世界大了一些…”

在赵丰年躺椅的旁边,兰姨搬来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有着一个个托盘,盛放着各种食物。

兰姨发现今天的赵丰年似乎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今天晚饭他吃的没有往常多,而且到现在也没有喊饿,这在以前的赵丰年的身上是不可能看见的!

“可能是今天练武又被领主大人训斥,心情不好吧…”兰姨暗暗猜测,继续忙她的活计去了。

每天只要是晴天,赵丰年就会出来躺在院子里看着星空,下人们会不时地前来查看,直到发现他睡着了,才把他抱回屋子。

其实赵丰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喜欢仰望星空,只是觉得星空很美很熟悉……

不知不觉间看着看着就入神了,精神随后便是前所未有的放松,不会突然蹦出他的另一段记忆来影响思维。

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去想,浑身如同泡在温水中一样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丰年盯着天空的眼睛缓缓闭上,呼吸沉长,已经是睡着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赵丰年往往都会进入他梦中的世界……

也不能说是梦中的世界,应该说是他的另一份记忆慢慢的解封。

随着赵丰年的记忆解封,他回忆到他八岁那年快过年的时候……

他的母亲咳嗽声越来越频繁了,他已经有好久没看到母亲下床了。

母亲只是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鼻子还连接着一根氧气管。

他的姥姥从乡下来到他们的出租屋来照顾母亲和自己。

赵丰年听别人说妈妈病了,病的很严重,他也有问过大人们妈妈到底得了什么病,什么时候病能好?

不过大人们都是吱吱唔唔的说不清楚。

似乎在这段记忆中的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出现在母亲的床旁。

母亲满是茧子、皮包骨般的手总是紧握着他细嫩的小手,笑着看着他,似乎要把他深深的刻在脑海中。

记忆中有一次当他醒来时,发现母亲依然在用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精神似乎也比以前好了许多。

身旁多出了一圈围着病床的人,有医生护士,也有他的姥姥姥爷以及几个母亲的兄弟姐妹。

赵丰年茫然的扫了一圈周围的人群,人们似乎在刻意躲避赵丰年的目光。

他从他们的眼中看不出什么异常,只是他们的眼眶大多都是有些发红。

忽然感觉握着他的手动了动,赵丰年望向母亲。

母亲此刻的呼吸急促了许多,目光中带着不舍,留恋,轻轻的用另一只手抚摸着赵丰年的脸颊。

“丰年,母亲对不起你,给你带到这个世界里,却没有能力继续照顾你,看着你长大,结婚生子···”

“可是母亲真的坚持不住了···真想啊,想这么一直看着你长大···再苦再累只要能天天看着你就好···就好…咳咳···”

说话中的母亲似乎呼吸更加急促,苍白的面容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润。

“丰年···等我···等母亲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长大了要做个有…有担当的好男人,以后在姥姥家一定··一定··要…要听话……”

艰难吐出这几个字的母亲呼吸更加急促,一直握着赵丰年的手也是忽然舒缓开来

“…呼…”

带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留恋,对赵丰年的种种不舍,还有前尘往事的所有恩怨,全都化为一声悠长的叹息,消泯于这个世界。

随着这一生沉长的叹息,赵丰年的母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溢出一滴浑浊的泪水……

在母亲说完最后一句话,松开他手掌那刻起,赵丰年就呆呆的看着母亲,看着母亲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随着那阵悠长的呼气声,赵丰年感觉仿佛整个屋子的空气都随着一起被抽走。

他艰难的想要张口喊一声“妈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压抑的空气让他的思维仿佛都停滞在这一刻。

随着一声声低声抽泣地声音,整个房间忽然又像是充满了空气。

“妈妈…妈妈!…呜呜呜…妈妈!…”

让赵丰年快要窒息的情绪仿佛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他扑在母亲身前,大声地哭叫着…

赵丰年的姥姥此刻走了过来,眼中满是泪水,将赵丰年抱在了怀里。

护士上前将吊针和氧气管拔下,亲属们将白布拉到赵丰年母亲头顶,将她移动到担架上,缓缓地走出了房间。

被姥姥抱住的赵丰年哭喊着想要扑过去阻止他们,不过他却怎么也都使不出力气,只能声嘶力竭地喊着“妈妈!妈妈!…”

随着人群消失在房间中,赵丰年瘫软到姥姥怀中,晕了过去。
monsoon 2018-9-5
4
重病昏迷
八岁的赵丰年似乎已经知道了生与死的区别和意义,他知道他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他再也听不到妈妈宠溺的叫声:“丰儿……”

之后的赵丰年搬到了乡下的姥姥家,期间姥姥带着他来到一处满是新土的坟包,墓碑上写的正是他母亲的名字!

