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妖氛诡策》佟三水张志全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7393

monsoon 2018-10-3 849


妖氛诡策

二十年前,风水大师佟老爷子带领儿子随着一群富商进入茫茫大山之中寻找风水宝地“真龙穴”,却发生意外。二十年后,我无意之中得知当年蛛丝马迹,于是再一次的踏上了那条不归路。 风门鬼村,盘山险境,尸家重地,九阴凶宅,黄妖林子,真龙古穴……一个又一个生人禁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别无选择! 这是一本真实风水奇书,书中所涉及到风水秘术皆为真实,请勿轻易尝试!


《妖氛诡策》YY小说书号:7393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39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monsoon 2018-10-3
1
第001章  二十年前
我纠结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讲出这件事,倒不是因为它是什么惊天秘密,而是因为这件事说起来真的是太过的匪夷所思了。

这件事其实真正的说起来,还要从二十年前我爷爷的身上说起。当然了,那时候还没有我呢,这件事我都是在家里听我的长辈跟我说的,不过真实性我可以保证,绝对是百分百真实可靠。

二十年前,也就是一九七三年的某个冬天,一伙穿着西装的人找到了马场村。人数不多,只有四个人。说起马场村,恐怕没多少人知道,但是要说起马场村的佟老爷子,恐怕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了。而这伙人到村子之后,经过一路的打听就直奔佟家而去,不用问,肯定是去找佟老爷子的。

佟家世世代代都是以看风水为生,早些年的时候曾经还是皇帝御用的风水师。不过后来家道中落,辗转着就来到了苏北,落户到了马场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

这伙人找到了我爷爷之后,就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说他们都是山西来的富商。因为自己家的祖先早些年的时候是新意县城的老户人家,后来做生意才到了山西落户。但是老祖宗的祖坟还在这边,想要拜托我爷爷去给他们寻找祖坟的所在,好迁葬回去,好好的尽尽孝道。

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很多的风水先生必须会的一个手段就是帮助人家寻找祖坟。因为当初的那个年代,经过了长期的混乱之后,很多类似于这个富商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家的祖坟到底埋在什么位置。

那时候的老百姓可不讲究修坟立碑之类的,就随便的在坟头边上栽上一颗树,或者是埋在什么建筑物的不远处。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树木被砍伐干净,建筑物被拆倒,所以自然就没办法准确的判断出具体的位置来。

因此很多人都会找到阴阳先生,给自己找老祖宗的尸骨,迁葬回去,择地重新的安葬。

而风水秘术里面,以寻龙点穴为根本。风水先生结合自己手里的罗盘,和一些风水的相关知识,就可以准确的判断出那些先人尸骨的具体所在。

做这行的基本上都是求财,所以当时爷爷看到这些人穿着打扮都像是有钱人,于是就欣然的答应了下来。当时我的母亲已经怀上了我,爷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要带上父亲一起过去,说是为了让他长长见识。

但是爷爷可能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让当年仅有二十三岁的父亲就此失踪,生死不知。

这伙人要去的地方是位于新意市东边的一座叫做马灵山的地方。这个地方基本上都是属于乱葬岗,很多不知道姓名的死人都被埋葬在这里,据说到了晚上很多的人都能听到山上传来一阵阵的哭声。甚至有的人绘声绘色的描绘出自己看到的什么红衣服的女人,没脑袋的半截缸之类的东西。至于真实性就不得而知了……

且说当时我的爷爷拿上罗盘,揣上佟家祖传的一本叫做《八字阴阳秘术》的古籍,就带着我的父亲随着那伙人出发了。

但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爷爷这么一去竟然过去了一个月都没回来。此时我的母亲已经快要临盆,见不到我的父亲心里自然是开始焦急了起来。因为爷爷在当地比较有名望,帮助过不少的乡里乡亲做一些风水上的事,所以村里人就开始自发的去马灵山上寻找爷爷和我父亲的踪迹。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在山上转悠了整整三天,都没找到我爷爷和父亲。要知道马灵山说是一座山,但是其实并不大。五十多个人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把整座山都翻遍,可是就是找不到爷爷。

于是有的人就开始说那群来找我爷爷的富商并不是来找什么祖坟的,而是来寻找“龙穴”的。关于马灵山有龙穴的传说后来我也听说了一点,但是没有人找到过这个龙穴的具体位置。

所谓的龙穴,在风水上来说,就是龙脉的汇聚之处。也是生气最旺盛的地方,葬在这里的人,据说可以化为神仙,位列仙班。

龙脉,这个字眼听得有点玄乎,其实用风水来解释那不过是山脉的走向,有的像是卧虎,有的像是蛟龙。而这些山脉的汇聚之处,就形成了所谓的龙穴。

当时我爷爷和父亲跟随着那几个富商走了之后就消失在了马灵山当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我的母亲在他们失踪了整整四十九天之后,就生下了我。

说来也是奇怪,就在我呱呱坠地的当天晚上,我的爷爷就回来了。

没错,只有我爷爷一个人回来了。而且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脸色煞白,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

当时我奶奶和在坐月子的母亲都被爷爷的这个样子吓坏了,连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佟三儿去哪里了?这个三儿,就是我的父亲。

而不管问什么,爷爷都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的吓人,活像是农村那些被黄皮子上身的人。

奶奶一看到爷爷这个样子,顿时就慌乱了起来。又是给他擦身子,又是送村里的医务室的。不过爷爷并没有受伤,他身上的鲜血也不是他的,而是来自另外的什么人,或者是东西身上的。就这么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爷爷才颤抖着嘴唇,说出了一句话。

“三儿……回不来了!”

