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真命无缺》吴道柳芳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7398

monsoon 2018-10-3 641


真命无缺

一代天骄,兵王无道,热血回归……


《真命无缺》YY小说书号:739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39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8-10-3
1
01龙潜都市


“快走啊!”

“我们不能全军覆没,你必须活下去,活下去!”

“帮我照顾妹妹!”



公共汽车中,一名青年靠窗坐着,面如刀鞘,散着肃冷,脑海中滚动着一幅幅画面,那场血战无名组织接近覆灭。

五指泛白,捏着一张刺目的照片,上面血迹斑斑。

他,那场血战的幸存者!

为了一个承诺,毅然放弃军中一切荣耀,选择离开。

窗旁的青年眼神如鹰一般犀利,幽森刺骨,冷如冰水。

全车没有半点儿喧闹声,寂的落针可闻,部分乘客和青年不经意间的对视,就有一股凉意从后脊升起。

汗毛倒竖,满面惧容,如临深渊!



“海宁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注意下车!”

清脆的广播响起来,大部分乘客才如梦初醒过来。

车停!

嗖!

一个人影夺门而出,速度飞快,如灵猴般敏捷。

“我的包!”

惊呼声响起。

青年嘴角上扬,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敢在他吴道面前抢劫,收起血照,那肃杀的表情才变的缓和些。

吴道从座椅上弹起,如一道流光闪过,已追下车。

乘客们触目惊心!

说不出话来。



抢劫者是一个身形偏瘦的年轻人,下车便向闹市冲去。

从他夺车迈下第一步时,吴道已将他的逃跑路线锁定,直接进行穿插追击,短短几个瞬间,两人缩小距离。

吴道冷视着正在疾跑的背影,从身后掏出一把匕首。

寒芒让他微愣,这不是战场!

收起匕首,果断将皮鞋踢出,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啪!

正中靶心,砸在年轻人脑袋上,咣当一声,青年趴倒在地。

当他起来再次准备逃跑时,发现自己怎么也抬不起双腿,身躯已被那冷到彻骨的眼神禁锢,心生错觉。

逃跑的下场只有死。

“让你一条腿,继续跑!”吴道双眼如刀,森冷彻骨。

嗡!

年轻人脑中嗡鸣,一根根汗毛倒竖,似那刺猬。

气喘都带有侥幸,谈合逃跑?

“你…你你……不要过来!”年轻人嘴角抽搐,冷汗直冒,浑身颤抖,从身后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动刀子?

吴道双眼微眯,年轻人看到吴道那眼神恍如见鬼。

胸前晃着匕首!

唰!

吴道身影掠出,如流星一般冲向年轻人,一脚踢在年轻人手腕,匕首掉落,顺势一勾,年轻人倒摔在地。

“不知死活!”

吴道从年轻人手中扯过皮包,不忘在他脸上踩几脚。

生凭最恨游手好闲之徒。

这时丟包的女子追来,香汗淋漓,五观更加秀气。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年轻人,再看看吴道,微愣,“谢谢你,谢谢你……”

吴道耸耸肩,正眼瞧了女子一眼,心中赞赏一番,长的还挺水灵,比外国那些女人耐看多了,不错。

女子被吴道一看,脸上泛出晕色,娇羞的低头。

一幕刚好看在她眼中!

“小心!”

年轻人不甘,抓起匕首向吴道刺去,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干,刀刃还没碰到吴道,年轻人被踢飞三四米。

女子惊呆,美眸瞪的老大。

“你竟敢三番两次打我,杂碎你要和三手帮为敌吗?”

年轻人气呼呼的咆哮。

本来,吴道只想从他手中拿回皮包,现在改主意了。

不紧不慢的走向年轻人。

“你…你你……别过来,我可是三手帮的人!”

“三手帮很厉害吗?”



一句话,让年轻人如坠冰窖,他面对的好似死神。

女子石化。

“我……我我……”年轻人逐渐双脚腾空,扑腾着。

啪!

一巴掌甩在年轻人脸上,顷刻间左右脸已变形。

吴道为了保持美观又是一巴掌,直接甩带走两颗牙。

“哥…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年轻人变成软油糕。

“三手帮的不都是大爷吗?我叫你一声大爷好不好?”

“哥…爷,我错了,别别别!”

啪!

吴道一巴掌直接把年轻人甩到地上,手都打困了。

脱下皮鞋又是一痛狠抽。

他最恨威胁。

女子眼睛瞪的有鸡蛋大,小嘴张成‘o’形,愣着。

“美女,要不要抽几下?”吴道揉着肩膀,抽困了,又道,“噼噼啪啪很爽的,要不要试一试?”

啊?

女子回过神来,指着自己,“我真的可以吗?”

吴道笑道,“如假包换,我家的撒气筒,随便来!”

