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捡个兵王当保镖》刘浪陈语彤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7395

monsoon 2018-10-3 688


捡个兵王当保镖

龙国特种兵、雇佣兵界的传奇人物回归都市; 调戏美女、快意恩仇; 树欲静而风不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能奈我何?


《捡个兵王当保镖》YY小说书号:7395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39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8-10-3
1
第一章  业余的劫匪饭桶的警察
刘浪一边看着手机中的地图,一边走着,“就是这附近!”

然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丝不寻常。

足足十二辆警车将这里团团包围,所有的警察,都是全副武装,看样子,这里正经历着一场“警匪大戏”。

不过,刘浪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特殊的工作性质使他常年穿梭于这个世界上最混乱的角落,这种警匪对峙,对他来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带队的是一名靓丽的警花,一双仿佛会说话的杏眼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仿佛刻刀雕刻而成的绝美脸庞,一头齐耳的利落短发,更是彰显了她的干练,一身警服,给这位倾城美人增加了一丝飒爽之气,却包裹不住她那丰满高耸的一对玉兔,她正手拿对讲机,不停的吩咐、指挥着什么。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朵警花,才使刘浪本来打算绕过这里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美女谁不爱?更何况是“沾花惹草”成为习惯的刘浪。

她叫陈语彤,是执行此次任务的带队警官,她双手紧握着一把警用六四式手枪,站在别墅院子的门口,大声的说道:“里面的罪犯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争取政府对你们的宽大处理。”

然而,回应她这句话的,只是“砰”的一声枪响。

早在陈语彤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多年从警的本能就告诉她有危险,她没有丝毫犹豫的立刻低下了头,这才让这一枪打了个空。

悍匪!这是一群一言不合就开枪的悍匪!

刘浪不禁笑了笑,看样子,这美女还有两把刷子,最起码,对危险的嗅觉还是很灵敏的。

别墅里面传来一阵张扬的叫声,“哈哈哈,小娘们,看不出来,反应还真的挺快的!”

陈语彤有些厌恶的皱着眉头,没有搭理别墅里面的悍匪头目,她已经又缩回到了别墅围墙的后边,拿起对讲机,小声的问道:“狙击手准备好了没有?”

过了一秒,对讲机传来了声音,“准备好了,但是这群劫匪很专业,都躲在房间的各个死角里面,不肯露头,狙击手根本看不到劫匪的任何身影。”

陈语彤不死心的继续问道:“那我和总部申请的空中支援呢?”

“被总部驳回了,如果贸然出动直升机,会造成很大的民众恐慌,总局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

“靠!”陈语彤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不敢承担造成恐慌的惊险?难道就敢承担别墅里面那个女人生命危险的风险吗?

就在陈语彤一筹莫展的时候,别墅中的悍匪头目喊话了,“臭条子,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你们给老子准备两辆越野车,让老子和老子的兄弟们走,要不然,你们就等着给这个慕容倾城收尸吧!”

原本在后面看戏的刘浪愣了一下,因为他对慕容倾城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不就是自己这次任务要保护的人吗?刘浪有些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老子不能这么点背吧?刚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就要立马投入到工作中了?”

刘浪抱怨了一句之后,就动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单纯靠这些警察,是很难保证慕容倾城的安全的,他仿佛化身成一道闪电,飞速而又悄无声息的向着别墅奔袭过去。

陈语彤皱着的秀美更紧蹙了,别墅里面的慕容倾城可是上面下了死命令要保护的人,说什么也不可能让这伙劫匪给带走,于是,陈语彤对着对讲机,说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决定,“所有人掩护我,我冲进去救人质!”

说完,她就一马当先,纵身越出围墙,顿时,别墅里面传来“砰砰”的两声枪响,子弹,是打向自己的,可是,这个时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陈语彤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大力给拽回到了围墙边上,自己刚刚站着的地面上卷起了一阵被子弹击中后扬起的灰尘。

陈语彤连着喘了两大口粗气,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有人救了自己,她转过头,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

剑眉星目,皮肤微微有些古铜色的黑,显得阳刚气十足,一米八的身高,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略显瘦弱的身材,还真别说,在这月光的照耀下,还真的有些帅气。

陈语彤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男人咧开嘴笑道:“你好美女,我叫刘浪,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号码,等回头有空了咱们好好探讨一下人生啊?”