当时母亲以听到父亲回不来了,就两眼一闭,直接就昏死了过去。奶奶也是哭的跟泪人一般,大家纷纷的询问到底室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不管怎么问,爷爷就是一句话不说。良久之后,才突然的冒出来一句:“二十年后……二十年后……一切就要开始了……”

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爷爷嘴里不断的重复着“二十年后”这四个字,好像是魔怔了一样。没一会就两眼一闭,昏死了过去。

等到爷爷再一次的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过去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期间我奶奶拜托了村民和警察上山去寻找我父亲的踪迹,但是却根本找不到,不过却在一个山谷里面,发现了一具被什么东西啃食的只剩下了一个胸腔的尸体。

不过光是从一个面目全非的尸体上也分辨不出来此人的身份,当时有眼尖的人从这人身上残缺的衣服一眼就看出这个人正是当时前来寻找爷爷的四个山西人其中的一位。

从此以后,我的父亲就彻底的失踪了。但是也没完全的确定已经是死了,我们家里人只是对外宣称是失踪。

而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件事之后,我爷爷就突然的说自己不再沾手阴阳风水之事了,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亲手焚毁了佟家世世代代先祖留下来的《八字阴阳秘术》。

对于爷爷的这个举动很多人都感到十分的不解,但是爷爷却闭口不提当时进山那件事。

正所谓一喜挡三灾,很快,我们家里失去父亲的悲伤气氛就因为我的降临而打破了。当时爷爷看着我,摸着我头上的三个漩涡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据说当时爷爷脸上是带着一种惊喜的神情说到:“好啊,好啊,我们佟家,终于有后了,这个娃,生来就是三花聚顶,看来我佟家,真的是有福气啊。”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三花聚顶,但是我头上确实是有三个漩涡的。而我的母亲为了纪念父亲,就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佟三水。

按理说我们老佟家出生的男丁都是要长辈给合八字取名字的,但是因为爷爷已经宣布金盆洗手了,因此我的名字就这么被草率的定了下来。

而当年爷爷所说的那个”二十年后“终究是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直到二十年后,也就是一九九三年,我长大成人,因为高考失利,应聘到了一家专门出手丧葬用品的”白氏丧葬行“之后,爷爷的这句仿佛是预言一般的”二十年后“才真正的显露出它的本意来……
monsoon 2018-10-3
2
第002章  丧葬铺子
关于前面说的我爷爷的事情,我也一直没当回事,毕竟那么邪乎的事情,谁愿意相信呢?只是我想不到,二十年后,我们佟家真的是有人参与到了当年的那件事当中,而这个人,就是我!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说到我为什么会做到了卖死人东西,其实我能来到这家丧葬店,完全就是一个偶然。九三年的时候,我高中毕业,跟着朋友来到了所谓的大城市。当时那个年月没有什么手机软件可以找工作,我通过熟人的介绍,就来到了这家店铺。本打算干三五个月“过渡”一下,但是却买想到这么一干,就是五年的时间。

五年的时间,我从少不更事的小伙计,稀里糊涂的就干到了掌柜的。说真的,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东家到底是看上了我哪一点。

当时的那个年月,高中毕业就真的很稀少了,不像现在,大学生满地都是。也许是因为我文化高,嘴甜的缘故,我在丧葬店里面混的也是如鱼得水。

要说卖死人东西的门道,那可真的是数不胜数。从最常见的黄表纸,到罕见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们这里都有。时间长了,也能见到各种各样有奇怪要求的人。甚至,能见到常人见不到的诡异事件。

曾经有一次,我记得是七月半的时候,也就是俗称的“鬼节”。那天晚上我接待了一位十分奇怪的客人,这人走路没有声音,脸色煞白的跟纸片一般。当时我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就是绝得这个人手很冷,冷的跟死人一般。送走了这位客人之后,我检查当天的营业额的时候才发现我的钱夹子里面,竟然多出了一张“天地银行”的冥币!