他知道他的母亲永远地沉睡在这个冰冷的土包之下。以后再见到母亲也只有来到这里说话给母亲听。

不过在那时,母亲只会静静的倾听,不会再抚摸他的脸颊,温柔的呼喊他的名字。

陷入沉睡的赵丰年并不知道,此刻在他的床边站满了人。

赵天,管家,兰姨,还有一个正坐在赵天旁留有白胡子的老人。

此刻老人正抚着赵丰年的额头,眉毛紧皱。

躺在床上的赵丰年对此毫无反应,胖脸通红,额头汗珠大滴大滴地顺着脸颊滑落。

无意识的赵丰年嘴里时不时的嘀咕着“妈妈···别走···妈妈···别离开我···”

“吴老先生,我儿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怎么也都叫不醒,而且还浑身滚烫,您看看这可怎么办?”赵天看着老人,有些焦急的问道。

在赵天听到下人急匆匆来报,说是赵丰年不知怎么就突然满脸通红,浑身发热,怎么叫也叫不醒时,也是吓了一跳。

得到消息的他连忙赶到后院赵丰年的房间,看到的确跟下人形容的一样。

听到事情始末的赵天此刻十分担忧儿子,连忙叫下人去请领内懂得医人治病的吴先生前来。

吴先生大名吴才,是当年随着赵天爷爷到西北开荒军士的后代之一。

吴才有近八十岁的高龄,不过因为多年前踏入控灵境界,整个人都显得精神矍铄。

一点都没有这个年纪老人的那种老态龙钟,反而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

在这个世界上,空气中充斥着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玄奥力量。

经过代代摸索,尝试,这种力量已经为人们所用,人们称之为灵气。

从武者练武被动吸纳灵气的灵力境,到主动吸纳外界灵力为我所用的引灵境。

再进一步就是可以控制体内灵力外放的控灵境,还有那传说中能够通过控制,引动周围灵力为其所用的圆满境界,组成了这个世界独特的力量体系。

而作为附近小领地中唯一的一个控灵境高手的吴才,本可以到帝都或者大城中受人供奉或镇守一方,可是他并没有离去。

因为这里是他的故乡,人老了就恋家,不想远离家乡。

另一点是他本人除了武学外,对医学也是非常痴迷。

永丰领离浩渺群山不远,山中草药种类繁多,也方便进山研究。

就这样,一个控灵境界低阶境界的高手,就留在永丰领开了一家药铺,边修炼武学边研究医学治病救人。

这个世界治病手段很单一,就是将各种功效的草药捣碎药浴或者直接服下。

草药种类繁多,有很多草药药性不明,有时说是治疗,不如说是完全是在碰运气。

还好这个世界上的武者身体素质都十分强悍,很少生病,灵力境以上的武者更是恢复力惊人!

即使打斗被重创,服一些草药调理一下,可怖的伤势不久就会恢复。

吴才刚刚探查了一下赵丰年的身体,本以为他面容通红,通体发热,应该是热疾所致。

但是赵丰年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倒是充满生机,气血流畅,一点也都没有生病之人的样子,非常健康。

不过看这孩子意识不清,不时还喃喃呓语,明显是陷入了某种梦魇。

他医治过很多病人,虽然有些病症他也无法治愈,但是至少都能探查出病因。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是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思索间,吴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monsoon 2018-9-5
5
怪病,灵草
“经老夫探查,令郎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反而非常健康,不过却通体发热,意识不清···老夫这么多年治病救人,也是从没见过如此病症…”

吴才拿起抚在赵丰年额头上枯瘦的手掌,面带疑惑,看着焦急万分的赵天缓缓说道。

“既然身体上并无大碍,却意识不清,可能是精神突然受到某种强烈刺激,从而导致身体异常。不过这精神领域玄之又玄,即使达到控灵境界,老夫对这方面也是所知甚少。”

赵天听到这里,顿时觉得浑身冰冷,如坠冰窟!

既然吴老先生控灵境高手都看不出儿子的病症,那么在这方圆数千里之地,还有谁能够救他的儿子?