陈语彤此刻没有任何心思跟这个不着调的男人扯淡,“你怎么在这里?你是怎么过来的?”

刘浪说道:“哦,我是里面那个娘们的保镖,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啊!”

陈语彤看向刘浪的眼神更加的古怪了,走过来的?怎么可能?而且,他管慕容倾城叫什么?那娘们?难道他不知道慕容倾城几乎是所有东海市男人的梦中情人吗?要是他这种近乎流氓的语言被那些慕容倾城的狂热追求者听到了,估计他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慕容小姐有保镖?”

“很正常,我还没有上岗,以后你就会知道了的。”说完,刘浪就不再理会陈语彤了,侧着身子,整个身体以一个很诡异的角度观察着院子里面的别墅。

“啧啧啧,光知道像乌龟一样缩在壳子里,却忽视了视野这么重要的因素,这种布局随便来一个尖刀兵都可以把他们一举拿下,真业余,没挑战性。”刘浪忍不住感叹着。

“你说什么?”刘浪这话让陈语彤非常的不爽,那些个让好几十口子的警局精英束手无策的悍匪,到了刘浪的嘴里,居然被形容成“业余”?那自己这群人是什么?饭桶吗?

刘浪撇了撇嘴,“没什么,行了,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来解决。”说着,刘浪毫不掩饰的在陈语彤饱满的胸前扫视了一眼,“要是回家晚了,你老公和你儿子就该没饭吃了!”

陈语彤自然听明白了刘浪话中的意思,刚要发怒,就感觉眼前一花,身前的这个男人就消失了。
monsoon 2018-10-3
2
第二章  冰雪美女
刘浪当然没有消失,他先是往后退了一步,接着猛地向前一冲,“蹭蹭”两步,翻上了围墙,一个翻身,悄无声息的落到了院子里。

只不过,他的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等陈语彤反应过来时,却只见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刘浪丝毫没有停留,两只手背在身后,整个身体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弧度前进着,上半身几乎贴在了地面上,在这朦胧月色的笼罩下,刘浪整个人似乎都和黑夜交融在了一起。

很快,他就冲到了别墅门前,门内是有两个匪徒把守着的,门没有关死,而是留下了一道门缝,方便于匪徒查探外面情况的同时,开枪射击。

这两个看门的匪徒却并不知道,他们留下的这道门缝,却是他们通向死亡的通道。

刘浪一侧身,“挤”进了别墅的大门,两个匪徒先是感觉到眼前一花,仿佛有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眼前,别管他们在刘浪的眼中多么的业余,说到底,也是一群能让警局精英感到束手无策的职业劫匪,他们只是在稍微愣了一下神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刚刚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刘浪就闪电般的绕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后,抬起双手,两记干净利落的掌刀击中了他们的颈后动脉,两个劫匪只感觉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倒在了地上。

陈语彤是离别墅最近的人了,在她清晰的看到了刘浪是如何不动声色的放倒两个看门匪徒的时候,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她突然明白刘浪是怎么旁若无人的闯进警察包围圈的了。

刘浪脚步一动,向着楼梯的方向奔驰了过去,虽然刘浪的速度很快,但是却很奇特的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此刻的他,就像是黑夜中的一只狸猫,辗转跳跃,冲上了楼梯。

在二楼的楼梯口处,还有一个手持UZI的劫匪,当他看到刘浪的那一刻,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因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有两个自己的同伴守在楼下的大门口,这个男人是怎么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

下一秒,刘浪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就几乎贴在了自己的鼻尖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刘浪的两只手就拖住了他的下巴,轻轻一掰,随着“咔嚓”一声,这个劫匪也闭上了双眼,刘浪飞速的用手抱住了他的腰,将他轻轻的放在了地上,这个时候,可不敢让他的倒地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二楼的另一侧的窗边,还有一个劫匪,正端着一把AK47,聚精会神的瞄着院子外。

刘浪就像闲庭信步似的走到了这个劫匪的身后,压低了声音问道:“外面有什么情况没?”