事后我回想了一下,这个客人到底是人是鬼,我不知道。但是从这件事开始,每天只要是过了八点,我就准时的关门睡觉。老子才不管你赚钱不赚钱的问题呢,这么来几次,我不给吓死就烧高香了。

很快,时间就到了冬天。冬天这个季节在有些人的眼里可能是凄美的季节,但是在我们这些做死人生意的人眼里,这就是“旺季”。一年之中,春天和冬天,都是我们丧葬行业的黄金季节。你要问为什么?去看看你们村子里就知道了。一般人倒也没什么,挺多就是多穿点。但是对于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来说,这就是生死的事情了。

这天,天阴沉的吓人,北风呼呼的吹着,但是却没有雪花。这种鬼天气真是冷的要命,我跟往常一样,抱着一个暖炉蜷缩在店铺的角落里,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时不时的吐出几个瓜子皮。

最近店里的生意火爆的出奇,不要说是新货了,就连以前无人问津的一些陈旧的纸人和香烛,竟然都被一扫而空。说真的,我倒是不希望我们的生意好,因为生意好,就意味着死的人多了。

就在这时,打东边走过来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带着金丝边的眼睛,一看就是有钱人的打扮。不过这个人进去了之后,左看看,右瞅瞅的,就跟逛窑子挑选小姐的嫖客一般,竟然不问价,也不说自己要买什么。

这种人我真是见多了,一般都是同行过来探底的,或者就是什么无聊的人过来闲逛。于是我就对着里面正在打瞌睡的伙计杨总领咳嗽了一声,这货顿时就看到了那个小眼镜。

杨总领跟我也是同学,当初一起到这个店铺里来的,我混成了掌柜的,这货却还是小伙计。不过他有一个特长,就是十分的能“来事”。

所以当时他见到我一个劲的对着他使眼色,立马就会意了。

“咳咳,我说这位客人啊,你当这里是服装店啊还是青楼妓院啊?这里都是死人穿的寿衣,亡魂用的纸人,你要买什么就跟我们说,我给你支招。你要是不买的话,请你出门左转,那边有个按摩店,你进去随便的看。”杨总领没好气的说到。

“你……你这个小伙子怎么说话呢?我……”

“你什么你,赶紧给我滚犊子。”说着,杨总领就往外面哄人。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的闯进来一个人。这个人进来之后,不由分说的就直奔柜台走去,神色匆匆。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莽撞,要买什么?”杨总领带着愠怒的问道。

“我……你们掌柜的在不?俺想买一点寻生气的东西。”那人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说到。

此时我才注意到这个人,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只见到此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军绿色的大衣,上面满是补丁,看来家里也不好过。看着年纪应该是在四十岁左右,一脸的胡渣。

“寻生气”这是我们的行话,就是寻找风水的工具。这个年月,做买卖就不能认死理,你要什么东西都做,多方面发展才可以。所以,我们这里不仅是卖纸人,冥币,棺材。就连寻龙点穴,给死人看风水,寻找墓地用到的罗盘我们这里都有卖的。

只不过,一般来买这种东西的都是道士或者是阴阳先生,怎么来了个庄稼汉呢?

“这位客人,不知道你用罗盘是?”我好奇的问道。

“别问了,有的话就给我拿几个,没有的话,就算了,俺有钱,一百够不?”说着,这人就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子上。

说真的,当时的那个年月,一百块钱真的就是巨款了。一看到这里,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一个庄稼汉子,怎么可能这么大手笔呢?该不会这个人,是盗墓的吧?

其实就算是这个人真的是个“土夫子”也跟我没关系,我卖东西管他用在什么地方呢。只是前些天的时候,东家特意的交代过,来买罗盘的人,都要问清楚,怕惹上官司。

“总领,去拿最好的罗盘来。”我没有多想,看着到手的钱不赚,那就是王八蛋。

不一会的功夫,总领就拿着罗盘走了出来。那人接过了罗盘转身就要走,但是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对着我问道:“你们这里,有会看风水的先生没有?”

这一下,倒是真的把我给问的蒙了,你说你不会看风水,你买罗盘干嘛啊?难道拿回去当收藏品啊?

但是你还别说,我们这里真的有会看风水的阴阳先生。我们东家有另外的一个店面,里面都是这些阴阳先生,或者是能掐会算的道士,甚至还有和尚。因为死人,必须要用到的就是风水先生,可以去看墓地,找风水宝地。和尚嘛,就更好理解了,死人总归是要超度一下的嘛。

“我们这里还真的有先生,不过现在不在这边,要不你留下一个电话,我们回头联系你?”我试探着问道。

那人略微的迟疑了一下,眉头皱了皱,犹豫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不大,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样子。

“俺没有电话,你们要是有先生来的话,就给他看看这个东西,他应该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我们那个村子……算了,你拿着吧,我先走了,钱不用找了。”说着,那人不由分说的把那个红布塞到了我的手里,转身出了店铺。我在后面想要喊住他,心想你总归要给我留个地址啊,中国这么大,我上哪去找你去。

但是刚一开口,就被北风灌了一肚子,也就没再追过去。

回到店里面,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刚才那人留下来的东西。就在打开的一瞬间,我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我看到,在红布的下面放着的,居然是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十分的奇怪,黑白背景里面,只有一个门,一面土砖切成的墙,不过最显眼的,就是照片的正中心的位置,那把老旧的太师椅!

当初的那个年月,照相基本上都是黑白的,很少见到彩色照片。然而引起我注意的是照片上的那张太师椅,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看着心里十分的不舒服。而且那人之前也说了,只要是看到这张照片,风水先生就能知道他到底是哪里的人。难道,这个照片,有什么隐藏的信息不成?