女子点了点头,带有几分愣意的接过皮鞋。

年轻人听到那句话瞬间凉了半截,挪动身躯想要逃走。

“你再动一下,保不齐我让你缺胳膊少腿!”

一句话,让年轻人石化在原地,他哪里敢和死神较劲?

“调头!”

年轻人那张花地图般的面孔对向他们。

啪!

女子甩出第一鞋,紧接着第二鞋,越抽越开心,她一直都看那些小偷抢劫的不爽,今天可算是逮到机会了。

“爽不爽?”

“爽!”

“爽就多来几下,反正又不要钱,不抽白不抽!”

“嗯嗯,我抽!”



女子抽到手困才停下,累的是眼冒金星,晕头转向。

“大爷,我错了!”

“滚!”



吴道见教训的差不多,穿着那已经变形的皮鞋离开。

他回海宁只有一个目的。

保护黑粼的妹妹。

无名组织,优秀兵王之一,黑粼!

据吴道了解,黑粼的妹妹是天云集团总裁,典型的女强人。

脑中回忆着搜集来的信息,乘车去天云集团。

很快。

两栋峰刃般大楼出现在眼前,高耸入云,直刺苍穹。

吴道在大楼前驻足!

传闻黑粼生前是富二代,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呐。

收敛冷意,面带笑容,向大堂走去。

“站住!”

一声急啸让吴道止步,两名保安小跑而来,晃着胶皮棍。

“干什么的?”头发脖子粗的保安喝声,张牙舞爪。

“面试!”

突然发出的冷声让空气凝固,两名保安面面相觑。

心惊胆战。

和他们面对的好像不是人,而是一头荒野蛮兽。

偏瘦的保安鼓起勇气,啐道,“有没有预约?”

吴道刚到海宁的,哪里会有预约?

“没有!”

“没有你来凑什么热闹,赶紧滚蛋,消遣老子啊!”



两名保安见吴道扮相普通,就是说话冷点儿,也没了之前的惧意,冲他就是一通连环炮的辱骂,为此来发泄。

倘若不是因为都市,吴道怎么可能被两个保安架走?

“滚蛋!”

“别在老子面前碍眼!”



“怎么在集团门口推推搡搡?”

脆音响起,一个身穿白色短裙的女子信步而来,披着秀发,面容白皙,鼻梁上架着墨镜,气场十足。

吴道打量着女子,面熟?

两名保安见到女子,态度去坐过山车,点头哈腰,“柳总,您今天怎么才来,我们都等您很久了!”

“有事耽搁了!”女子不咸不淡,对两人并不感冒。

偏瘦的保安见吴道不走,过去推搡了一把,“赶紧离开,别在这里碍眼,我怕你脏了我们柳总的眼!”

“怎么回事儿?”

“一个登徒子想来天云面试,被我们拦下了!”



柳芳这时目光才注意到吴道,身躯一震,摘掉墨镜,直接冲到吴道身旁,“是你呀,刚才怎么二话不说就离开了!我刚才好爽啊!”

听到这句话,两名保安已石化在了原地。

这两人什么关系?刚才这两人究竟发生过什么?

吴道尬笑,道,“因为要面试,所以就离开了!”

“来天云?”

“嗯!”

“请吧!”



“柳总,这个家伙难道不进行考核了?”两名保安面孔扭曲。

“闭嘴!”

两名保安点头哈腰,目送着柳芳把吴道请入集团。

两人晕阙,情不自禁抽脸!
monsoon 2018-10-3
2
02很能干的


来到人事部经理办公室,吴道才知道柳芳是人事部老大,手中拥有百分之七十的任免大权,可谓重权在握。

办公室内。

柳芳托着香腮,美眸直勾勾的打量着吴道,有些赤果果。

盯的吴道都头皮发麻!

“柳总,我是来面试的。”吴道眉头略皱,提醒道。

“职位!”柳芳依旧打量着吴道,犯着严重的花痴。

“总裁助理!”



四个字呛的柳芳咳嗽,一脸震撼,开什么国际玩笑!

“就你?”

吴道箭步上前,和柳芳距离只有一桌之隔,差点儿磕一块儿,吓的柳芳摔坐在转椅上,惊魂未定。

“我很能干的!”

说到这里,吴道面露笑容,话音侃意十足。

听到那个敏感的字眼,柳芳脸上镀着一层娇羞的神色。



“如果刚才不是你帮我,我是不会让你进入天云的,你也应该知道天云严苛,能做苏总秘书的寥寥无几。”

都说女人变脸比翻书都快,很快柳芳换了一张面孔。

“念在你护主有功,给你安排一个司机职位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吴道想踢柳芳一脚,自己当司机怎么保护苏倾雪?再说当司机还不如当保安,起码当保安万花从旁过。

“不干!”