“没,这帮臭条子好像被吓破胆了,根本就不敢往前冲,你……”这个劫匪下意识的回答了两句,才觉得情况不对劲儿,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陌生?就算是自己的同伴,这个时候也应该是各司其职,不可能凑到自己身后跟自己聊天啊。

他猛地转过头,看到的是刘浪玩味的笑容,刘浪还冲他摆了摆手,“辛苦了,睡一会儿吧!”说着,就掐住了这个劫匪的脖子,食指和拇指轻轻一用力,眼前的劫匪就瘫软了下去。

刘浪打了个哈欠,要知道,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坐长途飞机了,太特么的累了,那个姓慕容的娘们也太不体恤下属了吧?难道不知道自己刚刚坐了十八个小时的飞机回到龙国吗?就不能明天再被劫持?虽然刘浪知道,具体哪天会被劫持,并不是那个他口中的“娘们”说的算的。

刘浪心里胡思乱想着,并不影响身体上的动作,转眼间,他就已经冲到了这栋别墅的顶楼——三楼,在轻描淡写的解决掉了这伙劫匪中负责守在制高点的狙击手之后,就剩下一间卧室了。

刘浪大喇喇的推门而入,宽敞的卧室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个武装到牙齿的劫匪,和一个坐在床上的女子,听到开门声,三个劫匪不约而同的转过头,看了过来。

劫匪头目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胖子,胖子反应很快,在刘浪走入卧室的那一刻,举起了手中的UZI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刘浪,口中骂道:“妈的,死条子,还敢冲进来!”

说着,就准备开枪,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就在他刚刚要扣动扳机的那一刻,眼前的男子就凭空“消失”了,还没等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就看见自己的一个手下就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跟着,又是“哎呦”一声,胖子向另一侧看去,另一个自己的手下的下场和之前的那位如出一辙,只是,这个手下的旁边站着一个笑吟吟看着自己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胖子额头的冷汗就冒了出来,虽然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挂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恍惚间,就像是一个索命的死神一般,散发着无比危险的信号。

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猛地向旁边一扑,一把揪过来了坐在床上的女子,手中的冲锋枪顶在了她的额头上,有些崩溃的叫嚷道:“臭条子,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打死她!”

刘浪这才注意到床上的女子,柳叶弯眉,高挺鼻梁下是樱桃大小的红润小嘴,一双仿佛能直击他人的眼睛更是让她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只不过,女子的表情很淡然,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自己,丝毫没有害怕的意味。

“冰雪美女!”这是刘浪对这个女子的第一印象。

刘浪对着胖子说道:“你杀了她吧,我不认识她,我就是个上来看热闹的人,你杀了她和我也没有任何关系。”

“什……什么?”胖子愣了一下,而这句“什么”也成了他生命中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因为下一秒,他的身体就飞出了窗外。
monsoon 2018-10-3
3
第三章  何等的猖狂
此刻,别墅院子外守着的这些警察全都看到了胖子劫匪空中飞人的这一幕,他们嘴巴张得老大,都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人,为什么突然之间自己从楼上摔下去了?难道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对不起社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只有陈语彤明白,这一切都是那个叫做刘浪的男人的功劳,她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果断的下达了命令,“冲!”

一时间,所有的警察鱼贯而入。

别墅的卧室里,刘浪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盒皱皱巴巴的白沙,拿出来一根,叼在嘴上,自顾自的抽着,用颇具玩味的眼神打量着那张平静如水的绝美容颜。

“你不害怕吗?”

“不害怕,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习惯了。”慕容倾城淡淡的说道。

“那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你如果愿意告诉我,自然会自己告诉我,又何必等我来问?”