琢磨了半天也没研究出来个所以然,于是我索性就不去理会这个东西。放好了之后,我就收拾收拾准备关门歇业。

我之所以对这件事这么的上心,那是因为一般看风水的,都是有钱人。要是你自己都吃不饱了,怎么可能想着死人的事情呢?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突然的就听到一边的总领发出了“咦”的一声,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怎么了?”我走过去问道。

只见到此时总领的手里正拿着刚才那人付款的一张百元大钞,眉头皱着。

“你看看这里,是不是写着什么字?”总领指着老人头下面的一个角落里,对我说到。

我接过来在灯下面仔细的一看,你还别说,这里真的写着一行小字,还是用钢笔写上去的。字体十分的娟秀,好像是一个女人写的。不过当时在钱币上很多时候会发现这种字,但是写着的都是一些反动的言语,看到就当是没看到了。

不过这张钱上写着的,却只有“风门”两个字!

“风门?风门……这是什么意思?”我嘴里嘀咕了两句,也就不再理会。

当时我只当这是哪个无聊的人随手在上面写着的,但是却没料到后面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完全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monsoon 2018-10-3
3
第003章  风门鬼村
这件事之后的很长时间,我都在研究这张照片里面到底是有什么信息。但是研究来研究去,也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来。不过这张照片上的背景,确实是有点不对劲。仔细观察过去的话,可以依稀的看到房间里挂着的蜘蛛网还有墙面上那斑驳的痕迹,怎么看着,都好像是已经很长时间都没人居住过一般。

尤其是摆在门口的这张太师椅,既然已经很长时间都没人居住了,那么门口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椅子呢?不对劲,绝对不对劲。

正当我在仔细的打量着的时候,总领凑到了我的身边,小声的问道:“三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该不会是那小子故意的拿我们寻开心吧?”

“不大像,我感觉里面有古怪,不管了,等到东家回来了之后,我们给他看一下就知道了。”我皱着眉头,收起了手里的照片。

说到我们的东家,在我们附近也是鼎鼎大名的一个阴阳先生。一般都是带着手下的先生出去给别人看风水,寻墓地之类的活,很少呆在铺子里面。而我们这些明面上卖丧葬用品的铺子,其实就是给东家提供方便的。一旦是遇到了有人需要丧葬用品的,东家就会直接的介绍到我的这个店铺里面来。说白了,就是形成了一个完善的产业链。

当然了,通过我们铺子找到先生看风水的人,我们铺子是要从中间抽取一部分的红利的。虽然结果都是一样,都是进了东家的口袋,但是这些明面上是不能跟别人说的。在当今的这个社会上,你要是本着老实本分赚钱的话,那可真的是站不住脚。当然了,一些违法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

所以啊,你别看我们这个店铺经常的很多天都没什么生意,但是暗地里,我没少赚钱。卖死人东西这行,水深着呢。

自从那个奇怪的庄稼汉子离开之后,我们店铺基本上就到了淡季了。正好最近也没什么生意,我就拿着一本东家留下来的风水秘术的书回到了里屋安心看书,也正好增强一下我这方面的知识。虽然我不打算做风水先生,但是知道的多一点,有时候也是好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正当我看里面寻找墓穴的口诀看的出神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电话的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发现给我来电话的竟然是东家的伙计,一个叫做张志全的家伙。

刚一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的张志全就急匆匆的用自己独有的大嗓门冲我喊道:“三水,我问你一个问题,前段时间是不是有人到你的铺子里面买过一个罗盘?”

我心想我这里本来就是卖这些东西的,有人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于是我就没好气的骂道:“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有病啊?我这里卖罗盘,没人买不就开不了张了吗?”

谁知道电话那头的张志全也是十分不耐烦的说:“草,老子没心情跟你扯淡,你仔细的回忆一下最近到你店铺里面买罗盘的人里面,有没有什么身上冒着土腥味的人?我可告诉你,现在出事了,有一个在你铺子里面买过东西的人,出事了。”

听到这里,我稍微的吃惊了一下,随口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张志全电话里面,所谓的“土腥味”的人,其实说的就是一些干地下活动的手艺人。这些人都是一些专门倒斗的盗墓贼,他们为了买到最好的罗盘,通常都会到我们这种地方来购买。现在毕竟不是旧社会了,会做罗盘的人不多。

“你倒是说啊,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该不会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拿着罗盘去盗墓,被抓起来了吧?卧槽,抓起来就抓起来了,跟我有毛线的关系啊,我们卖东西的,哪里知道他们是要干什么去啊。”我没好气的骂道。

“别跟我瞎扯淡,我跟你说的,这件事现在闹大了,那个人现在死了!”张志全沉声说到。

一听到闹出人命了,我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不管什么事情都好说,可是一旦是跟人命扯上关系了,那么事情就真的大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压低了声音,对着电话问道。

随后,张志全跟我说出了这件事的经过。具体的我在这里就不做详细的叙述了,简单的总结了一下。大概是说在三天之前,警方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但是这个电话,却是一个盗墓贼打来的。那个人说着一口河南话,显得十分的惊恐和急切。他在电话里面,承认了自己是个倒斗的,还说现在自己正在盗墓,让警察赶紧的来救他。

虽然当时警察感觉十分的差异,这天底下哪有贼自己报警让警察抓自己的道理啊?但是奇怪归奇怪,最后警察还是去了。

当警察按照这个人给的地址找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而那个人死的地方,就是风门村的村口!