叮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柳芳接起,脸色瞬间凝固。

“好的好的,苏总,我马上安排……”

柳芳一连串应声后,挂断电话,开始查阅调度,发现所有司机全部在勤,根本没有空缺的司机。

“怎么办,怎么办!”

吴道看到焦急的柳芳面露笑意,调侃道,“什么事儿柳总您急成这样?”

“苏总现在用车,需要一个司机……”说到这里,柳芳美眸挂在吴道身上,急促道,“会不会开车?”

“专业开车,绝对的老司机!”吴道哪会错过和苏倾雪接触的机会。

“好!”柳芳将保时捷钥匙丢到吴道手中,叮嘱道,“做好司机本职工作就行,别多嘴,等你回来我给你安排工作!”

“得嘞!”



吴道拿到钥匙,头也不回的离开,直接到车库提车。

很快一辆崭新的保时捷从车库疾出,期间吴道在大堂不远处兜转了两三圈,直到两名保镖头顶生烟才停下。

“这货刚来没一个小时,怎么把苏总的车都开上了!”

“不会是柳总包养的小白脸吧!”

“别瞎说!”



很快总裁电梯中走出一道俏影,身材高挑,昂首挺胸,发垂如瀑,最重要的是那五观,如鬼斧雕刻一般。

眉若柳黛,眼如璨星,琼鼻高挺,面如璞玉……

吴道都看呆了,黑粼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妹。

我滴个乖乖!

肥水不流外人田,黑粼你这个大妹子我帮你照顾了。

苏倾雪上车。

“紫禁国际!”

轻灵声响起,很冷且很冰,花容如覆寒霜一般。

她低头看着文案。

吴道有几分吃瘪,心想这老总也太不亲民了吧!

好歹对普通员工应该嘘寒问暖嘛。

卡宴在大楼前停了十多分钟都没开走,苏倾雪心生怒意。

“怎么还不走?”

吴道第一次来海宁,怎么可能知道紫禁国际怎么走,捣鼓着导航说道,“苏总,不着急,我弄一下导航。”

苏倾雪一脸嫌弃,冷声道,“快点儿,十二点之前必须到达紫禁国际!”

“我开车,您放心,保证您坐的舒舒服服,妥妥当当!”



车终于开动了,在途中不知停了多少次,苏倾雪接近无语,都怀疑吴道是不是司机了,啐了好几次。

吴道那可是开战斗机的人,一个激动就把车档当飞机操控杆使,挂档那叫一个猛,差点儿没把苏倾雪气死。

卡宴是自己的爱车,竟被噼里啪啦的糟蹋。

“如果十二点前到不了紫禁国际,你可以离开天云了!”

听到这句话吴道当场怒了,好歹自己也是王牌飞行员,难道连个小轿车都收拾不了?油门一踩加速。

苏倾雪一个踉跄,额头磕在枕头上,发型凌乱了。

气颤!

“苏总,您没事儿吧?要不要我开慢点儿,我看您身子单薄,是不是开太快了您吃不消,我……”

“闭嘴!”



苏倾雪刚整理好发型,吴道一记漂移,苏倾雪身子直接倾倒,发型再次凌乱,小西装都出现层层皱痕。

“能不能慢点儿?”

“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你怎么比坐月子的都难伺候!”

“你!”



苏倾雪当场被气晕,她可是天云的大总裁,竟被这样调侃,美眸泛出一层冷霜,刚准备开口,又是一记漂移。

“混蛋!”

整个人直接倾倒在后排座椅上,娇躯横躺,吴道大饱眼福,苏倾雪还没反应过来,一记刹车让自己滚落。

“完美,紫禁国际到了!”吴道回头,座椅上并没有苏倾雪,惊呼道,“苏总,您去了哪里?鸭子飞了?”

这时苏倾雪从踏板空槽间起身,头发凌乱,晕头转向,踉踉跄跄的下车,冲着垃圾桶就是一阵吐。

吴道笑憨憨的走到苏倾雪身旁,说道,“苏总,整整十二点,我的车技不用您考验,是不是很完美?”

苏倾雪吐罢,整理好衣服,重新补妆,踩着恨天高离开。

“滚!”



吴道倚靠在车旁,思索着,黑粼的妹子又烈又冷。

一点不像他!