刘浪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这个倾国倾城的小妞,还真是如冰一般冷的性子呢。

就在刘浪感叹冰雪美人的“冷冻能力”的时候,陈语彤领着一众警察冲进了卧室。

“举起双手,不许动!”陈语彤用手枪指着刘浪吼了一声。

刘浪缓缓的举起双手,笑呵呵的开口道:“我说,大奶牛警官,你们来的有点晚啊,而且,干嘛用枪指着我啊?我可是来帮助你们的。”

陈语彤只觉得一阵气短,这个流氓叫自己什么?“大奶牛警官?”至于后面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一时气愤之下,她做出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把人拷走!”

刘浪愣了一下,搞什么飞机?把人拷走?自己是帮助警察解救人质的英雄好不好?怎么就要被人拷走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是帮你们解救人质的人啊,我又不是劫匪!”

“别说废话!”一个男性警察走到了刘浪的身边,近乎粗暴的把刘浪的双手给拷上了,刘浪下意识的想要反抗,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这次回来,是带着任务回来的,他并不想节外生枝。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气愤的心情,“你们可要想好,我去可以,但是让我走,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员在陈语彤的耳畔嘀咕道:“那个劫匪头目,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死了。”

陈语彤闻言身子顿了一下,看着刘浪说道:“放心,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故意杀人罪,恐怕你不那么好脱身的。”

刘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上了警车,一路上,警车内的警察都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其实这也怪不得警察,要知道,刚刚那八个劫匪还不是一般的劫匪,是一个能让自己队长动用狙击手、向总部申请空中支援的劫匪,就是这样的一伙狂徒,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在三分钟之内的时间就给解决掉了,这本身就意味着,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极度危险恐怖的人物。

这个案件,让整个警局都震惊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陈语彤就接到了不下五个来自警局高层的电话,这些电话无一例外的都是在询问她刘浪身份的事情,这让陈语彤非常的头痛,干了这么多年警察的她,自然也知道刘浪的身份很可疑,先不说大晚上的,出现在平时并不热闹的别墅区,又恰巧在慕容倾城劫持案的紧要关头从天而降,异常蹊跷,就单单从自己刚刚亲眼所见到的他的恐怖身手来说,刘浪就必然不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自己还没审问他呢,又何从知晓他的具体身份呢?

回到了警局,在陈语彤的授意下,刘浪被关进了审讯室,审讯室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而在刘浪的正对面,则是一盏非常明亮的灯,毫不客气的直射到刘浪的脸上。

时间足足过去了五分钟,没有一个审讯人员的到来,刘浪轻声一笑,“大奶牛,还跟我玩上心理战术了?”

刘浪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他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闭上了双眼,闭目养神。

审讯室隔壁,陈语彤紧紧的盯着从审讯室监控器上传来的画面,她更加确定了这个刘浪绝对不是一般人的想法,这个人的心理素质非常强悍,一般的心理战术,根本就不能对他起到任何的效果。

陈语彤叹了口气,走进了审讯室,她端坐在刘浪的对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刘浪,企图从刘浪的表情变化里察觉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奈何,眼前的这个刘浪除了流氓般的来回扫视着自己身上的几个敏感部位以外,完全没有其他的微表情,最要命的是,刘浪那毫不遮掩的、火辣辣的眼神有如实质一般,仿佛自己的身体不是被刘浪看的,而是被刘浪用手触摸似的,让陈语彤忍不住的脸红心跳。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着自己要暴怒的脾气沉声问道:“刘浪,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慕容倾城的别墅外面?你的动机是什么?你又是什么身份?”

刘浪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她的保镖。”

“可是慕容倾城小姐表示并不认识你。”

“对啊!”刘浪一脸的理所当然,“我也跟你说过啊!我还没上岗,你连这个也忘记了?哎,怪不得人家都说女人胸大无脑!”