警察从这个人的身上,翻出了一张名片,手里还攥着一个罗盘。而那个名片,就是我的!当时这个警察曾经因为家里迁移祖坟的事情跟我们东家打过交道,所以知道我的关系,于是就偷偷的把那张名片还有罗盘都藏了起来。

听完这些话,我才感到一阵的后怕,冷汗不由的就冒了出来。但是后怕过后,我又感到了一阵的苦涩。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呢?为什么要打电话给警察?还有,盗墓?风门村有什么古墓吗?

风门?风门村……卧槽,那张纸币上,不就是写着风门两个字吗!?

难道说,那个人死的地方,就是传说之中的“鬼村”风门村!?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就冒出了一身的白毛汗,赶紧的问道:“小全,你小子别跟我打马虎眼,跟我详细的说说那个人的情况。”

“你小子这一次真的是摊上大事了,你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吗?根据法医的鉴定结果,这个人是死于心肌梗塞,换句话说,就是活活的被吓死的。还有,当时警察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在那个人的身下,发现了他用血写出来的三个字,就是你的名字,佟三水!”张志全十分认真的说到。

我大吃一惊,这个人临死之前居然写了我的名字。现在加上我的名片,还有我的名字,这简直就是铁定要拉我垫背啊。

可是问题是,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家伙啊。

越想,我就越感觉一阵的毛骨悚然。我想知道这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但是张志全跟我说尸体已经被拉走了,现在看不到了。不过现在事情暂时的被东家动用关系压下来了,暂时没事。

听到这,我才长出了一口气,赶忙问张志全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赶过去。

随后,张志全跟我说了一个地点,就是距离我们这边三十里地的一个叫做刘家庄的地方。

得到了地址之后,我就关上门,拿着车钥匙就心急火燎的出发了。

当时的汽车可是稀罕物,不要说是我了,就连东家都没有。我的这辆摩托车,还是辛辛苦苦的攒了大半年的钱才买下来的。

在丧葬店铺里面我不仅是赚到了钱,还学习到了不少的知识。五年的时间里面,我从冥币的种类,到纸人的样子,还有花圈的分类,以及一些基本的民间禁忌,甚至风水上面的事情我都有所涉猎。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要得益于东家对于我的栽培。东家这个人不仅有很多家的丧葬店面,甚至手下阴阳先生和风水师都有三十多个。张志全就是其中的一个。东家不仅做丧葬一条龙的生意,还专门的给那些达官贵人看阴宅阳宅的风水。

说来也怪,最近这些年可能是因为日子好过了,大家手里都有钱了,都开始注重自己宅子风水的问题了。风水里面的门道实在是太多了,大到房子的朝向,方位。小到房间里面的摆设,一面镜子,甚至是一个盆栽,都有可能影响到里面居住的人的一生。

我对于这些东西自然也是比较痴迷的,不过爷爷不许我学习这些,我都是偷摸着学习的。

我看的风水书,都是东家给我的。关于东家这个人真实的姓名,没人知道。但是东家的能量十分的巨大,黑白两道都有人。甚至有人传说东家是茅山的宗师,能捉妖降魔。这个说法到底是真的假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想去打听。

此时我开着车子直奔刘家庄而去,刘家庄这个地方,是东家最近一段时间带着人来这里给一大户人家看风水的据点,这里有三五个人。

刘家庄距离我这边有三十里的路程,不算远,但是也不算近。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车子走到刘家村后山不远处的时候,竟然出了毛病,熄火了。

于是我赶紧的给张志全打电话,让他派人过来接我。

没想到张志全在问清楚我的具体地点之后,似乎显得十分的紧张,随后就对我说出了一句话。

他对我说,千万不要动,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不要说话,不要动,最好连呼吸都放缓一点!