紫禁国际。

海宁一家七星级酒店,一般商人开高档会议都来此。

包间内。

装饰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地上铺着三百多平的地毯。

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在唱台上正含情脉脉的演唱,目光望向冷若冰霜的女子,还时不时放着桃花。

“李总,我来这里是和你谈生意的!”苏倾雪不耐烦。

李子风,仁安集团的少东家,典型的高富帅,富二代,商二代,钱二代……

“倾雪,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可以不玩儿?”李子风目光看向苏倾雪,眼中充斥着强烈的占有欲。

“看来李总不是诚心谈生意的!”说罢,苏倾雪转身就要离开,还没走两步,就被门外冲入的保镖挡住。

“你要做什么?”苏倾雪惊声,不知如何面对突发变故。



李子风走到苏倾雪身旁,闻了闻,享受道,“我想和你一起手牵手唱歌,然后喝个小酒,再然后……”

说着说着,李子风就要上手,被突然出现的巨响阻断。

咣!

包间门被踢开,冲入一个着急忙慌的身影,吴道。

他将文件送入苏倾雪手中,“我是来送合同的!”

苏倾雪见到吴道就像见了救星一般,美眸楚楚。

吴道刚准备转身离开,突发情况不对,谈生意保镖进来干嘛?难不成面前这个公子在强迫苏倾雪什么不成?

驻足!

李子风见吴道其貌不扬,骂道,“什么狗东西,也敢闯老子的包间,你当这里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没走!”三个字从吴道口中嘣出,冷森彻骨。

场间几人都是一颤,心中莫名有种错觉,这是人吗?

李子风感觉到一股凉意,即便是如此,也要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找回场子,“给老子揍他,狠狠的揍!”

保镖动手。

咚!

咚!

拳声响起,两名保镖被莫名其妙的放倒,诡异十足。

李子风刚要喝五喊六,被吴道一脚凌空踢下,面朝地摔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苏倾雪都看呆了。

这可是仁安集团的少东家啊!

“你竟敢打我……”

李子风刚站起来,还没站稳,又已被吴道一脚踢倒。

“打的就是你!”

……
monsoon 2018-10-3
3
03这是祸


十多名黑衣保镖冲入,被包厢内惨淡的一幕惊呆。

趴在地上的是李少吗?

所有人面面相觑。

李子风从地上艰难的爬起,鼻青脸肿,面孔拧巴。

怒视着吴道,吼道,“给老子把这个王八蛋胳膊卸了!”

吴道驻足,看着爬起的李子风,烧脑的摇头,走过去又是一脚,完完全全当着十多名保镖的面,狠踢。

“混蛋!”

十多名保镖准备出手,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抬不动脚。

被两道冰冷刺骨的眼神禁锢,给他们一种错觉。

前进一步万丈深渊。

苏倾雪石化在原地,下意识的后退,他太冷了。

“动一下试试?”声如魔音一般袭扰众人心头。

颤栗!

李子风双手瘫地,支撑着身躯,让自己不那么狼狈。

他不敢和吴道对视。

那眼神实在是太幽冷刺骨了,直击心灵!

“苏总,这狗东西敢吃你豆腐,要不要我废了他!”直到吴道这句话说出,场面氛围还算缓和些。

噔!

苏倾雪回过神来,被吴道那句话震到,你当李子风是大白菜!

说废就废?

吴道见苏倾雪不说话,全当她是默认了,从桌上抄起洋酒瓶,不紧不慢,在场所有人都屏气凝神。

他不会真想废了李子风吧!

哗!

吴道抡起胳膊,李子风眼瞪如铃,两眼泪汪汪。

酒瓶破空而落。

“住手!”苏倾雪惊呼,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了。

李子风被吓晕,酒瓶距离膝盖骨还有咫尺,苏倾雪一声惊呼,阻止了吴道下手,酒瓶从他手中滑落。

苏倾雪拉起吴道,二话不说的离开包厢,保镖们只能干瞪眼,目送着两人离开豪华的包间,一幕幕记忆犹新。

“李少您没事儿吧!”

“叫救护车!”



紫禁国际。

停车场。

苏倾雪将一叠新钞拿出,塞到吴道手中,“拿着这些钱离开海宁吧,这座城市已经不适合你待下去了。”

吴道握着钞票,心中感叹,这明白着不是让自己跑路吗?再说自己何许人也,还用脚底抹油偷溜?

他直接将钞票丢入车中,“钱我不需要,我是天云的员工,怎么能收你的钱?”

苏倾雪一拍脑门,指着吴道提醒,“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天云集团的员工,拿着我给你的钱走吧!”



吴道当场会意,这妞分明来了一招釜底抽薪嘛!

如果天云集团没有他这号员工,李子风自然不敢为难天云,毕竟天云集团在海宁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钥匙给我!”

苏倾雪从吴道手中抢过钥匙,直接开车离开。

徒留吴道在原地发呆。

说走就走,这妞也太没人情味了吧?

一摸口袋,尴尬了,无名组织老大也有家徒四壁的时候。

正当他准备离开,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而来,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就像一头发了狂的野兽。

幸亏吴道眼疾手快,从旁掠过,顺势将一辆电瓶车推到法拉利前,传出刺耳的撞铁声,耳膜嗡颤。

好险!