“你说什么?”陈语彤再也受不了了,她“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刘浪吼道:“刘浪,你给我听着,你不要猖狂,你是帮助我们警局解救了慕容小姐不假,但是你出现的时间和场合都过于蹊跷,我们有理由在你不交代清楚自己身份和动机的前提下,怀疑你也是对慕容小姐图谋不轨的人。”

刘浪“嘿嘿”笑了一声,“所以呢,你怀疑就怀疑呗,又没有证据,根据龙国的法律,你们警局必须在四十八小时之内将我释放,否则,就是非法拘禁。”

陈语彤摇摇头,“恐怕并不会是这样,那个劫匪头目,被你扔出了窗外,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抢救无效死亡了,你这是过失杀人罪。”

刘浪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所以呢?就是杀了个人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陈语彤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差点当场被气的晕厥了过去,她见过的犯人不可谓不多,但是像刘浪这么猖狂的,还是第一次见。

“就是杀了个人而已!”

这是何等的猖狂!
monsoon 2018-10-3
4
第四章  你想如何
其实这也并不是刘浪故意装逼,他在国外的时间太长了,习惯了那种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说到底,他也仅仅才回国几个小时而已,对自身的定位还没能转变过来。

饶是脾气好的人,也会被刘浪这副无所谓的态度和轻佻的言语气的不轻,更何况她陈语彤并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向来脾气火爆的她,在警局内部素有麻辣警花之称。

陈语彤咆哮道:“好好好,刘浪,你就等着警局对你的控诉,牢底坐穿吧!”

刘浪嗤笑一声,“牢底坐穿?凭什么?就凭那个坠楼死亡的劫匪头目吗?”

陈语彤点头,“不错。法律是公正的,不管你是谁,杀了人,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可惜了,事情并不会如你所想,法律吗?呵呵,我可不信法律,我只信我自己,大奶牛警官,不如咱们两个打个赌,我就赌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如何?”

“赌什么?”陈语彤摇头说道。

“如果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给我摸一下你的胸!如果我要去坐牢,以后我就叫你奶奶。怎么样?敢不敢赌?我让你看看你信奉的法律,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公正!”

陈语彤本来就在气头上,再加上刘浪的激将法,她顺口说道:“好,如果你不会坐牢,老娘陪你一夜,说到做到。”说着,陈语彤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半夜十一点了,等明天一早,我就亲自押送你去看守所,乖孙子,老老实实的等着吧!”

说完,她就转身走出了审讯室,临走的时候,还用力的一摔门,发出了“咣”的一声,震得刘浪一咧嘴,但是脑中回想着陈语彤离开时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刘浪心里就是一荡,“陪我一夜吗?呵呵,看来自己还真是艳福不浅呢!”

审讯室里发生的一幕,很快就通过监控器和其他警员的嘴巴,传遍了整个警局,要知道,刘浪本就因为今天晚上的案子,成为了警局的“风流人物”,多少警员、领导都在密切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现在他又调戏了麻辣警花,许多人都在议论着他。

“看来这个小子死定了!”

“是啊,他是不知道陈警花的父亲是总局的一把手吗?还敢调戏人家,啧啧,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要说他也真是挺冤枉的,明明是一个英雄,却失手杀了人,像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有争议的,现在看样子陈警花是一定要咬着他不放了,依我看,多半他要在牢里度过下半生了。”

今晚是城南分局的付岩值班,这些议论,他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今年三十二岁的他,依旧保持单身,原因就在于陈语彤。当然,他喜欢陈语彤的目的并不那么纯粹,除了外貌上的吸引,更多的,还有陈语彤那显赫的背景,要是真能抱上陈家的大腿,自己职位上的那个副字就可以很轻松的去掉了。

在得知这个刘浪胆敢调戏自己的梦中情人后,付岩怒不可遏,他本就是一个滥用私行成瘾的人,当下,他就决定要报复报复刘浪。

而刘浪,依旧一脸淡定的闭目养神着,他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去坐牢,就算自己想坐牢,恐怕远在帝都的曹老头都不会答应,要知道,自己这次回国,可是肩负着任务的,曹老头作为这次任务的发起人,自然是知道自己行踪的,自己下了飞机以后这么久没联系他,恐怕他已经在查自己的日程了吧?