我感觉莫名其妙,我又不是死人,能不动吗?张志全这小子,真是越来越神神叨叨的了。
monsoon 2018-10-3
4
第004章  夜遇鬼娶亲
当时我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张志全这个家伙在逗我玩呢。要知道当时那个天气,虽然是已经出了冬天,但是寒风依旧是刺骨。我坐在摩托车上,点上一支烟,在寒风里面被冻得瑟瑟发抖,最后实在是熬不住了,就开始在摩托车的附近跺脚,跳迪斯科。

正当我搓着手等待着张志全派人过来的时候,突然就看到前方不远处好像是有人影晃动。还没等我仔细瞧清楚,就听到一阵“滴滴答答”的唢呐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顿时一愣。这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娶亲选择在大半夜的?顿时,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人都是好奇的,我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遇到晚上十点多娶老婆的,这娘家人真的是不会选时间,晚上阴气这么重,也不怕新娘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虽然我不信鬼神那一套,但是老话摆在这了。“过午不送葬,沾黑不娶亲。”这都是老一辈留下来的至理名言,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正当我想着呢,就见到前面那娶亲的队伍距离我这边是越来越近了。因为视线的缘故,我看的并不真切,但是依稀的能够看到打头的是一个媒婆打扮的老婆子在前面带路,而在媒婆的身后,有八个穿着红色衣服,头戴小帽的轿夫,手里抬着的是一顶红色的大花轿。而在队伍的边上,还有两个吹鼓手。

农村人都喜欢看热闹,虽然我把自己定义为“新时代的农村人”但是我也喜欢看热闹啊,尤其是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晚上娶老婆。

想到这里,我就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慢慢的凑到了跟前。

慢慢的,队伍很快就来到了我的身边,然而当我想要看清楚队伍之中人的脸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些人的脸仿佛是被一团雾气笼罩了起来一般,不管我怎么的瞪大眼睛,愣是看不清楚。

很快,娶亲的队伍跟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撞到了我的身上,我忍不住的骂道:“卧槽,没长眼睛啊?这么大一活人站着,你就直接撞过来了?你……”

话刚说到一半,我就戛然而止了,后面的话硬生生的被我咽回了肚子里面。因为就在刚才,这些人竟然直接就从我的身上穿了过去,就好像是,就好像是这些家伙是一阵烟一般,竟然从我的身体里面,走过去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那些走远的“人”,竟然都忘记了尖叫。良久之后,一直到唢呐的声音彻底的听不到了,一阵冷风吹来,我才陡然的打了一个哆嗦,再看自己的裤裆,已经湿了一大片……

当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见鬼了!没错,这些家伙不可能是人,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从我的身体里面穿过去?要不然就是我出现了幻觉,但是这个幻觉真是太他娘的真实了吧?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就冒出了一身的白毛汗,不由的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现在我算是知道刚才张志全那小子为什么不让我走动了,原来这里真是他娘的不干净,闹鬼!

说真的,从小到大我都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码子事,可是刚才,刚才经历的事情,要不是有鬼,要怎么解释?估计毛主席他老人家都不知道怎么说吧?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摩托车上的,有了刚才的事情,打死我我都不敢离开这里半步了,就这么战战兢兢的等待了半个钟头,才等到张志全派过来迎接我的人。

从这里一直到见到张志全,我都一句话都没说,脑海里面反复的想着刚才的事情,真是太他娘的邪乎了。

张志全本来还想跟我开玩笑的,但是一看到我脸色煞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凑到我面前低声问道:“我说,刚才你走那边有没有见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看你这个脸色,难看的很啊,该不会是……”

“小全,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我狠狠的淹了口唾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鬼……不是,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了?”张志全被我看的心里发毛,不由的就追问了起来。

于是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一遍,听完我的话,张志全顿时就不说话了。我们两个人就这么傻傻的坐了足足的有十多分钟,才听到张志全对我说:“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乱动,你就是不听,看吧,你自己也遇到邪乎事了吧?”

一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这小子一定是事先就知道那个地方不干净,于是我就连忙问道:“你小子到底知道什么?赶紧的跟我说,不然今晚老子弄死你。”说着,我作势要打。

“哎哎哎,别动手,我跟你说,跟你说还不成吗。”张志全立马就服软了。

于是,接下来张志全就跟我说了那个地方发生的邪乎事情。

原来这次东家被请到这个刘家庄,就是为了处理这里不断出现的灵异事件才来的。这个地方说起来真的是十分的邪乎,刘家庄本来算是一个比较富裕的自留村,但是最近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村子里修了一条路之后,就接二连三的有人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最邪乎的一次据说有人亲眼的看到一队没有脑袋的日本鬼子扛着枪从那条路上走过去。

于是“阴兵过境”的传说就开始在村子里面流传了开来,最后越穿越邪乎,竟然还出现了很多的版本。而我这次看到的,就是村里人见的比较多的“鬼娶亲”。关于鬼娶亲,村里老一辈的人都传说这是阴间鬼王娶老婆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队伍。活人一旦是见到了,轻则倒霉三年,重则就会被鬼魂勾了魂。

而我看到的那些抬着花轿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个的纸人!事实证明,这个说法是真实的,从这件事之后,我整整的倒霉了三年,甚至就连后面的事情都不是怎么顺利。

听完了张志全跟我说的这些话,我顿时就对这个地方感到了一阵发自内心的恐惧。东家到底是有多大的把握能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啊?这也太邪乎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就突然想到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差点被这些东西给弄忘了。于是我连忙的朝着屋子里面望去,只见到屋子里没有东家的影子,于是我就问:“我说,小全,东家呢?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个河南土夫子的事情……”

“对,你不说我还给忘记了。东家现在不在,出去办事去了。你先等一会,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他就拿来了一张黑白的照片。

我接过来仔细的一看,差点没给我吓得扔出去。

只见到照片上是一个死人的样子,这个人死状十分的惨烈,倒也不是太血腥,而是这个人的无关呈现出一种极度扭曲的状态,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一双手呈现痉挛的状态,嘴巴张开。这个死状,就好像是突然的见到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东西,活活的被吓死了一般。

而在尸体的手上,还抓着一个东西,正是我出售给他的那个罗盘!