“我的车——”脆音炸天响,充斥着无边的怒火。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冲下去,前凸后翘,横看成岭侧成峰,最重要的那双大长腿,能玩儿好多年了。

“车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吴道没有好气的啐道。

女子指着面前的车祸现场,怒意十足,“这是你干的?”

吴道一拍胸脯,大义凛然道,“不错,正是本大侠干的……”

“我杀了你!”吴道话还没有说完,女子直接冲向吴道,一套擒拿格斗玩儿的是花样百出,靓丽无边。

吴道没有想到,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是个练家子。

且还不弱。

啪!

吴道一掌拍到女子腰部,柔滑感袭脑,哎呦我去。

“竟然摸我,我杀了你!”女子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吴道将她擒拿控制,“老少爷们,你看看这嚣张跋扈的小妞,竟开车直接往广场上冲,这是对你们生命的不负责,对她自己的不负责,你们说是不是?”



一声吼,路人聚的越来越多。

毕竟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各路神仙开始指指点点。

“小姑娘有钱也不能这么叼吧!”

“你把自己撞伤事小,把别人撞了就事大了!”

“幸亏这位小哥出手,要不然今天又多了一桩命案!”



吴道擒拿着女子,心中已乐开花,像这种嚣张跋扈的辣椒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要不然太目中无人了。

“放开!”女子火气十足的怒喝,又道,“你现在还有活的机会,三秒过后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呦呵!

吴道难道是吓大的?

三秒过后,四辆商务车将广场包围,从中冲下将近二十多名黑衣人,清一色的黑色中山服,像帮会组织。

路人纷纷闭嘴,开始躲避。

这时吴道略有几分尴尬的松开女子,脸上挂着歉意。

一名精干的中年人走到人群中,面如磐石,不显山不漏水,看了一眼车祸现场,果断递给吴道一叠新钞。

吴道没有接。

中年人面露微笑,“年轻人,这是龙先生给你的赔偿款,足够你维修了,难道还嫌弃少?”

龙先生!

这三个字好似有特殊的魔力,众人情不自禁的后退。

脸上挂着惧容。

反观吴道,气定闲神,冷笑道,“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钱解决的,收起你的鬼票,我真心不稀罕!”

众人惊呆,这可是龙先生的钱。

龙澜,海宁教父。

女子听到这句话瞬间火气十足,“福叔废了他!”



中年人脸上没有分毫怒容,将悬在半空的胳膊收回,有几分欣赏,目光上下打量着吴道,思索着。

“年轻人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给你钱不过是化解矛盾而已,出言侮辱就是你的不对!”

话音带有几分声硬。

面对中年人的威慑,吴道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有多少祸我亲自接着,到是你们可要擦亮眼睛。”

龙帮成员个个面露怒色,面前的年轻人太不识好歹。

“小子别太狂!”

“再这样和福叔说话,老子把你的舌头撕了!”



咣!

那名龙帮成员话音刚落,被吴道一脚踢飞出去。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这可是龙帮的精英成员,众目睽睽之下被踢了。

“找死啊!”

“弄他!”



“这位先生,忘了告诉你,这就是祸从口出!”

吴道双眼如刀,冷冷的扫视了周围人一眼,冷漠肃然。

部分吃瓜群众倒退。

尤其是龙帮成员,后脊发凉,一根根汗毛倒竖。

太冷了,如至寒冬。

就连中年人都有种错觉,恍如面对死神一般。

“这位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龙先生向来热情好客,希望你有时间可以到龙帮总部一叙!”

中年人拉起女子,冲周围龙帮成员挥手示意,众人云里雾里的撤退,难道冲撞龙帮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吴道冷目渐渐收敛,周围人心头那股压抑才散去。

纷纷不在停留。

龙帮车队疾驰在大道。

“福叔,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女子气不过。

中年人面色冷凝,沉声道,“在海宁还没有人敢驳了龙帮的面子,小姐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好吧!”

……
monsoon 2018-10-3
4
04烧锅炉


回到天云,已是下午。

吴道轻车熟路的来到人事部总经理办公室。

遗憾的是,没有见到冷美人苏倾雪。

前脚刚踏入柳芳办公室,后脚就被两道冷目锁定。

正是柳芳!



“你可总算回来了,把苏总服侍好了吗?”柳芳眨巴着大眼,脸上挂着好奇,说话就像暴雨连珠。

吴道听到这句话当场不乐意了,什么意思?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竟然用服侍这个词,当老子是小奶狗?

“苏总挺好的……”吴道不咸不淡,扫了柳芳一眼。

柳芳着急的花容释然,长舒一口气,就像一块儿石头落地似的,舒展开的面庞,给人一种平易近人感。

吴道瞟了柳芳一眼,虽没有苏倾雪冷艳,那也是十足的国民美女,关键是气质和那身材没的挑啊!