付岩招呼了两个自己的亲信,“小张,小李,你们两个跟我去一趟审讯室。”

小张和小李对视了一眼,会心一笑,他们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跟着付岩去滥用私行了,他们知道,审讯室的那个“英雄”,马上就要变成狗熊了,他们知道刘浪有些能耐,但是,任凭你再厉害,戴着手铐也发挥不出来。

推开审讯室的门,三人走了进来,小李顺手把审讯室的门给关上了。

刘浪只是微微睁开了眼,看了看他们,就接着闭目养神了。

同一时间,东海市警察总局的一把手陈正富面色匆忙的走进了城南分局,城南分局的众位警员们则很是诧异,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已经年近花甲的老人在凌晨时分,神色匆忙的来到城南分局?如果仔细观察,甚至还会发现陈正富额头上的些许汗水,他的急切,可见一斑。

进了城南分局,陈局长就吼开了,“陈语彤呢?让陈语彤出来见我!”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陈语彤一路小跑的来到了陈正富的面前,“爸,这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

陈正富眉头一皱,“工作时间,不要叫我爸。”

陈语彤闻言一愣,立马立正站好,右手迅速抬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是!请问有何指示?”

陈正富沉声问道:“我问你,今晚的慕容倾城劫持案,你是不是抓捕了一个叫做刘浪的年轻男子?”

“是的!”

“他人现在在哪里?”

“在审讯室!”

“带我去见他。”

“是!”

审讯室内,付岩“呵呵”冷笑一笑,“你叫刘浪?”

刘浪并没有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因为从付岩三人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刘浪就知道,这个人是怀着敌意来的,要是连这点脸色都没有,那自己这么多年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可就真的白过了。

看到刘浪不理自己,付岩只觉得自己的火气又“噌噌”的往上蹿了一节。

他伸手指着刘浪骂道:“你个杀人犯,有什么好狂妄的?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老子告诉你,这里是城南分局,在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要不然,信不信老子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刘浪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你想如何?”

“想如何?老子今天就教育教育你,让你知道一下,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调戏的!兄弟们,动手!”

小李一马当先,冲到刘浪面前,抬起一脚朝着刘浪踹了过来,刘浪飞快的抬起一脚,后发先至,踹在了小李的小腿上,小李顿时“啊”的痛呼了一声,应声倒地,一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小腿,在地上打滚。
monsoon 2018-10-3
5
第五章  疯子
付岩和小张两个人原本正打算冲过来,可是看到了这一幕,他们两个人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刘浪。

这一下可让付岩犯了难了,想不到自己今天踢到了铁板上了,现在可该怎么办?继续教训刘浪?别闹了,自己还不嫌命长呢,就这么走了?那是不是也太丢脸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语彤领着自己的父亲来到了审讯室,推门而入,陈正富先是打量了一下审讯室内部的情况,沉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付岩一时语塞,“这……我……”

陈局长也是一名老警察了,况且,关于付岩滥用私行的事情之前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一直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罢了,现在这副场景,明显就是付岩滥用私行不成,反被收拾了的写照。

想到这里,陈正富顿时心里一凉,他是知道刘浪真正身份的,要是把这尊大佛给惹了,恐怕就连自己,也是难逃其咎。

“混账!给我滚出去!”

付岩和小张被吓的一哆嗦,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屁颠屁颠的就出了审讯室。

陈正富随后对陈语彤说道:“把监控关了,把手铐的钥匙给我,你先出去吧,我单独和他聊聊。”

“好的!”陈语彤扶着受伤的小李,紧跟着也退出了审讯室,命令自己的手下关掉了监控。

审讯室内,陈正富一反刚才的严肃神态,露出来了一个亲切的笑容,亲自给刘浪解开了手铐,然后,就像刚才陈语彤对他行军礼一样,他也向刘浪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东海市警察总局陈正福,见过首长!”