看到这张照片,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没来由的就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我的个乖乖,这个人还真是盗墓的啊,我说怎么一身的土腥味呢。可是……这种盗墓的都是见惯了生死的,又有什么能活活的把这个人吓死呢?

正所谓“盗墓不信鬼,信鬼不盗墓。”意思就是说盗墓的人一般都是不相信鬼神的,倘若是相信,试问还有谁敢在死人的身上拿东西?

然而这个说法却又是矛盾的,一方面倒斗进去之前都会做一番的功夫用来祭拜亡魂,还有诸多的规矩都是针对墓里面的邪祟的。所以说,盗墓这个行当不是胆子大到了一定程度,还真干不了。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种,竟然被活活的吓死了,这个家伙在死之前,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看向了张志全。

“我说,这个人死的也太渗人了吧?东家怎么说?”我沉声问道。

“哎呀,怎么说呢,这个人死的确实是惨了一点,但是东家也没放在心上。这不,东家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派人过去看看情况了。这件事毕竟是关乎到了你的身上,东家不能不上心啊。再说了,你不也是说了这个家伙临走之前给你留了东西让我们铺子里面的人去找他的吗?这个风门村……其实我们早就想过去看看了,只是没找到合适的理由。”张志全若有所思的说到。

“风门村?这个地方我怎么感觉这么的熟悉呢?该不会是……”我突然的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就站了起来。

张志全皱着眉头点上了一支烟,递给我一支,他深深的抽了一口之后点了点头说:“不错,正是风门村,出了名的鬼村!”

虽然我刚才就想到有可能是这个地方,但是此时听到张志全这么说,我还是禁不住的冒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monsoon 2018-10-3
5
第005章  初露端倪
关于这个风门村,据我所知,并不是什么好去处。传说之中这个地方地处黄河以南,民风淳朴,算是一个比较有历史的村子。但是因为一些自然条件的限制,村子里面一些比较年轻的人,和能走动的村民,基本上都离开了这个村子。逐渐的这个村子就成为了一个无人居住的荒村,说是荒村,其实里面并不是没人居住,只不过很少。

当然了,这个说法只不过是官方给出的,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村里的人全部都迁移了出去,我想并不是因为自然条件的限制。要不然的话,这个村子不可能存在这么长的时间,之前能生活,为什么到了现在反而是活不下去了呢?像是风门村这种山中的村落,我们这边就有很多,甚至不如风门村的都数不胜数。

但是人家都可以生活下去,为什么风门村反而是活不下去了呢?我想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不方便跟外人说的隐秘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个村子十分的古怪,透着一股子的邪气,因此就被外人成为“鬼村”。而最让我感到不解的是,当时那个庄稼汉子给我的纸币上面,写着“风门”两个字,还有现在张志全跟我说的,那个人死的地方,正是“鬼村”的村口。把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一般人不会到那个村子去,这个人怎么盗墓到了风门村了?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啊,估计其中定有我不知道的隐情。

于是我思索了片刻,就问:“我说,这张照片,该不会就是在风门村里面拍摄的吧?”我晃悠了一下手里的照片。

“嗯,可不是吗,怪就怪在这里了。风门村那是什么去处,那简直就不是人去的。我们东家之前就派了几个风水先生去看了,但是这都已经过去了三天了,人都没回来一个,看来是凶多吉少了。”张志全狠狠的抽了一口手里的香烟,皱着眉头说到。

听到这里,我顿时就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东家手里的阴阳先生虽然都不见得是厉害的人物,可是绝对的都是有真材实料的。他们经历过的诡异事件,恐怕比我听到的都多。就算是这种人都能折在风门村,由此可知,那是何等凶险之地啊。

“我还听说东家现在正在组织人手,打算再一次的去风门村呢。”张志全压低了声音,凑到我的跟前小声的嘀咕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句话,我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东家每一次出去办事的时候,从来都不带我。虽然我心里十分的想要跟着东家出去见见世面,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东家就是不带我。

说真的,每一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大师梦。你们自己的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曾经幻想着手持桃木剑,捉鬼降妖呢?我也不例外。

“切,去就去吧,跟我说干嘛。”我没好气的说到。

“那不一定,我……”张志全刚想说什么,就突然的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立马就抬头朝着外面望去。

只见到外面一伙人正打着火折子朝着里面走来,我起身朝着外面望去,只见到此时外面七八个人正说着什么,一边走着,一边朝着我看了过来。我看到为首的一个背着双手的人正是我的东家。

东家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灰色的粗布衣,一头不算长的头发,脖子上挂着一个十分精致的玉的阴阳鱼,留着小胡子,看着就好像是世外高人一般。