“今天你是第一次开车,我怕你触碰了苏总的禁忌……”柳芳的话音很柔,就像一位邻居大姐姐似的。

吴道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一本正经的说道,“还好吧,我和苏总聊的挺开心,关键是这妞太冷了!”

“什么妞,是苏总!”



柳芳美眉略皱,纠正吴道不正当的用词。

有几分批评的味道。

吴道乐呵呵的看着柳芳,认真道,“那我的工作安排?”

柳芳先是一愣,笑道,“工作给你安排好了,总裁助理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我把你安排到后勤部怎么样?”

噗!

吴道差点七窍喷血,竟把自己丟到了美女荒芜的地方。

难道要烧锅炉?

“美女,我待你也不薄啊,你这样对我是几个意思?”

吴道侧身坐在办公桌上,脸上挂着好不猖狂的面容。

柳芳知道,吴道不会对女人出手。

即便发狠,也不会。

柳芳轻声道,“你这个身板适合在后勤工作,再说现在的工作有多不好找你又不是不知道,凑合一下吧!”



吴道现在也明白个大概,柳芳这样安排自己,一来不会让上面的人知道,二来不过是报答夺包之恩。

好一个恩怨分明!

正当吴道准备抱怨时,突然想到苏倾雪之前说过一句话,让自己离开天云,倘若被摆到明处发现,不是给她添麻烦?

经过一番深思,吴道最终答应就职于天云后勤部。

这起码身在天云。



吴道通过柳芳叮嘱的路线来到天云集团后勤部,前院和后院完完全全是两个极端,前院高楼林立,后院却是一栋五层独筒楼,楼前挂着后勤部的招牌。

简陋不堪!

既来之则安之这个道理吴道明白。

他并没有挑剔什么,拿着一份入职资料进入主楼。

霉味,发潮,冷清,空旷……

难道自己来错地方了?连最起码的接待都没有吗?

“三带一!”

“大你一头,压死你!”

“要不起!”



一侧虚掩的破门中传出斗地主声,吴道凌乱了。

不应该是上班时间吗?

他推门而入,正在斗地主的三人声音戛然而止。

愣噔噔的看着吴道。

脸上均是挂着好奇,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陌生人?

吴道扫了一眼百平方的休息室,简直不堪入目,三人在斗地主,两人在玩儿电脑,最让人纳闷的是,竟还有一个女的,对着一块儿小镜子画着烟熏妆。

“你特码谁呀?进来也不喊一声报告!”年轻人甩下手中的扑克牌,冲吴道就是一通狮子吼,很狂很嚣张。

“就是,当我们这里是菜市场?”

“滚出去!”



没有想到,初来乍到,同事竟这么不给面子。

“这里不就是菜市场吗?”

吴道面露笑容,扫视了一圈,冲那名年轻人说道。

“部长,这个混蛋侮辱我们!”年轻人冲正在打游戏的壮汉急促道,一副要和吴道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我当是多大点儿事呢,他侮辱你,你可以打回去啊……”

部长大人只顾玩儿游戏,压根没有心情理会年轻人的叫嚣,至于吴道,更是连正眼都没有多看一下。

“卧槽!”

年轻人当场从椅子上跳起,一拳横扫向了吴道。

气势汹汹!

这是吴道回到都市,第一次有人向他主动进攻。

啪!

空气突然凝固,年轻人刚出拳,后脚已趴在了地上。

休息室中,几人面面相觑,现在对吴道不敢有丝毫怠慢,尤其是看到吴道那幽凛的双目时,心生错觉。

毛骨悚然,情不自禁的后退。

“还打吗?”吴道揉着肩膀,面色有几分玩味。

六人摇头就像拨浪鼓,正眼不敢多瞧吴道一下。

生怕被那幽森的目光抹点。

吴道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六人面前,审视着几人。

用棍子戳了肉头部长几下大肚腩,啐道,“你知不知道玩物丧志?你看看你自己胖成猪了,还在这儿养膘,难道集团要你来就是养膘的?你的贡献呢?”

肉头部长被吴道训斥的唯唯诺诺,愣是不敢反驳。

吴道目光落在了那个年轻人身上,敲了个竹杠,“年纪轻轻,学什么不好,非要学年少气盛,找死啊……”

“哥…哥…你说的对!”

“谁是你哥,别在老子面前攀亲!”



很快吴道目光落在了女子身上,一眼看上去简直不忍直视,这女子妆画的明显有几分东施效颦的味道。

“还有你……”吴道接近无语,啐道,“你化妆是给人看呢?还是给鬼看呢,赶紧把那张脸收拾收拾!”