看着依旧陷入沉睡的赵丰年,赵天猛然冲着吴才跪了下去。

“吴老先生,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儿啊!···我们赵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这…他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赵家祖宗和他娘交代啊!”

此刻的赵天一点都看不出一个领主的样子,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关怀儿子,为了孩子可以放弃一切的父亲而已。

看着赵天下跪,其他此刻在屋子里的人也连忙跪了下去,顿时整个屋子里跪倒下了一大片。

看着跪倒在地的几人,又看了看此刻悲痛趴伏在地上的赵天,吴才顿时觉得头大,连忙上前扶起赵天。

“领主何必行此大礼?我们吴家当年也是多亏了你太爷爷对我等先辈的照顾,才能在那乱世延续香火,生存至今。”

“更不要说我和你父亲是从小玩到大的至交好友,你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们赵家有事我吴才怎么能不帮?”

“你这也是关心则乱!虽然老夫没能探明病因,但是老夫也说了,令公子现在身体依旧健康,短时间不会有什么问题,咱们应该研究下一步该如何着手,让令郎苏醒。”

赵天听吴才这么说,顿时觉得重新恢复了希望。

“吴先生,这么说,我儿暂时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无法苏醒而已?”

赵天虽然宽心了许多,但是还是想确认一下,必定事关自己的儿子。

“嗯,领主你放心,这点老夫还是能够保证的!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给令郎用一些清热生机的灵草药草,我再辅以控灵之法引导其疏散到令郎体内,想办法先将令郎体温降下,并维持他体内生机!”

虽然赵丰年短时间身体不会有问题,但是赵丰年也只是一个普通孩童,如果长时间发热再加上无法进食,时间久了,那么性命就不保了。

灵草,是在这个世界上一些含有灵气的奇异植物,其中特异的属性可以治疗一些特殊的病症。

而且蕴含其中的灵气可以让武者直接吸收,效率比自然吸收要来的快。

虽然不比传说中天才地宝效果那么强悍,不过也是比灵石高一等级的珍品宝物!

赵家经过多年的累积,还有赵天父亲和爷爷在世时也经常去浩渺群山探险,也曾拥有过几株低级灵草。

不过经过父子几人消耗,现在还剩下两株,都是普通增强灵力的‘强灵草’。

这两株灵草是赵天是为赵丰年留的,本来打算等赵丰年进入到灵力境界后给他使用。

无奈赵丰年根本无法感受天地灵气,这两株灵草也一直存放着没有使用。

不过吴老先生说赵丰年所需要的是清热生机类的寒属性灵草,他手中的‘强灵草’虽然比寒属性灵草更受欢迎,但是对于此刻赵丰年的病情却是毫无帮助。

想到这里的赵天连忙招呼在他身旁一位身材矮胖,长相颇有喜感的中年男子吩咐道:

“刘管家,你速去库房将那两株‘强灵草’,还有储存的所有灵石金币都准备好,派人到附近领地去求购寒属性灵草!”

刘管家听到赵天吩咐后连忙躬身应是,不失灵活的移动着他肥胖的身躯小跑着出了门。

“买灵草的事先不用着急,我手上还有一株前些年从冒险者手中收购过来的低阶灵草[寒雾草],我想应该能够暂时缓解令郎的病情。”

“哎…不过令郎症状诡异,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老夫也没把握。要维持生机不散,须每隔十日便要消耗一株,你且要做好准备。”

“我先回府准备药材,灵草,这个屋子里需要架设一个木桶,以用盛取药浴药汤,你们先去准备吧。”

走之前吴才看了眼正在连忙布置的赵天等人,同时心中也颇为同情赵天。

一株最低级的低阶灵草价值往往也都是数百金币,数颗下品灵石。

而一个小领地一年的税收也就是几百金币,好一点的也只是千余金币,也就是十颗下品灵石而已。

永丰领虽然经营良好,冒险者络绎不绝,再加上一些副产,一年除去上缴帝国也就有一千多金币的收入。

扣除消耗,必要的建设,人员开支,一年能剩下四五百金币的库存就不错了。

而平民一户一年平均收入不到10枚金币,扣除税和消耗一年能剩余个把金币的就算是富足了。

从此可见灵草之珍贵,普通人积攒一辈子都买不起一株最低阶的灵草!

赵丰年目前病情不明,依靠这种奢侈的方式维持生机,所花费也是非常恐怖的。

《万道唯尊》YY小说书号:501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501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