此时东家看到我和张志全正坐在大厅之中,就对着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子,对着张志全吩咐到:“小全,你和三水去准备一点茶水,等一会有人过来。”说完之后,就坐在了上座,余下的几个人都分别的坐在了两边的凳子上。

我和张志全对视了一眼,就出去准备了起来。等到我们端着茶水回到大厅之中的时候,只见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几个穿着农民服装的老年人。

当今的这个年月,喝茶一般那都是老头子没事闲得慌才会弄点喝喝,一般人都忙着挣钱了,谁有那个时间啊。不过,茶水清淡,倒是可以冲淡一点话题的沉重性。所以一般上茶,都是聊一些十分沉重的话题的。

上完了茶水之后,我就和张志全老老实实的站在东家的左右,充当一个听话的小弟。

就在这时,只听到来的两个老人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一个笑着对东家说:“我说大师啊,你看我们村子里面的这件事,可有解?”

我知道他说的是村子里略次出现怪事的事情,顿时就来了精神。

“嗯……这件事嘛,也不是没解决的办法,只不过怕是你们不同意啊。”东家喝了一口茶,沉声说到。

“大师你放心,只要你帮助我们解决了,不管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此时,那年长一点的发话了。

东家微微的一笑,思索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到:“其实,你们村子里面之所以频繁的出现不干净的东西,其实都是你们村口那条水泥路惹的祸。”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你们村口那条路之前应该是一个四岔路口。但凡是路口,桥梁之类的东西,都是阴魂去往阴间的必经之路。正所谓阴路阳桥,阳间的路白天可以走人,到了晚上就是鬼魂的路。所以现在你们破坏了路口,导致这些去往阴间的鬼魂找不到原本的道路,只能是跟无头苍蝇一般的游荡在你们的村子里。”

“时间长了,就不单单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我想要不了多久,你们村里的牲畜就会接二连三的死亡,到了最后,就是活人!风水之中,最忌讳的就是破坏路口,桥梁这些交通要道。因为一旦是破坏了,那么就会导致风水发生变化,不出事才怪呢。正所谓宁拆一座庙,不毁一座桥,就是这个道理。”

听到这里,不单单是我,就连大厅里面的两个老人都瞪大了眼睛。只见到他们相互的看了看,就站起身子,十分恭敬的拱手问道:“那,那这要怎么办呢?既然路口已经没了,总不能把路扒了重新的恢复原状吧?”

这也是我想问的,要知道当时村里能出资修建一条柏油路,那都已经是顶天了。

“这倒不必,我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原本是四岔路口的位置,修建一座庙。但是这座庙,不能供奉东西,里面什么东西都不要放,就放一个空房子就好了。这样一来,冤魂可以找到栖身之所,我再给你们一张符咒,用盒子装起来,掘地三尺,埋进去,那些阴人自然就能找到阴曹地府的路了。”

听到东家的话,那两个老人连连的道谢。随后东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黄表纸,让张志全拿过了毛笔和朱砂,就在上面画了起来。至于画的什么我没看,我知道就算是我看了,也看不懂。

而后东家把这张符咒交给了那老人,老人千恩万谢的就按照东家的意思去办了。

至于酬劳,我们行当里面有规矩,就是先收一般的佣金,事成之后,另一半再送来。我们不怕当事人会赖账,因为我们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他们乖乖的把钱给我们送回来。

送走了客人之后,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我们自己人了。刚才还面带笑容的东家此时的脸色陡然的就阴沉了下来,他示意张志全把门关上,随后就招呼大家到了后面。

落座之后,他看了看我,才正色着说到:“各位,想必三天之前的那件事你们都知道了。我派出去的三个人,竟然只回来了一个,而且……而且那个人就在刚才,已经死了!”

说真的,我跟了东家五年的时间,从来都没见到东家这么的正色过。尤其是当我听到派出去的阴阳先生竟然回来了一个,而且死了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件事真的不对劲了。

“之前我就曾经打算去风门村一趟,不单单是因为那个人的吩咐,最主要的是我身为风水先生,一直都十分的好奇那边的风水布局。只不过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没找过去,事情竟然就摊到了我们的身上来。”说到这里,东家斜着眼睛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顿时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心想我真是倒霉催的,你说什么人不好卖罗盘,偏偏的就卖给那个死鬼了。

“我派过去的三个人只回来了一个,剩下的两个人生死未知,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踪了,所以我这次把大家找来,是打算再一次的去风门村。等一下还有几位要来,到时候我们再详细的商议一下。”东家沉声说到。

听完东家的话,大家都开始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众人议论的话题,大多都是风门村如何如何的凶险,还说里面鬼魂成群,活人进去就出不来之后的话,听得我是汗毛倒竖,不由的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

正当我仔细的聆听着大家的议论的时候,突然的就见到门被打开了,随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跟在这个老人身后的,是一个十分消瘦的年轻人。

《妖氛诡策》YY小说书号:7393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739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yyxscn
关注YY全本后回复书号或书名