女子一听,羞的低头。

吴道哪里知道,他教训的可是后勤部一支花啊!



本来乌烟瘴气的后勤部,吴道来了没十多分钟,瞬间改头换面,穿上那天蓝色的工作服后,还像那么回事儿!

刘鲜花卸妆后出现,把后勤部几个男人都看呆了,虽算不上漂亮,但那五观也是无可挑剔,有鼻子有眼。

“对嘛,这才像个人……”吴道的评价有些烧脑。

六人无语,这是人话嘛?

正当六人准备向吴道做自我介绍,柳芳出现在后勤部,对于后勤部这六人来说,见到高管就好比身处地狱的人见到曙光。

柳总?

柳芳以视察工作为名,前来探望一下新收的员工。

“柳总!”

六人表情各异,洋溢着见到大人物的喜悦。

柳芳并不是那种仗权恃重之人,对六人还算客气。

肉头部长冲柳芳点头哈腰道,“柳总,您这是?”

“我来找这位吴先生!”柳芳开门见山,六人石化,这家伙和柳总什么关系,难道有那层隐密的关系?

吴道冲六人挥手示意,六人屁颠屁颠的挪地方。

“柳总,您来这里真是让后勤部蓬荜生辉呐!”

“少来!”

“那我应该说什么?难道说小芳芳你来的不是时候!”



柳芳烧脑的摇头,两人第一次见面吴道给她留下的好感全无,一个正义感爆棚的男人形象,已是虚影。

门外六人面面相觑,竟有人敢用这种口吻和高管说话,这恐怕是他们后勤部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呐。

“想请你吃个饭!”柳芳开口,不咸不淡的说道。

“很忙的!”

“你拒绝我!”

“我要工作……”吴道那可是一本正经的胡扯。

柳芳气颤,狠狠的啐道,“紫禁国际,爱来不来!”

丢下这句话甩门离开。

后勤部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正儿八经的高管竟在小小的后勤部吃瘪。



“吴哥!”

“别叫吴哥,叫吴大哥!”

吴道懒的理会几人,翘着二郎腿倒头就是大睡。

几人屏气凝神,比小猫咪还要乖巧。

愣是没人敢惊动这尊大神。

……
monsoon 2018-10-3
5
05是你


紫禁国际。

海宁最大的商业区,同样也是海宁最繁华的街区之一。

这里会聚着各界精英,走走出出都是别人口中的上流人物,因为但凡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腰包鼓鼓滴。

柳芳挑选在这里吃饭,目的简单,就是想谢谢吴道的仗义援手,在这种高档地区更能显出她的诚意。

最后一抹红阳归入地平线,璀璨的华灯照射四方。

在灯晕的折射下,柳芳那张脸蛋白里透红,更显的粉嫩,好似少女羞答答的样子,给人一种上去啃一口的冲动。

她在广场入口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依旧不见吴道人影,双手把挎包扯的变形,嘟着红唇,面庞气鼓鼓。

生凭第一次约人,竟被放了鸽子。

好歹人家也是天云集团的高管,就这样被放了?

正当她准备离去时,四个穿戴花里胡哨的年轻人将她围住,二话不说,色盯盯的眼神打量着柳芳。

“美女,等人?”梳着飞机头的年轻人上前问道。

柳芳美眸斜暼了一眼,花容生出怒色,扬头就要离开,却被一名短寸年轻人拉着包拽回,好不尊重人。

柳芳气颤,自己可是公司高层,怎么可以被小混混调戏?二话不说直接向那名年轻人甩包,狠气十足。

啪!

年轻人伸手将包带抓住,顺势一拉,柳芳身子一歪,就倒向了年轻人的怀中,再一推,又到了飞机头男子怀中。

“大哥,这妞长的真心不赖,直接带回去吧!”

梳着飞机头的年轻人笑道,“还用你说?这是我下一任女朋友,等我多会儿玩儿腻了,送给你们如何?”

“好滴很!”



柳芳听到这几句话接近吐血,自己向来受人尊敬,还没有敢人用这种口吻和口气说话,差点把她气炸。

“放开,再不放开我报警了!”她果断的掏出手机。

啪!

还没来得及按,就被年轻人一把拨落在了地上。

“报警有什么用?飞哥就是警察!”

“就是,在海宁,还没有谁敢为难我们飞哥!”

“妞啊!你有福了!”



柳芳彻底凌乱了,她通常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参加活动也是集团聚会性质,单独出行的次数寥寥无几。

难道就这样中奖了?

“你们再不放手,我可在这里叫了!”

“这里都是有身份的人,谁会理会你啊!再说咱们多像一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侣,人家才不会多管闲事呢!”



柳芳还没见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简到了一定境界。

“真特码无耻!”