刘浪笑了笑,摆摆手,“行了,别客气了,是曹老头叫你来的吧。”

额,曹老头?陈正福微微一愣神,才反应过来刘浪口中的曹老头,应该就是远在帝都的那个大佬了,他点点头,“正是他让我来的。”

“嗯,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首长请便,只不过,他让我给您带两句话。”

“什么话?”

“第一句,在以完成任务为基础的前提下,可以使用特殊手段,在东海市,我是知道您真正身份的,有什么需要,找我即可。第二句,第二句……”

刘浪说道:“说吧,有什么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是!第二句是,你他娘的少给我惹点麻烦!”

刘浪撇了撇嘴,他相信,曹老头是可以说出这种粗鄙的话的,因为从骨子里,曹老头就是年长版的自己,本就不是什么素质高尚的人。

他对着陈正福说道:“当时抓我进来的时候,我就说过,让我进来可以,但是让我走,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你们现在让我走,我还就偏不走了。”

“首长!”陈正福一脸黑线,“您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毕竟您身上还有任务呢。”

刘浪两手一摊,“任务的事情可就怨不得我了,那是你们警局的责任,谁让我一回国,你们就把我给抓进来了,先是那个大奶牛,哦不对,是那个陈语彤,还扬言要我牢底坐穿,后面又有三个人想要对我滥用私刑,这可怨不得我。”

陈正福只感觉自己额头的汗水都流了下来,他哪见过这样的兵痞,面前这个刘首长要是不走,恐怕远在帝都的大佬就要冲着自己发飙了。

他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刘首长,这样,我做主了,只要您肯走,您怎么出气怎么来,一切后果我来承担,行不?”

刘浪等的就是这句话,那小张、小李和付岩在自己面前是如何卑微的存在,还妄想对自己施以拳脚?刘浪实在是难掩心中的这口恶气。

“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必然当真!”

刘浪和陈正福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审讯室,这可让城南分局的一干警察震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尤其是在看见陈正富脸上那对着刘浪和蔼可亲的笑容,这是……讨好?

陈警花说好了的牢底坐穿呢?付岩说好的要他好看呢?结果这小子就这么安然无事的出来了?而且还是解开了手铐,在陈正富的“陪同”下,走出来的?

一个警察小声的向旁边的人问道:“什么情况这是?我亲眼看见付岩和小张小李走进去的啊!”

旁边的人摇摇头,“不知道,我刚才听人说,小李是被陈警花给扶出来的,貌似是小腿骨骨折了,刚送到医院去。”

“什么?是谁干的?”

“能是谁干的,估计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刘浪干的。”

“你是说……付岩他们进去了以后,非但没能怎么着这个刘浪,反倒是让刘浪把小李打伤了?然后,在陈正富的陪同下,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嗯,看来这个刘浪不简单,就是不知道这又是哪个豪门的公子哥了。”

其实,是城南分局众位警察在解读陈正富笑容的时候出现了偏差,陈正福现在的笑容,并不是和蔼可亲,而是发自内心的那一股子崇拜和尊敬。

但是看在城南分局众人的眼里,可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就在众人一边看着刘浪他们,一边小声嘀咕的时候,更加让他们不敢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刘浪走到了付岩的面前,冲着付岩笑了笑,二话不说,一拳打在了付岩的侧脸上。

付岩完全没有想到刘浪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出手,被刘浪这势大力沉的一拳给打的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两眼一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如果说之前的种种事项表明,刘浪是一个有着强大靠山的年轻人,那么此刻,在城南分局众人眼中的刘浪,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因为就算是东海首富慕容无双,也不敢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在短暂的失神过后,陈语彤率先掏出了手枪,枪口对准了刘浪这个危险人物,“不许动,举起手来!”

陈语彤的动作仿佛是一个导火索一般,瞬间,整个城南分局在场的警察全都掏出了配枪,对准了刘浪。

《捡个兵王当保镖》YY小说书号:7395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39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