久违的声音响起,四名年轻人目光落在了声源地。

吴道!

“我们飞哥在这里钓妹子关你毛事儿?赶紧滚蛋!”

“就是!”



飞哥?

吴道抓耳挠腮的看着四人,斜瞟了柳芳一眼,如今她脸上的怒容已消失不见,成了一张冰块儿脸。

“你特码调戏谁不好,非要调戏我老婆,你们有病吧!”

啊?

在场几人均是一愣,就连柳芳都是气血上涌。

这个混蛋!

梳着飞机头的青年人一把推开柳芳,摆摆那炫酷屌炸天的脑袋,抖了抖身上价值不菲的皮衣,脑袋一扬,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

“你的老婆我要了,要是不服气,到李公馆来要人……”

啪!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吴道已挺身而出,冲年轻人就是一巴掌,力度刚刚好,不偏不倚,要了他两颗门牙。

“你竟敢打飞哥!”

“你会让他姐姐把你生劈了的!”



几名年轻人刚想准备动手,但是看到吴道那双冷目后歇菜了,眼神幽冷刺骨,宛如两道冰骨头似的。

啪!

咚!

咚!

三拳两脚,三人已被撩倒在地上,口中时不时的发出痛吟声,且趴在地上还叽叽歪歪个不停,直到被吴道打服。

至于那名叫李飞的年轻人,愣是被吴道提起来痛扁了一顿,打的鼻青脸肿,最后柳芳叫停才住手。



柳芳见周围会聚的人越来越多,赶紧拉着吴道逃离,因为紫禁国际片区都是名副其实的大人物,待下去太惹人注目。

“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闯祸了?”柳芳急声啐道。

吴道不明所以,怎么打几个无业游民就闯祸了?

“美女,原来你这么杞人忧天啊!”

“别贫,我告诉你海宁只有一个李公馆,那里是星月帮的总部,我听那个弟弟提过李公馆,怎么办!”

柳芳急的在原地打转,像她这种安分守己的好公民,怎么会愿意得罪帮派势力?倘若得罪,那还了得?

“你要害怕,我替你平了这个李公馆呗!”吴道不咸不淡的说道。

啊?

柳芳听到这句话差点儿惊的下巴掉一地,难道星月帮因为一句话就能解散?她狠狠的白了吹牛大王一眼。

“饭不吃了?”

“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吴道刚到海宁,对海宁帮派势力也不了解,对这个星月帮更是不感冒,一听就是一个娘们弄的帮会。

有什么好怕的?

他拉起柳芳就往偏僻的地方走,不出片刻已离开紫禁国际广场周围,一路上柳芳眉头紧皱着,就像谁欠她二五八万似滴。

两人来到一处比较简陋的路边摊,吴道摊手道,“在这里吃饭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柳大美女?”

柳芳一愣,紧接着点了点头,在这普通的街区吃饭,的确不会遇到那些大佬级的人物,她也放心了。

两人点了几个菜,还没来得及动筷子,又一批小混混围了上来,一个个张牙舞爪,就像吃了兴奋剂似的。

“大哥,上午就是他们两打的我……”鼻青脸肿的年轻人冲一个胖汉低眉顺眼的讲述着他的悲惨经历。

柳芳已慌了神,自己出来吃顿饭,怎么会接二连三碰到找茬的?而且还都是十足的混混呐,倒霉。

啪!

胖汉抬手就是一棍,将桌上菜盘打的是稀巴烂。

柳芳惊起!

“打伤老子的人,竟还敢来我们三手帮的地盘,你小子可是真有种啊!今天不剁了你,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啪!

吴道掀桌而起,直接扣在了胖汉的脑袋上,竟给贯穿了,十多名小弟面面相觑,这货手段未免也太凶悍了吧!

“我来给你送温暖啊!”



咚!

一拳直接怒砸在胖汉的腹部,就像在捶鼓一般。

柳芳已经看愣了。

吴道正常的时候像个人,动手的时候简直就是魔王。

啪!

转身又是一巴掌,甩的胖汉在原地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眼冒金星,口中嘟嘟囔囔,连口齿都不清楚。

“小子,你注意点儿,我们三手帮兄弟们上百号!”

“赶紧放了我们大哥!”



吴道突然踢腿,鞋底撞在了圆桌边缘,瞬间胖汉被滚动的圆桌带走,滚动的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大哥,你别跑!”

“大哥,你滚的慢点儿!”



十多人不敢向吴道出手,只能放声追逐着老大滚动的步伐。

现在,两人是彻底失去吃饭的念头,柳芳打量了一番吴道独自离开南城区,至于她想什么吴道也没太在意。

吴道独自一人向海宁棚户区走去,那里租房便宜。

……

《真命无缺》YY小说书号:739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39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